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282節 怨念布偶

第282節 怨念布偶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282節 怨念布偶

“19號出價15萬魔晶!”

“177號出價18萬魔晶!”

“19號出價19萬魔晶!”

價格持續攀升中,芙蘿拉飄在桑德斯背后,輕聲嘀咕:“導師,一個美食學徒罷了,何必花錢買呢?有空的話,我們直接去童話鎮找一個唄。”

芙蘿拉所謂的“找”,就是見著順眼的,敲暈打包帶走,一氣呵成絕不拖泥帶水。

桑德斯沒有正面回應芙蘿拉的話,而是帶著一絲莫名的意味反問道:“你覺得,格蕾婭真的死了嗎?”

“327號出價20萬魔晶!”

桑德斯瞄了一眼繼續加了1萬魔晶,此時無眼男的價格已經飆至21萬。

芙蘿拉遲疑道:“格蕾婭應該死了吧?魘界的時間幾乎是完全靜止的如果她能出來,早就出來了。除非,她從另外的出口離開了,且無人知曉但這個幾率太小了。”

“再說,就算她真的離開了魘界,不去聯系自己的手下,也該聯系糖果屋啊。”芙蘿拉撇撇嘴:“反正,我覺得她應該死了。”

“那就當她死了吧。”桑德斯沒有作太多評價,似乎他剛才問出的問題毫無含義般。

芙蘿拉瞇著眼:“聽導師的口氣,難道這里面還有什么內幕不成?”

桑德斯沉默半晌后,才道:“糖果屋的人,雖然看上去都個

跳脫、自由不羈,但他們的凝聚力其實比我們想象中強。這樣一個凝聚力強大的巫師組織,對于格蕾婭出事,他們卻沒有任何表示。甚至其手下,被各方捕捉販賣,也沒有人出面營救,你不覺得有點奇怪嗎?”

芙蘿拉歪著頭:“導師的意思是格蕾婭其實沒有死?”

桑德斯搖搖頭:“這個我不清楚,但我聽說了一個軼聞。”

“什么軼聞?”

桑德斯眼神晦暗:“菲麗希婭前段時間去了光耀界,后來帶著一位頭發編織成彎月,胡子鑲嵌太陽紋飾的老頭,一同前往了堂皇位面。”

頭發編織成彎月,胡子鑲嵌太陽紋飾。芙蘿拉的腦海里浮現出一道影子來。

“光耀界是嗎?”芙蘿拉輕聲念道:“的確有點蹊蹺啊。”

光耀界是巫師界的附屬位面。

所謂附屬位面,它是位面融合成功后的一種表現,脫離了自由位面的所有特

,一切規則與

質交由融合方表達,但它本

卻是獨立在大世界外的。

舉個例子,就像是近海島嶼與大陸之間的關系。哪怕島嶼看上去孤懸海外,與大陸沒有接壤,但若是從大陸架來看,島嶼其實只是大陸架的衍生,終歸還是一體的,只是表現形式是獨立的。

而在這里,光耀界就是近海島嶼,大陸架則是巫師界。

南域巫師界有很多這種大大小小的附屬位面,因為巫師與凡人的巨大隔閡,絕大多數的巫師組織都建立在附屬位面內,避免與凡人接軌。在這些附屬位面中,光耀界是一個很特殊的存在。

附屬位面的廣闊,超乎想象。有的附屬位面,甚至面積超過繁大陸。而光耀界之所以特殊,是因為在如此廣闊的附屬位面中,整個光耀界卻只有一家巫師組織,這在其他附屬位面中,是很少見的。

而這個單獨霸占一個附屬位面的巫師組織,則是冠星教堂。

預言系巫師的圣地。

芙蘿拉腦海里浮現的那道

影,也是一位出名的預言系巫師:觀星的普拉達。

桑德斯之所以只描述外貌,沒有說出他的真名,卻是因為預言系巫師對于所有直呼其名的人都有感應。

就像是深淵魔神一樣,真名是他們的媒介,談論其真名,可以讓他的思緒穿越萬千位面感應到你。

桑德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故而沒有說出其名。

“菲麗希婭請了一位預言系大巫師,卻沒有去寒特世界尋找格蕾婭,而是去了寒特世界的隔壁堂皇位面。這其中有些耐人尋味啊。”或許女人天生對八卦敏感,芙蘿拉嘴上說著奇怪,腦海里其實已經腦補了好幾出戲碼。

或許,格蕾婭還真的沒有死。但是

“但是,這就是導師要拍下他的原因?賣格蕾婭一個人

嗎?”芙蘿拉指著拍賣臺上的無眼男。

桑德斯搖搖頭:“并不是。只是很久沒有吃過美食巫師做的飯菜了,嘴饞了。”

芙蘿拉“哼哧”了一聲:“你覺得我會信嗎?”

桑德斯難得微笑:“

信不信隨你。”

最終,桑德斯還是沒有拍下無眼男。

當暮光一錘定音,宣布成交后。一道帶著繾綣纏綿的聲音,傳遍整個內場:“桑德斯大人,今晚我們一起共進晚餐如何?就讓籠子里的那家伙下廚。”

桑德斯沒有回應。

“人家拍下他,就是想讓他為我們做飯。”頓了頓,“反正,人家拍下和你拍下都差不多嘛,反正人家以后也是”你的人。

她的話音還沒說完,就聽到芙蘿拉反駁道:“什么叫差不多,莉迪雅你別得寸進尺。”

拍下無眼男的正是莉迪雅,她

媚一笑:“怎么?芙蘿拉今天的火氣有點大,是因為吃醋了嗎?”

芙蘿拉還想反唇相譏,卻聽到一道粗噶的男音:“紅蓮,大庭廣眾之下,還是別再膩歪了。幻魔閣下不愿意和你說話,你也別自己找不自在。”

莉迪雅臉色一黑:“我道是誰呢,原來是瞭岸病獅,戴德威亞啊。”

莉迪雅話音落下,在場諸人全都露出笑意。敢直面正剛戴德威亞,還將瞭岸雄獅改為瞭岸病獅,莉迪雅果然不愧是以脾氣暴烈著稱的浴火紅蓮。

戴德威亞冷哼一聲。

莉迪雅:“怎么?要和我干一場嗎?那就來唄。”

戴德威亞沒有回應,而是對暮光道:“繼續拍賣。”

暮光點頭,然后對著1號包廂道:“紅蓮閣下何必動怒,不如看看我們最后一件拍品,或許你會有興趣。”

暮光話畢,整個內場的魔能陣散發劇烈的光芒,效能全開,每一分鐘的耗費魔晶都以百計。

同一時間,十數位正式巫師,出現在臺上。或懸浮,或隱匿,或懶散倚靠,或正襟危坐,將整個拍賣臺圍得嚴嚴實實。

如此大陣仗,可見暮色對最后一件拍品有多看重!

嚴陣以待的形式,讓在座的一干巫師,也開始翹首以待。就連莉迪雅,都瞇著眼停止了爭辯。

沒聽說今年的大拍會出多好的東西啊?但暮色如今的陣仗,怎么看上去,就像一件絕世珍寶要現世的感覺?

其實這中間也有點蹊蹺。

戴德威亞也很無奈,就在暮色大拍開始前的節骨眼,竟然有人送拍了這件物品。他原本想內部吃下,但送拍者堅持要走競拍。想著先拖到年尾大拍,或許有轉機就算沒有轉機,也可以多一點對外宣傳,獲取更大的利益。但送拍者還是油鹽不進,堅持要在年中時上拍,他也沒辦法,只能點頭同意。

這次桑德斯到來,其實也是戴德威亞發出緊急邀請函邀來的。

“各位請看。”暮光揮揮手,臺上出現了一個密封的玻璃柜。

一個看上去

暗晦澀的布偶娃娃,被掛在玻璃柜中。

布偶娃娃并不大,半個手臂長短。遠遠看去,就像是凡人祈求天氣晴好的氣象娃娃,簡單的圓腦袋,幾根黑毛頭發,

上一個還有一根長長的布線,可以掛在任何地方。

但近看時,就會發現。這個布偶娃娃充滿了

森恐怖的氣息,頭上幾根黑毛塌下,遮不住它的眼睛。其眼睛是黑紅的同心圓,緊密的挨在一起,隱隱散發著詭異的光芒。

當布偶娃娃亮相時,所有的巫師,包括桑德斯都倒抽了一口涼氣!

他們以為暮色壓軸的拍品,會是高階的煉金道具,亦或者其他同等價值的物品。但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么一件東西!

這絕對是暮色拍賣場近十年來,最大的手筆!

無論能不能拍到此物,幾乎所有的正式巫師,心中皆冒出“不虛此行”的想法。

對于巫師學徒而言,這個布偶娃娃看上去沒有太多特色,只是看上去有點恐怖

唯有正式巫師,才會看到隱藏在這小小布偶中的隱秘

當布偶娃娃亮相時,對于正式巫師而言,整個內場大廳仿佛暗了下來,只有一道驚聲尖笑的黑影,從布偶娃娃中竄了出來,遮擋住整個內場。然后他們看到,黑影上長出一對鮮紅恐怖的眼睛,與一直保持上翹的血口。

魔的玻璃柜,也擋不住那恍若實質的恐怖血影。

這是巫師學徒們,所看不到的世界。

“不會出錯,這絕對是一件神秘之物!”一位巫師激動的站了起來,眼里充滿著驚訝,看其神態,恨不得沖上臺近距離觀察。

“神秘之物?”這位巫師的激動

緒,瞬間感染了其他人。

絕大多數的巫師學徒,對于“神秘物品”的概念還有點模糊,哪怕他們不知道“神秘”的概念,但看著這位巫師的激動樣子,也清楚的了解到臺上的壓軸拍品,或許不是他們眼中看到的那么簡單。

“沒錯,正是一件從未現世過的神秘物品。”暮光面帶微笑,看著一眾巫師對布偶娃娃的傾嘆,她才緩緩道:“其名:怨念布偶。”

暮光只說了它的名字,其他任何簡介都沒有提及。

不是她不想說,而是她也不知道。賣家神神叨叨,拍品也神秘至極。對方就連上拍前的例行測試,都不準他們作,否則放棄送拍。

一件神秘物品,一件在野的神秘物品。

就算是放到天空機械城的拍賣會,都是壓軸之物!

他們一個小小的巫師集市例行拍賣,若是能得此物,無論是聲譽亦或者人氣,都會因此大振。為了不放過這件拍品,就算賣家的條件苛刻到極點,他們還是應承了下來。

“其他廢話不多說,此物品底價10萬魔晶,每次加價不少過10萬魔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