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256節 影仆

第256節 影仆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256節 影仆

夜魔城的繁華,是世所罕見的。

安格爾踏入夜魔城范圍后,才驚覺自己還是小看了凡人的智慧。

夜魔城不像金雀都城,也不像其他安格爾去過的任何城市,它的繁華在于空間狹小卻堆砌了很多讓人想象不到的東西。

譬如,夜魔城建筑用的最多的元素,便是高空樓梯。

在狹窄到頂多兩三米寬的街道上,兩邊都是鐵皮木板的樓房,空中樓梯就連接著兩棟建筑。這條空中樓梯只是整個城市的小小縮影,夜魔城的街道都不寬,但幾乎每一條街道上面都有空中樓梯,配以花草裝飾,看上去有種精致的安全感。

安格爾在地球的大都市中,也看到過類似的建筑,譬如天橋。

在野蠻洞窟也看到類似的建筑,譬如空中走廊。

但夜魔城的高空樓梯與以上都不一樣,因為它一般來說都很短,夠不上“橋”的標準,在逼仄的街道上,恰好能連接兩棟建筑,所以對于建筑師的要求就不高,技術含量也很低。

但就算技術含量再低,如果整個城市都充滿著空中樓梯,就會變成另一種的奇妙風景。

就像安格爾看過的紀錄片《一個人一座城》,現代化都市中有一座古樸的大教堂,安格爾乍一瞄過,并沒有覺得在建筑設計多樣化的都市中有多么的特別。但后來安格爾看了一部電影,影片中有一座小鎮,其建筑全是穹頂狀的拜占庭式建筑,圓頂、尖塔還有精致的墻面,靜置在葳蕤植物中,統一的風格,才讓這種建筑煥發出令安格爾驚艷的新奇感。

夜魔城也一樣,一座空中樓梯不怎么樣,但安格爾舉目望去,皆是錯落有致的空中樓梯。樣式各異,材質也各異。

時不時還能看到有人從樓道中走出來,拿著一件件洗過的衣服,曬在空中樓梯的欄桿上,五顏六色的衣服被風一吹,遠遠望去就像是彩旗一樣。

安格爾對夜魔城的初次印象:這是一座繁華且充滿了生活氣息的城市。

遠觀是美好的,但近看往往會發現美好外表下的污濁。

安格爾踏進夜魔城的好心情,在看到第n次因為雞毛蒜皮的小事而爭執打架的市民而微微沉落了下來。

不愧是民風普遍剽悍的低細亞人,對立與爭斗時刻都在發生。

對于普通人的爭執,安格爾并沒有過問,只是在心中微微感慨,便隨著普羅米往暮色深井走去。

一路上,安格爾發現了夜魔城很多有趣的地方。

低細亞人雖然是煙魔國真正的主人,但地底世界中,依舊存在各種奇怪的種族,一些種族甚至天生就擁有才能。安格爾便看到了很多長相稀奇古怪的種族,這些種族多多少少有人形在,譬如獅子頭人身的、只有他一半身高的粉紅皮膚矮人、長尾巴長跗骨的也不再少數。

“這些只能算是類人族,和真正的人類還是有區別的。”普羅米道。

安格爾接口道:“聽說異位面也有類人族,大師你知道和這些類人族有區別嗎?”

普羅米思索了一下:“這個我沒研究過,應該有區別吧。至少巫師界的類人族,雖然還是會被極端教派詬病,但在某些地方是可以學習巫師之法的。而異界的類人族,是絕對禁止學習任何巫師之法的。”

安格爾突然問道:“我還聽說異位面的生物進入巫師界,會天然被大意志排斥,這是真的嗎?”

“是真的。我曾經看過一個異位面的生物,因為被排斥而血肉枯竭,就像干尸一樣,樣子十分可怖。”

“那,有沒有什么方法可以消除這種被大意志排斥的力量呢?”

安格爾雖然表面看似云淡風輕,一副只是好奇探究的模樣,但心中卻是微微一緊。

上回他想向桑德斯打聽時,因為錯過機會而沒有問出口,這一次好不容易問出來了,希望能夠得到答案。

安格爾的期望很大,他想著普羅米在巫師界混了這么多年,應該會有所了解。但正所謂期待越高,失望越大。普羅米對此問題,連思索都沒有,直接道:

“我不知道,你問這個干嘛?”

安格爾表情滯納,僵硬的笑了笑:“就是好奇。”

普羅米也不在意:“應該有方法吧,不過估計也只有巫師才知道這些秘辛,學徒哪有可能接觸的到。”

安格爾“吱嗚”了一聲,沒有再接話。

在前往暮色深井的路上,經過一條安靜的小巷時,安格爾突然感覺自己腰間一松,他一低頭,立刻發現自己的錢袋不見了。

他四下一看,小巷中竟無人影。

“安格爾,怎么了?”戴維發現安格爾臉色鄭重,疑惑的問道。

“我錢袋不見了。”安格爾話音剛落,戴維突然驚呼一聲:“我的錢袋也不見了!”

戴維的臉色霎時變得灰白。

安格爾的錢袋中只裝了少量的魔晶以及一次性空間軟囊,真正的大頭在骨卡中。而骨卡放在內包胸兜里,被托比踩在腳下,所以安格爾一時倒也沒有慌亂。但戴維卻把自己骨卡與魔晶都放在錢袋中,這一丟可就徹底完了。

“小偷還沒走遠?”安格爾聽到戴維的聲音,立刻反應過來,隨手就在地上布置油膩術。

果不其然,安格爾聽到一聲:“糟糕,是巫師!”

然后地面上出現一連串的煙油腳印,小偷已然曝露。

安格爾正待出手將人拿下,就看到戴維怒氣沖冠,一道閃爍金屬光澤的鋒芒就從他的指尖閃現,直沖小偷處。

小偷的身形雖然還是隱沒的,但腳下的油印足以暴露出他的方位,戴維的術法應該可以擊中他。安格爾如此想著。

但讓他沒有料到的是,當攻擊抵達小偷處,竟然直接穿了過去,并沒有攻擊到小偷。

“沒有實體嗎?”安格爾暗道。

在戴維攻擊的時候,普羅米也出手了,大范圍的霜降術讓地面呈現冷白色。

溫度的驟降,以及地面的霜寒碎冰渣,令小偷的腳步一頓,油印也以可見速度減緩了。

普羅米接下來的攻擊也到了,連續的幾道冰刃刮過去,但和戴維的攻擊一樣,明明穿過了對方“隱形”的身體,卻還是沒有打傷他。

“虛妄之體?”普羅米也皺了眉,“不對,這是正式巫師的術法,如果說他是正式巫師,直接就可以碾壓于我們。”

眼看著小偷就要逃離霜降術的范圍,戴維急的眼淚都快飚出來了。

安格爾這時出手,他隨意的伸出右手,打了個響指。

隨著清脆的響指聲,一道暴風雪的幻境以普羅米的霜降術為基礎構建了出來。

安格爾將戴維與普羅米從幻境中拉了出來,然后指了指遠處時不時出現的油印。

“他被困住了。單一的攻擊,他似乎可以化為類似虛妄之體的狀態躲開,你們看,剛才你們攻擊他的時候,地面的油印有一瞬間的消失,但下一秒就出現了,所以那種狀態的持續時間不會太長,只需要持續性攻擊就能打中他。”

聽到安格爾的話,戴維也看到了地面油印的不對勁,立刻明白過來,就要用術法攻擊他。

安格爾制止了戴維的動作:“不用浪費魔力,他逃不開幻境的,等會光是地面的霜降術他就扛不住。”

果如安格爾所言,沒有多久,就聽到一道帶著顫抖的哭腔:“巫師大人,我錯了,放過我吧。我把錢包還給你們,求求你們放過我吧。”

隨著這道聲音的落下,地面出現了兩個錢袋。

安格爾直接用魔力之手將錢袋抓了過來,戴維拿到丟失的錢袋,檢查了一下,確認東西都在,才長舒一口氣。

雖然錢袋出現了,但犯人還是沒有現身,只是不停的用哆嗦的聲音請求收了幻境,收了冰霜。

三人都沒有理會,過了約莫五分鐘,一道穿著長袍的人影突然出現,然后乍一現身就趴倒在地。

安格爾:“好像凍僵了。”

“現身了?看我不弄死你,敢偷我錢袋!”戴維氣沖沖的殺到小偷身邊,扯過他的長袍,將他翻了一面。

當戴維看到小偷真面目時,舉在空中的手定住了。

這時,安格爾與普羅米也走了過來。

“竟然是個小孩子?但聲音剛才聽起來不像啊……”安格爾發現這個凍得臉色孱白的小偷,竟然是個小正太,看上去比賽魯姆還要小很多,估計就七八歲的樣子。

戴維原本想要打殺了小偷,但看到是個孩子時,也有些下不了手。他的性格雖然有點奸詐吝嗇,但既然安格爾愿意與他相交,兩人在某些價值觀上卻是一樣的。

至少,戴維也有一些底線。譬如,殺死一個小孩子,他還真動不了手。

戴維拎著小偷老半天,最后還是嘆了口氣,將他帶出了霜降術范圍。

“算了,錢包拿回來就行了,能不能活下來就看命了。”戴維雖然沒有殺他,但也沒打算救他,將他隨便丟到墻角就走了。

“其實有些小孩子,比大人還要恐怖。”普羅米突然道。

“因為他們還沒有開始建立非觀念,也沒有善惡觀,他們的惡,就是純粹的惡,不含任何雜念的惡。”安格爾雖然如此說,但他無意比較什么是純粹的惡,什么是摻雜復雜感情的惡,小惡與大惡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惡,有沒有影響到他。

這時,安格爾瞟了眼墻角的小孩,發現他脖子上有一種奇怪的紋路。

他湊上去仔細一看,臉上露出些許古怪之色:“這是……”

安格爾發現,這種紋路和煙魔影仆的面具上紋路差不多。

“影仆一族。”普羅米也看到了那紋路,直接點出了他的身份:“而且是擁有特殊能力的影仆。”

說到這,普羅米的表情也有些古怪:“影仆一族是煙魔國的原生族群,因為擁有天生能力,一般處于領導者地位。怎么這小孩,會淪落到當小偷的地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