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227節 執念

第227節 執念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227節 執念

黑杰克只覺得天旋地轉,還沒弄明白生了什么事,就被踢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門口樓梯前,然后如滾筒般骨碌碌的滾到了結實的地面。Δ新筆趣Δ┡閣Ω

“老大!”富薩和拉菲特從遠處跑了過來,蹲在黑杰克身旁,殷勤的關切。

黑杰克一把推開他們,強撐著站起來。

“是普羅米大師!”富薩突然指著門口的男子驚呼出聲。

黑杰克猛地抬頭,普羅米已經走到了樓梯前,戴維跟在他身后。而讓他嫉恨的安格爾,卻是靠在門欄上,表情冷淡的看著他。

“普羅米大師,我不是來找你麻煩的。”在普羅米面前,黑杰克收起桀驁的態度,“我只是和他有仇!”黑杰克指著安格爾,臉上帶著激憤。

“我管你與誰有仇!不僅在我店里動手,還敢在我面前動手,你是在天空塔欺負菜鳥上癮了,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寫了是吧?!”普羅米才懶得聽黑杰克解釋,且不說安格爾的身份,光是黑杰克膽敢藐視他,就讓他有出手的理由!

普羅米瞄到一邊被砍成兩半的卡牌,“既然你這么喜歡倒吊,那就給我吊著吧!”

普羅米不知從何處鼓搗出一根結實的繩索,將黑杰克全身都綁縛住,然后頭朝地倒吊在大門口。

普羅米的力量層次遠高于黑杰克,他從頭至尾連反抗都無法做到。不僅被倒吊著,嘴里還被塞著一團破布,兩眼被血絲染的通紅,一臉無助的在風中搖擺。

“你們跟黑杰克是一伙的?”普羅米綁好黑杰克后,拍了拍手上的灰塵,眼神看向另一邊的兩個人。

富薩與拉菲特一直站在邊上,動都沒動。這時被點名,富薩才顫巍巍的開口道:“黑杰克是我們的老大……但但但我們和安格爾是朋友!是朋友!”

富薩才說完第一句,普羅米就準備動手。但聽到富薩焦急的說出后半句時,他回頭看向安格爾。

安格爾看了眼富薩和拉菲特。

富薩和拉菲特回以可憐兮兮的眼神。

在兩人焦急不已的時候,安格爾才悠悠道:“他們倆和我是一起進入野蠻洞窟的。”

沒有說是朋友,但也沒有說是敵人。

普羅米活了幾十年,絕對是個人精,他聽出了安格爾的話中之意。

放開富薩,普羅米回轉到煉金店,笑呵呵的與安格爾寒暄。

看到普羅米對待安格爾殷勤的態度,富薩與拉菲特長舒一口氣,好在剛才他們刷了一波好感。不過安格爾是怎么和普羅米認識的?普羅米對待他的態度還那么殷切?

安格爾和普羅米寒暄片刻,這時戴維走到富薩面前,指著黑杰克問道。

“這家伙是怎么回事?剛才還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跑過來說與安格爾有仇,喊打喊殺的?是不是你們倆個在背后說安格爾壞話了?”

富薩趕緊搖頭,雙頰的肥肉甩的跟肉凍一樣:“我也不知道啊!剛才他就問我們,安格爾的衣服是哪里訂做的,我們也不知道……后來拉菲特說安格爾穿的和桑德斯大人很像,他就變了臉,跑回來了。我們攔也攔不住啊!”

富薩說到這時,安格爾心中隱隱有些明悟,但比他明白的更早的卻是普羅米。

普羅米冷笑道:“果然如此。”

“大師您知道原因?”富薩一臉狗腿的拜倒在普羅米面前。拉菲特不忘其后。

“他的事情早些年很出名,但他那一屆的學徒,如今要么晉級要么死亡,地下集市如今都是些新人,反而傳的就淡了。”普羅米沒有理會這兩人,而是對著安格爾道:

“黑杰克的天賦其實很不錯,當初樹靈大人還對他褒贊了幾句。不過,在分配導師的時候,這家伙吵著要拜桑德斯大人為師,就連有大人給了他飛帖,他都不去。”

倒吊著的黑杰克雙頰通紅,不知道是被氣的,還是因為倒吊著導致血液下墜的原因。他使勁的朝著普羅米使眼神,想讓他別說,但普羅米根本不理會。

黑杰克又向倆個小弟使眼神,但此時他倆個小弟正狗腿的望著普羅米,渴望抱住新大腿,哪有時間理會黑杰克。

“這些年因為沒有人教導他,他的水平才一直處于目前的狀態。如果他愿意接受其他巫師大人的飛帖,何至于此。但他一直不接受,瘋魔般的就要拜桑德斯大人為師,就連穿著打扮都模仿起來。”

“他為何這么執著?難道他的天賦是幻術系嗎?”戴維疑惑的問道。

普羅米搖搖頭:“當然不是,他的天賦與幻術系毫無關系。至于他為何一定要拜桑德斯為師,這一點……”

“其實,我也不大了解。”

“只知道,他和桑德斯大人好像還有一點親戚關系。當然不是親族,是好幾百年前就分出去的旁支。也不知道這家伙從哪里得知的桑德斯大人的信息,還沒進入野蠻洞窟前,就成了他的魔障。”說到這,普羅米搖頭感慨。

普羅米看著安格爾:“現在你該知道了吧,你拜了桑德斯大人為師,這就是他看你不爽的原因。”

安格爾睨了黑杰克一眼,“我倒是覺得,這只是借口。”

普羅米表情一愣,眼底閃過一道幽光:“借口?怎么說?”

黑杰克雙眼怒視著安格爾,嘴里吱吱嗚嗚,似在咒罵。

“我不信他對一個男人有這么久遠的執念,又不是情人關系,只是百年前的遠親,八竿子打不著的關系,哪來的那么深的執念。”安格爾搖了搖頭。

黑杰克怒意遍布臉上,不停的擺動身軀,想借著一股力朝安格爾撞去。

然而,一切都是白費力氣。

“如果對一個人有執念,怎么可能甘愿永遠做一顆塵埃。如果是我的話,哪怕他高站云端,我也會想盡辦法拼勁全力去靠近他,甚至越他。怎么可能執拗在一個‘師徒’名義上,拒絕其他巫師飛帖,多年不得精進。簡直就是個笑話,所以,如果他不是傻子的話,這都是他的借口。”

“這次就算了。”安格爾說完這番話,“下次他敢再來找我麻煩,殺了便是。”

當初對上黑杰克還有點心虛,如今安格爾好歹積累了幾百場比賽的經驗。真要殺黑杰克,那有何難。

安格爾與戴維率先進了煉金店,普羅米則拿出把刀,割斷了繩索。

富薩與拉菲特趕緊上前扶起黑杰克。

黑杰克默默的起了身,吐出嘴里的破布。

“連一個外人都能看出來,我勸你別再把自己人生活成笑話了。恃才傲物最好到此為止,萬智大人可不會一直等著你回頭。”普羅米說完這番話后,冷冷道:“這一次看在安格爾的份上,就放了你。下次敢在我的地盤撒野,我絕對不會讓你好過!”

黑杰克靜默的擦著嘴上的污穢,眼神幽暗的恍如夜霧下的深海。

等到普羅米也離開后,富薩才腆著臉湊上去:“老大,我們要不要去暮色深井?說不定那里的拍賣會已經上新了呢?”

黑杰克死死的盯著店內的三人,尤其是安格爾。拳頭捏的緊緊的,青筋繃起。

隔了好一會兒才回頭道:“先回去,下周過來買刀。”

店內的燈光昏黃,一張別具風情的原木桌上,普羅米笑呵呵的端出珍藏已久的香岸紅酒。

“這是從香波海濱長途跋涉而來的紅酒,是香岸紅酒中的極品。據說采摘原料時,是最豐腴的少婦用香唇一顆一顆的吞吐而出,踩曲的時候則是由最純美的處女,用晨露沐浴過的玉足踩踏而成。制作用料都十分的講究,味道更是甘醇美好,還加入了一些月光草粉末,可以活絡氣血,對身體很有助益。”

安格爾看著那瓶紅酒,突然想起多年前的往事。帕特莊園以前也產紅酒時,在沃特福德的貴族階層中極其暢銷,對外打出的口號是:最芬芳的葡萄酒,是最清純的少女踩出來的;最香醇的葡萄酒,是最美麗的少婦踩出來的。

若是沃特福德的上流們得知,踩葡萄酒的都是些丑陋莽漢,而且一個個的都是臭腳丫子,不知會不會將陳年的老糟都吐出來?

“真的很感激你,但酒就算了。”安格爾的拒絕讓普羅米有一瞬間的尷尬:“我的導師曾經交待我,在我未滿十八歲前不要喝酒,對大腦育不好。”

安格爾說的導師是喬恩,但普羅米卻誤會成桑德斯。雖然有些疑惑,桑德斯真的會說出這種窩心的話?但普羅米還是收起了酒,臉上的尷尬也消散開來。

“那就喝茶!我這里有上等紅茶,出自夜魔國的手工作坊。”

“不用這么麻煩,我這次來就是為了向你們道謝,當時在與寄生娘比賽的時候,要不是你們救了我,我恐怕已經成了一具尸體。”安格爾說起當時與寄生娘的比賽,其中險象環生處,聽得普羅米連連感嘆。

“沒想到寄生娘還有這樣的招數,直接侵蝕靈魂,簡直防不勝防啊!”普羅米感慨。

戴維連連點頭:“要是我們公布出,寄生娘的真容有多丑,說不定現在那些瘋狂的粉絲就不會這么黑你了。”

“無所謂,反正除了你們,也沒幾個人知道我真實身份。”安格爾倒是挺樂觀的。

“對了,我明天如無意外,該是最后一天比賽。打完過后,我應該就有時間與大師一起討論你說的那把煉金武器了。”安格爾對普羅米道:“不知普羅米大師能不能介紹下,你想制作的那把武器,具體要求如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0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