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303節 拜斯造訪

第303節 拜斯造訪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303節 拜斯造訪

,更新快,,免費讀!

安格爾皺起眉,耳邊的亡魂尖叫已經持續了快兩分鐘。雖然這種嚎叫似乎并沒有負面效果,但任誰聽了兩分鐘的尖叫,都不會覺得開心。

“這是怎么回事?難道煉金失敗了?”

在安格爾猶豫時,空中的黑云以肉眼可見的度消失,然后黑云變成了柱形“黑龍卷”,內里虛影不停的旋轉著,最后“黑龍卷”落入了學徒鎮邊緣的座小院里,消失不見。

關注著此事的巫師學徒,全都看到了這現象。霎時,那棟離群索居的小院,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

“咦,這不是煉金異兆嗎?為什么不是出現在林中洞窟?莫非,這次煉金的不是普羅米大師?”懂行的人,這刻心中全冒出了這個疑惑。

煉金異兆并非是什么很特別的事,雖然在野蠻洞窟很少見,但年也有那么兩三次。再加上普羅米曾經也煉制過中階道具,當時出現的異兆還歷歷在目,故而絕大多數的巫師學徒,都明白這是什么現象。

惟獨漩渦中心的安格爾他自己,卻沒有想到這點。也不是說他不知道煉金異兆,書中雖有記載,但他以前從沒見過,所以他還真沒有想到過這茬。

“莫非是新晉的煉金術士?”想到這點,有些人的心思開始活絡起來。

在外界人心浮動,云譎波詭的時候,位于地下實驗室的安格爾卻露出了笑容。

黑云消失,虛影化為黑龍卷落入院中。彼時,安格爾看到手中的轉輪槍,突然吸納了無數的虛影,緊接著便開始散起溫亮的銀輝。

當輝芒歸于沉靜,銀色轉輪手槍的槍面掠過道繁復至極的紋路,閃動內斂的光澤。

“成了!”安格爾已經感受到那“消亡序曲”的附魔之力。

槍柄刻畫著十字架與骷髏,槍管則雕琢著薔薇枝蔓的銀色轉輪手槍,在他手中略微轉。然后安格爾學著《獵魔少年》里拿槍對付惡魔的少年,帥氣的挽了輪槍花,將魔力灌入槍中,輕輕扣下扳機

剎那間,槍面上的魔能陣閃爍其輝,道淡淡的銀色流光,從槍膛射了出來。

流光出槍口,就化為了半圓形高頻音浪,以射擊者為中心,向前方1o度的范圍擴散。最終那圈狀氣流撞到了墻壁消失不見,在它撞上墻壁時,其范圍已經擴大至十數米。

接著,安格爾撥下槍尾的翹沿,再次開了槍,這回音浪沒有擴散,而是聚成個點,沖向遠方。

安格爾眼睛亮,果然如記載中的樣,“消亡序曲”對亡靈的打擊是可單可群的,不僅能大范圍的清掃亡靈眾,也能單對單的進行弱點攻擊。依照魔力給予量,效果也會隨之改變。

“地下實驗室太小,無法詳盡測試它的數據,群體打擊時具體能擴大至多少范圍,單體攻擊時又能飛出多少米。還有,需要亡靈來進行最終數據的考量。”

他的時間太緊迫,這些繁瑣的測試又太耗時,所以這些數據安格爾并沒有打算自己測試,而是決定直接交給普羅米。

安格爾直接揣上刻有消亡序曲的轉輪槍,從實驗室走了出來,準備前往普羅米的石洞。

就在他打開門時,安格爾皺了皺眉,臉上浮現些許疑惑。他的小院外,竟然莫名出現了堆人。

這群人或靠墻,或倚樹,或者在河邊滌足,看上去各有各的事,但安格爾偏偏覺得這些人的余光都在瞟著他。

這時,外面的人群突然喧嘩了起來。

只見平日里鮮少來人的道路盡頭,突然走來位灰袍青年,他與門口的那群閑散人不樣,目光裸的盯著安格爾。

“帕特先生日安,我能進來敘嗎?”灰袍青年掀開兜帽,露出張極其英俊,但侵略感極強的面容。

“日安。”安格爾不知生了什么事,下意識的板著臉:“你是誰?有什么事?”

“拜斯.愛德華,向先生賀喜。”灰袍青年向安格爾行了個撫胸禮。

賀喜?安格爾還不懂他的意思時,又被他的名字給吸引住了拜斯,安格爾對這個名字可是如雷貫耳,站在野蠻洞窟巫師學徒的人,和娜娜吉并稱此代最強天才。未至歲,已然到達巫師學徒的巔峰,依照其修行度,晉級正式巫師指日可待。

不過,安格爾之所以對拜斯熟識,并非是其天才的資質,還有另個原因他是赤蝶的姘頭。

安格爾將赤蝶殺死后,戴維就警告過他,或許拜斯會來找他麻煩。不過后來戴維又道,赤蝶其實是掛著虎皮拉大旗,拜斯只是和她有過次露水姻緣,赤蝶便對外表現出拜斯是其后臺的模樣,但實際上拜斯對她根本不在意。

后來,戴維又多次提及到拜斯,對其既有崇拜又有忌憚,感情十分復雜。

安格爾在學會宛音幻象時,還曾用拜斯的面容忽悠戴維,但奈何他當時沒見過拜斯,構建出個大胖子的形象,被戴維眼識破。

“原來是愛德華先生,我聽過你的名字。”安格爾暗暗猜測他的來意,難道真的是為了赤蝶報仇?按照戴維所述,這有點說不通。又或者,他其實是暮光派來暗殺他的?這也說不通,好歹他背后站著桑德斯,只要是野蠻洞窟的人,想要殺他至少要考慮桑德斯這層關系。

“帕特先生聽過我的名字?這真是我的榮幸。”拜斯依舊謙和有禮,但其眼神卻灼灼的盯著安格爾,“先生可愿與我敘,若是……時候不對,我可以下次再來。”

安格爾想了想,托比目前傷勢好的差不多了,他自己也有武器與幻術傍身,而且周圍這么多人看著,拜斯應該不會做出什么出格事,就算真的敢動手,他也有反制的能力。

想到這,安格爾點點頭:“請進。”

打開院門,將拜斯迎了進來。就在安格爾打算關門時,又有兩個人擠了進來。

拜斯的眉頭皺,正想喝斥這些人,卻聽到安格爾笑著向他們打招呼:“你們怎么也過來?”

來人卻是娜烏西卡與賽魯姆,他們進門后,小心翼翼的將安格爾拉到邊。

賽魯姆低聲在安格爾耳畔道:“別擔心,我們給你撐腰!”

說罷,賽魯姆拉上臉無語的娜烏西卡,給了安格爾個“我們是你堅實后盾”的表情。

另頭,拜斯可是三級巔峰學徒,怎么可能沒有聽到賽魯姆的耳語。他也露出無語的表情,不過看在安格爾的面上,他并沒有說什么。

“愛德華先生,不介意我的朋友在旁吧?”安格爾略帶歉意的對拜斯道。

拜斯淡淡笑道:“我來找帕特先生,自然是光明正大的,并不介意有人在旁。”

安格爾:“既然如此……”

“既然如此,不知我們是否也能進來旁聽呢?”與安格爾話語同時響起的,還有道聲音。

眾人回頭看,卻見位渾身華貴飾品的紫袍男子,笑瞇瞇的從道路盡頭走來。他的身后還有個戴著寬大護目鏡的雀斑少年,正偷偷摸摸的向安格爾揮手致意。

“原來是普羅米大師,我所求之事,大師也知道,所以自然無妨。”拜斯道。

于是,原本場簡單的對談,不期然間,變成了多人的聚會。

這還是安格爾自從租下小院后,頭回有這么多人造訪,給客人倒水的杯子都不夠,索性大家都別喝水了,直接坐下開談吧。

安格爾與普羅米坐在邊,拜斯坐在對面。其余的人,或靠或站。

安格爾坐下后,第時間問道:“不知愛德華先生,從什么地方得知我的名字?”

拜斯笑了笑:“經過剛才那事,如無意外,現在知道帕特先生真名的已經不少,我便是其中撥。”

剛才那事?生什么事了?安格爾臉疑惑,不知拜斯何意。

卻是戴維湊到安格爾耳邊,低聲將先前黑云壓鎮的事情說了遍。安格爾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先前亡靈尖叫的時候,外界出現了異兆?!

安格爾蹙起眉峰,按照戴維的描述,那異兆擴散數千米,幾乎學徒鎮上所有的人都看到了。也就是說……他現在正被無數人給關注著?難怪剛才打開門,外面多了那么多人。

拜斯將張紙片放在桌子上,“這是芭蝶酒吧給我的訊息資料,帕特先生可以看看。”

拜斯大大方方的將自己去芭蝶酒吧查詢安格爾身份的事,擺在了臺面上。原本這種背地查人的事,放在誰身上都會有些不舒服,但拜斯做的如此坦蕩,反而讓安格爾高看他眼。

安格爾拿起紙片看起來。

芭蝶酒吧給出的訊息,也就安格爾平日里表現出來的訊息,譬如師承、住址、評估等等。其中特地點出,安格爾是個煉金術士,曾在任務大廳接過煉金任務,且完成度達到1oo。

在紙片最后,芭蝶酒吧還給了個附錄:「根據推測,安格爾.帕特在天空塔的外號為牛奶男爵,曾經……」

「友情附贈:牛奶男爵似乎是殺害赤蝶、牧狗人的兇手。」

牛奶男爵的身份曝露了?安格爾放下紙片,他擔憂的事情還是出現了……他在暮色拍賣場大鬧了場,不僅內場與外場,數千人都看到了托比與他的關系。

然后聯想下牛奶男爵在天空塔的比賽記錄,托比在后期幾乎場場都上,自然可以推斷出他其實就是牛奶男爵。

暴露身份倒是沒什么,他現在也不怎么在乎別人說他名號太奇葩。只是……安格爾雙手捏了捏鼻梁,他現在很頭疼,牛奶男爵的聲名可不是太好,或者說,臭不可聞啊。

寄生娘的顏粉又那么多,安格爾估摸著,以后出門他是低調不起來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0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