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310節 冷寂的路與熱鬧的鎮

第310節 冷寂的路與熱鬧的鎮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310節 冷寂的路與熱鬧的鎮

,更新快,,免費讀!

叮囑托比不能離開異度實驗室范圍,安格爾便開始了這一次的煉制。

不過,在煉制前安格爾還需要做一件事:練習雙線操作。一般的雙線操作,就是一心二用,只要是能夠入靜冥想的巫師,都能夠做到。

但是,想要將雙線操作應用到極其復雜的煉金術中,不是你一手畫圓一手畫正方形就能夠達到的。

譬如,安格爾要做的雙線操作,難度就會高很多。一邊刻畫魔能陣附魔,一邊進行空間道具的熬煉。兩邊都需要專注,尤其是魔能陣附魔,不僅魔力要穩定輸出,而且還不能分心。

不過以上僅限于其他的附魔煉金術士。

對于安格爾而言,他進行魔能陣附魔的時候,有全息投影幫助,他只需要依葫蘆畫瓢即可。至于魔力穩定輸出,思維空間中有萬象軸,也不是什么難事。

對他而言,他真正需要注意的,只有空間道具的熬煉。

在這一次的雙線操作中,還有一個巨大的難點,也是制約復合效果煉金道具產量稀少的一個最重要原因:雙線同時刻畫魔紋。

這是他煉制計劃的最后一步,不僅要刻畫魔能陣附魔,另一邊還要同時刻畫契約魔紋。這一步難度更高,至少也要正式巫師的心算與掌控能力,才能完成。

但學習附魔煉金術的,又達到正式巫師級別的,少之又少。

這就是為什么市面上出售的復合效果煉金道具,絕大多數都是“調合”出品,而非“附魔”的主要原因。

當然,安格爾靠著全息平板,無視了這一步。雖然,就算制作成功也有揠苗助長的嫌疑,但對于煉金術而言,本來就沒有什么絕對。前人的路子,也不一定是最便捷的方法。

而且,附魔煉金本就是一個熟能生巧的過程。就像,安格爾當初必須靠著全息投影,才能刻畫諸如鋒銳魔紋、寒霜魔紋、破甲魔紋、點金術魔紋……但后來刻畫的多了,現在對于這種簡單的魔紋,也完全可以做到離開全息投影脫手刻畫。

雖然揠苗助長,但最終依舊達到了其他附魔煉金術士的地步。只要最終結果相同,何必在意走的是哪條路呢?

花了兩天時間熟悉了雙線操作,確定每一個步奏都無漏,時間點也能做到完美交洽,安格爾這才開始正式煉制。

這一煉制,又花了兩天時間。

兩日后,安格爾頂著已經開始發黑的雙眼,興奮的進入最后的交融階段。

這邊“無邊靜寂”刻畫到了最后階段,另一邊“契約魔紋”也勾連到了最后一步。當安格爾操縱著兩雙魔力之手,拿著兩把雕筆,沿著一條線左右慢慢合攏時,一股奇妙韻味從那交融點處,往外生發。

冷凝法開始!

安格爾的眼中迸發出灼熱的情緒,正想要歡呼時,身體一個趔趄,差點摔倒。幸虧煉制已經進入了冷凝階段,抖動一下并沒有影響什么。

他實在太疲憊了,連續四天時間,他只休息了不到五小時。

安格爾一件件的脫下外衣,直到赤衤果。被隨意丟在地上的衣服,散發著濃烈的汗酸氣,他光衤果的后背,因為大量的出汗還被捂著,最后結了一塊塊的白色鹽痂。安格爾操縱著魔力之手,拿著浸濕的毛巾,稍微抹了一下。

沁濕的感覺從皮膚滲透,安格爾繃緊的后背總算松懈下來。

他雖然做著這些動作,但他的眼睛卻一直放在冷凝的那條“圈”上。白色的光一直在閃,當冷凝到了最后一步時。

安格爾心道:“成了!”

一道猛烈的光輝從“圈”里往外閃耀,安格爾本就疲憊發黑的眼睛,因為這劇烈的閃光,刺激的淚水直流。

當光輝逝去,安格爾抹掉淚水睜開眼時,發現……他居然到了一片幽暗的寂滅之地。

看著周圍陌生的環境,彎月在天空懸著,遠山近水全是黑幽幽的。安格爾明白,異兆,終究還是來了。

煉金異兆,它的出現并非只是單純對外宣告一件煉金道具誕生,它其實更多的是對煉金術士本人的一個考驗。

考驗煉金術士能不能承受這件逆天之物。

當初,安格爾在得知“黑云”異兆后,當晚就去查詢了所有關于煉金異兆的資料。

任何一件中階以上的煉金道具產生,都會出現煉金異兆,這不僅僅是表現在外界的異象,同時也表現在煉金術士本人身上。

外界的異象,諸如黑云壓鎮。

煉金術士本人的異象,譬如現在安格爾所處的寂滅之地。

只要煉金術士能闖過異象,煉金道具才能算是真正的成功。反之,煉金道具的效果則可能會打折,甚至降低品階。

安格爾也想過,當初煉制刻畫消亡序曲的轉輪槍時,為何他沒有經歷異兆。這個大抵上還是體質的原因,他可能已經經歷了異象,而他那時卻不自知。

當時煉制成功時,外界黑云壓鎮,他的耳邊則不停聽到亡靈的嚎叫。安格爾估計這些嚎叫,就是所謂的異象了。因為亡靈嚎叫剛剛出現時,他就覺得有點莫名刺耳,但隨著蝴蝶骨的傷口一癢,原本刺耳的聲音就毫無效果了。

就像當初和撒卡在天空塔交鋒時,希爾薇雅的任何靈魂嚎叫都對他沒有任何效果。

任何對靈魂的負面效果,對他都沒有作用。

那時,他能靠著自己體質的特殊,無知無覺的度過一次煉金異兆。但如今,他卻必須親身去闖,靠著自己的力量度過這次未卜的異象。

安格爾仔細打量了一下這片寂滅之地,腳下是黑土,附近是暗河,還有幽暗的森林,遠處則是影影綽綽的山巒。天空也黑漆漆的,除了一輪彎月孤懸,別無星辰,就連云霧也沒有。

安格爾看了看自身,光衤果著上身,下面也只穿著一條薄褲。

夜風一吹,冷冽到骨頭深處。

安格爾準備施放一個戲法維持下體溫,但他發現,魔力并不能調動,魔源中滾滾的魔力,這一刻全都平息了,就跟外界環境一樣,死寂而冷漠。

安格爾走到河邊,暗河似乎在流動著,但聽不到任何聲息,世界是詭異的安靜,且靜的可怕。

打著哆嗦,安格爾沿著一條路往前走。

這是唯一的一條道路,路的后面通向森林,前方是未知的黑暗。安格爾選擇走入黑暗,夜幕中的森林里太多危險,誰也不知道下棵樹后面的陰影中,是不是暗藏殺機。

依照直覺,安格爾選擇了一條至少看上去前方是平坦的路。

走了不知多久,或許是一個小時,或許是一天,安格爾走的很疲累,但他沒有停下腳步,莫名的他覺得只要停下,或許就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這是一種冥冥中的直覺,每當這種直覺出現時,安格爾都篤信不疑。當初帕特莊園測試天賦進入魘界,因為直覺,他順利的離開。被寄生娘寄生時,因為直覺,他自救了。

當路走到盡頭時,他發現了一座小鎮。

這是一個熱鬧的鎮子,走進去一看,才發現人們歡聲笑語,唱著歌跳著舞,大街上有賣小吃的,有霓虹紙燈,還有派對,還有歡鬧的小孩子。

安格爾走進去后,發現先前一切的靜寂感都消失了。就連天空孤懸的彎月,此時都顯得溫柔了幾分,照射下來的月光也不再凄霜,而是帶著淡淡的繾綣。

這是個充滿活力的鎮子,大家都在唱,都在跳。安格爾似乎也被感染了這種情緒,有人跳著舞,向他走來,眼神中似乎有邀請他跳舞的意思。安格爾剛想往前一步,心中的警惕又讓他退卻了,在那個人走到他身邊時,安格爾躲到了墻角。對方發現了,但沒有在意,而是繼續找著下一個人跳舞。

安格爾往前走,還有更多的人過來,他們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有的是想找他唱歌,有的是想拉他參加篝火晚宴,還有的是想和他干杯喝酒。安格爾都往旁躲開了,只要他躲開,這些人的目光便不會放在他身上。

真是奇怪,明明很熱情,明明能看到他,但卻又不執著邀請他。

一邊走,安格爾一邊思考著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是幻境嗎?但作為幻術系的杰出弟子,他沒有感覺任何幻術的性質。

所有的感知,所有的觸感,所有的反饋的信息,都在述說著這里似乎是真實的。無論是那條孤獨的路上,夜風的冷冽,還有河水的冰涼;亦或者這個熱鬧的小鎮,歡樂的歌曲,迷醉的酒香,熱情的人群,都在傳達這個訊息。

但如果只是因為一個異象考驗,就出現一方真實世界,那也太奢侈了吧?

安格爾覺得,或許這是一種類似地球仙俠小說中的“心魔”的東西。似幻境,但卻只迷了你的意志;似真實,但卻只奪了你的官能。

就像虛擬真實游戲一樣,按照你煉制道具的特性,建造一個地圖,讓你闖關。過了,給你獎勵。失敗,給你懲罰。

那么問題來了,他煉制的空間道具,到底具備什么特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