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291節 謎團

第291節 謎團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291節 謎團

“小獅女死了?!”戴德威亞臉上閃過震怒之色,小獅女可是正兒八經的巫師級高手,是瞭岸雄獅的六大巫師之一,怎么可能就不明不白的死了! “具體發生了什么事,佛德?”沃瑪森也焦急的詢問。請大家搜索(#¥)看最全!的小說 佛德:“我不知道,我一直跟在她的身后,當她跨進內場大廳時,整個人就四分五裂,碎成渣塊了!” “靈魂呢?把靈魂給我,我來問!”戴德威亞道。 佛德搖搖頭,滿臉的哭喪:“不見了。” “不見了?到底怎么回事,你給我說清楚。” 佛德道:“我看著她碎裂后,立刻想要捕捉靈魂,但她的靈魂剛出現了不到1秒,就被吸進了內場中……我擔心內場里有蹊蹺,將魔寵丟進內場試驗了一下,魔寵一進內場范圍,也碎裂致死!我才跑過來,通知家主大人。” “一進內場就碎裂?小獅女可是血脈側的巫師!”戴德威亞心臟猛地跳動,吩咐佛德:“你趕緊去將其他人攔住,別讓他們進入內場,全部到我這里集合!” 佛德應是,立刻化為幾道分身,朝著不同方向離開。 戴德威亞一進入拍賣會場的范圍,就感覺到了空氣中能量的詭異滯礙,無法用通訊器發送信息,只能讓佛德親自跑一趟。 沃瑪森走上前:“家主,內場大廳……今天應該是有分區的小拍賣的,白天時我一直在監測,沒有發現任何異樣。” 戴德威亞點點頭:“我知道,我今天一直在拍賣場,內場的魔能陣是我在操控,的確沒有任何異樣。”戴德威亞說到這,眉頭就皺了起來:“不過現在我感受不到魔能陣的反應,按照佛德所述,內場恐怕已經淪為死地,魔能陣或許也被毀了。” 半晌后,十一道身影匯聚在戴德威亞身邊。 除了瞭岸雄獅的巫師外,還有馥郁魅香、琥珀龍翼的駐守巫師。 可以說,三大巫師家族目前在暮色深井的所有巫師,全部匯聚于此。 “戴德威亞大人,剛才我聽佛德說,小獅女在內場死了?連靈魂都消失不見了?”說話的是馥郁魅香的女巫師,千鶴。雖然因為家族不同,她樂見瞭岸雄獅的巫師減少,但如果死去的那人是小獅女,她就不樂意了。同為女巫師,她與小獅女的情誼一向親密,“剛才我還和她在家里喝咖茶,現在就告訴我她死了?這真的不是開玩笑嗎!” 戴德威亞的臉色也一直黑著的,他強壓住心中的悲慟:“你們跟我來。” 當所有人跟著戴德威亞來到內場西側門的入口時,所有人都震驚住了。只見一個碎裂的頭顱,就這么直直的擺在門口,小獅女的眼睛還沒有閉上,像是某個詭異的存在正用她的頭顱,宣示著力量與存在感。 千鶴在看到小獅女的頭顱時,眼睛立刻被一層水光覆蓋。千鶴想用精神觸手想將小獅女的頭顱攝回來。但精神力觸手剛剛探進內場,就被詭異的力量切斷碎裂。 因為精神觸手的碎裂,千鶴慘呼一聲,跪倒在地。 “任何術法都無法探進內場,似乎有一層絕對壁障。” “現在該怎么辦?戴德威亞大人,你是本月的鎮守,可有什么主意?” “對啊,我們值勤的時候可沒有出現過這種狀況。” “說不定就是瞭岸雄獅的敵人在報復。” 戴德威亞就知道其他兩個家族的巫師,會在這時候發難。他深吸一口氣,從異空間召喚出數十只魔鼠。 魔鼠是非常低階的召喚獸,是巫師在實驗時最喜歡用的代替對象,無論是實驗術法亦或者實驗藥物,魔鼠的消耗率都占據了巫師材料消耗榜的頭把交椅。 魔鼠天生擁有極強的敏銳度,戴德威亞命令它們進入內場,卻發現所有魔鼠都瑟瑟發抖,根本不敢前行一步。 戴德威亞直接強行將魔鼠震進內場。 當魔鼠跨入內場的那一刻,多道奇怪的線條出現,將它們分割成無數斷。 內場門口瞬間堆滿了血肉模糊的尸塊,散發著濃郁的腥臭味。 戴德威亞這時,親自走上前去。 “家主,請思慮啊!”沃瑪森攔住戴德威亞,一臉焦急。 戴德威亞對沃瑪森搖搖頭:“不用擔心,我用增倍術培育過右手,就算斷裂也可以重新移植。我只用右手實驗。不親自感受,我無法得知更多的信息。” 聽到戴德威亞如此說,沃瑪森才讓開道路。 戴德威亞站定在內場大門前,里面是深幽的大廳,看上去就像是黑洞一般,吞噬了所有的光線,讓人看不清內里任何狀況。 戴德威亞慢慢的伸出手,閃爍著防御術法光芒的右手,穿越內場。 所有人的目光,在這一刻全部集中在了戴德威亞身上。 “呃。”戴德威亞低聲悶哼了一下。 右手在一瞬間被分裂成無數塊,戴德威亞甚至感覺到,一股奇異的力量循著右手就要往全身散去。他驚駭的直接用刀砍掉了手臂,然后栽倒在地上。 “家主!” “戴德威亞大人!” 戴德威亞快速的止住血。 思慮片刻后,用低沉的聲音道:“去把馥郁魅香與琥珀龍翼家族的族長請來,我要開三方會議。” 三方會議,是暮色深井的最高層會議,一般是外敵入侵,或者商量利益劃分時才會召開,此時召開定然不是利益劃分,那么……是外敵? 所有人都腦海里都閃過這道思緒。 當絕大多數巫師全部散去,戴德威亞站在內場門口前,右臂已經止血,但衣服上已經浸染了大量的血跡,看上去極其駭人。 “暮光,你來了。”戴德威亞突然道。 隨著話音落下,在黑暗中走出來一個霞色長袍的中年女子,正是暮光。 暮光靜靜站到戴德威亞的身后。 “你發現了什么?”戴德威亞詢問,先前暮光和他一起進入暮色拍賣場,但剛才佛德去召集人時,她卻沒有出現,只是讓佛德傳了一條訊息:我有發現。 暮光眼里閃過一絲復雜的情緒,低聲對戴德威亞道:“大人,這些音樂是內場傳出來的,彈奏這音樂的人肯定在內場。” “這個我知道,除此之外,你可有其他發現?” 暮光沉靜了片刻:“我剛才看到兩道有點熟悉的影子……或許,這里的怪事和桑德斯大人的那個徒弟有關。” “你是說芙蘿拉,還是……” “是安格爾。”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安格爾剛剛回到鏡中世界,還沒有回自家,就聽到耳邊傳來桑德斯的聲音。 “到幻魔島來,我有事情要問你。” 安格爾就知道桑德斯會來詢問他關于那天拍賣的事,但沒想到他竟然用遠聲術直接通知他?而且還是他剛剛回到鏡中世界就察覺了。 安格爾哀嘆一聲,估計又是什么信息素追蹤一類的。 無奈的停住步伐,對戴維道:“你先回去吧,我先帶惠比頓去找古德管家。” 與戴維道別后,安格爾看著有些不安,又有些期待的惠比頓。 “跟上,注意別跟丟了,我帶你去見古德管家。” 安格爾考慮著惠比頓的步伐跨度,走路時特意放慢了節奏。 惠比頓在安格爾身后亦步亦趨的跟著,時不時有人對他投來好奇的目光,讓他有些害怕。沒走幾步,惠比頓就看到了前方一陣氣浪,緊接著一道橫飛的斷臂落在他身前。 他害怕的低聲驚呼。 安格爾走在前方,揉了揉太陽穴,平日里很少發生爭斗的樹靈庭,沒想到今天卻偏偏趕上了。 兩人繼續走,安格爾發現走沒幾步,自己的衣擺處突然多了一只顫巍巍的小手。 天不怕地不怕的熊孩子,竟然被這么一點小風浪,就嚇的主動牽住他的衣服了?安格爾覺得有些好笑。但考慮著惠比頓的面子,安格爾還是沒有說出來。 安格爾面不改色的繼續前行。惠比頓發現安格爾沒有對他拉住衣擺的動作有表示,心中稍微安定了些。 當他們登上梯子,到達某個低葉站臺時,惠比頓的臉色開始變白。 坐上樹藤巴士后,惠比頓直接蜷縮成了一小團,挨在安格爾的身邊。身體還不停的發著抖,不僅臉色就連嘴唇都在發白。 “恐高癥?”安格爾在心底為惠比頓默默的點了根蠟,如果真是恐高癥的話,那就有意思了。 安格爾心中的惡趣味,從抵達落云葉站臺后,達到了頂峰。 因為,如果不會飛的話,從落云葉站臺到幻魔島,可是要經過一段……沒有任何扶手,看上去完全透明的天空之橋。 果然,當安格爾面無表情踏上天空之橋后,內心就開啟了看戲模式。 安格爾走了沒幾步,轉過頭看向惠比頓,他還在葉片邊緣不敢動,全身不止在發抖,都開始翻起白眼來了。 “想要到幻魔島找古德,這是必經之路。”安格爾聲音淡然無比:“不會掉下去的,這是一條無形的路,被稱為天空之橋。” “你不想見到古德了嗎?”安格爾環抱著胸,站在天空之橋看著瑟瑟發抖的惠比頓。 隔了好半晌,惠比頓才弱弱的道了一句:“我……我害怕。” “如果這樣就害怕了,那你以后也別想著進入巫師界了。巫師可是天天都飛在空中的,沒有走路的巫師。”安格爾淡淡道。 或許是被安格爾的話刺激到了,惠比頓在掙扎了小半天后,還是抬起了仿若灌了鉛的腿,踏上了天空之橋。 安格爾以為惠比頓克服了心理的壓力,但誰知下一秒他就沖了過來,抱住安格爾的腿,眼睛閉著,全身發抖。 安格爾見狀,哭笑不得。他還是第一次被人這樣抱大腿。 安格爾原本還想對惠比頓說教一番,但想著桑德斯還在等他,嘆了一口氣,直接拖著惠比頓,穿越了天空之橋,抵達幻魔島的邊緣。 本來自&#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0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