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279節 天價賠償

第279節 天價賠償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279節 天價賠償

“那些怪物到底從何而來,你敢說不是你召喚出來的?”暮光嚴詞喝厲的質問安格爾

安格爾猶豫半天,也不知從何說起,尤其事關魘界,他也不知道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這個時候,卻是桑德斯道:“我說過,不該你們知道的,你們最好別問。”

暮光對桑德斯十分的畏懼,只能強行壓下心中的不滿:“那這些死去的人,誰給暮色交代?”

“反正不是我殺的,誰殺的你去找誰。”安格爾說完后,躲到桑德斯背后,腦袋左右探看,想看看托比在哪。

“這些人的死,的確不是你親自動手。但事情起因是你,死亡也是因你,所以你必須給個交代。”暮光的這句話,稍微軟了許多,言語的火炮也歇息了些,因此桑德斯也不再多言。這事說起來,其實的確是安格爾的錯,太過沖動,破壞了暮色拍賣場的秩序。

破壞秩序,就是破壞一種延綿下來,被歷史默認的循規蹈矩方式。任何巫師,對于秩序與規矩都看的很重,所以桑德斯才沉默了下來。

幻魔島有幻魔島的秩序,拍賣會也有拍賣會的秩序。任何搗亂秩序的人,都該受罰,這無論在哪個拍賣會上,都是絕對的鐵規。

“我連這些人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讓我給你什么交代?”安格爾卻覺得自己很無辜,明明他拯救了所有人,卻必須要成為無名英雄。

“你叫安格爾對吧,這個問題我來幫她回答吧,暮光可不好意思說。”這時,著一身火紅琳瑯巫師袍的莉迪雅風情萬種的走了過來,停在安格爾面前。

“多謝紅蓮大人。”安格爾雖然頭一次見到莉迪雅真容,但拍賣會上她與芙蘿拉互懟了無數次,所以安格爾對她的聲音卻很熟悉。

“以我之見,這三個人死因,其實都是自找的。”莉迪雅的第一句話,就讓暮光以及整個暮色護衛隊怒火中燒。

“怎么?你覺得他們三人死的不明不白?哼,我們雖然沒有參戰,但眼睛可沒有瞎,辨明是非的能力還是有的。”莉迪雅一邊說,一邊向桑德斯拋媚眼。然而她的所有功夫,全都白費,桑德斯連抬眼看她的意思都沒有。

莉迪雅暗罵一句“臭男人”,繼續面色不變的道:“這個人是怎么死的?被那小丑卡牌的槍械殺死的。但如果你們不主動攻擊卡牌,它們會動手嗎?自己想想。”

“再來,這兩個人是怎么死的?死因更可笑!因為主動攻擊那群茶杯樂隊,被自己的攻擊反彈而死,但茶杯樂隊從頭至尾可沒有動過手。”

說到茶杯樂隊,莉迪雅指向不遠處。

或許因為連接兩界的隧道關閉,茶杯樂隊與積木士兵都特別蔫,茶杯不再彈琴,積木士兵也頹喪的坐在地面,看上去又悲愴又可憐。

莉迪雅:“所以,你覺得與小帥哥有關系。我們看官可不同意,起因或許是小帥哥,但他們的死因卻絕對是自找的!”

莉迪雅的話,得到了一票巫師的點頭。他們先前也因為幫著打蜻蜓與卡牌,受了點小傷。后來仔細想想,那些怪物根本沒有和他們戰斗的欲望,全是暮光主動挑起戰斗,對面才被動防御。

所以,他們的死真的是自找的。

桑德斯這時也回味了過來,他先前在白霧里,還不知道這幾人怎么死的。以為是在沖突中被殺害,原來是自找的啊……

“若是這樣,那便與我學生無關。”桑德斯直接定下結論,完全不給暮光反駁的機會。

暮光深吸一口氣,眼里閃過一絲掙扎:“好,好好!”

“就當這些人死因與他無關,那他破壞拍賣會的秩序,這個該怎么算?浪費了在場巫師的時間,又該怎么算?”

暮光決定拉住在場巫師,但莉迪雅頭一個跳出來反駁:“你說他破壞拍賣秩序,這個我們無話可說。但浪費我的時間,我倒不覺得,我挺樂意看這出戲的,兩個大帥哥很養眼的唷。”

莉迪雅完全忘記先前她是如何支持暮光殺死安格爾的決定,女人變起臉來,那可是一等一的快。

經莉迪雅的提醒,其他巫師也紛紛表態。

“反正我們也沒有受傷,這場戲也挺有意思的。我不會計較這幾分鐘的時間。”白發老巫師庫伯笑呵呵的向安格爾點頭致意。

其他的巫師,看在桑德斯的面上,也都表示不計較。

這下子,暮光更是臉色不虞,拳頭捏的緊緊地,但怒氣絲毫不敢外泄。這些巫師都是不弱于她的存在,更是暮色的長期客戶,她根本不敢得罪。更何況,桑德斯還站在那個混蛋小子的身前,就像一堵墻擋住了所有的風雨。

“擾亂拍賣場秩序之事,我會讓他給你們一個交代的。”桑德斯淡淡道。

“什么交代!”

“按照你們拍賣會的規定,賠償你們的損失。”

“十萬魔晶,此事我就當算了。”暮光沉默了片刻,開出了一個天價。

“十萬?!你怎么不去搶!”安格爾驚聞此天價,駭的從桑德斯背后伸出腦袋,氣鼓鼓的道。

桑德斯直接將安格爾的腦袋推了回去,面無表情的道:“好,半個月內,我會讓他將魔晶送來。此事到此為止,其他的問題休得再提。”

安格爾兩眼含淚:“……”我哪里去搞十萬啊?!

安格爾低聲吶吶道:“可是,我不是拯救了……”南域巫師界嗎?

桑德斯漠然的看了眼安格爾:“這事,等會再找你談。”

這邊問題暫了,莉迪雅走到芙蘿拉面前,打趣道:“看吧,區別對待多明顯。”

芙蘿拉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

莉迪雅突然道:“咦,你背后的骷髏現在倒是精神了許多。”

芙蘿拉轉頭看了眼,小紅果然精神許多,正將眼眶內的幽火瞇成月牙狀,笑瞇瞇的看著桑德斯背后的安格爾。發現安格爾看過來時,小紅不知從何處掏了朵薔薇,伸出白骨之手,顫巍巍的遞了過去。

“小紅!”安格爾也開心的向它打招呼,跑到芙蘿拉身邊,接過殷紅如血的薔薇。

接過薔薇后,安格爾隨意插在胸兜前,然后馬不停蹄的跑到一側,他已經看到了戴維與普羅米,昏倒在一旁的壁角。

安格爾跑過去后,很快就發現了托比的身影,托比被戴維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

安格爾接過托比后,發現它的體溫還沒有散失,貫穿傷也已經有愈合的跡象,顯然普羅米已經對托比進行了初期治療。

但托比的傷勢太重,安格爾擔心會有閃失,忙不迭的跑到桑德斯身邊,請求治愈。

桑德斯帶著慨嘆:“我原本沒有打算救你,但沒想到你竟然作出如此膽大包天的行為,這一次算你狠,我為你擋一次風險。但沒有下一次了,以后你做任何事,都要想清楚后果!”

桑德斯留下狠厲的批評后,也不再多說,接過托比釋放了一道巫師級的治愈術。

在桑德斯的治療下,托比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愈合。

等到心跳穩定,體征平穩后,桑德斯才將托比遞還給安格爾。

雖然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了,但托比卻還處于昏迷狀態。

安格爾稍微松了口氣,昏迷好啊,他正擔心托比還沖動!昏迷了倒是好辦。

“通道已經封閉了?”桑德斯看了眼安格爾還在流血的肩胛骨的傷口。

“不辱使命。”安格爾笑呵呵道:“不僅通道關了,我還將那個巫師級的貓頭鷹玩偶也忽悠回去了。”

說到這,安格爾突然道:“對了,福克斯與弗洛格呢?”

在桑德斯的疑惑目光中,安格爾解釋道:“就是那只彈豎琴的紅狐貍,她叫福克斯。另外一只綠皮青蛙,他是弗洛格。”

“你倒是清楚的很嘛。”桑德斯諷刺一句。

“為了打入它們內部,套出關閉通道的方法,自然要了解它們的內部結構。”安格爾想起先前的演戲被眾人看到了,他就整個人都不好了。

“它們消失了。”桑德斯頓了頓:“這些消失的魔物,恐怕已經離開魘境,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什么后遺癥。”

“離開了魘境?那這些東西呢?”安格爾指著一邊的茶杯樂隊和積木士兵。

隨著安格爾手指過去,茶杯樂隊適時的發出一聲哭嚎:

“女王,你在哪兒——”仿佛稚童的聲音,從茶杯中傳出。

經過一番折騰,茶杯樂隊最后無論是暮光,亦或者其他巫師。所有的力量對它們都不起作用,而且還會反彈。至于積木士兵,也免疫所有的能量攻擊,而且它們還會把受攻擊的能量聚合在武器上,誰要對付它,它就釋放武器中的能量。

所有人都沒有辦法時,桑德斯做出最終決定:“這些魔物,你們不用管,我來處理。”

其實眾巫師對于茶杯與士兵都很感興趣,想著帶一只回去研究。但既然桑德斯開口說要處理這些魔物,他們也只能遺憾的放棄。

“桑德斯大人,我們現在該怎么離開這里?還有危險嗎?”白發老巫師庫伯恭敬的詢問道。

“沒有危險了,馬上就會離開。”

接著,桑德斯向安格爾傳音道:“魘境由你而起,也必須由你承擔,要不然我們不能離開。”

“承擔魘境是什么意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