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260節 惠比頓

第260節 惠比頓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260節 惠比頓

由于買到了很多有用且便宜的煉金材料,安格爾心情十分明朗。所以在午飯的時候,也不介意回答了幾個阿娜達的疑問。其中最核心的問題,便是成為巫師的前提,安格爾直接道:“想要成為巫師,你首先要有天賦。”

所謂天賦,安格爾自己也說的不清晰,只是說精神力數值超過10就有機會成為天賦者,否則一切免談。

“那我有天賦嗎?”阿娜達忙不迭的問。

安格爾搖搖頭。見狀,阿娜達臉上一陣絕望。

“我不知道,我的等階很低,無法直接看人的精神數值。隨身也沒帶測試精神數值的道具,所以恕我無能為力。”

原來安格爾搖頭是這個意思,阿娜達的心中又升起一絲希望。

兩人一時無話,在安格爾即將吃完飯時,阿娜達又問出了一個問題,這個問題是她靈光一閃突然脫口而出的,卻也是讓她此后慶幸不已的問題:“那沒有天賦的話,就不能成為天賦者嗎?”

其他巫師學徒大概會點頭草草應付,但安格爾靜室中的凜夜藥劑,他一直珍藏著打算給哥哥服用,而且魘界中那座神秘的墻,也能增加精神力。所以安格爾有些誤解,覺得增加精神力的方法還挺多的,所以對于這個問題他并沒有敷衍:“那倒也不是,如果你運氣好,找到能增加精神力數值的方法,讓精神力數值超過10,便能成為天賦者。譬如凜夜藥劑,就能直接增加兩點精神力上限。”

阿娜達將安格爾所說的話牢牢記在了心底,甚至為了怕忘記,還特意蘸著飯桌上的油料,在衣服上寫了“凜夜藥劑”四個字。

安格爾見狀,并沒有阻攔她。

下午,安格爾繼續帶著阿娜達去購物。

制作幻境音樂盒、能量穩定器需要的材料,安格爾已經購買齊全。唯有空間道具的輔材,他還缺了三樣,分別是白色疏密石的石心、位面暗蝕碎片、位面滋生碎片。

根據安格爾看過的《材料多合》、《煉金材料圖鑒》的介紹,這三樣材料都不太稀缺。

白色疏密石是真空位面隨處可見的材料,就和巫師界的野外的野草野花一樣,密密麻麻遍布真空位面,俯首可拾。

位面暗蝕碎片和位面混亂碎片,其實就是位面夾道或者位面通道中,帶有暗屬性與混沌屬性的材料,這兩種材料不僅在位面夾道中大量附著存在,也可以由巫師主動拿出兩種屬性材料放到位面夾道中培育。所以雖然價格稍貴一些,但也屬于常見的材料。

但偏偏這三種材料,安格爾逛遍了目之所及,都沒有找到。

直到日落西山,安格爾忖度著:“或許要去普羅米口中,那些藏的很隱秘的煉金店看看,才能找到。”

既然暫時買不到這些材料,暮色大拍又即將開始。思及此,安格爾決定今天暫時歇息,等與普羅米商議過后再行計較。

今天一整天逛下來,安格爾買了很多材料,帶出來的10個空間軟囊,只剩下最后1個。安格爾擔心不夠用,最后1個決定暫時先留著,至于推車上的材料,先放到普羅米租賃的別墅中,等離開暮色深井時再來整理。

于是,安格爾讓阿娜達推著推車,自己在前面帶路。

阿娜達不負“大力女子”的稱號,一天下來,雖然精神疲憊,但精力卻還很旺盛,推著重達百斤的推車也毫不費力。

當安格爾抵達小院時,普羅米立刻發現了他,從一邊的門房里走出來,瞅了一眼阿娜達,確認是個凡人便不再關注,“安格爾,看來你今天收獲很大嘛,一次性空間軟囊都裝不下了?”

“用了9個,只剩下1個了,我擔心不夠用,只能讓她幫我推回來。”

安格爾想著向普羅米詢問那三種材料的下落,便對阿娜達吩咐道:“這盆花你幫我放到我房間,二樓的綠色門把手就是。其余的東西,就放到地下貨艙先堆著。”

安格爾說的花,是一種特殊魔植,需要每隔幾個小時用精神力撫慰,所以安格爾需要單獨將他放在自己房間。

趁著阿娜達搬運貨物的時候,安格爾走到普羅米身邊,與他問起制作空間道具的三種材料的下落。

“這三種材料啊,你是想自己煉制一次性空間軟囊?”普羅米驚疑的看了眼安格爾,這三種材料就是一次性空間軟囊的輔材,不過如果沒有晶壁微生物作主材,就需要空間系的巫師幫助才能煉制……

安格爾笑了笑,沒有回答。空間道具頗為珍惜,而且煉制也很困難,安格爾在沒有煉制出來前,并不打算多說。

普羅米心中雖有猜疑,但也沒有隱瞞:“這三種材料的確很常見,但你想要買到卻不容易。因為這些材料所面向的客戶群是正式巫師,出售正式巫師使用材料的煉金店,都藏得很隱秘,價格估計比你想象中要貴一些。”

只要不貴太多,安格爾還是能接受的。

安格爾點點頭:“那就多謝了。”

接著,兩人又隨意聊了聊,就在聊興正酣時,突然從二樓傳來一陣尖叫:“你們放開阿娜達,有什么事沖我來就行,為什么還要對付阿娜達!”

“惠比頓?你怎么會在這?!”這是阿娜達錯愕的聲音。

普羅米與安格爾互覷一眼,普羅米輕笑道:“原本還想用術法讓那小子開口,沒想到你隨便找的勞力,竟然和那小子認識。真是緣分啊。”

安格爾也沒想到,阿娜達會與影仆青年熟識。不過回想起阿娜達“混混頭目”的身份,和這個影仆小偷從職業上來講,倒也相得益彰,兩人熟識也算情理之中。

“走,過去看看熱鬧。”

經戴維的講述才知道,原來影仆青年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破除了幻境,竟然偷偷摸摸的準備溜走,連戴維都沒注意到,隔壁房間的人已經不見了。直到阿娜達上樓給安格爾放花的時候,那個影仆青年認出了阿娜達,才驚呼出聲,驚動了戴維。

安格爾聽完全過程,不禁搖搖頭。果然,身體停止生長影響了心智啊,好不容易逃脫,難道不該隱蔽一些么?就算見到了朋友,低聲對談也可以啊,這么一尖叫,不僅暴露出了自己的位置,還連與阿娜達的關系也一同暴露出來。

智商堪憂啊……這種影仆,真的適合做巫師的仆役嗎?安格爾回想起古德管家,風度翩翩,一舉一動都帶著優雅的風范,這才是巫仆的典型。

安格爾上樓后,見到影仆青年頂著一張小正太的臉,可憐兮兮的向阿娜達控訴著自己被人囚禁的痛苦,嘰嘰喳喳了半天。

安格爾笑了笑,不動聲息的在二樓走廊上布置了個幻境,調換了樓梯出口與窗口的位置。然后才好整以暇的聽著兩人的對話。

他們的對話,有用的信息不多,不過那影仆青年的身份卻是確定了。

其名惠比頓,他的身份也不是一開始猜想的小偷,而是黑魔國權力滔天的特比丘公爵之子。

至于一個公爵之子,如何淪落到小偷小摸的,惠比頓卻是沒有說。而是對阿娜達哭訴一些無關緊要的事,譬如被關在密室中他有多緊張、顛倒幻境有多可怕、他的腳顫抖的都站不住了……然后可憐兮兮的抱緊阿娜達,小臉埋在阿娜達的胸脯前蹭來蹭去。

“還是個小色鬼。”安格爾搖頭。

只要知道他的身份,其他的東西可以慢慢查,愉快的聊天索性到此為止。普羅米上前拉開阿娜達,然后對著一臉憤怒的惠比頓道:“敢逃跑,看來你受到的教訓還不夠?”

一邊說著,普羅米伸手要逮住惠比頓。惠比頓尖叫一聲,用出虛妄之體,剎那間消失在普羅米面前,緊接著惠比頓隱身就想往樓下跑。

但為時已晚,他看到的樓梯口不過是幻境,猛沖的結果就是鼻粱撞的通紅,兩眼蚊香,口吐白沫,昏倒在地。

見狀,安格爾輕笑一聲。阿娜達卻是一臉擔憂的沖到惠比頓身邊,將他扶了起來。

“大人,惠比頓只是個小孩子,求求你們放過他好嗎?”阿娜達帶著祈求之色,望向安格爾。在這三人中,阿娜達只對安格爾比較熟悉,所以她能求的人,也只有安格爾。

“孩子?難道你不知道他都成年了嗎?”戴維提到這,就有暴走的。

“我知道,他和我是同一年出生的。小時候我們的關系很好,但他自從7歲覺醒能力后,就被特比丘公爵常年關在家里,平時很少見人。其心性完全就是小孩子,所以請大人們不要為難他了,他真的很可憐。”阿娜達道。

“為難?要不是他偷到我們身上,我們才懶得為難他!”戴維咋呼道:“敢侵犯巫師的尊嚴,沒弄死他都算我們仁慈了!”

安格爾很想吐槽戴維:巫師的尊嚴?你什么時候成為巫師了……但回頭一想,這個時候正是給戴維建立威嚴的時候,還是不要說話好了。

聽到惠比頓之所以被巫師大人逮住的原因竟然是偷錢被抓,阿娜達的臉上閃過尷尬之色。

“其實……惠比頓偷竊的手段,是我教他的。你們要抓……就抓我這始作俑者吧,放了惠比頓吧。”可以看出,阿娜達說出這番話,其實是心中的天秤也在不停搖擺。

“抓你就算了,你來說說惠比頓的事吧。如果說的詳細,我們會考慮放過他。”安格爾原先想著,惠比頓作為一個小偷,跟著普羅米當仆人也是個好去處。但如果他家里還有親人,安格爾的心思就有點轉變了。

不過在此之前,安格爾還是要征求普羅米的同意,所以在說出這番話前,他看了眼普羅米。

后者卻是淡淡微笑,示意安格爾自己處理。雖然普羅米認為惠比頓還是挺有價值的,但如果與討好安格爾相比,惠比頓的價值就不堪一提了。。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