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211節 撒卡的心思

第211節 撒卡的心思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211節 撒卡的心思

剛提到撒卡,撒卡就從山洞外走了進來。

撒卡一掃平

郁的表

,面帶微笑的走進實驗室。

尼斯挑眉看了眼莫名反常的撒卡,不知道這家伙怎么回事?莫非是發

了?要不,干脆把這個魅妖少女留給撒卡瀉瀉火。

在尼斯看向撒卡的時候,他突然發現在桑德斯

后還站了一個少年。

少年有一張極其討人喜歡的英俊面孔,金發碧眼更是增添魅力。不過尼斯對這少年更在意的是……他穿著修長貼

的黑色紳士裝,衣服的扣子扣的規規矩矩,扣到了

前第三顆,露出內里的白色絲綢內襯與酒紅色格紋領結。

這樣傳統貴族紳士的打扮,尼斯在其他任何地方看到,都不會在意。但如果將他和桑德斯擺在一起,那這少年的打扮就有些意思了。

除了沒有禮帽、手杖、白手

以及披風外,少年的打扮幾乎和桑德斯同出一轍,只有顏色深淺之分。

尼斯思維轉的飛快,他想起這個少年的

份了。他在接引上屆天賦者時,在蠻荒號上見過此人,桑德斯新收下的弟子。

這是在刻意模仿桑德斯嗎?尼斯暗想,崇拜桑德斯的人比比皆是,模仿他打扮的也有,他就聽撒卡說過,地下集市里有個叫黑杰克的人,就酷

模仿桑德斯的衣著打扮。

尼斯在瞟到安格爾的袖口紐扣時,眼里閃過一道幽光。

不對,不是模仿。袖口紐扣上的徽章圖案,根本就是桑德斯曾經的家族徽章!

把自己的衣服給了徒弟穿?尼斯得出這個結論后,心中微微了然。看起來,桑德斯似乎很滿意這個徒弟嘛……在尼斯的心中,安格爾的分量稍微上升了一點。

在尼斯心中千回百轉的時候,撒卡走到了尼斯

邊,對桑德斯再次揖禮敬稱,同時微笑著對安格爾點了點頭。

安格爾裝作沒有看見,走到桑德斯邊上,對尼斯拜倫行了后輩禮。

說起來,這還是安格爾第二次見到尼斯。當初引領他們進入野蠻洞窟的人,正是眼前的灰發小老頭尼斯,只不過當初尼斯以“你們現在沒有資格知道我真名”為由,并不曾表明自己的

尼斯笑呵呵的接受了安格爾的鞠躬,然后拍著撒卡的肩膀,“這是我不成器的徒弟,你們可以認識一下。”

撒卡走到安格爾

邊,微笑著對安格爾伸出手。

“我叫撒卡,很高興認識你。”

撒卡修長的手遞在空中,遲遲不放下。

安格爾僵冷的扯了扯嘴角,敷衍的碰了碰撒卡的手:“呵呵,我也是,很高興認識你。我叫安格爾。”

安格爾的敷衍完全表露在外,但好在禮未失,撒卡臉上笑意不減,其他人也未在意。

除了尼斯在心底有些疑惑撒卡的反常外,便沒有再引起任何的波瀾。

“怎么樣?我這魅妖少女不錯吧?送你了,她的手段保準讓你滿意。”尼斯指著在一邊還

泛濫,含

脈脈看著桑德斯的少女道。

桑德斯冷嗤:“不用。”

“我就知道你會這么說。正如芙蘿拉所說,你果然就是個又臭又硬的冰塊。咱們野蠻洞窟好多女巫師對你又

又怕,你也該改改脾

了。”尼斯嘴里絮絮叨叨的數落,桑德斯也不曾在意,可見他們倆人的私交應該不錯。

“既然你不要。”尼斯將魅妖少女推給撒卡:“這個就便宜你了,反正魅妖的靈魂也是你搞到的。”

撒卡溫柔的攬過魅妖少女,在少女羞答答的眼神中,他微微一笑。

下一秒,手起刀落。魅妖少女被砍成兩半,血

模糊。撒卡將少女的尸體隨手扔進焚化爐,魅妖那女

類人靈魂卻收進了一個小瓶子中。

“我只要魅妖靈魂便可。”

尼斯對此也沒有在意,反正原本少女就已經死了,灌入魅妖靈魂才讓那具

短暫的復活。

在場諸人中,唯有安格爾的心中稍稍有點壓抑。不過,也僅只有一瞬間的憐憫。

道德的底線,在安格爾一次次的接觸真實的巫師界后,慢慢的往下滑。或許有一天,安格爾自己都可能陷入這潭黑暗泥淖,也未可知。

“你還沒回答呢,你來我這兒做什么?”尼斯向桑德斯問道。

桑德斯瞟了眼撒卡,一道魔力就籠罩在撒卡

周,撒卡的臉上保持著微笑,似乎并未發覺有魔力環繞。

安格爾卻是發現,撒卡

周似乎有幻象的波動,而撒卡自己卻沒有察覺。

“簡單的幻境。”桑德斯道:“今天來找你,是為了安格爾。這些事,我不想讓其他任何人知曉。”

尼斯點點頭,他看得出來撒卡

周的幻境對他沒有傷害,只是隔絕了聲音,并且制造出一個讓他信以為真的幻境罷了。

尼斯與桑德斯在另一邊交流,桑德斯將安格爾的靈魂

況簡單的說了下,著重的將“灰色霧氣”擺明。尼斯也發表了自己的觀點,時不時還用奇異的眼神看一眼安格爾。

半晌后,尼斯似乎有了什么方案,拿出幾張羊皮紙,手持羽毛筆快速的寫著東西。

尼斯埋案的時間很長,在這期間,桑德斯一直在旁討論著某些公式的數據,安格爾因為完全聽不懂,便將目光放在了撒卡

準確的說,他將目光放在撒卡

周的幻象上。

安格爾認得出來,那就是基礎幻術。幻象的節點在安格爾眼中清晰可見,安格爾默默解析,得出的結果是,這個幻象其實一點也不難。如果給他充足的時間,他也能布置出來。

幻象雖然不難,但其中還包含了安格爾不懂的東西。譬如安格爾感覺到某種奇妙的韻律,就像是鐘擺在左右移動時,帶來的有節奏的聲響。

這個有節奏的韻律,表面上也不難。是“音幻”的基礎——宛音幻象。安格爾有心的話,也可以花點時間布置出來。

但這個……韻律,有什么用?

他可以使用“宛音幻象”布置出這個韻律,但他完全不知道這個韻律在整個幻象中有什么作用。

桑德斯給他的那個記載幻術的筆記本,安格爾早就倒背如流,但結合筆記本里的東西,安格爾依舊沒有得出答案。

安格爾想要詢問桑德斯,但桑德斯目前正與尼斯激辯某個數據,安格爾也不好打擾。

又過了一刻鐘,桑德斯提取了安格爾的一些體液,然后再回去與尼斯討論。

安格爾依舊在觀察那道幻象,明明看上去簡單至極,卻處處都是謎團。

若非場地不對,安格爾都想對自己擺出這道幻境,看看具體效果是什么。

在安格爾觀察幻象的間隙,他偶然抬起頭,發現撒卡在幻境中的表

很奇怪,一直用深

的眼神盯著一個方向。

似乎在幻境中,有那么一個人,被撒卡一直注視著。

按照這個幻象節點推論,桑德斯布置的幻象肯定還是他們四人在洞窟中,要不然撒卡為何一直規規矩矩的坐在邊上,定然是尼斯在旁他不敢造次。

如果照著這個推論下去,撒卡的幻境中有“他自己、安格爾、桑德斯、尼斯”四人,而撒卡用深

的眼神看著某人,絕對不會是尼斯……至于桑德斯,應該也不是。

安格爾突然覺得背脊有點發涼,刨除這兩人外,貌似只剩下他自己了?

撒卡用深

的眼神看著的人,其實是他自己?!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撒卡難道猜出了他的

安格爾深切記得,當初他用“牛

男爵”和撒卡比賽,當最后勝局以定,撒卡發現希爾薇雅的靈魂術法對他無效時,撒卡原本瘋狂的面容突然變得紳士溫柔起來。

不停的對“牛

男爵”說什么“瑰寶星”。

那時,撒卡的眼神就是如此,又深

又溫柔……看的安格爾渾

雞皮疙瘩。

安格爾很清楚,撒卡并非是看上了“牛

男爵”,他當時可是穿著巫師袍,外貌都沒露出來,怎么可能被別人看上。

撒卡看上的……應該是他的靈魂。

自己的靈魂被人覬覦,簡直是“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正因此安格爾當晚甚至特意到天空塔外埋伏撒卡,想要殺了這個變態。不過,最終沒有堵到撒卡,反而堵到了克洛伊兄弟。

安格爾看著幻象中撒卡那眼神,心中已然確定。

撒卡應該真的發現了他的

那可不好辦了……

被這變態盯上,大晚上也睡的不安寧啊!

安格爾甚至有種沖動,趁著撒卡目前被幻象所困,直接殺了他了事。

然而,尼斯就在旁邊,這條路絕然不通。

還有一點讓安格爾有些擔憂,殺死撒卡就真的“完結”了嗎?要知道,撒卡可是靈魂系的。

靈魂系的名言:死亡不是結束,只是開始。

殺了撒卡,說不定還更麻煩。既然殺人不見得能解決問題,那么對付撒卡的計劃只能暫時擱淺。

不過,撒卡在安格爾的仇恨序列中,還不是頭名。胡克迪克才是他必殺之人。

同時,胡克迪克也是靈魂系的,只是目前看來,胡克迪克進入野蠻洞窟只有半年多,按照同儕進度,他的靈魂系應該還沒有入門,頂多還在學習普通的基礎術法,殺死他

應該就能斃掉他。

不過也不能說絕對,胡克迪克如今去神秘的“魂土”洗禮,說不定會得到什么底牌。

為了以防萬一,安格爾還是決定等天空塔比賽結束后,去云端圖書館找找看靈魂術法,在行思考對策。

撒卡之事暫且放在一邊,安格爾又沉浸在“幻象”的研究中。

又過了約莫兩個時辰,尼斯突然站起來,“好了,按照安格爾的

體數據,完美的分離靈魂體的實驗報告已經做出來了!現在就差實際

作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85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