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299節 再遇巴魯巴

第299節 再遇巴魯巴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299節 再遇巴魯巴

,更新快,,免費讀!

“也可以,既然來都來了,我就教你們一個戲法!”安格爾大手一揮,豪氣的對著兩人道:“說吧,你們想要哪一類別的戲法!”

“真的?什么類別都可以?”賽魯姆眼睛一亮。.

“當然,不過僅限于元素側!”系統解析完的戲法,目前來說都是基礎戲法,而基礎戲法中絕大部分都是由元素粒子組成。

娜烏西卡原本在旁看熱鬧,聽到安格爾“吹牛”至此,也忍不住跟著起哄:“你這么有自信,那就拿出一個迷霧術如何?”

迷霧術,是障目類術法的分支。o級戲法中,娜烏西卡只知道黑暗系有一種迷霧術,名為黑暗迷霧。除此之外,o級戲法的迷霧術便全是特定的神秘屬性才能使用,元素側的o級迷霧術卻是沒了。

娜烏西卡說出“迷霧術”,也就是為了打趣安格爾,完全沒想過安格爾真能拿出一個迷霧術。

安格爾沒有立刻回應,而是轉頭對賽魯姆道:“娜烏西卡說的是迷霧術,你確不確定?如果你們達成統一陣線,我就教你們一個迷霧術!”

娜烏西卡笑呵呵的看著安格爾“演戲”,暗忖:明知道賽魯姆是黑暗系,有黑暗迷霧可以學,所以才特意詢問他……大抵上只是想下個臺罷了。

娜烏西卡自認為了如指掌,不過她也沒有拆穿安格爾的謊言,在她看來,不過是朋友間的玩鬧,不至于要搞到人尷尬下不了臺。既然安格爾自己找了臺階下,那就順其自然吧。

不過讓娜烏西卡沒想到到的是,她看穿了“安格爾的心思”,卻忘了賽魯姆也有可能出意外。

譬如——

賽魯姆其實并沒有學過黑暗迷霧。

賽魯姆點頭如搗蒜:“就依照娜烏西卡小姐的說法吧,我也正好沒學過迷霧術。”

娜烏西卡正在喝水,聽到賽魯姆的話,差點嗆住。她回過頭看向安格爾,現他正在沉默思索,心知對方肯定是下不了臺了。她暗嘆了一聲,決定開口和個稀泥,將這件事帶過。

“其實,我對迷霧術也沒有什么……”娜烏西卡正在想法給安格爾下臺,就在這時,忽然聽到門外傳來了咚咚咚的敲門聲。

回頭一看,卻見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站在門外。

安格爾還沒看清楚來人長相,就聽到賽魯姆低聲自喃:“咦,他不是說導師回來了,要過去報道么?我還以為他不會來呢。”

當賽魯姆將來人迎進來時,安格爾才現,來人竟然是許久未見的巴魯巴。

巴魯巴換下了一貫野性的打扮,只是穿著樸素的巫師長袍。縱然如此,也遮擋不住那逼人而來的野性氣息。

娜烏西卡對安格爾道:“半個月前,我們不幸遭受了一波深淵嚙齒獸的攻擊,當時我出現了一個意外,跌入了嚙齒獸的洪流里。”娜烏西卡說到“意外”時,眼底閃過一絲陰厲,“……后來,多虧了路過的巴魯巴相救,我才能順利逃脫,對了,我的右臂也是在那時搞丟的。自那天起,巴魯巴便加入了我的小隊。”

“我們今晚的喬遷宴,原本也邀請了巴魯巴。不過他聽說芙蘿拉大人回來了,便沒有答應。”

娜烏西卡將巴魯巴到來的原因,給安格爾解釋了一遍。畢竟是不告而來,她擔心安格爾會因此對巴魯巴生出些不虞或者誤會。

不過娜烏西卡卻是多慮,當初巴魯巴為他抵擋過胡克迪克找來的殺手,安格爾便將他放在了心上,哪怕巴魯巴說是“人情相抵”,他對巴魯巴的感激也未曾消減。

巴魯巴入席后,見到安格爾時他的眼神亮了一亮,緊接著卻又黯淡了下去。只是禮節性的打了聲招呼,便不再開腔。

巴魯巴的表情有點郁悶,他沒有說,安格爾卻是猜到了一些。估計,芙蘿拉又作妖了吧?

賽魯姆給巴魯巴添上了濃湯與前菜,然后才回到座位。

多加了一個人,原本歡快的氣氛,突然變得尷尬起來,好半晌都沒有人說話。

最后是娜烏西卡忍不住了,打破了詭異的靜寂對巴魯巴問說:“你不是說去找芙蘿拉大人了嗎,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

巴魯巴喝湯的動作一滯,低聲道:“我去的時候,聽人說導師已經離開了。”

賽魯姆皺著眉:“又沒有見到?你這導師也真是的,什么也沒有教你,簡直……”

“賽魯姆,謹言。”娜烏西卡面色嚴肅的打斷他。

賽魯姆嘆息一聲:“就是有些為巴魯巴不值,你也知道,在深淵外層時巴魯巴的戰力與天賦,都絕對是一等一的,要不是沒有學習太多術法,說不定當時我們就能把那個混蛋留住……”

娜烏西卡也靜默了,半晌后才道:“他跑了也好,我會親手將他斬下。”

安格爾聽的迷糊,“你們在說什么?什么混蛋?”

娜烏西卡卻是點燃煙草,橫斜著煙斗,輕吐煙霧:“沒什么,不過是一個暗中算計的小人,我自己會處理的。”

娜烏西卡說到這個份上,顯然是不想讓安格爾繼續詢問。安格爾張了張嘴,最后還是沒有問那個小人是誰,只是淡淡道:“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一定要告訴我。”

娜烏西卡頷道:“放心,我不是逞強的人。”

娜烏西卡話落,突然巴魯巴開口道:“也沒有,至少導師教了我引導法。”

眾人懵了好一會兒,才明白巴魯巴是在回應賽魯姆的話。

“引導法人人都有,連這個也不教的話,也說不通吧?”賽魯姆道。

聽到這,安格爾默默的揉了揉太陽穴,說起來芙蘿拉還真沒有打算傳授引導法給巴魯巴,那本引導法還是他給巴魯巴的。

安格爾看了眼巴魯巴,想起當時桑德斯說的“隨便你教不教,反正他的命運早已注定”,便心中一陣黯然。

也不知道巴魯巴是不是自帶靜默氣場,在賽魯姆說話后,場上又沉默了,只能聽到咬合咀嚼的聲音。

這一次打破沉默的是安格爾,他笑著對眾人道:“接著剛才的話頭說吧,既然賽魯姆也想學習迷霧術,那我就教你們一個迷霧術。”

賽魯姆兩眼放光:“你不提,我還差點忘了這一茬!”

娜烏西卡也驚疑的看了眼安格爾,先前巴魯巴的到來打斷了這個話頭,她還暗暗松了口氣,不用想著找臺階給安格爾下……沒想到這家伙自己又踏上了臺階。

難道,他還真重組出一個迷霧術?如果是真的,那絕對有里程碑的意義啊!

娜烏西卡驚疑不定的時候,安格爾直接開始解釋道:“這個迷霧術,其實不是一個單一的戲法,而是一個復合戲法,需要學會霜降術為前提。”

霜降術是極其基礎的減緩術,是學徒使用最多的負面效果,別說娜烏西卡與賽魯姆,就連巴魯巴都在云端圖書館兌換了這道戲法。

“復合戲法?這好像是……極其高端的技巧啊,我只在書中看到過這個詞。”賽魯姆回憶道。

“我連聽都沒有聽過,什么叫做復合戲法?”娜烏西卡道。

安格爾簡單的解釋道:“就是兩種戲法合在一起使用,就叫復合戲法。”

安格爾其實只是說了復合戲法的外在表現,但其內在所蘊含的東西,卻不是一句兩句能說得清的。若是有其他懂行的巫師在此,聽到安格爾說出自己創造了一個復合戲法,估計眼珠子都要驚的掉下來。

要知道,復合戲法可是真知之路的敲門磚!

“這個復合的迷霧術,需要學會霜降術,以及另外一道我通過除塵術改良的戲法,名為「塵埃」。”

聽到安格爾在教授一種戲法,巴魯巴震撼極了,能夠傳授的戲法要么是在外界得到的,要么是自創的。聽安格爾的意思,應該是后者。

巴魯巴露出苦笑,同儕都已經開始達到自創術法的地步,他卻只學了兩三個沒什么用的基礎戲法。他雖然心癢癢的很想繼續聽下去,但也知道這不是說給他聽的,便準備起身道別。

“你也一起聽吧,反正這也不是什么多厲害的戲法,只是遮掩障目罷了。”安格爾愿意在巴魯巴到來后,繼續說起這個話題,自然是有心將這個戲法教給巴魯巴。

當初芙蘿拉讓他隨便教給巴魯巴一些戲法,其實壓根就沒想過安格爾會去教。因為傳授戲法的條件很苛刻,安格爾顯然達不到。

不過芙蘿拉沒有想到的是,安格爾會通過重組排列,創造出新的戲法。

聽到安格爾的話,巴魯巴猶豫了半天,還是沒有抵擋住誘惑,低聲道了句:“我欠你一份人情。”便重新坐了下來。

安格爾卻是毫不在意,繼續道:“我將它命名為:塵霾術……”

月上中天,安格爾才道別離開。

院子里,娜烏西卡、賽魯姆、巴魯巴卻是拿出紙筆,不停的記錄著什么,眼中盡皆迸出奪目的亮光。

娜烏西卡看著紙張上她推導出來的結論,眼里帶著震驚:“沒想到原型真的是除塵術,而且還這么穩固!”

她以為安格爾豪言“什么類型的戲法都可以”只是一個吹牛,沒想到卻是真的!先前,安格爾還演示了一番“塵霾術”的效果,雖然無法完全遮擋視線,還是能看到影影綽綽的影子,但這絕對已經夠得上“迷霧術”的門檻了。

娜烏西卡在驚喜的同時,心中也略有失落。

“與你的差距已經大到這種程度了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8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