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317節 觀天視地

第317節 觀天視地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317節 觀天視地

“還沒確定此事性質,就請動書老,這并不明智。”鏡姬安撫莉迪雅道:“沒有消息,本身也是一個消息。至少,他代表著寄生蔓延還沒有全面失控。”

“現在最重要的是,我們要聯系到暮色的巫師,知道那里的情況如何。”鏡姬對樹靈道:“我的能量不足,只有請樹靈大人幫我們聯系一下暮色的巫師,看看那邊是什么情況。”

樹靈表情卻是沒有那么嚴肅,依舊嬉皮笑臉道:“別擔心,有桑德斯在暮色坐鎮,不會太糟的。”

“桑德斯大人在暮色?”莉迪雅聽聞此消息,十分訝異:“那為何暮色一直沒有信息傳出來?有桑德斯大人在,夜魔城何至于此?”

樹靈擺擺手,指著一邊的古德:“什么叫沒消息,古德管家過來,不就是為了傳達桑德斯的消息嗎?”

眾人看過去,古德不卑不亢的向前向鏡姬與莉迪雅行禮,“沒錯。就在不久前,大人才從暮色傳訊過來。”

莉迪雅連忙問說:“桑德斯大人說了什么?暮色如今是什么狀況?”

古德表情微現尷尬,欲言又止。

在莉迪雅等的快不耐煩的時候,樹靈開口幫腔道:“桑德斯什么也沒說,只是讓古德去找安格爾。”

“找安格爾干嘛?這個時候還想著帶娃呢?”莉迪雅聽到桑德斯竟然只是讓找安格爾,大翻白眼。鏡姬卻在旁邊扶著下巴,正式思考,要不要塑形成女體版安格爾。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我去了帕特少爺的住址,并沒有發現他。這才來尋找樹靈大人,請求樹靈大人幫忙。”古德恭敬道。

“這個我知道!”樹靈舉手,做出我知道我搶答的表情。

“我聽說安格爾把暮色大拍鬧騰的死了好幾個人,暮光讓安格爾賠償10萬魔晶,期限就在明天。”樹靈說到這,對眾人笑的陽光燦爛:“所以,桑德斯才會傳訊,肯定是讓安格爾帶著錢送過去。”

“安格爾可沒弄死那幾個護衛,全是暮色的人自己作死。”莉迪雅當時經歷了全程,自然知曉其中內幕:“這半個月的期限,是桑德斯大人下的。”

“不過,我不覺得是這件事,10萬魔晶不值得桑德斯大人傳訊過來。又不是保姆,還特地準時提醒?安格爾自己不知道期限嗎?”莉迪雅道。

樹靈不置可否的說:“是不是,等會我聯系下桑德斯不就知道。不過,在此之前,先把安格爾帶過來再說。”

鏡姬自告奮勇:“鏡中世界,皆由我掌管。我來找他。”

鏡姬說罷,閉上眼開始尋找著安格爾——

在鏡姬的視界中,她能一眼看遍整個世界,以她對鏡中世界的分析計算能力以及圖像處理能力,整個世界不過就是一張稍微大一點的沙盤。

在這個“沙盤”中,無數的巫師不過是長相不同的人頭,她都能以超絕的心算能力,找到想要的目標。

這不是術法,單純是作為鏡中世界之靈的天賦神通。

在眾人等待的時候,鏡姬的額頭滲出一滴滴汗:這小子去哪兒了?怎么沒看到?

鏡姬眉頭一皺,莫非是在鏡像中?鏡姬想到安格爾最近似乎都在流動之源,目光立刻又放到了流動之源內。

在流動之源東南山脈的一座山坳上,“大塊頭”鐵甲堡正伸縮著腿腳,看上去就像在做操,起起伏伏頗有意思。

但無論鐵甲堡如何動作,其上的三層小屋卻如履平地,沒有絲毫不適。

鐵甲堡三層陽臺,鐵甲婆婆正悠閑的享受著流云與山風,突然,她睜開眼看了眼天空,看著一望無邊的天際,低聲自喃:“咦,鏡姬又開始觀天視地了?上回想趁著桑德斯洗澡時偷看,被打上門后,不是很久沒用過了么?奇怪。”

鐵甲婆婆說完這句話,閉上眼繼續吹著風,享受靜謐生活。

半晌后,鏡姬氣的掀桌了:“不在不在,安格爾不在鏡中世界!”

“不在?”古德驚訝道:“可我剛才去安格爾住處時,從旁人口中得知,他離開不過半小時啊?”

就算安格爾要離開鏡中世界,以安格爾半小時的腳程,只能從樹靈大殿的傳送口離開。但他一直待在樹靈大殿,并沒有看到過安格爾。

古德的質疑,讓鏡姬更加冒火,這是在質疑她的能力嗎?!

樹靈見鏡姬滿頭大汗,怒意已經蘊在眼內,趕緊走過去安慰道:“你的觀天視地只能看到外表,如果安格爾像上次桑德斯那樣,使用術法遮掩了,你也看不到啊!”

“桑德斯那樣?哪樣啊?”莉迪雅捕捉了話語中的關鍵點,好奇的詢問。

“去去去,管你什么事。”鏡姬沒好氣的煽開莉迪雅,然后對樹靈道:“那還是麻煩你了,我的能量剛才都借給紅蓮了,現在體內沒有太多能量了。”

鏡姬的身體原本就是白霧,此時霧氣也比先前淡薄許多。

“放心。”樹靈開始尋找安格爾,不一會他嘴里嘟囔道:“咦,還真不見了。”

鏡姬聳聳肩:“就說吧,安格爾那臭小子什么不學,跟著桑德斯學這!簡直氣死老娘了!”

樹靈也想起二十年前桑德斯打上門的事,對鏡姬那彪悍的作風也不禁感到失笑。

樹靈想了想:“不找了,我直接用骨卡定位。”

所有野蠻洞窟的成員,都有一張骨卡。這張骨卡就是樹靈發的,里面蘊含一絲永恒之樹分泌的脈液,樹靈可以直接靠著骨卡定位每一個人。

這一次,有了骨卡的幫忙,直接破除了安格爾的“疏離”效果。樹靈也看到了安格爾的位置,正在第1學徒鎮外的山林里:“找到了,小家伙的存在感很低啊,應該是某種削弱存在感的道具,難怪你找不到他。挺有意思的東西,下回讓他也給我煉一個,要不然我太閃耀了,去哪兒都引起尖叫。”

鏡姬默默暗忖:別人尖叫是因為覺得你是變/態暴露狂……

樹靈一個閃身,下一刻就來到了安格爾身邊。

“我就這么可怕,需要你如此防備?”

因為“疏離”效果被破,安格爾正緊急囑咐托比,但還沒等他說完,一道疏朗的聲音就傳到了他耳里。

安格爾回頭一看,“樹靈大人?!”

樹靈帶著微笑走到安格爾面前,“讓我瞧瞧,到底是什么道具,居然連鏡姬的觀天視地都沒發現你。”

看著那張笑瞇瞇的俊臉,安格爾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下一秒,安格爾無法反抗,直接被樹靈綁縛到空中。在他羞怒的眼神中,樹靈把他渾身上下摸了個遍,最后終于在安格爾的手腕上摸到了一個隱形的手鐲。

“咦,還是隱藏的手鐲,讓我感受一下。”樹靈閉著眼,一股柔和的能量包裹住手鐲。

“有空間波動,居然是空間手鐲?!但是波動不大,空間等級應該沒到中階。最大的魔力波動,似乎是一股晦澀的魔紋……不對,是魔能陣。”樹靈驚訝的看著安格爾:“這是復合效果的附魔道具?而且還是魔能陣附魔,你小子藏得很深吶!”

安格爾雙腿在半空直蹬,他知道自己這個動作很幼稚,但他被樹靈用奇怪的能力束縛在空中更加羞恥!

被一腳踢中胸口的樹靈,渾不在意的拍了拍胸前的渣土,然后將安格爾放了下來:“你這小孩,就是不懂事。從小就跟桑德斯學習,長大可怎么辦啊?這么可愛的小朋友,真怕他把你帶歪。”

安格爾落地后,也覺得先前的動作太過失禮,尤其是面對著三大祖靈之一,但一回想起來毫無反抗的被拎到空中,還被摸來摸去,他就覺得無比羞憤。

安格爾憋著怨氣沒有說話,也沒有道歉。

樹靈卻是完全把他的行為當成小孩子鬧脾氣,畢竟安格爾如今在別人眼中就是個青澀未長成的小少年。尤其是在年齡以“萬”記載的樹靈面前,安格爾那點歲數和嬰兒沒有什么區別。

“不就一個中階道具嘛,藏著掖著的。”樹靈也沒摘下他的手鐲,更加沒有破壞他的手鐲,只是好奇那種“存在感”減弱的效果:“你給我說說,這魔能陣是什么,效果挺好的嘛,下次給我也刻畫一個?”

安格爾喘著粗氣,半晌后還是回答道:“……無邊靜寂。”

“什么?”

“我說這魔能陣的名字是無邊靜寂!”

“噢,我對魔能陣沒啥研究,說了也是白說。”

安格爾:“……”那你問我干嘛?!原本樹靈大人在他心中的形象,雖然有些跳脫,但依舊是老持穩重的,但在這一刻,人設開始徹底崩塌。

“不說其他的了,我來找你有正事。”樹靈帶著安格爾:“跟我到樹靈大殿去,桑德斯有訊息傳給你。”

“導師找我?他回來了嗎?”

“還沒有回來,聽紅蓮說,暮色似乎出了點問題。”樹靈直接抓著安格爾,往天上飛。安格爾忙不迭的招呼托比回到自己的衣兜中,看來去會會托比的“非人小伙伴”只能等下次了。

“紅蓮大人也在樹靈大殿嗎?”安格爾低聲詢問樹靈,與此同時托比也從安格爾衣兜中鉆了出來,眼神急迫的看向安格爾。

安格爾嘆了口氣,對托比微微搖搖頭。

托比似乎也想起什么,低落的耷拉著頭,悶悶不樂的回到安格爾的衣兜。

無眼男被莉迪雅拍走,這件事安格爾并沒有隱瞞托比。

當初安格爾答應托比,等有錢后他會去找莉迪雅,將無眼男買回來。但這個的前提,至少也要和莉迪雅實力相近,或者平起平坐。不然的話,別人憑什么愿意將一個美食巫師的胚子賣給你?

安格爾給托比解釋過,托比雖然單純,但它并不是笨。所以在安格爾諄諄教誨后,還是接受了這個現實。

而且托比也懷抱另一種希望,格蕾婭可能并沒有死。等到格蕾婭回歸,以其真知巫師的榮耀風姿,任何欺辱過芭比餐廳的人,必然會后悔當初的決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