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213節 美羅蝎之花

第213節 美羅蝎之花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213節 美羅蝎之花

桑德斯皺眉:“但美羅蝎之花的確能促進血液循環,對蘊養也有作用,只能說劍走偏鋒吧。”

尼斯趕緊跟風點頭:“沒錯,是這樣的!不就一點催

作用么,有效果不就行了。”

安格爾也沒有否認桑德斯所說的話:“促進血液循環的方法有很多,用催

的方式來做的話,也不是不可以。”

尼斯:“那不就得了。”

“但我一開始有點想不明白的是,美羅蝎之花的價格很昂貴,是一種很珍惜的魔材。它有促進血液循環的作用不假,但因為催

效果的存在,導致它的副作用也同樣突出。既然如此,為何不選擇更便宜的馥血蘭花,又能促進血液循環,又不貴,還沒有任何副作用。”安格爾說道。

安格爾的話,讓桑德斯也難得點頭贊同。他用自己的眼光來判斷,過于經驗主義了。美羅蝎之花的價格是馥血蘭花的六倍以上,看上去相差很多,但對桑德斯而言,也就塵埃與砂礫的差別。他自己不曾在意這兩者之間的價格,所以當時看的時候,沒有往這方面去想。

如今安格爾略一提,他也反應了過來。他是二級巫師,賺魔晶的方式很多,1個魔晶和6個魔晶對他區別不大。但就尼斯這種常常購買異位面美女奴隸的人來說,絕對是死摳門一個,能用便宜的絕對不用貴的。

桑德斯看著尼斯:“為什么?”

尼斯抹了抹額頭上不存在的汗。

“為什么不用馥血蘭花啊……”尼斯腦海思緒轉的飛快,稍微一頓就計上心頭,用略帶猥瑣的表

道:“桑德斯你也看到了,我這里漂亮女奴很多,嘿嘿,所以美羅蝎之花是常備魔材,儲存量很大。而馥血蘭花我這里沒有,所以,干脆就用美羅蝎之花替代馥血蘭花了。”

尼斯說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不過桑德斯先前就看出來,尼斯自己的底氣不足,此中絕對有蹊蹺;所以他完全不相信尼斯的話,只當是借口對待。

桑德斯心中雖然對尼斯選用“美羅蝎之花”的方案已經判了死刑,但他面上絲毫不顯,反而看向安格爾:“尼斯說的也有道理,你可還有其他疑惑?”

安格爾思索片刻,遲疑道:“我沒有系統的學習過藥劑學……但我好像在哪里看到過,美羅蝎之花在深淵位面的一些原住民手中,似乎是作為催化反應的調和劑。”

安格爾自然是在魘界里攝錄的煉金書籍中看到的,但他可不敢直說,免得引起懷疑。

在安格爾說出“催化反應的調和劑”時,尼斯帶著驚疑的表

看向安格爾,這種極其偏門的冷知識竟然從一個進入巫師界半年的小學徒口中說出來?!

“催化反應調和劑?”桑德斯似乎想起了什么,陷入了短暫回憶。

半晌后,桑德斯開口道:“我曾經在深淵位面旅行的時候,好像看到過類似的事

,一個天空機械城的煉金術士,在當地用美羅蝎之花作為催化劑,與另外幾種深淵魔植進行反應調和。”

桑德斯頓了頓,腦海里記憶的畫面不斷涌現:“當時我們在同一個篝火堆露營,我在外面放哨,那個煉金術士在煉藥……我記得當時有個血脈側巫師悄悄的湊到煉金術士旁邊詢問,用美羅蝎之花制藥是不是想要辦了同行的另一位女巫師,煉金術士的回答是……”

桑德斯閉上眼,在竭力回憶著當時那個煉金術士的回答。

安格爾卻是聽得目瞪口呆:你在外面放哨,還能注意到血脈側巫師與煉金術士的對話?而且你自己都說了,那個血脈側巫師是悄悄的問,你怎么會聽到的?

安格爾的驚訝來自于他對巫師的不了解。

正式巫師的記憶大多超群,如果精神力數值特別高的話,其中小部分巫師的記憶力甚至能夠達到“超憶癥”的地步。

超憶癥,是一種極其罕見的病癥,表現為大腦擁有自動記憶系統。所有的記憶,都是在潛意識中進行的,所以不用刻意記憶,就能將曾經經歷過的事

,記得一清二楚,甚至可以具體到細枝末節。

譬如說,一位患有超憶癥的母親,可以在七老八十的時候,還能記得多年前分娩時產房的

形:醫生的袖子沒有扣,護士的耳垂上戴的耳環被打磨出三十六個斷面,窗戶外的樹上一只正在鳴叫的鳥兒羽毛是淡黃并夾雜幾道黑線的,窗外的云看起來像只小馬……其他人的回憶,只能記住重要的部分,但超憶癥患者卻能將他眼睛曾經看到的所有細節,全部回想起來。

不過超憶癥是種病癥,患者永遠失去了遺忘功能,所以會被無盡的記憶所困,而且大腦負荷不了這些記憶,最終的結果都很凄慘。

但巫師不一樣,他們的記憶可以接近甚至達到“超憶癥”的地步,而且不會被記憶所負累。因為巫師的記憶本質,其實和普通人差不多,但因為精神力開發了大腦,讓記憶海馬體更加的發達活躍。

桑德斯雖然沒有達到“超憶癥”的水準,但記憶力也達到了一個非凡的水準。

再加上他當時還很年輕,對煉金術很有興趣,所以注意力時常放在煉金術士

上……他當時在營地外放哨,的確沒有聽到煉金術士與血脈側巫師的對話,但他看到了他們說話時嘴唇張合的頻率。

也就是說,桑德斯在回憶不知多少年前,在深淵位面冒險時一個煉金術士的唇語。

“那個煉金術士的回答是……”桑德斯模擬著煉金術士的唇語說道:“美羅蝎之花在與深淵位面出產的魔材反應時,首先表現的效果是催化調合,而非催

作用。”

當桑德斯說完這番話時,安格爾在心中也微微點頭。他看到的煉金書冊里,對美羅蝎之花的記載正是如此。美羅蝎之花與非深淵位面的魔材反應,最先表現的效果是催

,但與深淵位面的魔材反應,那么催化調合的效果則會壓制催

作用。

桑德斯瞟了眼尼斯,后者下意識的躲開桑德斯的眼神。

安格爾:“如果美羅蝎之花表現的效果是催

作用,那么自然可以加速血液循環,配合蘊養液里其他魔材,也能做到蘊養的效果……雖然,副作用會讓我有點尷尬。”

“但是,如果美羅蝎之花表現的效果是‘催化調合’的話,配合我先前說的十三種魔材,卻有另外一番效果。”

桑德斯已經推測出了結果:“血液流速過快,雄

信息素分泌過剩,失衡。”

安格爾默默補充一句:“最終可能死亡。”

簡而言之:爆棚如果無法發泄的話,甚至可能死亡。

這就是一種安格爾看的地球小說中,大部分主角必中的藥物——

藥,而且是不發泄就死、發泄了也有可能死的那種加強版

藥。不過那些主角在“被迫”吃下

藥時,周圍都有美女環侍,哪像他,周圍全是男的。唯一的女

生物,還被撒卡一刀劈成了兩半。

“你這么做是為什么?”桑德斯面無表

的詢問尼斯。如果單只是催

的話,安格爾頂多尷尬一時,沖沖冷水澡就好了;但如果成了催化調合,那就真的有點過了。

尼斯吶吶了半天,才用蚊子般的聲音道:“蘊養液里不是沒有其他的深淵魔材嗎,不會表現出‘催化調合’的效果的。”

尼斯此時的狡辯已經很薄弱了,安格爾正要開口點出“另一種深淵魔材”所在,卻聽到桑德斯低沉的笑聲。

只見桑德斯手掌心魔力微動,整個洞窟中被一陣強風掃過。

當強風停止時,桑德斯的掌中多了一個冰球,冰球是中空的,內里裝著淡粉色的氣體。

“這就是另外一種深淵魔材,所以現在可以告訴我了,為什么要這么做?”

冰球里裝的是一種氣體魔材,是先前那只深淵魅妖

上散發的香氣,名為“魅惑香氛”。這種魅惑香氛在女

巫師中人氣很高,是一種很流行的舒洛蒙香氣。

魅惑香氛一直存于洞窟的空氣之中,所以如果用美羅蝎之花來配置蘊養液的話,必然會與它接觸。

尼斯看到這冰球里的氣體時,臉上才露出“糟糕被發現了”的眼神。

桑德斯用一種“請開始你的表演”的表

,看著尼斯。

尼斯嘆了口氣:“當著你的面,我又不會害了安格爾,只是想做個小實驗嘛。”

“什么實驗?”

尼斯攤攤手:“剛才你們推測的大部分是正確的,但也有一小部分錯了。魅惑香氛與美羅蝎之花結合,再加上先前安格爾說的那些材料,的確會出現信息素高漲的

況,但并非是你們說的雄

信息素增加。魅惑香氛出于魅妖,魅妖是雌

信息素極致的表現,美羅蝎之花則是雄

信息素的表現,所以最終的效果其實是雌雄兩種信息素都會增加。”

安格爾皺眉:“雌雄信息素全部增加?那豈不是死的更快!”

兩種信息素同時增加,以安格爾孱弱到絕對難以承受,幾乎分分鐘就會死。

“不會有事的,只是一個小實驗。”尼斯見桑德斯面色變黑,趕緊從空間囊里拿出一瓶裝著淡粉色液體的尖口瓶。

“只要將這個注入到安格爾體內,就不會有事了。而且還會給他帶來好處!”尼斯指著尖口瓶道。

桑德斯接過那瓶子,細細感受著里面的成分,當鑒定出結果時,桑德斯臉上表

變得有點奇怪。

“導師?”安格爾低聲叫道。

桑德斯:“尼斯說的沒錯,你注入這個的確會沒事,而且也會對你有好處……”

未等桑德斯說完,尼斯就跳了出來:“對吧,我就說嘛,不會有問題的,而且我還免費贈送一個大好處給你。要不是撒卡不愿意注

,我怎么可能便宜外人……”

桑德斯輕笑:“因為撒卡不愿意,你又想試驗效果……發現魅惑香氛彌散開來,所以將計就計,想造成既定后果,然后安格爾不得不注

這個來緩解雌雄信息素的增加……”

桑德斯搖了搖尖口瓶中的淡粉色液體,“你的算盤打的可真好。”

桑德斯的話,幾乎還原了尼斯的所有計謀。其實,在桑德斯帶著安格爾到來前,尼斯還在用各種語言

惑撒卡注

,但撒卡始終拒絕,還以桑德斯師徒到來為由,說要迎接貴客,跑到洞窟外守著。

尼斯笑呵呵的道:“我最近有個研究兩

的課題,剛好在緊要關頭,迫切需要這個實驗的數據結果。撒卡不愿意配合,這個尖口瓶中的東西又珍惜至極,我也不想便宜其他人。這不,你來的正是時候,我們倆的交

多鐵,給你徒弟用也不算肥水流了外人田。”

桑德斯“呵呵”一笑,懶得理會尼斯的鬼話連篇,轉過頭對安格爾道:“你想要注

嗎?”

安格爾聽他們倆對話,聽的滿臉懵

,迄今為止還不知道尖口瓶里的液體是什么。

“導師,這里面的裝的是什么?”

尼斯“咳咳”兩聲:“小孩子家家的,知道這么多干嘛,反正是好東西,如果丟到拍賣會,沒有上萬魔晶都拿不下來!”

尼斯的反應,讓安格爾更加狐疑,再次望向桑德斯。

桑德斯也不負期待,用略帶笑意的沙啞聲線說道:

“這里面啊……裝的是魅妖的血脈精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0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