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333節 死水與活水

第333節 死水與活水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333節 死水與活水

安格爾回到蜻蜓巢穴附近,清理了一間臨時住所,打算湊合一夜。

這一夜安格爾沒有入睡。點起屋中央爐灶里的火,任火苗燎出點點火星,伴著昏黃的火光,靜靜的思考著前路。

托比倒是何處都能安家,從含雪之羽里取出小木床花被子,換上繡有毛絨邊的睡衣,給安格爾一個晚安吻,便乖乖的躺上了木床,安眠如昔。

托比如常的生活習慣,驅散了安格爾初到陌生之地的一分忐忑。

至少,他還不孤單。

安格爾嘴角啜著笑,放下腦海里攪來攪去沒有個頭的思緒,伸了個懶腰來到窗前。不意外,窗外停著大片的七彩蜻蜓,身上閃爍著霓色光輝,夢幻到令人沉醉。

初來乍到,他也沒有太多睡意,索性拿出全息平板,閱讀起了《魘境之謎》。

生活還要繼續,作為一個前程偉大的巫師,怎能因為一點挫折就放棄了求知。

時間,在學習中慢慢逝去。

當黎明來臨,安格爾才關上平板,開始思慮今日的行程。

昨天一整夜他沒有休息,雖然多半是因為劫后余生的興奮之情未過,但其實還有一個原因,也是他熬夜的主要原因

卻說,這片被迷霧封鎖住的死寂荒村,晝夜唯一的區別,大概就是霧氣的顏色。白晝時,霧氣呈現灰白色,夜晚時,霧氣呈現藍黑色。

通過霧氣的顏色,他對比了晝夜的時差,粗估計算,白晝持續時間約為14個小時,夜晚則持續9個小時左右。這樣的晝夜比例,其實是符合豐收之月的均年水平。

而且,晝夜的分割點,全息平板的時間也基本對的上。

按照這樣來推測的話,他目前位于巫師界,且還在南域的可能性極高。

這個信息雖然是他推測出來的,還沒有進行實測,但也算是個好消息吧。所以,在接下來的一整天中,安格爾的喜意都未曾退絕。

又一天結束了。

雖然安格爾還沒有找到離開的路,但他也沒有那么急躁了,就算一直找不到離開的路,待在荒村沉淀一段時間也無妨。

而且,按照他對桑德斯的了解,他這次出事應該屬于桑德斯護犢的范疇內吧?當初格蕾婭失蹤,菲麗希婭去了冠星教堂尋求預言巫師的幫助。安格爾覺得,自己好歹是“因公出事”,還拯救了那么多人,桑德斯應該會去找預言巫師定位他的位置,并且來找他吧?

安格爾也不知道自己從哪里生出的迷之自信。

不過安格爾的這個自信,倒也沒有錯,至少對了一半。就在他從位面夾道離開時,遠在鏡中世界的桑德斯,便得到了消息。

桑德斯的確去找了預言巫師,不過并沒有特意去光耀界尋找冠星教堂。這并不是說桑德斯不重視安格爾,純粹是安格爾的層次太低,用不著那么高端的預言巫師。

再來,桑德斯也不是去找安格爾的,他只詢問了預言巫師一個問題:“安格爾還活著嗎?”

預言巫師一直沒有察覺到安格爾的蹤跡,桑德斯也黑臉黑了大半個月。直到安格爾從位面夾道離開后,預言巫師才感知到了命運的軌跡,對桑德斯道:“他還活著,而且可能還因禍得福,此時已經無虞。”

因為桑德斯的黑臉,預言巫師也沒有如以往那般打機鋒,直接說出了蓋棺結論。

桑德斯聽到安格爾還活著的消息,臉色才緩和過來。

在預言巫師詢問“是否定位安格爾的位置時”,桑德斯卻是拒絕了:“只要知道他沒死,那么剩下的就是他自己的路了。”

留下這句話,桑德斯便離開了,他堅信安格爾需要這場磨練,不愿意讓他成為象牙塔里的金絲雀。

所以,安格爾的迷之自信,只對了一半。桑德斯的確找了預言巫師,但實際上只查詢了他的生死現狀,他想要離開還是要靠自己。

安格爾當然也不是將所有希望都放在桑德斯身上,他之所以并不著急離開荒村,是因為他現在的確需要時間去沉淀。

因為機緣巧合晉升了二級學徒,卻毫無二級學徒該有的底蘊。至少,他要把該學的一級戲法學全。而且,《魘境之謎》他也需要著手去研究。

這些計劃都需要時間去積淀,所以安格爾并不排斥留在荒村。

接下來的日子里,安格爾開始了孤獨的求學。

他把《魘境之謎》放在了首要學習位置,幾乎日夜都在研究,對于魘境,他現在也有了更多的了解。

其中有一段關于魘境的記載,讓他更安心的留在荒村:

“魘境也是可以提升融合的,但前提是有足夠的魘幻氣息。”

所謂魘幻氣息,其實就是桑德斯提到的“魘石”中含有的氣息,或者說,就是魘界的氣息。魘石,安格爾只有幾塊,他是打算用在刀口上,譬如對付強敵的時候。

所以,他想要提升魘境中魘幻氣息的濃度,留在荒村是最好的選擇。因為這里的濃霧,就蘊含了魘界氣息。

魘境中魘幻氣息越足,釋放的魘幻之術就越是強大,而且還能靠著魘幻氣息飼養魘界魔物。根據《魘境之謎》的記載,只要魘幻氣息濃郁,魘界魔物甚至可以被馴化,歸為己用。

安格爾倒是直接跳過了這個步奏,現在留在他魘境中的五彩蜻蜓、寄生體、音樂茶杯以及積木士兵,其實都很聽話。安格爾讓它們往東,它們絕不會往西。

唯一的遺憾,就是它們的戰力都很低。

他也想過去收納七彩蜻蜓進入魘境,增添個人戰力,但他的極奢魘境還是初成,魘幻氣息不足以供養這群“半步巫師”級的魔物,強行收取的話,只會讓七彩蜻蜓慢慢餓死,所以只能放棄這個想法。

兩個月后,寒臨之月上旬初日,安格爾才停止的學習。他現在能使用的魘幻之術也基本吃透,極奢魘境中的魘幻氣息也達到了飽和狀態。

荒村雖然像桃源一般,沒有太多危險。但這里食物匱乏,野外也沒有野獸可獵,最近一直吃著魔力面包,搞得他滿嘴臭襪子的味道。

于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他準備離開荒村了。

這兩個月來,他把荒村每家每戶都探了一遍,完全沒有收獲。稍有文字記載的地方,基本都是模糊的。他曾經花了一番功夫進行斷代,最終得出結論,這片荒村至少廢棄了千年。

千年的時光匆匆過去,就算前人想要留下什么有用的文字信息,基本也化為了粉塵。

在這樣的情況下,安格爾發愁了:“他該怎么離開?”

安格爾再一次離開了村莊,開始在附近的森林里尋找出路,想要尋找地洞一類的入口。森林里的樹木大多已經枯萎,地上全是殘破枯枝,安格爾開啟著精神力觸手,進行掃蕩式的尋找。

但整整繞了兩圈,依舊沒有收獲。

重回村莊,安格爾決定換種思維,站在當地人的角度來看,他們會怎么離開這里?

從荒村中某些精致別墅里可以看出,曾經生活在這里的人應該衣食無憂,所以一定是有方法從外界獲取物資的。

安格爾將自己模擬成一個村民,其他什么事也沒做,只把自己當成一個普通人去生活。

連續體驗了三天后,安格爾來到了一個地方

這是荒村背后的湖。

他這三天,作為一個“普通村民”,清早起床洗漱需要用水,吃飯要水,晚上洗澡也要水。如果他不使用“送水術”的話,他一天中來的最勤快的地方,就是這片湖。

湖水泛黑,有一大股腐爛變質的臭味。安格爾當初想從湖水里釣魚,用以果腹。但光是湖面飄蕩的黑膩的發臭物質,就讓他敗退。

一般來說,有水源就可以通過地下河道找到離開的方法。

但因為這片湖水發膩發臭,并沒有活水湖的特征,所以安格爾當初判定這是個死湖,要么是人工打造,要么是雨水堆積。

雨水堆積肯定是不可能的,因為安格爾前段時間就讓托比往空中飛過,頭頂是堅硬的石壁,長著吸光的植物,所以不可能下雨。

這里其實就是類似黑魔國的一個微縮版的地心世界。

當時安格爾沒有多想,但現在他回想起來,總覺得有些不對。

既然這里不可能是雨水堆積出來的湖,那么就應該是人工湖啰?……既然是人工的湖,那湖中的水是從哪里來的呢?

安格爾走遍了整個地界,沒有發現其他的水源,也沒有人挖井。所以,這片湖必然是村民唯一的取水處。

那么悖論就來了。

能被用在平時生活用水的湖,怎能是死水?水不活,也會變質的,村民不可能用變質的水生活。

如果真的沒有其他水源,那么只有一個可能,這片湖曾經是活水!

安格爾看著這片估計死了近千年的湖,想要知道真實原因,下去探探就知道了。

微微壓低帽子,凈化力場全程開啟,安格爾身周環繞著一片淡白色光罩,躍入了漆黑腐臭的湖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0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