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252節 肉欲與質感

第252節 肉欲與質感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252節 肉欲與質感

安格爾從鏡姬那里離開時,整個人還是恍惚的。

實在是鏡姬想要的驚喜太……肉欲了。

安格爾猶記得在不久前,他還信誓旦旦的道:質感,或許比肉欲更重要些。

但而今鏡姬卻親身告訴他,質感她要,肉欲她也要,兩者必須得兼,要不然她會拒收。

事情,回到一個小時前——

鏡姬用神秘的語氣說出:“現在我們來談談,我想要的驚喜吧”

安格爾立刻收起松懈的神情,十分鄭重的點點頭,豎著耳朵等待鏡姬說出她的要求。

鏡姬的表現十分奇怪,語氣神秘也罷,還讓安格爾的頭湊過來,用近乎耳語的音調問道:“你可曾知道——盛宴舞魅?”

“盛宴舞魅?”安格爾兩眼迷惑:“這是某個巫師的名號嗎?”

“當然不是。”鏡姬搖搖頭,然后用可憐同情的表情看著安格爾:“你現在年紀也該到思春的時候了,怎么連這出劇都沒有看過?”

思春是什么鬼啊?!安格爾突然覺得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你該不會沒有去過夜魔城吧?”鏡姬狐疑道。

夜魔城就是煙魔國的都城,也是暮色深井的所在地。

“額,我沒有去過夜魔城,但今天下午我會過去。”安格爾點頭道。

“今天下午過去?嗯……也對,好像到了暮色深井的年中大拍了吧?那正好,你去夜魔城的時候,可以到魅香大劇院看看這出劇。”鏡姬道。

“魅香大劇院?聽上去像是一個劇場,所以大人您說的‘盛宴舞魅’是一出歌劇嗎?”安格爾詢問道。

鏡姬點點頭:“沒錯,這是一出歌劇。我這邊有這出歌劇巔峰時期珍藏的圖像,給你看看吧。”

鏡姬說完,從房間某個角落掏出一個方框狀的透明水晶。

“這是天空機械城出產的通訊器,比起水晶球的樣子人性化多了,你不是會煉金嗎?以后你遇到萊茵那小子時,記得給他說一聲,趕緊將水晶球的樣式給換了,老娘都看了幾萬年了,早都看膩了。”鏡姬一邊發著牢騷,一邊輸入魔力操縱起通訊器。

不用說,能主宰整個野蠻洞窟通訊器更替的人,鏡姬口中的“萊茵小子”,必然是那位南域僅有的幾位大人物之一,沉默術士萊茵姆特。

對于鏡姬的抱怨,安格爾只能默默聽著,以鏡姬的身份與歲數,叫萊茵大人為“小子”并且隨意呼來換取,當然沒問題。但他一個巫師界底層小透明,根本不敢在萊茵大人面前放肆好嗎……而且最重要的是,安格爾猶記得在不久前,在幻魔島桑德斯的宅邸他偶遇了萊茵大人,在那位大人天然的禁音領域內,他連話都說不出來,更遑論其他。

鏡姬操縱著通訊器,飛快的調適到幾張畫面,遞給安格爾看。

方框狀的圖樣觀看模式,讓安格爾感到很親切,他的全息平板的屏幕,就是方框狀的。

親切感只有那一瞬間,但當安格爾翻看方框內的圖像時,什么親切感全忒么見鬼了,腦海里閃過的詞語全是:荒謬、荒誕、不堪入目。

第一張圖像,一位棕發女子穿著十分華麗的束腰連衣蓬蓬裙,在一場盛宴中跳舞,周圍的賓客全是著禮服的貴族。

第一張圖像倒是沒有特別的地方,安格爾以曾經作為貴族時的眼光來看,這個棕發女子的發飾盤成花苞,衣服也十分保守,想來應該是某位貴族的夫人,亦或者直接是貴族本人。

但當安格爾看到第二張圖像時,他的臉瞬間漲的通紅:“這這這……”

鏡姬則笑呵呵的道:“怎么樣?有思春的感覺了嗎?”

安格爾臉色緋紅,沒有答話。

那位貴族夫人,在第二張圖像上,完全化身為饑渴的欲女,她的蓬蓬裙已經脫下一半,上半身完全赤裸,露出白皙的雙峰。一個也裸露著上半身的英俊男子,正扶著女子的腰,頭埋在女子胸前,還伸出舌頭舔舐瑩潤的肌膚。

圖像的背后,其他的貴族也多多少少的脫下了衣服,幾乎全是身材精壯的俊男。

安格爾將頭稍微移開,然后對鏡姬道:“我差點忘了,不知鏡姬大人突然說起這盛宴舞魅有何意義?”

鏡姬竊笑道:“你不往后面翻嗎?還有一張呢,那才是最有趣的呢。”

安格爾僵硬的頷首,然后往后翻最后一張。

內容果如安格爾所想,一群男人與一個女人會發生什么?后續文字完全不可描述。

這樣一出成人向的大劇,竟然能登上劇院?而且主角還是傳統貴族?

安格爾不否認,貴族當中肯定存在非常多私生活糜爛的人,但一個貴族無論私底下再瘋狂,有兩樣東西必須對外維持住:面子與底子。

底子不用說,貴族之所以是貴族,就在于它們的底蘊。而另一個“面子”,則是傳統貴族最在意的東西。安格爾還記得沃特福德附近有一個子爵,其家里馬夫與花園園丁暗生情愫,兩人在某一次私下約會時被人發現,戀情才傳開。兩人的身份都很低微,戀情也不會引起誰注意,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這個子爵因為面子問題,將這兩人全都驅逐了出去,連帶他們的家人都驅逐出他的領地。

從這小小的事情,就可以看出貴族多么在乎自己的面子。

但這出劇,竟然直接以貴族為主角,對外公映著“傳統貴族絕不可能犯的公然濫交”,這完全是打貴族的臉。所以安格爾十分疑惑,這樣的劇真能登上劇院?

安格爾沉默了。

鏡姬卻在這時開口回答了先前安格爾提出的問題:“我之所以提起它,是因為我覺得這個盛宴舞魅的創意挺好的。”

創意?!你在開玩笑嗎……若非面前站著的人是鏡姬大人,安格爾保不準就已經開始科普貴族的規范了。

“我想要的驚喜,就是將盛宴舞魅這出歌劇,你用制作蒼穹之旅的手法,給我制作一個類似的幻境結合音樂的煉金物品,能做到吧?”鏡姬雖然是在詢問,但她的口氣卻是帶著一絲威脅,讓安格爾不容拒絕。

安格爾表情尷尬,果然他先前不好的預感成真了。

制作當然是能制作,但是……

安格爾深吸一口氣,在鏡姬威脅的語氣中,硬著頭皮發出微弱的抗爭:“大人,制作出來倒是沒問題……但是,我以前沒有弄過類似的……”

“我不是叫你去看嗎?反正你等會也要去夜魔城,順道去看一看增廣見識,免得以后連女孩兒的目的地在哪都不知道。”

且不論觀看的問題,最重要的是……安格爾臉紅道:“可是我完全沒經驗,制作出來的幻境可能會有很多不妥的地方,無法太真實。”

鏡姬伸出手摸了摸安格爾的臉蛋,一邊感嘆安格爾的皮膚滑嫩,一邊道:“誰告訴你,老娘要的是那種茍合腌臜的幻境,我要的是和蒼穹之旅一樣的,有質感有故事有內涵的煉金道具。”

安格爾:“……”一個漏洞百出的肉戲,能有怎樣的質感?

鏡姬搖搖頭:“雖然盛宴舞魅的故事情節薄弱,但你要舉一反三啊,我沒有叫你制作盛宴舞魅的音樂盒,而是類似感覺的東西。譬如,你在剛才那座浮空之島上,加一些英俊美男,或者搞一個女王登基的音樂幻境,女王嘛,周圍是美男環繞的;或者,搞一個悲情的音樂,表達帥哥求而不可得的心情……”

鏡姬的意思,安格爾懂了。反正就是要肉欲,而且還要質感。

所謂肉欲,就是要有很多赤身美男。所謂質感,就是要優雅不要污。

兩者是沖突啊!怎么可能結合在一起?!安格爾表示自己無能為力。

“要不,就用天空之城的幻境,嗯……我在島上加點人氣?”

鏡姬考慮了片刻:“天空之城的音樂,不適合表達我想要的東西。”

安格爾:你也知道不適合,那你提什么啊!

鏡姬揮揮手:“反正你隨便弄,弄好拿給我看,我覺得不行就重新搞。反正時間大把的有,你什么時候做的讓我滿意了,你的恩情就算還完了。”

頓了頓,鏡姬似乎也覺得自己訛詐一個青蔥少年,有點太不厚道,又道:“到時候我再送你一場機緣,算是給你的褒獎。”

鏡姬說完后,等著安格爾回答。

到了這個地步,安格爾也不可能拒絕,只能略帶無助的點點頭。

安格爾的腦海中思考著,如何滿足鏡姬的兩個極端要求,然后他說了一句讓他后悔大半個月的話:“幻境中構建的角色,我能使用真人嗎?”

話一出口,安格爾就感覺鏡姬整個人仿佛鮮活了起來。

鏡姬長笑一聲,“我果然沒有看錯你,你就是有創意!”

創意?!安格爾一臉懵逼,創意在哪里?

突然,鏡姬十分溫柔的湊近安格爾:“你可看過你導師的——衤果,體?”

安格爾眼睛瞪得滾圓,他現在才意識到,他似乎犯了一個大錯,他怎么能說“真人”呢?這不是給自己挖坑嗎?!

安格爾趕緊搖頭,還附帶擺手:“沒有!”

“嘖,那可真是太可惜了。”鏡姬遺憾萬分:“沒有衤果體的,那就算了,穿著衣服的也行。我相信你能構建的很真實的,畢竟你可是他的徒弟。”

安格爾猶豫道:“能換個人嗎?”

“可以啊,要不你把你自己弄進去。我也很喜歡你這款呢,尤其今天這大背頭,帥氣的咧。”鏡姬捂嘴笑道:“你自己肯定了解自己的身體,所以別給我搞個穿了衣服的你。”

“大人,我們還是來談談如何將桑德斯導師構建的更加真實吧。”安格爾咳咳兩聲:“我相信導師應該不會介意這些事的。”

鏡姬笑而不語,然后用魔力操控著一個木簍放到安格爾面前。

這個木簍里放了數十張卷成柱形的砂皮紙。

“這是波麗薩送給我的畫像,你拿去看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