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385節 魂源

第385節 魂源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385節 魂源

見到大祭司從神廟中走出來,眾神官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紛紛穿過侍衛,跪在大祭司面前。

侍衛這個時候也不再攔截,因為他們也和其他神官一樣,虔誠的跪倒在地。

庫拉庫卡族沒有一個集中統治的王權,他們也沒有明顯的階級劃分,對他們而言每個人都是平等的。但縱然這樣一個互為平等的種族,也有例外存在。

而這個例外就是大祭司,對于所有族民而言,大祭司是凝聚了一族智慧的智者,就像是黑暗迷霧中的燈塔,照亮前行的路徑。

正因為大祭司的地位特殊,所以才會出現無論是神官、亦或者侍衛,在見到他時,都會第一時間行最尊崇的跪拜禮。

“起來吧。”大祭司淡淡道,“你們現在不是該去布置選拔的會場嗎?來神廟作甚?”

“大祭司閣下,不是我們要過來,是我們有重要的事情稟報。”

“是啊,大祭司閣下,剛才我們去拜訪了菲奧娜大人,征詢她關于選拔天空唱詩班的意見,但她說……”

大祭司面容平靜:“她說什么?”

神官紛紛低下頭:“她說要修改選拔地點,改在百年殿堂內。而且……”

大祭司低垂下眼,似乎在思忖著什么。

“而且,菲奧娜大人說很疲累,想清靜一下。我們估摸著,菲奧娜大人似乎并不想將這次選拔開放給族人觀看。”

“大祭司閣下,我們把選拔的舞臺都準備好了,現在該如何是好?”

“千年的規矩,不能說改就改啊!族人們全都在等著呢。”

在面對“菲奧娜”時,他們一句話也不敢多說。但面對著全族集智慧之大成者,神官們紛紛開始表達著自己的意見。

眾人嘰嘰喳喳傾訴了半天。

大祭司拿起拐杖狠狠的砸在地板上,一股仿佛能震撼靈魂的力量讓眾人全都閉了嘴:“不就一點小事,吵什么吵。”

“大祭司閣下,這可不是小事啊,外面族人已經……”

“閉嘴!你們難道忘了我們的身份嗎?忘記了《妖精史詩》嗎?!”大祭司厲喝道:“我們一族能有如此昌盛繁榮的一面,全依賴圣堡的大人。既然圣堡降臨者要修改規矩,我們改就是了。”

“可是,這地點也是千年前,我們的恩公伊莎貝爾大人提出來的啊。”有神官吶吶道。

聽到伊莎貝爾的名字,大祭司眼底閃過一道不易察覺的幽光,“沒有什么可是,我們的一切都是圣堡大人賜予的,那么就該貫徹圣堡大人的意志。”

“菲奧娜大人說改!那就改!”

既然大祭司都如此說,一眾神官也只能點頭應下。

“你們去準備吧,就按照菲奧娜大人說的辦。”將眾人打發走后,大祭司卻是沉默了下來,似在思索著什么。

半晌后,大祭司對侍衛道:“去準備一只蜂鳥,我要前往百年殿堂親自拜會菲奧娜大人。”

在侍衛聽命行事時,大祭司則回轉進了神廟之中。

看著神廟正中心那散發奇異律動的青灰色氣息,大祭司低聲自喃:“缺口,真的打開了嗎?也許吧。如果能因此撬動變革,或許你們也能從深淵中解放。”

大祭司伸出手,慢慢探進青灰色氣息之中。

他原本就呆滯的仿佛瞎子一般的眼睛,在他雙手伸進氣息團中,變得更加的灰暗。

而他的面容,也愈發衰老。

盞茶功夫,大祭司佝僂著殘軀,一步一顫巍的從神廟中走了出來。侍衛見到大祭司比先前更老,紛紛心中一窒。

傳聞中,大祭司能預知庫拉庫卡一族前路的方向,每次預知都會導致身體衰竭。

所以,就在他們去牽引蜂鳥的功夫,大祭司就又預知了一次庫拉庫卡族的未來嗎?

“大祭司閣下!”眾侍衛全都跪了下來,眼底含著熱淚。

大祭司從他們身邊走過,面無表情,但心底卻微微苦澀。

呵呵,預知前路,所以導致身體衰竭?多么冠冕堂皇的話,有時候連他自己都信了。其實他根本不是帶領一族進步的智者,而是罪惡的幫兇啊……

大祭司騎上蜂鳥后,有專門司職的騎士為其開路。

別看蜂鳥很小,但它撲騰翅膀的頻率卻極高,從山頂神廟出發,抵達百年殿堂只用了短短的一刻鐘。

在大祭司到達時,安格爾正準備前往圣山神廟一探。

所以當他聽到門口傳來腳步聲時,他也忍不住扶額暗嘆。

“菲奧娜大人,拜亞有事求見。”遲緩而蒼老的聲音,傳入安格爾的耳中。

門外的聲音有些熟悉,拜亞又是誰?安格爾將精神力觸手探了出去,看到了一個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的人——庫拉庫卡族的大祭司。

哪怕有一門相隔,大祭司也恭敬的低垂著頭,和早先來的那群神官散漫的態度完全不一樣。

他原本就打算去神廟會會這位神神秘秘的大祭司,沒想到他竟然先一步的找上門來了。而且還是單獨前來,周圍沒有任何的護衛以及神官。

安格爾想了想,沒有用幻境去屏蔽大祭司對聲音的識別能力,而是直接用出原聲:“進來吧。”

大祭司聽到內里傳來的清澈男音,他的表情沒有絲毫的驚訝,隨著大門的打開,緩緩的走了進來。

蜂鳥將大祭司送到了桌面上,安格爾隨手煉制了一根小板凳。——畢竟大祭司年事已高,連站都站不穩,這點基本的倫理心,安格爾還是有的。

大祭司向安格爾鞠了一躬,才慢慢落座。

大祭司入座后,一直沉默不言。安格爾也沒有開口,而是在仔細的打量著眼前的老者。

原先大祭司一直站在山頂神廟,安格爾縱然看到了他,但因為距離過遠,法則之源的律動也很強烈,讓他始終看的不太真切。直到此刻,他才第一次看清大祭司的全貌。

禿頭,老人斑,以及長到可以當拖把的白胡子。除此之外,大祭司的蒼老程度,以及灰色呆滯的眼眸也讓他留神了幾秒。

不過,最讓安格爾在意的還不是外表,而是他身上充滿韻律的能量氣息。雖然感知到的能量不多,但這股能量的韻律卻和圣山附近的韻律完全一致。

“你沒有見到菲奧娜,而是見到我,不覺得驚訝嗎?”安格爾率先開口道。

“我早已知道結果,我來這里見得人,正是閣下。”大祭司平靜道。

“噢?你是特地來找我的?”安格爾笑了笑:“大祭司找我有事?”

大祭司搖了搖頭:“我找你無事,但我覺得你應該有事要來找我。神廟不是談話的地點,所以我來了。”

神廟不是談話的地點?安格爾發現大祭司在說這句話時,略微降低了語氣,似乎意有所指。

這是在說,神廟其實一直被人監視著么?

安格爾仔細想想,覺得也對。畢竟是法則之源,珍貴無比,黑城堡不可能只留下一個凡人在那里堅守著,一定還有其他的監管措施。

“聽你的意思,大祭司似乎對黑城堡有點不滿啊。”

“沒有,吾族能延續至今而不滅絕,圣堡當居首功,我不敢有任何不滿的地方。”大祭司道。

“既然如此,那你知道西波洛克底下的魔能陣嗎?”安格爾眼中精光一閃,話題直接導向了關鍵點。

如果大祭司不知道魔能陣,那么他今天過來的目的,就有些奇怪了。但如果他知道魔能陣的事情,那么一切也有了一個至少看起來合理的解釋。

大祭司臉皮微微一抽,沒想到對方開口就直接戳開他心中深藏著的傷疤。

大祭司閉著眼,隔了好久才緩緩說出口:“我,知道。”

“原來你知道,那么在這樣的情況下,你對黑城堡依舊沒有任何怨言嗎?”

大祭司沉默片刻,還是搖搖頭:“沒有怨言。”

“我不是黑城堡的人,你知道嗎?”

半晌后,大祭司點點頭:“我知道,在你們來西波洛克的那一天,我便知道了。”

“我們踏上西波洛克的那天?你怎么感知到我們的?”安格爾好奇道。

“魂源。神廟里有魂源,靠著魂源我可以監管整個西波洛克的動靜。”

大祭司口中的魂源,應該就是法則之源。安格爾雖然心里很好奇魂源之事,但他沒有搞清楚大祭司來臨的目的前,他并不準備曝露自己的目的。

“既然你知道我不是黑城堡的人,那么也不用在意會被黑城堡的人聽到。所以,現在我再問你一次,你對黑城堡依舊沒有任何怨言嗎?”

大祭司依舊堅定的搖頭:“沒有怨言。”

安格爾點點頭,對于大祭司堅持己見,他沒有發表任何看法。既然別人都沒有怨言,他一個外人操啥心啊。

“你說對你黑城堡沒有怨言,那為何你早就發現了我們,你卻一直保持沉默的態度呢?”

大祭司抬起頭,灰色的眼瞳帶著莫名的含義:“我希望有一天,可以打開缺口,讓沉寂的洪流可以重新涌出來。”

“缺口?洪流?”安格爾不知道大祭司所指為何。

“庫拉庫卡族沉浸了近千年的和平假象中,我只希望能有一個契機,撬開變革之門。”大祭司直言道。

大祭司說的很明白,但他為何要這么做,他卻沒有說。

安格爾暫且將這個話題歇下,而是回到了最初的那個答案:“你說,神廟不是談話的地方,你找我無事,但我有事會去找你。那么,你覺得我會找你有什么事?”

大祭司沉吟片刻,輕輕拋出了兩個字:“魂源。”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