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377節 妖精史詩

第377節 妖精史詩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377節 妖精史詩

黑城堡的人到庫拉庫卡族地,是為了選拔唱詩班?是只有這次祭典如此,還是以往都這樣?

暗影在兀自思索的時候,芭芭雅還眨巴著翠綠色的眼眸,等著暗影的答案。

暗影眼珠子一轉,謊言隨手拈來:“并不是,這一次降臨的人還是我的妻子菲奧娜,我先一步到來只是想給她一個驚喜,你可別說出去。”

芭芭雅一臉粉紅泡泡:“真的嗎?我一定不會說出去的!”

暗影又側面詢問了一些事情,譬如西波洛克的地點,以及旁敲側擊整個庫拉庫卡族地是否有什么奇異的地方。

第一個問題,芭芭雅很快就回答出來了,甚至還邀請他們明日跟著她一起前往西波洛克,不過安格爾拒絕了。

第二個問題,芭芭雅卻是說了一些稀奇古怪的傳聞,不過似乎與兩人想要了解的事,并無太大關聯。

他們兩人靠著心靈系帶,交流了一下想法。在芭芭雅眼中,卻是這場聊天已經結束。

芭芭雅見兩人都不再說話,于是漾著單純美好的笑容,沿著桌檐走到餐桌的中央:“安格爾哥哥,迪亞波羅哥哥,謝謝你們的款待。”

說到這時,芭芭雅略帶羞澀的笑道:“我也沒有什么可以回報的,便給你們頌一首唱詩吧?”

安格爾淡淡笑了笑,示意芭芭雅隨意。

芭芭雅點點頭,雙手合拳抵于下巴,閉上眼,張口頌唱起來——

“第一個勇者,單手持劍闖入了繁花的莊園,在紅發公主的企盼下,摘得了沾染晨露的第一朵玫瑰。”

芭芭雅演唱的時候,仿佛自帶著光環。

多變的聲線,在不停的交織著,宛若天籟。

加上她精致的面孔,圣潔的氣質,那些單純而美好的畫面,在這一瞬,鐫刻入心。

“第二個勇者,收斂戾氣躲進了巨蛇的國度,在狡猾人類的面具里,于戰火血腥中等待第二夜黎明。”

安格爾聽過很多歌劇,也聽過許多唱詩。甚至,他小時候還被母親逼迫寫過一些看似跌宕起伏,但全是瞎編的詠嘆詩。有了這些經歷,他對唱詩的鑒賞水平直線拔高。

縱然在高標準高要求之下,芭芭雅的演唱,仍舊讓他頗為動容。

這可能不是他聽過最美的詠嘆詩,但卻是他聽過最悠揚婉轉的唱調。

時而清脆,時而渾厚,時而圣潔,時而落寞。每一種聲調都帶著相應的情緒,讓人忍不住沉迷其中。

“第三個勇者,張開翅膀踏進了黑暗的城堡,在大祭司溫柔詠唱中,拿起權杖迎接光輝第三個來客。”

在不經意間,芭芭雅的唱詩,竟然將極奢魘境一隅的茶杯樂隊吸引了過來。

這群茶杯樂隊漂浮在半空中,圍繞著芭芭雅打轉。在芭芭雅進入下一個章回時,竟然奏起樂來,有的彈著鋼琴,有的吹著雙簧管,有的拉著圓號,有的撥彈豎琴……

安格爾一直覺得,茶杯樂隊演奏的音樂很難聽……刺耳、無節奏、無調子,但他現在才發現,原來配合有序的茶杯樂隊,演奏出來的效果絲毫不遜色大型歌劇院,甚至因為默契的配合而更勝一籌!

“第四個勇者,伴著圣詠打開了空中的大門,在萬丈光輝的指引下,翻開黑色典籍喚醒第四個靈魂。”

茶杯樂隊的演奏隨著芭芭雅的唱詞,越發的激蕩,高潮迭起。

或許是完美的伴奏,又或許是其他原因,催使著芭芭雅發揮出比平時好上無數倍的功力,將一首念誦了千年的唱詞,推到了新的巔峰。

一曲唱罷,芭芭雅在余韻中沉浸了很久,才緩緩睜開眼,拉開裙擺謝幕。

當看到周圍環繞著無數的‘茶杯人’時,她沒有害怕,反而開心的與它們擊掌,嘴里稱贊著演奏的等級很高,甚至嘀咕著比天空唱詩班的演奏等級還要豪華!

“唱的很好,這首唱詩的意思,你可明白?”安格爾突然詢問道。

芭芭雅點點頭:“當然知道,這是我們庫拉庫卡族的《妖精史詩》,流傳了千年!”

“又是一個千年。”安格爾嘴角若有似無的勾起笑容,從他抵達波克拉底開始,就聽到很多次千年,就連多多洛都是個千年老妖怪。

“謝謝你的演奏,這首歌讓我想起很多故事。”安格爾站了起來,行了一個挽胸禮。

芭芭雅羞澀的點點頭:“這,這是我的榮幸。”

在淺短的交流后,芭芭雅突然道:“現在時間已經快到正午,我該回去了,奶奶要該擔心我了。”

安格爾“理解”的頷首,然后一個響指,魘境撤銷,三人重新出現在了青青草地上

芭芭雅向著安格爾與暗影鞠了一躬,然后笑著揮揮手,朝著山下跑去,伴著山間的清風,帶起一串銀鈴般的少女笑聲。

等到芭芭雅消失在視線中時。

暗影突然道:“看你把小姑娘嚇的。”

安格爾聳聳肩:“她的演技比你要好。”

是的,演技。

芭芭雅雖然竭力鎮定,并且一直保持著天真爛漫的性格。但無論是暗影亦或者安格爾,其實從一開始就發現了芭芭雅的緊張與恐懼。

在魘境之中,安格爾能肆意篡改人五感,就代表他對情緒的掌控也達到了巔峰。芭芭雅一介凡人,演戲再好,表情再鎮定,劇烈的心緒波動是掩蓋不住的。

安格爾轉頭看向暗影:“你是怎么發現的?”安格爾能把握心緒波動,但暗影能發現芭芭雅演戲又是為何?

暗影:“再單純爛漫的少女,突然闖進了一個巨人的世界,我就不信她一點害怕情緒都沒有。而且,我們詢問她什么,她就規規矩矩的回答什么,順著我們心意走,一點也不敢越過雷池。看起來是溫順單純,其實是膽怯服從,不過用表演的方式演繹出來罷了。”

“完美的讓我也找不到借口整治她,你說,這不是假是什么?”

安格爾不置可否的點點頭:“不過,至少她說的話,應該是真的。”

暗影嗤笑:“如果她敢說假話,她剛才就已經變成一具殘軀了。”

“你對女士都這么不尊重嗎?”

“我只給予擁有金發碧眼的人以尊重,不管他是什么性別,什么種族,什么年齡。”暗影似有若無的暗示道。

“變態。”安格爾評價了一句后,將思緒再次放到了芭芭雅身上。說實話,他還挺佩服芭芭雅的。原本他沒打算放走芭芭雅,但她為了脫困,還特意超水平的演奏了一首讓他驚艷無比的唱詩。

演奏完后,趁著他們還沉浸在余音繞梁中時,提出了離開的請求,而且理由也很溫煦,不帶棱角。

這樣的演技以及心性,還有隨機應變的能力,讓安格爾頗為贊服。

所以,他放走了她。

但是,這并不代表安格爾對她放下心。在芭芭雅離開時,安格爾將一道魘幻之氣留到了她的眉間,以防萬一。

與此同時,安格爾也在芭芭雅的影子里,發現了另一股晦暗且熟悉的能量波動。毋庸置疑,這道能量波動屬于暗影。

安格爾與暗影心照不宣的互覷了一眼,然后隨著一道山嵐,各自隱去了身形。

兩人朝著山下走去。

“你覺得先前她頌唱的詠嘆詩如何?”通過心靈系帶,暗影向安格爾問道。

安格爾沉默了很久:“你想問的是內容,還是唱調?”

“唱調有疑問嗎?”暗影的笑聲傳來。

“說是史詩,我覺得更像是記敘詩。記敘了庫拉庫卡族的一些經歷,第二段與第三段明顯是在談千年前的戰爭,以及后來被黑城堡的巫師拯救。不過有點美化過頭了,如果真有這么一位勇者忍辱負重,也不至于被手無寸鐵的村民逼迫到滅族的地步。”安格爾頓了頓:“其他的兩段,我就不知道了。不過第四段,或許指的是黑城堡里的事。”

“你說的應該沒有錯,第四段的確值得注意。”

兩人目前都隱匿著身形,所以安格爾沒有看到,暗影的眼神中帶著深切的探究。

暗影有隱藏的心思,安格爾亦然有。不過比起藏在心底不說,安格爾選擇了用看似聊天的口吻,將心中的疑惑,漫不經心的問了出來。

“你還記得她唱的第二段嗎?我記得她的唱詩是說‘巨蛇的國度’,那個時候它們應該居住在沃特格拉斯的前身——西波拉克。為何會說是巨蛇的國度?”

“你對凡人的歷史也有興趣?”暗影問說。

安格爾:“單純只是好奇。”

暗影也不疑有他,畢竟只是凡人的歷史:“這個啊,你不知道也屬正常,拂煦王庭將那個國家的所有一切都銷毀了,不許任何人提起,也不許任何人在任何場合談及。”暗影道:“其實,在拂煦王庭入主這片區域之前,也就是千年前,這片土地其實被另一個國家統治著,這個國家名為阿克索圣亞。”

阿克索圣亞?安格爾心中咯噔一聲,他記得波克拉底附近的水域中,那條蛇就叫做阿克索!

暗影繼續道:“這個國家很奇怪,他們崇拜的圣獸是一條巨蛇,所以芭芭雅唱詩中‘巨蛇的國度’,應該就是指的阿克索圣亞。”

安格爾追問道:“那條巨蛇叫什么名字?”

“巨蛇的名字?這個我倒是不知道,不過,它應該只是圖騰吧?一種精神象征,會特意取名字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