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239節 命運的行者

第239節 命運的行者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239節 命運的行者

安格爾用余光一瞥,只見一個穿著可笑白熊玩偶裝的男子,拿著一根黑漆短杖,神經叨叨的從一側小道上走了過來。

當看到來人時,安格爾微不可察的皺了皺眉。心道,還好他今天是真

前來,這貨應該認不出他才對。但安格爾很快就發現了不對勁,對方并沒有無視他,而是眼神帶著喜悅朝著他走過來。

白熊橫持著短杖,臉上帶著憨厚的笑容,站在安格爾

“命運讓我們再次相逢。”白熊

胖的臉上,充斥著喜悅。

安格爾注意到他的用詞,“再次”。這個詞語意味著,白熊認出了他的

“你是誰?我不懂你的意思。”安格爾看向白熊。

白熊笑瞇瞇的道,“太好了,你終于肯理我了。”

“我不認識你,閣下認錯人了吧?”安格爾依舊是彬彬有禮的態度。

“不會認錯的,我不是靠著眼睛來找人,是命運在指引著我。”白熊向安格爾彎腰行禮,“上回閣下與我多有誤會,我是真心來與你交朋友的。”

“上回?哪一回。”

“就是閣下和黑杰克比賽的那回啊,請相信我,我知道你就是……牛

男爵,你放心,我不會曝露出你的

份的。”白熊在說出‘牛

男爵’時,聲音壓的很低沉。

聽到白熊如此說,安格爾倒是確認,對方似乎真的認出他來了。他原本打算離開,但被白熊認出

份來后,他卻生出了些興趣,這人為什么總是一直用“命運”來與他打交道。甚至用“命運”認出了他的真

,所以世間真的有“命運”嗎?

安格爾既沒有承認自己的

份,也沒有否認。他只是很平靜的注意著白熊每一個表

:“命運的指引嗎?那它到底指引了你什么。”

被安格爾一直盯著,白熊也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頭:“命運告訴我,我一生多舛,唯有走上超凡之路才能脫離苦海。然后我便隨著命運的指引,來到了這里。”

“來到了這里?”安格爾沒懂“這里”是指他面前,還是指野蠻洞窟。

白熊道:“我出生在古曼王國,被命運指引著,花了13年時間從古曼王國走到了這里。”

13年時間走到野蠻洞窟?安格爾目測白熊的真實年齡不會超過30歲,如果真如他所說,那可真是一段漫長的旅程啊,想必其中應該有很多辛酸的故事吧,不過……這與他何干?

“然后呢?”

白熊以為安格爾至少會評價幾句,哪怕是露出“不相信”的表

也好。但安格爾什么話都沒有問,眼神沒有任何的好奇。

“然后,我就脫離苦海了啊。”白熊憨笑道:“我加入了野蠻洞窟,我就脫離了苦海。”

仇人不敢再進一步,親人也不會被我連累,

邊的朋友也不會因他而死。

安格爾不懂這與他有什么關系,但他目前不是人設高冷的牛

男爵,所以他還是應和了一句:“這真是個好消息。”

白熊似乎也看出安格爾語氣中帶著些不耐煩,直接進了正題:“我踏上超凡之路后,命運再次指引著我,我如果想要從黑暗的泥淖里爬出來,在超凡之路上走的更遠,回到我真正的家,需要遇到一個人……”

安格爾沒去管他言語中的措辭:“所以那個人是我?”

“我也不清楚是不是,因為命運的說辭帶著含糊,我看到的畫面,也只有一只鳥,以及一個淡淡的人影……便是你的那只鳥。”白熊用手比劃,一會指指天空,一會指指安格爾的肩膀。

安格爾知道他說的是托比,因為托比的標志太明顯,安格爾并沒有將他帶在

邊。雖然清楚歸清楚,但白熊的話還是讓他不自覺想到另外的東西。

“我想,命運說的人,應該就是鳥的主人了吧。”白熊道。

安格爾聽到這,不置可否的點點頭:“我估計也是吧。”

白熊:“你也覺得是這樣的嗎?那太好了,所以我們現在算朋友了嗎?”

安格爾不知道白熊的思維怎么突然跳躍到“交朋友”的這一段了,中間是不是省略了些步驟?不過安格爾也不在意,他微笑道:“你的故事很有趣,不過我要很遺憾的告訴你一件事

,托比……噢,就是拒絕了你表白的那只鳥,它的主人其實并不是我,我只是幫她主人照看托比的一個代為管理者。”

看到安格爾十分澄凈的雙眼,白熊一愣,難道他真的一直找錯人了?

“恕我冒昧,雖然我不是你要找的人,但我想知道你是怎么認出我的?”安格爾對這個問題很在意,他一直覺得除開正式巫師外,應該沒有人會認出他的

份,但現實無

的打臉,接二連三的被人道出真

前一個撒卡是靠靈魂識別,那也就罷了。突然又蹦出個白熊,與撒卡那個二級學徒不一樣,這個可是貨真價實的一級學徒,他又是怎么認出他的?

白熊還沉浸在“認錯人”的思緒中,下意識的道:“是命運指引著我們再次相逢。”

“又是命運。”安格爾嗤笑一聲:“如果真的有命運女神的話,那她可真是太忙了,天天為你

心你的大事不要緊,無關的小事還為你

心。”

聽到安格爾略帶嘲諷的語氣,白熊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么。

他趕緊擺手道:“這個命運和我說的那個命運不一樣,你別誤會了。”

“我并沒有誤會啊,其實這與我真的沒有什么關系。你如果想要找的人是托比的主人,我可以告訴你,她現在不在巫師界。”安格爾覺得自己說到這,也算是仁至義盡,便準備道別離開。

白熊:“指引我方向的那個‘命運’,是玄之又玄的一種世界脈絡。而讓我尋覓到你的‘命運’,并非是它,而是這個……”白熊指著手中的黑漆短杖。

“它不過是一根普通的木杖。”

“的確是木杖,但對于我們這種‘命運的行者’來說,它卻被稱為指引之證。”

命運的行者?安格爾腦海中似乎閃過一道印象。

“你是預言系的?”

白熊點點頭:“是的,我是預言系命運學的學徒,我尋你蹤跡用的是預言系的戲法,名為—命運指引。”

聽到這,安格爾總算是稍微厘清了些關系。

“好吧,我現在稍微明白了一些。不過,我還是想要告訴你,你找錯人了,你找的人是一位真正的巫師,而我只是初入巫師界的學徒。我希望你不要再對我使用命運指引了,這讓我有一種無時無刻被人窺探的感覺。”

說到這,安格爾也不再多說,轉

即走。

“那我們可以交個朋友嗎?”白熊在后面高聲喊道。

安格爾想了想,托比可能不大喜歡白熊,但他對白熊倒是沒有太多意見,再加上有個預言系的朋友也不錯,說不定還能幫助預測危險。

“可以啊,我叫安格爾。”安格爾已然走遠,聲音輕輕傳入白熊的耳中。

白熊則是高聲道:“我叫霍布森!霍布森.西萊。”

白熊說出自己名字后,安格爾已經看不到影子,他也不知道安格爾有沒有聽到他的名字。

白熊得到新朋友的名字,雖然他有些疑惑對方是不是他找的人,但他還是下意識用指引之證撥開了安格爾今

的命運之線。

“淡淡的灰色……”白熊皺了皺眉,“看來新交的這位朋友,今天的運氣不怎么好啊。”

安格爾已經離開天空塔很遠,所以并沒有聽到白熊的喃喃自語。

沒有得到娜烏西卡的消息,他只能先離開了地下集市,回到了學徒鎮。

此時的天色接近黃昏,從遠方的山林到近處的屋頂,全都被帶著暖意的橙黃色層層漸染。

戴維晚上會過來,安格爾決定趁著霞光未褪,天色還沒有徹底暗下去前,先去一趟任務大廳。他記得不久前戴維說過,任務大廳有很多收購煉金武器的任務。

離暮色深井的大拍還有十天,安格爾急著用錢,也不想一直叨擾戴維代賣,便想要看看任務大廳中有沒有自己能接的任務。

說起來,安格爾自從進入野蠻洞窟后,還一次都沒有去過任務大廳。

任務大廳位于樹靈庭的中央,安格爾依舊是搭乘著樹藤巴士。同個樹藤車廂中,還有一位年紀不大的巫師學徒,一開始安格爾只是坐在椅子上放空,并沒有注意到他。

直到樹藤巴士沿著永恒之樹的樹藤,來到了約莫三百米的高空,云氣在周圍環繞時,那個年輕學徒嘴里不停的發出“啊”、“哦”的驚訝聲,這才引起安格爾的側目。

安格爾看過去,發現年輕學徒正趴在樹藤巴士的枝干扶手上,往外面張望。

讓他發出驚嘆聲的,是一位穿著黑色巫師褂、頭戴彎月巫師帽的中年女巫,她騎著一把掃帚從巴士附近飛過。

“太棒了,要是我也有飛行載具就好了……可惜要的貢獻點太高了……”年輕學徒略微遺憾的道,但眼神依舊癡迷的看著那幾位學徒。

飛行載具?聽到對面年輕學徒的話,安格爾突然覺得自己或許也該搞個飛行載具,他出行一直靠走,在鏡中世界有樹藤巴士倒是無妨,但他總不可能永遠待在鏡中世界。

本來自&#/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