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343節 幻術之戒

第343節 幻術之戒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343節 幻術之戒

安格爾壓低帽檐,站在路邊,默默的看著兩個眼罩男將多多洛抓到馬車邊。

“老大,這小子好像是個傻子。”

多多洛傻的很明顯,眼神清澈的跟嬰兒似的,表情也沒有一絲害怕,只是眼神一直盯著安格爾。

“傻子?該不會是在裝傻吧?”刀疤男走過來,一把提起多多洛的衣領,在多多洛清澈的眼神中,猛地往一邊摔去。

多多洛在地上翻滾了幾圈,一身塵土。但很快他就一臉委屈的爬了起來,然后可憐兮兮的走到安格爾身邊。

安格爾此時就在刀疤男的旁邊,但其他人看不到安格爾,在他們的視界里,多多洛被摔了出去,還屁顛顛的跑回刀疤男身邊,還委屈巴巴的看著刀疤男,怎么看怎么傻。

“原來還真是個傻子。”刀疤男冷哼一句,打量著多多洛的身材長相,眼珠子轱轆一轉:“不過長相還不錯,倒是可以……”

在刀疤男估量多多洛有無價值時,一個小弟眼睛突然一亮:“老大,我聽說瑪麗夫人就喜歡折磨這種傻白傻白的男人,再加上這家伙的賣相不錯,說不定能在瑪麗夫人那里賣給好價錢!”

哪怕刀疤男當著他的面討論賣掉他,多多洛還是一臉懵懂,只是眼神就跟小狗似的,一直盯著安格爾。因為安格爾開啟了無邊靜寂,多多洛生怕稍一不注意,安格爾就不見了。

“哈哈哈哈,你說的沒錯,看來這個小羊羔注定要被殘忍的瑪麗鞭笞啊。”刀疤男哈哈大笑,反正是個傻子,多多洛也不會說出今天發生的事,賣出去反而還能增添一筆收入,他怎會不開心:“不錯,今天還有額外收獲!你,過來看著他。我現在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看看今日的開胃甜點了,哈哈哈哈!”

刀疤男指著先前獻計的人,讓他守著多多洛。他自己則走到黑色馬車面前,操起背上的大砍刀對著黑色車廂大力劈下。

刀疤男雖然肥胖如球,但當他用力劈砍時,粗壯的手臂繃出了道道青筋。

僅只一刀,車廂的就被劈砍成了兩半。

安格爾注意到,刀疤男在劈砍的時候,體內鉆出一股氣息,通過經脈環繞到手臂上,發揮出常人難以企及的力量。

這種力量安格爾并不陌生,騎士的信仰之力。

騎士的信仰并非是神,也非君王,更不是魔。他們信仰的是騎士的精神,以及自我的克制。通過對自我克制,來打磨體內的血脈臟腑,將之化為力量。

這是安格爾還沒進入巫師界前,聽說的騎士信仰之力。

但自從他進入巫師界后,他懂得了很多。所謂的騎士信仰之力,其實是一種十分粗淺的血脈側巫師熬煉肉體的一種方法。

每一種生物都有血脈,人類也一樣。騎士的力量,其實就是鍛煉自身的血脈,讓他從隱性變為顯性。

終歸而言,還是血脈側的力量。不過這種粗淺的打磨方式,適合所有人,甚至不需要精神力數值達標,故而巫師界沒有對此宣布“版權”,任他們在凡人中流傳。

如果安格爾當初沒有進入巫師界,估計也會選擇騎士這條路。

馬蹄聲嘶,穿著粉白色蓬蓬裙的女子從破碎成兩半的車廂里滾了下來,原本她就害怕的瑟瑟發抖,此時看到周圍兇神惡煞的獨眼兄弟會,更是嚇的崩潰尖叫。

隨著女子的尖叫,以及馬蹄亂踐,場面瞬間陷入了混亂。

馬被驚嚇的連連嘶鳴聲,刀疤男掏了掏耳朵,毫不停歇,直接走到驚慌失措的駿馬前,揮刀一斬,把馬也劈砍成了兩截。

隨著馬尸分家,肚子中流出一地的污血青腸。

在場的獨眼兄弟會成員,全都被這血腥味以及麥格妲的尖叫激蕩到熱血沸騰,大聲起哄。

就連馬車夫都被那突如其來的腥臭味,嚇的緊閉上雙眼。

整個場上,唯有多多洛和安格爾什么反應也沒有,多多洛浸泡在血中千年,怎會對血腥味反感。安格爾則是隨時開啟凈化力場,根本聞不到腥味,就算聞到了,他也不會有反應。熱烈與冷淡,巫師向來是遵從后者。

或許是大吼大叫的太興奮,遠處的田地里似乎有人看過來,但遠遠看到這邊一群人,就嚇的往外跑。

刀疤男示意一個小弟過去解決那個跑掉的人,他則笑瞇瞇的從口袋里拿出一個閃著幽光的戒指。

“你不是說,劫持麥格妲會被發現嗎?”刀疤男走到車夫面前,狠狠的將他踢到地上:“我告訴你,我們今天的行動將會被永遠塵封,李昂瑞克的好日子也將到頭了,整個沃特格拉斯都將陷入魔術師大人的夢魘之中,啊哈哈哈哈哈!”

一邊說著,刀疤男輕輕轉了轉幽光戒指上的綠寶石,隨著這輕輕一轉,周圍的空氣出現了一點點水紋……然后,所有人都被水紋籠罩住。

車夫扶起有點被嚇懵的麥格妲小姐,他的眼里帶著震撼與驚懼:“發生了什么?這是怎么回事,你為什么會擁有這樣的力量?!”

刀疤男面帶得意:“知道這是什么嗎?”

“這是魔術師大人賜予我們這次行動的寶貝,名為幻術之戒,知道現在是什么狀況嗎?哈哈哈哈,我告訴你,我們現在做的事情,只要在幻術之戒的范圍內,不會有任何人看到!其他任何人,來到這里只會看到空蕩蕩的一片……馬尸?碎裂的馬車?麥格妲?還有你,都不存在的。”

“這就是超凡的力量!凡人難以企及的力量!李昂瑞克?早晚都會死在魔術師大人的鐵腕之下!”

或許是應了刀疤男的話,先前被他派去截殺目擊者的小弟,此時回來了。不過他就在馬車附近逛了很久,也沒有看到他們所在地。就像是入了迷障般,明明就走在他們身邊,但始終找不到入口,一臉焦急。

兄弟會的人見狀大笑。

刀疤男這才吩咐一個小隊長模樣的人,將小弟拉進了幻術之戒的籠罩范圍中。

見到如此不可思議的力量,車夫徹底陷入了絕望……在這樣的超凡力量下,他們怎么能逃脫?

“看到了吧,未來沃特格拉斯,不對,整個拂煦王庭,都會屬于魔術師大人!”刀疤男桀桀大笑,然后對準車夫高高舉起砍刀:“我可沒工夫再陪你玩了!帶走麥格妲,至于這個老頭,就留在這里吧!”

在刀疤男舉刀的時候,安格爾的眼睛卻是閃過一道光。

他不是個喜歡湊熱鬧的人,也不是愛出頭的人。雖然獨眼兄弟會表現的很邪惡,但誰又知道事情會不會出現斡旋。

他之所以走到這里來,其實是因為他感覺到了幻術的力量。雖然這個幻術的力量并不強大,但也可以看出一點貓膩。

有幻術的力量,代表著有超凡者。

安格爾想要得知此地是哪里,位于巫師界哪個方位?雖說在凡俗中也能查清位置,但不得不說,南域真正的信息,在凡俗界其實流傳的很少,多半是掌握在超凡者的手中。

如果能夠和這個幻術之戒背后的人交流一下,或許可以得到更有用消息。

至于這個車夫——

看在這個車夫先前真心提醒多多洛逃跑的份上,救他一命也無妨。

安格爾看著刀疤男高舉的砍刀,眼底閃過一絲淡諷。

車夫抱著頭發抖,麥格妲則被兩個人扣在一旁,雙眼淚流,不停的驚呼著。

車夫以為自己死定了,這一生的畫面,走馬燈一般在腦海里掠過。

但隔了好久,車夫也沒有發現自己有痛苦……難道他已經死了?他顫抖著,帶著疑惑抬起頭。

剛一回頭,晶瑩的亮光就晃的他老眼昏花。

好半晌,車夫才回過神來。當看清楚現狀時,他的眼里帶著驚訝。不是刀疤男心軟,他也沒有死。原來是一堵晶瑩剔透的冰墻突兀的出現在了兩人中央,刀疤男的砍刀落了下來,不過如今卻是被凍結在了冰墻中,無法拔出。

“這這這……這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會出現一堵冰墻!?”兄弟會的人全都驚愕的指著冰墻。

刀疤男的臉上也閃過一絲震驚,不過瞬間就回復了正常,一臉鄭重的詢問道:“請問,是魔術師大人嗎?”

沒有人回應。

刀疤男慢慢的環視著周圍諸人,小弟的表情全都是驚愕,車夫則帶著驚疑以及劫后余生的慶幸,麥格妲雖然被扣押著,但此時也露出了狂喜之色,嘴里不停的呼喊求救。

刀疤男在心中默默道:不是車夫,不是小弟,也不是麥格妲……

刀疤男最后目光看向了多多洛。在場諸人,唯有多多洛是突然出現的外人,而且他的表現也很奇怪,見到血沒有驚慌,從頭至尾都在微笑,哪怕是被人欺負也在笑。

莫非這家伙是在扮豬吃老虎?如果真的是如此,刀疤男想起先前他摔打男子的情狀,背脊生出一股冷汗。

他用眼光示意小弟放開多多洛,然后他腆著笑容走到多多洛面前:“剛才是我多有得罪,大人請務要見怪。”一邊說著,刀疤男還猛地朝自己的臉扇了一個巴掌,而且力道不輕,一顆帶血牙齒直接飛了出來。

刀疤男深知超凡者的恐怖,所以哪怕只是懷疑,但也對自己下手極狠。

但刀疤男扇了好幾個耳光后,卻一直沒有得到回應。刀疤男悄悄抬起頭,看向多多洛。

多多洛依舊是一臉懵懂,甚至目光都沒有放在他身上。

“莫非他猜錯了?”刀疤男眼神再次環顧周圍。

因為先前他自扇耳光,周圍無論是兄弟會的小弟,亦或者車夫與麥格妲,都對他投以奇異的表情。刀疤男卻是毫無所覺,如果真的有超凡者大人在旁,就算讓他自砍手腳,只要能活下去,他都不會有任何猶豫。

最后,環顧一周,刀疤男的目光還是定格在了多多洛的臉上。

其他人的表現都很正常,唯一不正常的,只有這個突兀出現的傻子。

真的是他嗎?

刀疤男帶著疑惑,觀察著多多洛的表情。別看他一個五大三粗的人,但能統領沃特格拉斯地下最大組織——獨眼兄弟會。他自然有獨特的識人本事,以及心細如發的洞察力。

當刀疤男仔細看著多多洛的時候,他才發現多多洛有一個極其古怪的地方:他為何一直盯著一個方向?而且眼神帶著欣悅,莫非那個方向有他熟稔的人?

刀疤男沿著多多洛的目視方向看去……卻什么也沒看到。

就在刀疤男回頭的時候,他的腦海突然響起一陣警訊——

不對!

他看到了!

一個穿著黑白格紋風衣,戴著詭異笑臉高腳帽的男子,竟然就這么突兀的從透明中慢慢現身!!

明明前一秒,那里什么也沒有!

在刀疤男,以及周圍其他人震驚的眼神中,陡然出現的男子輕輕取下帽子,笑瞇瞇的撫胸:

“叨擾了,諸位午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