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411節 暗夜蝶舞

第411節 暗夜蝶舞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411節 暗夜蝶舞

安格爾也不知道該不該拒絕,只能將無助的眼神投向菲麗希婭。[隨_夢]小說w.SuiMеng.lā

“妄言石,可以促進女性的胸部發育。”菲麗希婭淡淡道。

安格爾一聽,趕緊對著格蕾婭擺擺手。他可不想變得像胡克迪克一樣,男不男女不女的。

安格爾的拒絕,讓格蕾婭有些委屈,臉上帶著受傷的表情。

見安格爾一臉無措,菲麗希婭搖搖頭:“格蕾婭,你自個在旁邊玩,別搗亂了。如果你表現的好,等會給你酒喝。”

格蕾婭一聽到有酒喝,眼神一亮,像個啄菜的兔子,連連點頭。

格蕾婭重新回到了自個的桌子邊上,繼續自個烹調食物,自個試吃。

菲麗希婭則突然漾起微笑,對著安格爾言:“你的力量層次太低,我特意調了一壺你能入喉的‘謎蝶’,你是想溫酒為‘不穩定的謎蝶’,還是冰凍為‘暗夜蝶舞’?”

“它們有區別嗎?”安格爾問道。

菲麗希婭修長的指尖有虛幻的蝴蝶撲飛翅膀,灑下鱗粉落入調酒臺上的酒壺中,“暗夜蝶舞,針對的是你的靈魂,可以在你靈魂中筑起一道蝴蝶防線,可以是一種特殊的靈魂防御吧。”

“不穩定的謎蝶,效果未知,也許能增進你五年、十年的魔源程度,也許能獲得一項特殊技能,也許直接跳入正式巫師的程度,也不定。”

菲麗希婭完后,眼神里閃爍著幽光,面帶笑意的看向安格爾。

不知為何,安格爾被這笑意盈盈的眼神盯著,卻感覺背脊一陣惡寒。他低下頭,遮掩住臉上的后怕之色。

仔細回想著菲麗希婭給的兩種選擇。都帶著濃濃的惡意。

第一種,暗夜蝶舞,是可以被動增加一次靈魂防御效果。但安格爾總覺得,菲麗希婭的目標是想探察他靈魂的虛實,大概是伊莎貝爾過他靈魂特殊的原因,菲麗希婭也感興趣了,想借此機會進入他靈魂一探。

第二種,不穩定的謎蝶,菲麗希婭效果未知,這可能嗎?一個調酒、制酒的大師,會對自己手中的酒出效果未知的話嗎?而且后面還極盡誘惑之言,什么特殊技能,直接跳入正式巫師……如果進階正式巫師有這么簡單,那還有多年苦修、知識積累做什么?

顯然,菲麗希婭是在刻意夸大、甚至扭曲事實,然后逼迫安格爾選擇第一種。

想到這,安格爾在心底自嘲一聲:“正式巫師怎么可能會對他‘陳酒以待’,果然是存有其他心思。”

菲麗希婭的表情淡然,看著安格爾表情連連變化,也不惱,而是輕輕勾起一抹冷笑。

“不溫酒,不冰凍,單純的‘迷蝶’有何效果?”安格爾問道。

當安格爾問出這句話時,菲麗希婭在心中暗笑“自作聰明”,面上卻是表情不變:“沒有什么效果,但或許你會醉個昏天暗地吧。”

“怎么?你不打算溫酒與冰凍嗎?”菲麗希婭反問道。

安格爾看著菲麗希婭,后者面妝精致,看不到絲毫波動。

安格爾:“我如果拒絕的話……”

菲麗希婭眼睛一瞇,眉頭一豎,恐怖的氣壓撲面而來。

“……自然是不好的。”安格爾強掰回來,然后在菲麗希婭威脅的高壓中,選擇了一個讓菲麗希婭都有些意外的決定:“就暗夜蝶舞吧。”

“你確定要選擇暗夜蝶舞?”菲麗希婭的表情有些古怪。她制作的暗夜蝶舞的確可以在靈魂中筑起一道蝴蝶墻,但安格爾猜測的也沒錯,因為她打算在蝴蝶中融入自己的一絲意識,進入安格爾的靈魂中一探虛實。

她相信,以眼前這位天縱之才,應該是察覺到她的弦外之音,但怪就怪在,他居然沒有選擇“謎蝶”,而是直接選擇了“暗夜蝶舞”?

當然,無論安格爾選擇哪一種酒,她都布有后手。

譬如,安格爾選擇“不穩定的謎蝶”,這個酒其實的確如她所,擁有讓人領悟特殊技能,甚至進階正式巫師的功效,不過概率低至近無,就算真的進階成正式巫師,也會因為身體與力量不匹配,而出現力量盡失的效果。這樣,她就可以毀了安格爾一身修為,一個廢人就算“背景”再龐大,估計也會放棄他,到時候她就可以順理成章的將安格爾收入糖果屋。

若是選擇單純的“謎蝶”,她的其實也沒錯,會醉到天昏地暗,不知外物也不知何年。在這樣迷迷糊糊的狀態下,她想做什么不能做?不僅可以挖出安格爾的記憶,想探察靈魂安格爾也無法反抗。

所以,他選擇哪一種,都會遭到暗算。其中最明顯的暗算,就是“暗夜蝶舞”。

安格爾為什么會選擇暗夜蝶舞?是他沒有看出陷阱,還是……他覺得自己靈魂并無特殊的地方,任人窺探也無妨?

菲麗希婭瞇了瞇眼,等待安格爾的回答。

安格爾卻是笑笑:“心火有點燥,想喝點冰冷的東西,降降火。”

這個理由顯然是假的。

菲麗希婭心中疑惑更甚,但她既然給出選擇讓安格爾自己作選擇,若是再質疑他的選擇,她的臉也拉不下去,只能將這份狐疑壓下心頭。

“那好,請入座吧。我這就開始凍酒。”菲麗希婭指著大廳正中央的圓桌,示意安格爾先上座。

安格爾點點頭,找到客座,毫不猶豫的坐了下來。

他落座后,便閉著眼做出冥想的樣子。但實際上,他的思緒還在瘋狂翻涌。

憑著格蕾婭的關系,以及他背后“未知的導師”,安格爾大概率相信菲麗希婭不會致他于死地。

在“不致死”的前提下,他選擇了“暗夜蝶舞”。主要原因還是在于,他對于其他兩個選擇更不信任,“不穩定的謎蝶”暫且不談,誰選誰傻;“謎蝶”看似沒有危險,但安格爾總覺得菲麗希婭是有設計的,肯定是有陷阱在“謎蝶”中等待著他。

這樣算下來,只有“暗夜蝶舞”可以選。一來,菲麗希婭給出他這個酒的選擇,目的幾乎是昭然若揭,哪怕菲麗希婭劍指他的靈魂,但至少他已經有底。

而且,安格爾對自己的靈魂很了解,有時候他甚至覺得自己的靈魂不是自己的。因為正如菲麗希婭的“不穩定的謎蝶”,他的靈魂在魘界那位女王劃下一道傷口后,也擁有了“不確定性以及不穩定性”。

上次在天空塔與寄生娘的比賽,寄生娘最后觸動了那道傷口,最終靈魂徹底消散。

在暮色大拍時,他也是強行喚醒傷口,呼喚那位女王,最終導致整個夜魔城差點淪陷。

選擇“暗夜蝶舞”,那么如果菲麗希婭一旦真的要探索他的靈魂,那么他還有一次主動崩盤的機會。

選擇其他的兩種,他則是徹徹底底的沒機會。

所以,安格爾寧可將主動權捏在自己手上。

當里層世界的夜晚來臨時,格蕾婭也入座了。

緊接著,黑白裙裝的女仆開始一盤接一盤的上前菜,就安格爾的感官來,味道聞起來都還不錯。但格蕾婭卻是滿臉厭棄,將擺在自己面前的菜盤,直接一掃,全都摔在地上。

“我不要吃垃圾,姐姐,我要喝酒。”格蕾婭的目光看向菲麗希婭。

格蕾婭的聲音稚嫩又委屈,讓安格爾眉頭緊緊皺在一起。

他其實入座后,一直用余光觀察著格蕾婭,總覺得這樣的格蕾婭,不僅形象從“肉山大魔王”變成“半青少女”,性格也從成熟妖媚變成青澀稚嫩。這讓安格爾感覺滿滿的怪異,明明先前在血牢時,格蕾婭雖然外形變了,但語氣與性格還屬于正常,怎么短短時間內,就出現這種極大的變化呢?

安格爾心中有疑惑,但他也沒有立場去詢問,而且他不覺得菲麗希婭會回答他。

菲麗希婭走了過來,手上端著一杯黑幽幽的液體,它往外冒著寒氣,寒氣凝結成蝴蝶狀,消散在半空中。

她聘婷身姿,走到桌前。

“這是給我的酒嗎?”格蕾婭眼睛一亮。

菲麗希婭卻是眼眉彎彎,“你的酒還在調制,這是給我們客人的。”

菲麗希婭罷,將這一杯酒擺在安格爾面前。

“請慢用,暗夜蝶舞。”菲麗希婭完后,直接坐在了安格爾旁邊,淡淡的冷香從旁邊傳了過來,讓安格爾腦海一陣模糊。

安格爾伸手碰觸到玻璃杯,暗夜蝶舞的冰冷讓他打了個冷顫,也讓他的精神稍微清醒了些。

安格爾轉過頭,對菲麗希婭點頭:“謝謝。”

“不客氣,這杯酒在我的酒館里,非銀卡不可點。這杯酒算是回報你照顧托比的恩情吧。”菲麗希婭一句話,就將安格爾照顧托比的恩情用利益定了調。而且,還用的是一杯明顯不懷好意的酒。

這讓安格爾心中有些不舒服,但他也無法與一位正式巫師爭辯。

“不喝嗎?”菲麗希婭指著酒杯,“冰化了,可就成了普通謎蝶。”

安格爾深深的看了眼菲麗希婭,端起酒,眼底閃著幽光,輕聲對菲麗希婭道:“祝你好運。”

罷,安格爾一飲而盡。

隨著冰涼的暗夜蝶舞入喉,安格爾的瞳孔出現一瞬間的收縮。下一剎那,安格爾覺得自己掉入了冰窟中,渾身發寒,但這種冰凍的感覺很快就消失,因為一陣陣翩然而至的蝴蝶,拖著他進入了一片寧靜的世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70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