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340節 白紙一張

第340節 白紙一張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340節 白紙一張

“你叫什么名字,總有一點印象吧?”安格爾道。

“你叫什么名字,總有一點印象吧!”男子十分歡快的重復了一遍,說完后依舊一臉雀躍的等待夸獎。

“別學我說話,你到底是真忘了,還是在跟我裝傻?”安格爾滿臉的無奈。

“別學我說話,你到底是真忘了,還是在跟我裝傻。”男子毫不猶豫的重復了安格爾的話。

且一字不落。

安格爾揉了揉額頭,他曾經跟著喬恩學過一段時間中西醫。但傳統中醫太玄,他學的更多的是外傷配藥;現代西醫他也涉獵了部分,但其實絕大一部分是外科理論。

他知道失憶這種癥狀,多半是心因性失憶,也有一部是機械性以及解離性失憶。除了機械性的致傷外,其他失憶癥基本都是大腦開啟自我保護,主動遺忘對患者有劇烈心理創傷的記憶。

安格爾現在也看不到男子的大腦狀況,就算看到了,依照大腦的多變復雜,他也很難做出診斷,畢竟他學醫基本就是泛泛的水平,理論與病理裝了滿腦袋,但實際操作基本為零。

不過,從醫理經驗上判斷,男子眼見著波克拉底被滅族,可能是大腦開啟自我保護,讓他忘掉那些可能會造成二次心理創傷的記憶。當然,這只是安格爾按照常理推斷的,具體是不是這個原因還要另說。

他現在能做的,就是確定男子到底是局部失憶,選擇性失憶,還是說全盤失憶。

安格爾一邊烤著肉,一邊開始與男子硬聊。

“你現在感覺怎樣?”安格爾先用模棱兩可的語言,測試男子對自己的認知。

男子呆呆的重復:“你現在感覺怎樣。”

“你還記得波克拉底嗎?”安格爾換了種問法,不去測問“我是誰”,而是“我從哪里來”,通過波克拉底來打開撬動對方的記憶匣子。

男子眼中帶著求夸贊的神色:“你還記得波克拉底嗎!”

原本安格爾還想問“我將去何方”,但人生三大疑問,前兩個都測不出來,更何況第三個。

安格爾想了想,輕輕打了一個響指——

隨著一道清脆的指節響聲,男子的眼睛出現一剎那的模糊,等他睜開眼時,突然現周圍都變了。剛才在他面前的少年不見了,他出現在一片雪地中……天空飄著鵝毛大雪,他卻是著身體。

男子眼里出現慌張,不停的張望著,似乎在尋找什么人。

雪落的越來越大,男子越來越冷,不停的打著寒顫。這時他循著本能,回到了獵人木屋中。雖然木屋內不會沐雪,但溫度依舊很低。

男子冷到直打哆嗦,這時,他看到了床上有貂絨大衣,他的眼里產生了一點疑惑,兩眼一懵,他自己還沒反應過來時,手就先一步的拿過大衣,裹在了身上。

溫度似乎回來了,男子立刻飛也似的沖出小屋,眼神茫然的四處張望。

就在這時,男子的雙眼又迷蒙了起來,等他回過神時,漫天的大雪不見了,他身上的貂絨大衣也沒了,他再次回復到了狀態。

在他一頭霧水的時候,從森林中刮起一陣大風。

風卷起爛葉與塵沙,吹的男子迷了眼,下意識的伸手去擋住眼睛,避免再有沙子吹入眼。

突然,陰霾的天空飄過一團濃黑烏云,猝不及防,一道閃電劈到遠方的樹木,燃起熊熊烈焰。看著遠方的火焰,男子眼里帶著一絲畏怯。

與此同時,傾盆大雨落下。男子淋著雨,腦袋四處轉。他沒有看到先前和他對話的少年,也沒有看到獵人木屋。

他目視范圍內,唯一能看到的,是一把合攏的傘。但男子最終無視了傘,蹲坐在一個樹蔭下瑟瑟抖。

就在男子無助的張望,安格爾出現了。

男子眼里迸出驚喜,開心的沖進雨中,來到安格爾面前。

男子嘴巴一張一合,似乎要說什么,但最終他什么話都沒說出來,反而眼底有些疑惑,他張開嘴是要干嘛?

安格爾見狀,微微嘆了口氣,從地上撿起那把傘遞給男子。

男子拿著傘依舊是一臉懵逼,愣在當場,什么事情都沒做。

安格爾搖搖頭,又打了一個響指。

剎那間,周圍的一切大雨、山火、包括那把傘,全部消失。他們又回到了清晨初日高升的山林,回到了獵人木屋前。

安格爾依舊蹲坐在地上處理著烤肉,托比也在天空無憂無慮的飛翔,先前的一切仿似沒有生過。

男子卻沒有絲毫疑惑,笑呵呵的看著安格爾。

毋庸置疑,先前男子經歷的雪地與大雨,都是安格爾設置的幻境。從這個幻境中,安格爾基本判斷出了男子的記憶受損狀況。

他的事件記憶功能肯定受損了,因為他記不起任何過去的事情。

再來,男子可能連程序記憶功能都不完全。所謂程序記憶,簡而言之就是常識。在大雪中,男子有意識的避雪避寒,這是人性的趨吉避害,算是本能。

但在大雨中,他卻不會用傘,這就是常識。

如果說,他沒見過傘,不會用傘可以說得通,但偏偏安格爾在波克拉底看到過傘,而且幾乎每家每戶都有傘。雖然安格爾不懂,地心世界需要傘干嘛?

常識也消失了,這就是程序記憶受損,不過好在本能沒消失,程序記憶受損也沒到最壞的地步。

除此之外,男子的語言記憶看起來似乎沒有受損,但其實語言邏輯能力也沒有了。

現在安格爾可以為男子下結論了——

“你不是失憶,是變成傻子了!”

當然,“傻子”是安格爾的氣話,真實的含義則是男子現在如同白紙,單純的如牙牙學語的嬰兒。最終能成為怎樣,還未可知。

也許他真成傻子了,怎么教也教不會。也許他會重新獲得知識,重新建立三觀,成為一個全新的人。但這個全新的人格,還是不是曾經的他,這又是另一個哲學問題了。

好在男子的吃喝拉撒睡,這種本能還沒有缺乏。安格爾給他什么,他就吃什么。吃不飽,就眼巴巴的看著安格爾。

等到吃飽喝足,安格爾便準備繼續啟程。

至于……這個男子。

安格爾想了半天,還是帶上了。一個失去記憶且常識受損的人,在深山老林里的下場會是怎樣,這個不用說也知道。

安格爾一路上,都在無奈的嘆氣。

原本還指望這個男子給他解惑,沒想到惑沒解,還成了一個拖油瓶。安格爾心中暗暗打算,等找到人煙,就把拖油瓶給甩掉。

在趕路的時候,安格爾也沒閑著,繼續用各種方法刺激男子,甚至用了最激烈的方法。安格爾模擬了波克拉底毀滅的幻境,直接讓男子直面曾經最殘酷最深刻的記憶……

這種刺激,對男子起的效果不大,因為安格爾并沒有真正見過波克拉底是如何毀滅的,他更多是靠著暮色的狀況來構建的幻境。

直到安格爾模擬出寄生物與七彩蜻蜓時,男子才有一瞬間的愣。但是,在安格爾期待中,他又昏迷了。

醒過來后,男子又什么都忘了。這回,安格爾再次模擬七彩蜻蜓,男子卻什么反應也沒有了。

“應激刺激過度,造成反效果了?”安格爾揉著太陽穴,終是放棄了這種醫學上并不提倡的刺激方法。

到了后來,安格爾也懶得再去探究男子的過去了。

無論他過去經歷了什么,這些都不重要。既然大腦讓他忘記,那就忘了吧。忘掉痛苦的回憶重新開始,也不失為一種好的選擇。

安格爾不再刻意去讓男子回憶過去,而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和男子說些日常話。哪怕男子目前只能重復他的話,但這也是一種練習與積累詞匯的過程。

雖然對話很無聊,但是卻讓乏味的旅途多了一點趣味。

在這對話的過程中,安格爾現男子的口音很特別。

他說話的聲音十分清朗,像是朝陽下的清風,溫煦而和緩,尾音還帶著柔和的上翹。

這種口音,應該是某地鄉音。而且,安格爾總覺得有些熟悉,似乎曾經也有聽過類似的口音。

但安格爾想了半天,也沒有想起在誰身上聽過這種口音。可能是不熟悉的人,也可能是曾經驚鴻一“聽”,所以不曾留意?

縱然安格爾已經想不起這種口音為何會讓他熟悉,但既然男子能說出如此流利的通用語,也說明了一件事情,男子曾經肯定也是以通用語為母語。

哪怕他只是在模仿安格爾,但如果他沒有語言記憶的共鳴,也不會將通用語說的流暢。

譬如安格爾說了一句漢語,男子蹩腳了半天,模仿出來的漢語也完全沒有“抑揚頓挫”的感覺,甚至安格爾都不覺得對方是在說漢語。

所以,通過這一點也可以判定一件事情:

——能用通用語為母語的地方,絕對是巫師界。

至于具體在巫師界什么地方?是不是在南域?就只能碰到人煙時再行確認了。

既然男子沒有恢復記憶,安格爾只能繼續沿著河岸走下去。

這一走就是兩天兩夜。

河道盡頭,是一片龐大的湖,或者說是海?

安格爾一眼望不見這片水域的盡頭,而他們暫時也沒有路走了,因為一座就在水域旁邊的延綿青山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要么繞山,要么爬山,要么淌水。

繞山太遠,誰知道會繞到哪里去;淌水的話,是最近的路,安格爾倒是無妨,但畢竟身邊有一個腦殘的人,還是要關懷一下殘疾同胞。

最后,安格爾選擇的是爬山。

他隱隱覺得,山的后面或許就有人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