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229節 告一段落

第229節 告一段落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229節 告一段落

“我才不會后悔。Δ新Δ筆┡趣閣Δ┡”戴維斬釘截鐵的回答。

普羅米看著戴維和安格爾的互動,嘴角一直啜著笑。看到他們的關系如此和諧,普羅米自然是很樂見的,他原本就挺欣賞戴維的機靈勁,現在加上安格爾的關系,他更是將戴維在他心中的地位拔高一大截。

普羅米暗忖:等到將恩人的委托完結,或許可以多多栽培一下戴維。

“剛才因為黑杰克的事打亂了我思緒,我都差點忘了問,你今天過來有什么事?你可別說專門等待普羅米大師的,大師今天到店里來是臨時起意。”戴維問道。

“你不問,我自己都差點忘了。”安格爾赧然的撓撓頭:“我原本今天過來是為了向你們道謝的,但因為半路遇到些狀況,所以我打算看看你們店里有沒有巫師袍售賣。”

安格爾簡單的將剛才買巫師袍的過程說了一遍。

普羅米笑道:“巫師袍雖然是很低級的煉金法袍,但好歹也入了階,想要煉制起碼要初級煉金學徒。又不是在巫師集市,外面的裁縫店哪有可能能雇傭煉金學徒,就算出得起價,也沒人愿意去。”

“抱歉,店里也沒有巫師袍。”戴維頓了頓:“不過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將巫師袍借給你。”

安格爾思考了一下,借別人巫師袍穿好像有點失禮,但如無意外他只借一天即可,反正他都借過桑德斯的衣服,借下戴維的應該也沒什么了不起。想到這,安格爾決定腆著臉皮就借一天!

這時普羅米突然道:“我當初從資源分配大廳領到的巫師袍還在,我很早就棄之不用,換成如今的這套功能更齊備的。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可以將我的那件巫師袍送給你。”

安格爾趕緊擺手:“不用送,我買就是。”

普羅米也沒堅持,反正只需要讓安格爾知道他在對他好即可。

“那也可以,我那件巫師袍四十多年沒有穿過了,邊角也有點破損,我也不好意思多收你錢,2個魔晶如何?”

安格爾也不知道巫師袍的價格行情,但心忖著,每個進入野蠻洞窟的學徒都能領一件,就算是入階的煉金法袍,價格應該也貴不了哪里去。

“那好,我沒有帶魔晶,刷骨卡可以嗎?”

“當然可以。”

在付過錢后,普羅米不知從哪個旮旯里翻出一個陳舊的箱子。

箱子本身已經有些腐朽,但普羅米從箱子中取出的巫師袍,卻還是嶄新如舊。

“還好巫師袍本身固化了除塵術,要不然跟著箱子一起腐爛了,我就尷尬了。”普羅米將巫師袍遞給安格爾,笑著打趣道。

安格爾看著擺在他面前的巫師袍,嘴角微微僵硬。

忒么的,這件巫師袍的顏色居然是——又騷又基的亮紫色!!!!

雖然巫師袍上本身沒有其他花紋,但光是它的顏色就讓他很恐慌啊。他往日里并不討厭紫色,他還有好幾張紫色的手絹。紫色代表神秘、憂郁以及沉靜,但眼前的巫師袍,根本不是他記憶中的紫色……他從來沒想過,這世上竟然有這么騷的紫色!

安格爾抬頭看了看普羅米,此時普羅米穿的巫師袍也是騷紫色的,上面還有亮片與金銀裝飾。

他一直以為普羅米穿這件騷紫色巫師袍應該只是例外,就像他與哥哥里昂的衣櫥里也有一件帶蕾絲邊的粉紅襯衣一樣,偶爾穿穿也不會讓人聯想到粉色背后的隱喻。

但沒想到,普羅米大師如此寬厚慈和的面容背后,竟然藏著一顆如此悶騷的心!

“不喜歡嗎?這個顏色當初可是只有唯一一件,我好不容易才搶到的。”普羅米已近中年的面容上,露出一絲“少年得意”的表情。

“好,好看。”安格爾僵著臉微笑。

反正就穿一天,忍了!

安格爾已經預見,看來他牛奶男爵的“變態”之名是必然要坐實的。騷紫色一亮相,誅邪辟易,因為它本身已經是最大的‘邪’。

當鐘樓的鐘響聲傳遍整個地下集市時,安格爾也到了道別的時候。

“明天比賽我也會去支持你!”戴維朝著已經走遠的安格爾揮手道別。

安格爾猛地一個趔趄,回過頭:“不用了吧,反正我也不會出手。”而且,他穿騷紫色巫師袍比賽很丟人的好嗎?

戴維從兜里取出整整一沓門票:“十一場比賽的門票我都買了!”

安格爾“呵呵”一聲,決絕的離開。

隔日的比賽,安格爾次見識到了“牛奶男爵”的污名有多嚇人。

他還沒有上場,光是在后臺選手區,就有選手聚眾在高聲撻伐著他。等他靠近后,他們又不再說話了。但那種又畏懼又厭惡的神情,不言而喻。

正式比賽的時候,安格爾再次感受到無邊惡意滾滾來。

觀眾席沒有多少人,但各個看他的眼神都帶著殺氣,233說的“女粉絲”他卻是一個都沒看到,估計是被他一身騷紫色給嚇跑了吧。

安格爾沉著臉,聽著耳邊傳來各種“變態”的細語聲,他只覺得人生真是一場起起落落的大戲。

還好他心理抗壓能力不錯,要是換個人,光是千夫所指的聲音就會壓垮他的脊梁。

對峙階段時,選手也學乖了,不再放臟話。生怕托比毫不留情的將他變成一具尸體。

當然,這一天的比賽中,也有大放厥詞的選手。安格爾已經有讓托比下狠手的打算了,但等到倒計時結束,對方直接丟牌認輸,不給安格爾一絲出手的機會,也是光棍的很。尤其是他退場時,卻像取得一場漂亮的勝仗般,站在擂臺上享受著觀眾的歡呼與贊譽。

仿佛一個智障。

在天空塔官方有意的暗箱操作下,他的對手沒有排位表上的精英,全是些又慫又遜的歪瓜裂棗,這一天的十一場比賽,安格爾沒有任何懸念拿了下來。

直到最后一場比賽結束,牛奶男爵的那身騷紫色巫師袍已經成為了一抹蚊子血,讓人強忍著惡心還要吞下胃。

從巴洛克手上接過十五層信息卡時,這兩個多月的比賽算是告一段落。

“小家伙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還會來比賽嗎?”巴洛克扣下手中的小黃書,笑呵呵的看著安格爾。

“說不一定。”安格爾冷聲道。他很感激自己當初給牛奶男爵設置的人設是冷傲型的,要不然他真的無法好聲好氣的和巴洛克對話。

“那我可要先給年輕人一個忠告,十五層的比賽可不會再排到今天這種陣容了。如果想靠著那只領悟了重力脈絡的鳥就想稱霸的話,可能還有些困難。”巴洛克看似在笑,但言語中卻帶著一絲威脅。

兜帽下的雙眼微微一垂,閃過一絲恨意。

“是嗎,多謝忠言了。”安格爾聲調沒有一絲波動,轉身就走。

巴洛克靜靜注視著安格爾遠去的身影,心中略有奇怪:這家伙的態度好像有點不對啊?

這時,一道曼妙的身影出現在了巴洛克身后。

“他體內的絳綠絲絨孢子已經消失,能如此迅的將之清理,只有桑德斯了。這倆天桑德斯還派了黑魔影仆來代替他比賽,看來真的很看重他。”女聲傳入巴洛克耳里。

巴洛克:“桑德斯明知我們能看透黑魔影仆的身份,還派遣過來替賽,可能也蘊含了一些警告。”

“大人的意思是,桑德斯知道了我們與波依之間的聯系?”

“我不清楚,但桑德斯應該還不知道,估計是在意弟子在天空塔受如此大傷,借著一個黑魔影仆來給我們警訊。”巴洛克頓了頓:“反正他已經登頂了,應該不會有什么后續了。”

“也是,不過說來也奇怪,既然桑德斯如此看重安格爾,為何不直接將凈化花園的名額給他呢?還讓他辛辛苦苦的來參加比賽。”

“誰知道呢。”

“梅蘭莎,那邊傳過來什么消息嗎?”巴洛克說完安格爾,用鄭重的神情問道。

“有一點,但我不知道是不是與那個地方突然禁閉有關。”梅蘭莎道。

“你說。”

“薩曼莎似乎派遣她的替身斥候來找過萊茵姆特,昨天萊茵姆特去了幻魔島,之后‘那里’就被萊茵封閉了。”

“薩曼莎他們的目的我知道,為了桑德斯的巫術花園而來。”巴洛克冷嗤一聲:“他們想要對付那位魔神的后裔,簡直是不自量力。不過萊茵應該不會讓桑德斯摻合進這事的,否則真出問題,損失的可不僅僅是一個兩個人的事。”

說到這,巴洛克皺眉道:“但是,這與封閉‘那里’沒有任何關系啊?難道這中間還有我們不知道的暗幕?”

直到安格爾離開天空塔后,面對巴洛克時的那種憋悶才稍微消減。

這一天的經歷太糟心,就算巴洛克不試探他,他也不想再來天空塔了。

此時時間已經到了5點半,安格爾的一身騷紫色巫師袍太過扎眼,只要看了他今天比賽的人,都認出了他。

一路上安格爾都被人指指點點,身后還跟著一群不懷好意的尾巴。

安格爾一路走到偏僻處,趁著后面人沒反應過來,直接讓托比起了攻擊。

在托比的度優勢之下,這群人就跟積木一般,不堪一擊。安格爾都沒有出手,幾分鐘后地上就躺倒了一攤人。

安格爾沒有讓托比留手,所以他也不知道有沒有人身死,但這些不重要,確認所有人都趴下后,他才冷哼一聲,轉頭離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