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243節 黑暗中的期待

第243節 黑暗中的期待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243節 黑暗中的期待

安格爾沒有繼續往水晶球內輸入魔力,而是走到“撒卡”的頭顱邊。忍著惡臭的血腥味,拉開已經破爛的兜帽。

如他所料,他殺的人并非是撒卡。而是一個他根本不認識的陌生人。

安格爾檢查了其他的尸塊,沒有發現其他有用的東西。倒是在納魯三人的身上,摸出了一些零碎的玩意,還有幾個錢袋。

錢袋收起,殘骸則被他一把火點燃。

遠處有學徒看到安格爾的動作,但沒有人上前來過問,就算必須途徑此路,也繞了大大一圈,不愿意靠近這邊。

如樹靈庭的中央區域一般,冷漠幾乎滲透進每個學徒的骨子里。能不招惹麻煩,誰都不愿意去沾染。

直到火焰燃盡,月上中天,地上徒留碎骨殘渣時,安格爾才轉頭離開。

安格爾的心情很復雜,他這一天經歷了太多倒霉事情,見到太多冷漠的現實,還殺了一個明明無辜卻被當做棋子的陌生人。五味雜陳之下,安格爾感覺自己似乎對某些道理更加透澈了。

在離開格魯鎮,遠離舊土大陸時,安格爾提醒自己要對人性警惕,也從書中看到很多黑暗面的例子,安格爾自認為自己已經從內到外全副武裝起來,但書上得來終須淺,有些道理必須自己經歷了,才會去思考更深層的東西,才會明白,這才是真正的人生。

從別人口中聽到的,從書上看到的,都是他人的人生。自己的人生,還需自己用腳步丈量。“道理我們都懂,但還是無法過好這一生。”這句話看似有理,其實不然,我們懂的只是其他人的道理,長輩傳下來的道理,道聽途說的道理。終究不是自己的。

長長的路,靜靜的燈,還有闌珊的夜。安格爾帶著一顆略微疲憊的心回到家時,看到一道人影倚在院門前,伴著門柱上的油燈,默默的研究著手上的金屬機件。

安格爾看到這一幕,微微一笑。巫師界有冷漠的人心,也有為目標孜孜不倦的求學者。黑暗和光明向來是互相存在的,如果沒有黑暗,我們怎么知道光明有多么值得期待?

“安格爾!”門下的人影被腳步聲驚醒,抬起頭看過來,笑呵呵的向他揮手:“你回來的正是時候,我剛才有了個超級天才的想法!你聽我說,我叫它‘機械巫師之眼’!通過機械煉金來模擬巫師之眼,你看這里……”

戴維拿著手上的金屬機件,直接走到安格爾身邊,開始喋喋不休的說著自己的理念。

安格爾一邊笑,一邊點頭,時不時的對戴維提出的想法,發表自己的意見。

等到討論的差不多時,戴維才驚覺,安格爾的面色慘白,身上隱隱傳來汗酸味與血腥味。

“你這是怎么……了?”戴維借著門柱上的燈光,看到安格爾的衣服上竟然有點點血痕。

“并沒有怎么樣,只是遇到幾個講不清道理的人,然后,順道幫你報了個小仇。”安格爾一邊不在意的說著,一邊打開房門,將戴維迎了進來,“我去稍微沖洗一下,身上的味兒真難聞。”

戴維見安格爾的言語表情都輕松,臉上的擔心也收了起來,“給我報仇?我有什么仇。”

盥洗室內,安格爾脫光衣服,將熱水從頭淋到腳,“就是那個叫納魯的,他帶著那兩個手下,特斯拉和昆娜找我麻煩。我就順手解決了。”

“狂魔戰刃納魯?!你說的解決,該不會是殺了他們吧?”戴維驚疑道。

“差不多。”安格爾搓洗著油膩的頭發,含糊的道。

戴維哀嚎一聲:“我還說等我煉制好武器,親自去找他干架呢!”

對于安格爾能打贏納魯,戴維是毫無疑慮的,天空塔都登頂了,怎么可能會打不贏納魯。只是唯一讓他有點遺憾的是,他沒有親自和納魯干架。

“我也不想殺他們的,可惜他們要殺我。”

洗漱過后,安格爾重新恢復到“清新帥氣小少年”的狀態,頂著濕噠噠的金發走了出來:“我剛才去任務大廳接了幾個煉金的任務,我們今天就從這些任務開始?”

安格爾將骨卡丟給戴維,讓他看自己接的任務。

“隨便,反正我幫你打下手。我幾乎沒有煉制過武器,材料都太貴,不舍得用。”戴維道。

“今天你可以隨便用。”安格爾指著其中幾個煉金任務,都是煉制刀劍一類的武器,材料也沒有限制:“這幾個的胚胎你來煉制吧,最后我來附魔,這樣速度也會快一些。如果胚胎出問題也沒關系,反正材料都不貴。”

聽到安格爾豪氣的作派,戴維的眼睛一亮,他的煉金理論都已經很深厚了,可惜就是沒錢,實際操作經驗太少。這一回安格爾讓他放手練,簡直是雪中送炭啊!就算這一次他從安格爾的煉金思維中什么都沒有學到,光是多了煉金的經驗,就是一大收獲啊!

接下來的時間,兩人來到地下實驗室,各自占據一個實驗臺,開始手中的活路。

在煉金的過程中,安格爾一開始還注意戴維,但看到他小心翼翼嚴謹的對待自己的工作,就算一時有錯,也是小錯,材料損耗也極少。反觀他自己,因為太過隨意,煉制時只要出了錯,幾乎就是絕對的錯誤,要整個推翻重來,這讓安格爾十分汗顏。

安格爾被戴維的嚴謹態度帶動了,原本手中的兩道活,需要兩個晚上才能完成。但因為精神力高度集中,加上有人在旁作比較,他竟然一晚上就完成了。

等到夜色盡褪,天邊浮起白光時。

安格爾手中的兩件煉金武器,一把寬片刀,以及一把圓筒細劍,已經被他煉制成功,魔紋閃耀著點點光芒,配合刀劍之鋒,看上去有一種冷冽肅殺之感。除了沒有什么藝術性外,這兩件武器完勝昨日賣出的鐮刀。

同一時間,戴維在失敗了多次后,在安格爾的指點下,終于將一把波動彎刀的胚胎煉制了出來。在熱融法的操控下,胚胎已經開始閃耀著武器的鋒芒。

“我成功了!安格爾,我成功了!”戴維臉上帶著止不住的興奮之情,哪怕他還沒有正式進階煉金學徒,但能夠煉制出一把煉金武器,哪怕沒有入階,也足以解他囊中羞澀的問題!要知道,安格爾煉制的那把唐刀,沒有任何的附魔,也賣出了20魔晶,而材料頂多1、2魔晶!凈賺18魔晶,已經快接近他一個月的薪水了!

“別激動,你繼續操控著熱融法不要停,我來附魔。”安格爾讓戴維壓下激動之情,熱融法最忌憚魔力波動,戴維沒有萬象軸,很容易在輸入魔力的時候出現滯礙。

戴維猛點頭,用魔力之手拿著武器胚胎,放到安格爾面前。

安格爾也開始刻畫魔紋,這把波動彎刀需要刻畫的魔紋是寒霜魔紋,這幾種基礎的魔紋,安格爾早就熟練到可以不用全息投影就直接刻繪。

半晌后,一把入階武器就在戴維的見證下誕生了。

戴維的興奮之情暫且不表,安格爾一晚上就制作出了三把煉金武器,這簡直遠超他想象。按照這個速度,他接的7個任務,豈不是兩三天就能完成?那可是接近3000魔晶的單子啊!

安格爾還在美滋滋的想著,身旁傳來一陣陣的鼾聲。一夜勞作之下,戴維已然撐不住,趴在工作臺就睡著了。但即使疲憊至此,他的臉上也依舊帶著笑意。

安格爾自己也一晚上沒休息,稍微吃了點東西,正要準備去休息時,卻見戴維拖著疲倦的身軀從地下室走出來:“我得先回店里了。”

安格爾:“就在這休息嗎?我這有點干糧,你吃嗎?”

戴維擺擺手:“不用了。我就算要休息,也必須去店里。要不然有重要的單子,我不在那就糟了。”

“還有,昨天晚上真是謝謝你了,我學到了很多東西。”戴維十分鄭重的向安格爾鞠躬致謝。

安格爾擺擺手笑了笑:“互相幫助嘛,我接的這些任務,報酬可是不菲。你做的任務,我會按照功勞分你一半的。”

戴維還想擺手拒絕,安格爾就將他的話堵了回去:“剛才你也看到了,對我而言,附魔可比煉制器皿胚胎輕松太多,分你一半我還覺得有點內疚呢。”

戴維此時因為過于疲憊,腦筋已經混沌根本打不過轉來,被安格爾三言兩語就搪塞了過去。等到回過神來,已經被推到了門外。

戴維只能將感激之情放在心底,默默的道了聲謝謝,便往地下集市方向走去。

安格爾則是直接回臥室,睡了個大懶覺。

等到醒來時,已經是下午兩點,托比的演奏會在閣樓上又開啟了。

安格爾躲到靜室去進行例行冥想,冥想過后,他才想起昨天從撒卡那里得到的水晶球聯絡器。

安格爾猶記得昨天遇到撒卡時,對方說是要給他傳遞什么消息。

安格爾將魔力輸入水晶球內,一道文字浮現出來。

「我的瑰寶星,親啟。」

對于“瑰寶星”這個稱呼,安格爾只是報以嗤之以鼻。他繼續往后翻閱,又是一排文字出現:

「我估計,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應該已經將我附體的肉身給殺了吧?真是遺憾,這具肉身可是我千挑萬選,最契合我靈魂的容器啊。不過能死在你手上,也算是一種光榮。」

「我其實是真的想要給你傳遞消息,這個消息就是……胡克迪克從魂土回來了唷。我知道你和他有仇,這個消息很不錯吧?」

安格爾看到這,心忖:我跟你其實也有仇。

「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導師將魅妖血脈交給胡克迪克了,血脈融合的過程十分成功。順道附一張如今胡克迪克的樣子給你,希望你喜歡。」

安格爾繼續往下翻,一張粉色系的圖像出現在了水晶球中。

當安格爾看清楚圖像中的人時,眼睛瞬間睜大。揉了揉眼睛,安格爾再次仔細看著圖像中的人,這……真的是胡克迪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