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314節 不是人?

第314節 不是人?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314節 不是人?

,更新快,,免費讀!

在削弱存在感的情況下,從樹靈庭到學徒鎮,安格爾一路上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但到了家門口的時候,卻發現圍在他家的人更多了,如此這般,就算削弱存在感也不能完全避免被人注意。

雖然他可以靠著大功率輸出魔力,讓自己徹底隱身。但開門關門也勢必會被人注意到,反而可能會曝露他擁有隱形道具的可能性。畢竟,在戲法中擁有隱身術效果的可不多,而且一般都是欺騙人肉眼,譬如0級戲法光影參差。如“無邊靜寂”這種欺瞞人官能,連精神力勘探都能騙過去的隱身術,以安格爾的巫師等階,是不可能做到的。所以只有可能是煉金道具。

安格爾想了想,決定還是大大方方的進去。不過在此之前,安格爾先來到了數百米外的另一座小院前。

院內是個露天的演練場,四處都是血脈巫師平時鍛煉肉身的工具。

在陽光朗朗之下,娜烏西卡左手持騎士劍,做出各種演練動作。體內魔力滾滾,配合動作在空中出現劇烈的魔力波紋。

安格爾就站在院門口,看了很久。娜烏西卡也曾瞄到過他,但因為存在感被削弱,所以一直沒有真正注意到安格爾。

直到娜烏西卡歇息時,安格爾敲了敲門。

隨著“叩叩叩”的敲門聲音,安格爾身上的弱存在感出現了一絲波動。娜烏西卡因為敲門聲而看過去,或許是先前弱存在感的反差,如今在她眼中,安格爾變成了強存在感,一眼就被她發現。

娜烏西卡走了過來,打開門:“咦,你什么時候來的?我一直在院里,怎么沒注意到你?”

安格爾不置可否的笑笑:“最近圍堵的人太多,一點削弱存在感的小手段。”

巫師之法有百般千萬,娜烏西卡只以為是一種她不了解的戲法,思維里一過,便歇下究底的心思:“自從你上周離開后,巫師學徒稍微少了一點,但被派來盯梢的凡人卻多了很多。”

一邊說著,娜烏西卡一邊將安格爾迎進了屋。

這還是他第一次到娜烏西卡的家來。

一如安格爾所想,一心追求不朽的娜烏西卡,對于生活品質幾乎沒有任何要求。除了原本就配備的家具,這里空空如也。

讓托比自己去玩,安格爾正色道:“最近事忙完了,我過來是為了和你討論一下機械義肢的設計。”

提到機械義肢,娜烏西卡也收起了松弛的神情,和安格爾認真的交流起來。

從娜烏西卡目前的身體狀態開始,安格爾詳細的記錄了包括傷口情況、肌電感應幅度、魔力敏感度、經絡容納上限……甚至連精神力數據、腦波、聲頻都涵蓋了。

這些都是極為隱私的信息。

要知道,在巫師各大系別中有很多詛咒術法,可以靠著血液、毛發、指甲、皮屑詛咒人,甚至讓對方死亡。而安格爾記錄的訊息,有一些比以上的后果還要嚴重,一旦泄露,只要巫師愿意,可以用千百種方法讓娜烏西卡挫骨揚灰。

但娜烏西卡本著對安格爾的信任,幾乎有問便答。也不去過問安格爾詢問這些的意義是什么,譬如腦波、聲頻,她完全想不明白這個與機械義肢有什么關系,但只要安格爾詢問了,她便一五一十的回答。

這種信任的態度,讓安格爾也松了一口氣。因為很多東西,他解釋起來很麻煩,尤其是解釋給外行人聽。娜烏西卡配合的態度,讓他極為舒服,也很感動。

等到這些信息記錄完畢后,安格爾仔細了一遍,便當著娜烏西卡的面,將記錄數據的紙張撕掉:“放心吧,我都記在腦海里,除非有人掰開我腦袋,否則絕對不會泄露的。”

娜烏西卡笑了笑,渾不在意的道:“我相信你。”

記錄完這些數據后,安格爾到來的任務已經完成大半,接下來就是無關緊要的部分……當然,對于絕大多數女性而言,這部分可能更重要。

——外觀設計。

安格爾寫下了可能需要的自留空間體積,然后將筆遞給娜烏西卡,讓她在保留既有空間的范疇內,設計自己想要的外觀。

“你真要我來設計?”娜烏西卡帶著不置信的表情:“我設計出來的東西能用?”

安格爾圈定先前通過公式計算出來的自留空間:“保留這些,其他的由你發揮。這是你要用的,自然是按照自己喜歡最好。”

娜烏西卡:“設計出來不能用,那就沒意思了。”

安格爾:“這個你不用擔心,我最后會幫你修改的,讓它能最大限度適合你。”

娜烏西卡想了想,吐出一道道煙圈:“好吧,我的畫功在黑莓海域也是出名的,當初海盜旗也是我設計的,也請咱們的煉金大師來品鑒一下。”

娜烏西卡放下煙斗,從胸鎧里取出一條黑色綁帶,撩起長發,用綁帶束了個大馬尾。確定耳發不會影響拿筆作畫,她才開始在凈白的漿紙上畫起了心目中的“右手”。

在娜烏西卡畫畫的時候,安格爾則整合著她的身體數據,在腦海里構思起可能會用的結構方式。

片刻后,娜烏西卡放下筆:“大功告成。”

安格爾笑著接過畫紙,然后,他的笑就凝固住了。漿紙上的一圈圈黑線是什么?那長條形的身體,配合那尾端的彎鉤,怎么看怎么像草履蟲。

“這是黑莓標志,我設計它是想告誡自己,勿忘過去。”娜烏西卡在安格爾賞析的時候,也不忘在旁解說。

安格爾:“……”這是黑莓?難道不是線圈嗎?

娜烏西卡:“這是野蠻洞窟的記號,代表了現在。”

安格爾:“……”野蠻洞窟的標記是一團燃燒的火焰,這個線條筆直的可以當標尺用的是火焰?你在逗我嗎?

娜烏西卡:“這個鉤子,既能作為近身武器,也能釋放出來當做暗器,代表了未來。”

“過去,現在與未來。”安格爾輕聲念叨出來:“寓意很好,可是……你確定你的畫功在黑莓海域很出名?”或者說,你們黑莓海域的人都是雙手殘疾?

“對啊,我記得我的手下都稱我為靈魂畫師,雖然我對畫畫沒興趣,但聽這名號應該還不錯吧?”

“不錯……不錯,只是我覺得你的審美觀可能需要回爐重造。”

“你的意思是,我畫的不好?”娜烏西卡皺眉,有些不認同。

安格爾:“你不是縱橫馳騁一整個海域的大海盜嗎?應該見過很多名畫吧?我記得你上次對我房間里的畫作賞析很正確啊。”

“你那是正常藝術,我這是抽象藝術。”

安格爾也懶得爭辯了,從靈魂畫師的手中接過畫筆,“我知道你的設計理念了,過去現在與未來,怎么設計就交給我。你的抽象大作,恕我看不懂。”

娜烏西卡拿起煙斗,指尖燃火點著煙絲,吞吐一口:“好吧,我相信你。”

難得相聚,叫上賽魯姆,三人到地下集市的芭蝶酒吧打了一場牙祭。

晚上,安格爾穿過人潮,艱難的回到自家。因為娜烏西卡那邊不著急煉制,安格爾便準備先收拾整理一下,稍微有點價值,以及平時使用度較高的物品,他準備全部放進手鐲中,免得遺失。

最近周圍的人很多,雖然院落有一定防護功能,但如果有人要硬闖,也不是沒有辦法。

所以這么做也是為了以防萬一。

等到整理的差不多,包含靜室中的珍藏都收撿完后,安格爾方才帶著托比離開了院落,在大門口時,安格爾又被人群圍住,最重要的是,這些絕大多數都是普通人,安格爾也不好動手,只能淡淡道:“目前不會接受煉金,各位請回吧。”

說罷,安格爾釋放一個宛音幻術,不過并不是大型的幻境,而是很基礎的一種遮掩自身的幻術。安格爾的突然消失,只能引起普通人的驚訝,但對于巫師學徒來說,很快就看破了簡單的基礎幻術。

可等他們破除幻術節點時,安格爾已經開啟“疏離”,低調的離開了人群。

“不在第8學徒鎮,在第1學徒鎮?”安格爾讓托比帶路,但沒多久后就發現,左轉右拐,竟然來到了地穴原野的另一端——第1學徒鎮。

“你那小伙伴在第1學徒鎮?”安格爾猶記得,第1學徒鎮絕大多數都是高他們數屆,甚至數十屆的人。也就是說,至少比他們多修煉了十年,甚至幾十年。

托比搖搖頭,竟然沒有走向第1學徒鎮,而是朝著學徒鎮外的山林中走去。

這片山林,連接著一座延綿數百里的山脈,內里除了獸類,幾無人煙。

“這人住在山中?”安格爾疑惑問道。

托比點點頭,又搖搖頭:“嘰咕嘰咕。”

安格爾讀明白它的意思時,眼睛瞪的滾圓:“你說你那小伙伴不是人?那是什么東西,野獸?禽鳥?不對……能編織花環和綠葉衣服,應該是開了智的,所以是魔獸?”

托比繼續搖頭,然后比劃了半天。但或許是詞匯難度太高,安格爾始終沒理解它說的是什么東西,又是什么花,又說香,還能飛……難道是花妖?

安格爾也不管了,見到面再說。

可進山才走沒多久,就發現身上的“疏離”效果猛地顫抖……

“有人注意到我了?”安格爾眉頭一皺,難道他做了什么讓人注意的事?亦或者,有人用預言術法來偵斷他的位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