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288節 阻攔

第288節 阻攔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288節 阻攔

安格爾兩眼一懵,呆呆的看著眼前的

試驗結束。

靡麗魘境并沒有如他期望那般,和空白幻境融合,但是也有意外

況發生。

一個漂浮在空中彈著鋼琴的茶杯,卻被安格爾從靡麗大廳中拖了出來。

當這個小家伙發現自己易了位,周圍沒有其他同伴了,原本就彈的難聽的鋼琴曲,此時更加的難聽了。那宛若實質的音符,也變得像是電鋸鋸過一般,充滿了嚙齒狀。

“停下來!”

聽到安格爾的聲音,彈琴的茶杯“人

化”的轉過“頭”,用畫有

心的杯面對準安格爾。

茶杯發現了安格爾,緊張的

緒竟然開始褪去,用稚童的聲線高呼一聲:“莎娃!”

然后就直奔到安格爾

邊環繞起來。

吱吱呀呀的難聽琴音,遠遠聽著就已經很難受了。近處更加難聽,安格爾的耳朵完全受不了。他強忍著耳鳴,將茶杯又從空白幻境拖回了靡麗魘境中。

等到徹底靜謐下來后,安格爾摩挲著下巴,思考著其中的門道。

雖然靡麗魘境的效果暫時得不到測試,但這個茶杯樂隊倒是可以利用。安格爾記得,這些茶杯樂隊似乎是免疫所有攻擊,還能夠反彈,就連巫師的攻擊都能反彈。如果用的好,那就是一個集防御與殺傷力的大殺器啊!甚至,連巫師都有可能反殺!

不過,是不是如他所想,還需要再驗證一下。

兩小時后,安格爾面帶遺憾的從房間中離開。

大殺器?算了吧,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花了兩個多小時,他做了詳細的測試,不僅將茶杯樂隊的各種數據測試出來了,還連帶測試了一下積木士兵。

結果并不如預期所想。

就像每一個異界來客一樣,在巫師界牢固的法則下,在世界意志的震懾下,自

實力十不存一。

或許是安格爾切斷了魘境與魘界的通道,它們來到的新的世界,因為法則不同、規則不一樣,茶杯樂隊和積木士兵的所有能力,全部大幅度的被削弱。

茶杯依舊可以免傷,但只能免除0級戲法威力的傷害,稍微厲害一點的,就不行了。至少安格爾的機括腕弩,茶杯是無法免傷的。因此,安格爾還把一個茶杯的把手給打壞了雖然茶杯沒反應,但安格爾心有愧疚啊。

至于反彈,依舊可以反彈,他用機括腕弩

出的金色小箭可以反彈回來。不過安格爾不敢繼續測試,所以無法知道反彈的上限是多少。安格爾估算了一下,頂多也就能反彈一二級戲法的程度吧。

至于那個積木士兵,免傷能力比茶杯要高一點,因為可以吸收一部分力量到武器中。但總體和茶杯樂隊一樣,只能算是雞肋。

安格爾想靠著這些魔物當大殺器,是沒有辦法的了。

戴維已經買票歸來,安格爾接過船票,然后便向他們道別:“我有事先走了,等會飛艇上見。”

安格爾可不好意思說,他其實是要去看盛宴舞魅,那多損他形象啊。

出了門,為了以防別人認出來,安格爾這次不僅穿大兜帽罩衫,還戴了一個口罩,埋著頭匆匆往集市出口走去。

可還沒離開巫師集市,就被人攔下來了。

來者不善。

這一次,是暮光親自出馬,靜靜的擋在安格爾的面前,表

霾不置一詞。

安格爾的臉色驟變,被暮光那恐怖的巫師級威勢給壓制的無法動彈。

安格爾心急如焚,正待思慮逃脫之法時,芙蘿拉出現了,直接插到暮光與安格爾的中央。芙蘿拉對著安格爾偷偷比了個大拇指,然后將他推到一邊,對暮光道:“我說過,如果你要對安格爾出手,我來奉陪。”

一邊說著,芙蘿拉對著安格爾使眼色,讓他自個兒趕緊離開。

安格爾不知道芙蘿拉為什么會突然跑來救他,當初在拍賣場時,她可沒有這么好說話。雖然心中有疑惑,但安格爾很清楚,他現在絕對無法與暮光抗衡,除非他再次打開魘界通道。

但經過拍賣場的教訓后,這一次暮光會給他時間完成整個流程?顯然不可能。

所以,安格爾在衡量了實力差距后,自覺地退到一邊,然后飛快的奔向白墻。

暮光剛想出手攔截,就被芙蘿拉截了胡。一道蜿蜒的血氣從芙蘿拉

上溢出來:“嘻嘻,我可是好久沒見血了,暮光你確定要和我打嗎?”

兩人雖未入真知,但暮光握有黑魔國唯一的神秘道具:芙拉爾的淚水,芙蘿拉則擁有血紅魘境,打起來誰勝誰負還真不一定。

“你不可能護著他一輩子。等著瞧吧。”暮光最終還是偃旗息鼓,甩袖走人。

芙蘿拉在她背后啐了一聲,用暮光聽得到的音量道:“我可沒打算一輩子護著他,要不是導師讓我看著,我才懶得管。”

暮光聽出了芙蘿拉的意思,若無桑德斯授意,她不會來管安格爾死活。而她若是這個時間點,強行要殺死安格爾,也必然會引起桑德斯的反彈。

芙蘿拉其實就是在變相警告她。

對這番警告,暮光不得不放在心上。因為她很清楚,整個暮色拍賣場,或許都承受不住桑德斯一人的怒火。

暮光捏緊拳頭,此時不能殺,不代表她就會放下這段恨意。

“安格爾是吧,我就不信你一輩子都待在桑德斯的羽翼下。”暮光在心中恨恨道。

安格爾穿越白墻,從巫師集市返回了夜魔城。

回到夜魔城后,安格爾方才喘著粗氣,找了個僻靜的角落平復著各種激素亂飚的

正式巫師的威勢太恐怖了,安格爾足足蜷縮在墻角近半個小時,心率才緩緩回復了正常。

“實力太弱,就是原罪。”安格爾靠著墻壁,腦袋埋在雙腿之間,輕聲自喃。

面對暮光,他甚至提不起對抗的心思,因為他深知,無論他做任何反抗,都無法逾越那道高不可攀的墻。

他現在連三級巫師學徒,都打不贏。更遑論是一個正式巫師?

什么時候,才能真正的掌控自己的人生?安格爾閉上眼,久久不語。

直到安格爾聽到魅香大劇院傳來陣陣喧嘩聲,他才緩緩站起來,略帶趔趄的離開。

等安格爾來到魅香大劇院附近,看著周圍燈紅酒綠車水馬龍,方才將心中的不虞放下。

來看盛宴舞魅的人,基本都是成雙入隊,帶著心照不宣的笑容。每個人的穿著也多是盛裝出席,就像真正要參加舞會一般。

在這樣的對比下,安格爾的兜帽罩衫就有些出奇了。頻頻引起其他人的觀望。

安格爾不耐煩的扯下了兜帽,只帶著口罩,大步走了進去。

因為安格爾有門票,服侍生雖然對安格爾的打扮心有微詞,但也沒有攔住他,任由他走進了歌劇院內廷。

安格爾一邊走,一邊脫下外面的罩衫。

他今天連續兩次被堵住,兜帽顯然沒有什么作用。暮光想要找到他,可以通過跟蹤、術法占卜或者預測、信息素捕捉等等各種手段。

所以,無論安格爾遮不遮臉,結果都是一樣的。

安格爾暗忖著,等這次回去以后,就去找找巫師袍的制作圖紙。他記得他似乎攝錄過相關的書籍,只是他一直覺得裁縫是女士的事,所以基本沒怎么去關注。

不過經歷了這一次,安格爾迫切的希望能制作一件擁有超高隱秘

、反偵察、反預測的巫師袍,要不然他到哪里去,都不安全。

安格爾的位置處于很偏遠,靠近劇院大門與墻壁,且不引人注意的地方。想要看到舞臺上的場景,需要很好的視力才行。

歌劇還沒有上映,劇場內就已經開始出現各種

動聲,不遠處已經有人在抱頭親吻。安格爾的頭頂三米處,是二層的包廂,以他的耳力甚至聽到里面的喘息聲。

安格爾原本只是帶著“觀摩”的心

來的,如今也有些面紅耳赤了。

幸虧帶了口罩,幸虧是一個人來,要不然真是太尷尬了。

7點整,盛宴舞魅正式開始表演,安格爾眼神灼灼的看著演出,但很快他就開始皺著眉,越皺越深,表

也從一開始的期待,變成興奮,然后變成呆愣,接著變成木然,最后則滿臉嫌惡。

這就是一個沒有跌宕起伏的故事,單純講著女主角如何周旋在數個男人中間的故事。其中伴隨著一些為鼓掌而鼓掌的

節,安格爾整體感覺除了肥膩就是厭惡。

這就是個女版種馬的故事。

還進行了一半,安格爾便直接走人了。

整個劇院已經淪為派對,如果再不走人,安格爾覺得自己的三觀會被擊潰。

時間已經趨近8點,安格爾踏出了劇院內廳,便打算直接去火車站。從火車站到飛艇的露臺,還有一段距離。為了避免錯過登艇時間,也為了早點離開是非之地,安格爾才選擇在歌劇最的時候離開。

剛踏出魅香大劇院的門口,安格爾深深的吐了口氣。

就在安格爾打算吹著夜風,往火車站方向走的時候,又有人攔住了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