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353節 奇怪的小細節

第353節 奇怪的小細節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353節 奇怪的小細節

看著如此義正言辭且怒發沖冠的泰瑞爾。安格爾只是冷冷道:“在醫學的領域,我的確不能逞威風。但你確定,這些人是在醫學的領域中?”

安格爾的話,讓眾人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反駁。這無影癥的確也太奇怪了,有陽光就有影子,任何物體在光源下都該有影子,這與人體本(身shēn)是沒有任何關聯。所以將之當成是病癥,他們自己都覺得有些荒誕。

但不把這些人當成病癥,難道放出去說是有魔鬼在竊取人的影子?好不容易打造出穩定安寧的沃特格拉斯,估計也會因為這些失去影子的人而變得人人自危。這也是李昂瑞克為何下令將這些人聚集在一起,設為(禁jìn)區,不許外人進入的原因。

——為了安定與和平,哪怕需要犧牲小部分人的利益。

但,當這份被犧牲的小部分人中,出現了自己唯一的女兒時,李昂瑞克又當如何?

“還有,你真的確定,你們那里會診個沒完,就能救麥格妲?呵,別貽笑大方了。”安格爾說罷,冷哼一聲揮袖走人。

他不想和凡人計較,或許在泰瑞爾的立場,他說的一切都是合理的。但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還信誓旦旦的言說安格爾打斷會診,耽誤了麥格妲的治療,安格爾只覺得很荒謬。

換句話說,就算今天他不在這里,他們通過會診就能救這些失去影子的人?

所謂常與同好爭高下,不共傻瓜論短長。就是安格爾此時的心態,他根本不想和一個“自欺欺人”的所謂國醫,來論誰長誰短。這是在強行拉低他的智商上限。

所以,安格爾毫不猶豫的離開了。

李昂瑞克見狀,心中一急,也不管在場有自家的騎士也有外人,他“吧嗒”一聲雙膝跪在地上,苦苦央求道:“大人,求求你救救麥格妲吧,現在只有你能救她了”

李昂瑞克也知道,安格爾不生氣就已經很好了,他不該奢求其他。但那是他的女兒,是他唯一的孩子。哪怕因此惡了安格爾,他也不得不這么做。

李昂瑞克的動作,嚇壞了所有人。管家與騎士幾乎同一時刻,也隨著李昂瑞克跪倒在地。

剩余的三人,金色十字醫學院的院長黑德里克,國寶級醫師泰瑞爾與卡洛琳,全都驚呆了。堂堂一國伯爵,就算見到陛下都只行單膝禮,李昂瑞克竟然用雙膝禮下跪?!這是面對父母、面對黎民、面對神壇時才會行的大禮!

黑德里克和卡洛琳幾乎同時看向安格爾,他們的眼底都帶著深深的疑惑:你到底是誰?李昂瑞克,一國重臣,沃特格拉斯的掌權人,居然對你行大禮?!

泰瑞爾則是面容呆滯,比起猜疑安格爾的(身shēn)份,他更在意的是,為何李昂瑞克如此篤定,只有那個少年可以救麥格妲?他憑什么有這種信心?

一個打扮的古里古怪,玩鳥遛鳥,(乳rǔ)臭未干的少年,有什么資格去拯救連他們也無法救治的病患?

(身shēn)后的齊聲跪地,并沒有讓安格爾停下離開的腳步。

“我先前就說過,我從未答應過你的要求,我來這里也只是好奇。至于救人”安格爾的(身shēn)影慢慢踱入黑暗之中:“我可救不了,就讓諸位醫學大家,想好方案慢慢診治吧。”

突然,安格爾頓了頓足,在李昂瑞克充滿希望的眼神中轉過(身shēn)來。

“我差點忘了一件事。”安格爾指著泰瑞爾,微微一笑。(陰陰)暗的走廊,配合窗外灑下的月光,將安格爾的輪廓勾勒的越發深刻。

一道(肉肉)眼不可見的魘幻氣息,從安格爾的手指尖鉆了出來,竄進了泰瑞爾的眉心。

“一個小小的懲罰,時限三天。”

話音落下,泰瑞爾突然指著安格爾驚呼一聲“魔鬼!”,然后戰戰兢兢的后退,他的(身shēn)后是黑德里克,當他轉過頭看到黑德里克時,他嚇的眼睛一白,口吐白沫的暈倒在地,昏迷之前黑德里克聽見他叫了一句——“羊魔人!”

這突發(情qíng)況,除了李昂瑞克知道是為何外,其他人都是一臉懵的。

怎么突然,泰瑞爾就像發瘋了一般?

尤其是黑德里克,不僅懵((逼逼)逼),而且他的臉色也黑沉沉的。他的胡子修成三角形,臉皮又松垮瘦削,看起來就像是山羊一樣,平時里最討厭別人說他長得像山羊;所以聽到泰瑞爾突然大叫“羊魔人”時,他恨不得當場摔桌子走人!

“伯爵閣下,我們的交易不成立。不過我希望明(日rì)午時之前能看到我想要的東西,否則”言未盡,但話語之中的威脅之意,在場所有人都聽得出來。

李昂瑞克此時心(情qíng)絕望,但他依舊強打著精神點點頭:“大人,請放心。我立刻安排人將卷宗送到大人的宅邸。”

這也是安格爾頭一次用出威脅的語氣,但效果出奇的好。他其實并不想以勢壓人,但有時候偏偏這樣做,卻是最快捷最方便的方法。

既然達到了目的,安格爾想了想,決定說些真正有用的話:“我不救治你的女兒,只因為我知道,我救治不了。我先前檢查過了,他們的(身shēn)體并沒有問題,所以問題還是出在那個小黑影(身shēn)上。”

“如果伯爵閣下能查清那個小黑影的事,我不介意去了解一下背后的事(情qíng)。”安格爾留了一個念想給李昂瑞克,他對小黑影的確有興趣,大概是對超凡事(情qíng)天生的敏感度,覺得那小黑影背后或許有一些隱秘。

不過他并不想親自去查,他初來乍到,對沃特格拉斯并不怎么了解,就算要去查也要花費大工夫。所以把此事交給了李昂瑞克,如果他真能查到小黑影的事,他不介意摻上一腳。

李昂瑞克原本已經絕望,但聽到安格爾的話,眼神中又燃起一絲希望。忙不迭的點頭:“我會立刻去打聽!”

“不要大張旗鼓,免得打草驚蛇。”安格爾補充了一句,然后又看向眾人:“最后,我給諸位一個提示,是我先前發現的小細節注意一下,所有病人的發色與瞳色。”

“言盡于此,”光影之下,安格爾笑瞇瞇的道:“荒誕的劇已經落幕,各位晚安。”

語畢,安格爾開啟了無邊靜寂,融入了黑暗走廊之中。

但在其他人看來,安格爾就這么憑空消失了

“人呢?他怎么會消失了?”黑德里克驚呼道,拉住李昂瑞克:“我剛才眼睛沒看錯吧,他是消失了對吧?”

李昂瑞克沒有回話,只是站了起來,對管家低聲吩咐:“把假面大人要的卷宗送過去,還有,去查查那個小黑影的事記住要低調。”

卡洛琳看了看突然消失的安格爾,又看了看昏倒在地,被黑德里克搬到病(床床)上躺著的泰瑞爾。

泰瑞爾在昏迷中,還時不時的說著夢話:“不要過來,走開,惡魔!啊,救救我,不要殺我”

卡洛琳陷入了思慮中,她想起曾經作為拂煦王庭御醫時,在王庭圖書館里看到的一些隱秘。

半晌后,卡洛琳抬起頭:“李昂瑞克,那個少年,他是巫師嗎?”

卡洛琳的問題,讓李昂瑞克動作一頓。一旁的黑德里克也看了過來,他雖然沒有去過王庭圖書館,但民間傳說中也有巫師的(身shēn)影,不過一般而言,傳說都將巫師與邪惡劃上等號。

“這與你無關。”

“告訴我,我想知道。”卡洛琳眼神執著:“他就是巫師吧,要不然你為何會如此求他。或者說,他其實就是無影癥真正的幕后黑手?”

李昂瑞克喝斥道:“卡洛琳醫師,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假面大人在一周前才來到沃特格拉斯,與此事并無關聯。”

“巫師不是都與冷漠為伍嗎?說不定他早就到了,只不過一周前才進入沃特格拉斯。”

“我說過他不是!幕后黑手我有頭緒,并不是假面大人!”

卡洛琳低垂著眼,淡淡道:“所以,你承認了。他果然是巫師,對嗎?”

不等李昂瑞克回話,卡洛琳走到泰瑞爾面前,低聲嘆道:“老家伙就是很頑固,明明知道救不了人,卻還亂發脾氣。”

“看吧,踢到鐵板上了吧。”卡洛琳:“李昂瑞克,泰瑞爾沒事吧?”

李昂瑞克沉默了一會兒,終是搖搖頭:“我不知道,不過假面大人說是小懲,應該不會出大事。”

卡洛琳“恩”了一聲,感慨道:“沒想到,傳說竟然是真的。等泰瑞爾醒了,我會好好和他談談,還有,能把那位少假面大人的地址給我嗎?我想去拜訪致歉。”

李昂瑞克沒有說話,這件事他肯定不能做。

卡洛琳:“也罷。”

這時,聽完全程的黑德里克帶著震驚,“難怪伯爵大人您會親自陪他過來,原來真的只有他才能解決泰瑞爾剛才那樣做,已經開罪他了吧?”

提到這茬,李昂瑞克也是忍不住橫眉冷對,“原本我和假面大人就不熟悉,這下,可能更難親近了。泰瑞爾,真是唉!”

卡洛琳:“我也很自責,我跟著過來,其實就是來攔住泰瑞爾的,但我心中也是帶著偏見,才造成了現在的局面。”

李昂瑞克:“不說這些了。剛才假面大人說,所有病人的發色與瞳色,這是什么意思,你們過去看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