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360節 閣樓上的妖精

第360節 閣樓上的妖精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360節 閣樓上的妖精

李昂瑞克邀請安格爾上座。

“假面大人,您能救救我女兒嗎?”剛一落座,辛迪婭便忙忙慌慌的開口,生怕下一秒安格爾便會消失。

安格爾抬眼看了辛迪婭一眼,短短五日,原本雍容的貴婦,如今已然憔悴的不成樣,哪怕頭發依舊梳的一絲不茍,但卻是沒有了裝飾;豐腴的臉頰,也出現了凹陷,尤其是皮膚變化最大,完全是一片蠟黃。

因為女兒的不幸,最后更遭罪的卻是母親。

安格爾微微埋下頭,辛迪婭的愛女之心,讓他想起自己的母親。她也是如此的愛著自己與哥哥,毫無保留,哪怕在生命最后一秒。

安格爾的沉默,讓辛迪婭兩眼失神,呆呆的坐在椅子上,淚水無聲的流著。

“卡洛琳醫師,能幫我將辛迪婭送回臥室嗎?”李昂瑞克雖然心中也很難過,但此時只有他一個人能扛起整個家,他還不能垮下。

卡洛琳點點頭:“好。夫人這些天一直未曾閉眼,也需要休息。”說罷,卡洛琳帶著辛迪婭離開了大廳,廳內只剩下安格爾與李昂瑞克。

安格爾:“我聽巴爾說,你找到了線索?”

李昂瑞克露出些微不自在:“也不是線索,我只是在中心圖書館的一本游記里,看到了一篇城市傳說。”說到這,李昂瑞克語速加快,表情哀戚:“我覺得和小黑影應該沒關系,但是,我實在沒轍了,這幾天麥格妲雖然醒了,但……”

安格爾打斷了他的話:“無關的事,暫且不提。我想聽聽你給巴爾說的那個城市傳說。”

安格爾的鄭重表情,讓李昂瑞克一愣,心中升起一絲他自己都不相信的猜疑:該不會真那么巧?他看到的城市傳說,恰好和這件事有關吧?

李昂瑞克想到這種可能性,立刻正襟危坐,從頭說起了那個城市傳說——

“相傳,在一千年前,西波拉克生活著一群喜愛寄居在人類家庭中的種族,其名庫拉庫卡族。這個種族被西波拉克當地人稱為小人族,或者說:閣樓上的妖精。”

“他們的體型很小,大多不足一掌。性格溫和善良,能歌善舞,喜愛制作各種精美的飾品。只要有庫拉庫卡族的地方,生活會越過越精致,因為他們特別愛修繕裝飾房間。人類也很喜歡他們,還會特地騰出房間給他們,但庫拉庫卡族卻不是一個喜歡麻煩人類的種族,他們體型小也不需要大房間,所以常常居住在閣樓或者地板下,故而又被稱為閣樓上的妖精。”

“最初,庫拉庫卡和人類是最親密的伙伴,甚至在西波拉克有一個傳說,只要有誰家住進了庫拉庫卡族,家庭就會永遠幸福美好。但也正因為這個傳說,庫拉庫卡一族面臨了最大的災難。”

“這一天,西波拉克發生了劇變,戰爭來了,硝煙彌漫。住在這里的人開始逃散,許多人遠去他鄉,漂泊在外……戰爭持續了十年,當新的主權建立后,西波拉克這座曾經繁華的城市,已經變得支離破碎。漂泊的游子總有歸家的一天,十年飄零,拖著疲憊的身體重回故土,看到的就是房屋破碎,青苔遍布。”

“但說來奇怪,唯有曾經被庫拉庫卡族寄居的房屋,還十分完好。當這些流浪了十年的游子回家時,發現庫拉庫卡族的族人并沒有死亡,他們依舊生活在原本的家庭,等待著游子歸來……”

講到這時,李昂瑞克輕輕嘆了口氣:“庫拉庫卡族太過純善,他們以為曾經的人,依舊是曾經的人。但是,人雖未變,但人心思變。尤其是在一場戰爭之后,流浪十年,西波拉克人學會了很多東西,也失去了很多東西。”

“他們學會了貪婪,學會了爭奪,學會了戰爭;同時,他們失去了友善,失去了純真,也失去了幸福。”

“庫拉庫卡一族在面對這樣新的西波拉克人時,遭到了一場近乎滅族的毀滅打擊。許多庫拉庫卡族被抓走,被販賣,還有的甚至因為人類的嫉妒,而被折磨,虐待。”

“再然后,庫拉庫卡族消失在了人類的視野里,也消失在了歷史長河中。”

李昂瑞克將他看到的這個城市傳說講完后,低聲道:“或許,戰爭之所以沒有損毀房屋,其實就是庫拉庫卡族在努力的修葺,只為了等待曾經的主人歸來。但可惜的是……”

“歸來人,已經變成了惡魔。”安格爾低聲接下了后語。

李昂瑞克點點頭:“庫拉庫卡的幸運,在于他們相信且喜歡著人類;但他們的不幸,也是因為他們太相信人類,而人類卻是最善變的。”

安格爾思忖著這故事,如果按照人類編撰故事的邏輯,這算是一個啟迪性的故事,告訴我們要保持良善,也告誡著戰爭是所有痛苦的災源。

但……如果這不是一個故事,而是真實的呢?

千年前,戰爭,西波拉克,庫拉庫卡,故事……安格爾一個個的整理著關鍵詞,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安格爾抬起頭:“西波拉克,其實就是沃特格拉斯?”

李昂瑞克低下頭,慨嘆道:“是的。故事中的西波拉克,就是如今的沃特格拉斯。”

“那千年前的戰爭?就是建立拂煦王庭的戰爭?”安格爾也回想起來,巴爾曾經說過,拂煦王庭的建立時間只不過千年。

李昂瑞克點點頭:“如無意外,應該是的。曾經的西波拉克,在王庭建立后,便被當時的國王改名為沃特格拉斯……”說到這時,李昂瑞克微微搖搖頭:“四十年前,我不過十六歲,當時接管了沃特格拉斯。那時的民風,其實和故事中的西波拉克人差不多,窮山惡水,刁民輩出。我花了足足半輩子的時間來改善,建立房屋,開啟民智,普及道德,四十年時間,才初見成效。”

“但到了現在,我該享福的時候,卻出了這么一件事。老來得女,且唯一的女兒,竟然……”李昂瑞克說到這時,老淚縱橫:“如果偷走我女兒的那個小黑影,就是曾經的庫拉庫卡族,這是不是代表著,我們祖先欠下的債,是到了要還的時候了?”

等到李昂瑞克哭的差不多,理智重回清晰時,安格爾才搖頭道:“不是。”

“那是為何?”

“如果是為了討債的話,他們偷影子也不會專偷金發碧眼的人。”安格爾說到這時,下意識的順了順自己一頭亂糟糟的金色短發。

“大人,偷走影子的真的是庫拉庫卡族嗎?”李昂瑞克沉吟了一會兒,還是問出了心中最大的疑惑。

“我不知道。”安格爾想起了昨天夜里暗影的話,再聯想到魔術師曾言,暗影似乎對金發碧眼情有獨鐘,其實答案已經不言而喻了:“但是,極有可能。”

“那我該怎么辦?到哪兒去找庫拉庫卡族?”李昂瑞克似乎感覺到了一線曙光,連忙追問。

安格爾沒有回答,而是站起身向李昂瑞克道別:“謝謝伯爵的告知,今日就此別過。”

李昂瑞克見狀,一臉無措與失望。難道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直到安格爾徹底消失在黑暗中,李昂瑞克才捂著臉,無聲哭泣。

就在李昂瑞克陷入絕望時,他聽到耳邊傳來一陣熟悉的聲音。

“如果你有勇氣面對一位可以毀滅沃特格拉斯的巫師怒火,你可以來找我。”

安格爾并沒有真正離開,而是用無邊靜寂隱身在旁,他第一次用傳聲術,還要看看具體效果如何。

看李昂瑞克的表情,似乎是收到了他的傳音?

“巫師,什么巫師?是巴爾說的那位魔術師嗎?”李昂瑞克大聲道。

他的叫喊,讓安格爾確定傳聲術無誤。安格爾并沒打算回李昂瑞克,而是慢慢融入黑暗中,離開了伯爵莊園。

回到海灣區別墅,安格爾一踏進院子,便發現一副古怪的場景。

巴爾和多多洛坐在一起,杜姍坐在對面,滿臉的嚴肅。多多洛一副懵懂的樣子,巴爾則低著頭不敢吭聲。

“怎么,巴爾你也打算來這里跟著多多洛學習?”安格爾走了進來。

巴爾就像是碰到救世主一樣,立刻連爬帶滾的跪倒安格爾面前:“大人,請你帶我出去吧,我實在受不了了。”

巴爾眼淚鼻涕橫流,講述著這一上午的痛苦。

他想要離開這里,但一出去就陷入了幻境中,看到仇人來追殺他。他又哭又鬧了半天,回到了別墅,幻覺才消失。

他不敢出去,只能乖乖的留在別墅等著安格爾回來。

但這時,杜姍跑到他這邊來,開始數落他了。原因是他剛才在外面見鬼哭鬧的時候,說出了一些曾經犯下的罪。他過去犯的罪可謂罄竹難書,所以一開始根本不理會杜姍,甚至露出兇神惡煞的表情,想要將杜姍給嚇退。但杜姍仗著自己快要入土的年齡,絲毫不懼巴爾的威脅,反而越說越來勁。

巴爾也不敢真的傷害杜姍,畢竟他知道杜姍背后站著的是安格爾。在這樣的你進我退的情況下,巴爾最終只能乖乖的聽訓。

安格爾聽完巴爾的哭訴后,也不禁發笑:“杜姍奶奶也是希望你改邪歸正。”

巴爾欲哭無淚:他一點也不想改邪歸正啊!

安格爾看了眼義憤填膺的杜姍,又看看無語問蒼天的巴爾。他突然笑道:“這樣吧,巴爾。你這些天就跟著杜姍,保護她與多多洛的安全,也能跟著杜姍奶奶學學做人的道理。我可以給你進出別墅的權限。”

巴爾驚的“花容失色”,連連搖頭,他完全不敢想象整日被杜姍念叨是種什么樣的體驗……但安格爾的微笑,讓他不寒而栗,他只能雙眼含淚忍痛答應。

“既然有巴爾的保護,杜姍奶奶你明天繼續按照原訂計劃教學吧。”

解決了這邊的問題后,安格爾示意巴爾跟著自己進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