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205節 事態緊急

第205節 事態緊急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205節 事態緊急

安格爾感覺自己的四肢全都如注漿般沉重,每一塊骨頭仿佛都被某種緊密的絲帶束縛住,所以動起來僵硬無比,完全無法做到平

那般緩轉軸承。請大家搜索(¥)看最全!的小說

先前他只不過是想動一下脖子,頸椎就自動的往后掰,直接昂起了頭。差點因此暴露出自己的真容。

所以,安格爾目前只能一直埋著頭,然后搖搖晃晃的往擂臺下走。

托比眼神帶著擔憂,緩緩落在安格爾的肩膀。

可誰知,但托比剛踏上安格爾的肩膀,下一秒安格爾就單腳跪在地上,不停的喘氣。

托比的體重很輕,平

里對安格爾根本沒有負擔,但此時安格爾光是控制自己移動,都全

僵硬緊繃著,哪怕稍微增加一點點重量,都是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安格爾的突然跪倒,嚇到的不僅僅是托比。

擂臺上的觀眾也一臉懵

怎么感覺牛

男爵受的傷很重呢?明明這場比賽從頭到尾,寄生娘都沒有碰到過牛

男爵。

這時,已經有人在思索著這場奇怪的“榜首比賽”。

從一開始就很奇怪,榜首下場比賽竟然沒有提前宣傳。比賽開始,牛

男爵就處于愣神狀態,寄生娘則莫名被踹成重傷。當然,現在他們知道是牛

男爵的魔寵踹的。但牛

男爵的愣神依舊很奇怪,這一楞就楞了大半天。

更奇怪的是,主辦方不宣布比賽結果,對外稱比賽還在繼續。

男爵隔了一會兒,摔倒在擂臺上,也是奇怪的點。

最最奇怪的是,最終牛

男爵看上去受傷極重的站了起來,然后帶著滿滿的恨意,命令他的魔寵殺掉寄生娘。

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讓牛

男爵對寄生娘產生那么兇戾的恨意?這一切都太奇怪了!

如今牛

男爵又跪倒在地,那副痛苦的樣子以及大力喘息的聲響,并不像是作戲。所以他真的受了重傷?但他是什么時候受的傷?

稍微理智一點的觀眾,已經停止對牛

男爵的叫囂,開始思考更深層次的東西。

但并非所有觀眾都是理智的,從觀眾席護欄翻下來,跑到擂臺邊上叫嚷要打殺牛

男爵的不再少數。尤其是看到擂臺地面布滿寄生娘的血液與腦漿,他們更是瘋狂。

一時間,整個擂臺邊緣全都圍滿了人。若非擂臺上布置著魔能陣,這些瘋狂的粉絲甚至會直接沖到臺上。

這些人大多都是一級學徒,如果牛

男爵此時的狀態很好,他們其實都不敢如此囂張。但偏偏牛

男爵看上去傷勢極重,又有人作表率帶頭圍攻,從眾效應讓他們這些巫師界最低級的存在,這一刻也開始出現膨脹。

安格爾跪在地面,還在喘息,甚至有血液從他的口腔、鼻腔里滴落,落在地面形成一灘血泊。

這樣孱弱的牛

男爵,更是讓擂臺周圍被瘋狂迷住了眼的低級學徒,發出興奮的嘶吼。

觀眾席現在紛亂的很,見到擂臺上的

況,戴維也離了席,滿臉焦急的跑到貴賓席上。

“普羅米大師,現在該怎么辦?這么多人跑去圍在擂臺上,安……牛

男爵很危險啊。”戴維此時已經完全不再關注寄生娘的死活,他看到安格爾目前的狀態很糟糕,他想去幫助安格爾。但以他自己的力量根本無法救出安格爾,這才跑來向普羅米求助。

“先不忙,再看看

況。”普羅米沒有立刻答復戴維,而是皺著眉頭,臉上露出思索的表

:“這場比賽太蹊蹺了,按照你的那位小朋友的

格,應該不會殺死寄生娘的啊……而且我在事前,還拜托寄生娘不要下手太重。在這樣的

況下,卻出現如此離奇的一幕,這里面或許有我們所不知道的內

,還是不要參和進去的好。”

普羅米是個研究型的學徒,平生最討厭沾染麻煩,他不是不可以去救下安格爾,但他總覺得這件事有蹊蹺,或許淌水進去會有不小的麻煩,故而普羅米才有些猶豫。

普羅米的敷衍態度,戴維怎會看不出來,看著安格爾“痛苦”的姿勢,他捏了捏藏在袖口里的拳頭,心中默默的對安格爾說了句:“對不起,現在事有緩急,我可能要違背承諾了……”

當下定這個決心時,戴維轉過頭鄭重的看向普羅米大師。

“大師,你不是一直說要找那個懂附魔的煉金術士嗎?”戴維的話,吸引了普羅米的注意。

“你要用這個要求威脅我去救人?”普羅米臉色難看的質問戴維。

“沒有。”戴維看著普羅米的臉色,常年累積的膽怯讓他雙腳已經開始發抖,但他強忍住打退堂鼓的念頭,咬著牙將真相說了出來:“根本沒有其他煉金術士,那些煉金武器全都是……他。”戴維顫抖著指向擂臺上的安格爾:“他自己煉制的。”

“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那些帶著附魔效果的金色小箭,是他自己煉制的?”普羅米滿臉懷疑,安格爾明明才進入超凡界半年多,別說學會附魔了,學會

融法都不大可能!

“是的,他其實答應了大師的請求,不過他說想要登頂天空塔后再與大師見面。所以,讓我先暫時隱瞞一下……可是,現在這種

況,我不得不違背與他的承諾。如果大師不出手的話,恐怕他會被那些瘋狂粉絲給……”

戴維沒有說出后面的話,但他們都明白瘋狂的粉絲在從眾效應中點燃的暴劣

緒,會給安格爾帶來怎樣的后果。

普羅米:“你說的是真的?他真的會附魔?”

戴維篤定的點頭:“是真的,我親自到過他的煉金實驗室,絕對沒錯!”

普羅米聽到這,看到戴維臉上沒有撒謊的跡象,心中逐漸相信了他的說辭。

如果安格爾真的是那位煉金術士,現在救他,還能得到一個人

……普羅米想到這,肥胖的

子猛地站起來,然后直接飛向擂臺:“那還不快跟上,咱們救人去!”

戴維臉上帶著喜色,重重的點點頭,跟上普羅米的腳步,從貴賓席的欄桿上翻了下去。

“梅蘭莎主管,現場觀眾都在暴動,我們要宣布結果嗎?”一個工作人員走到梅蘭莎

宣布結果以后,擂臺上的魔能陣就會消失,到時候那些暴動的觀眾若是沖到臺上,對選手造成傷害,那就違背了天空塔的保護條例。所以,在寄生娘被打爆頭后,他們才遲遲沒有宣布結果。

梅蘭莎沉默半晌:“先不忙宣布……”

雖然波依的死,讓她有一點心疼,但既然安格爾已經活了下來,那么就要按照規章辦事。

巴洛克突然道:“不用,直接宣布結果吧。”

梅蘭莎皺眉:“巴洛克大人,這不符合天空塔對選手的保護條例,就算安格爾他……我們也不能這么做。”

因為旁邊有工作人員,梅蘭莎的話語帶著隱晦。

巴洛克笑道:“天空塔的選手保護條例?這個我也很清楚,條例中的確有保護選手在比賽結果出爐后,不被對手追殺。但這個條例針對的對象是選手,而非觀眾。所以,不算違背規定。”

“雖說規定如此,但……”梅蘭莎瞟了一眼工作人員,用傳聲術對巴洛克道:“但是安格爾目前的狀況你我都知道,他在這樣的狀況下很難抵擋那些暴民。”

“有那只魔禽在,頂多受點皮

之苦。”巴洛克也用傳聲術道。

“但是……”

“別但是了,縱然他殺了波依,但我對他也沒有什么深仇大恨,我之所以讓你宣布結果,其實只是想看看,桑德斯到底會不會出現。”巴洛克對梅蘭莎道。

桑德斯有沒有出現,足以看出桑德斯對安格爾的重視程度,以便他們定位安格爾的偵查級別。

梅蘭莎想了想,也是這個理,便轉頭對工作人員道:“直接宣布結果吧。”

圍在擂臺邊上叫囂的人,已經處于瘋魔狀態。他們有的已經不是想要為寄生娘討公道,純屬想借機發泄自己的不滿

“大家團結起來,等會兒擂臺的魔能陣撤銷后,我們一起去把牛

男爵給辦了!”

“他敢傷害寄生娘,一定要大卸八塊謝罪!”

“殺死他!一定要殺死!”

氣氛的風向,被人刻意點燃。

這種瘋狂的氣氛,讓他們有種錯覺:他們是巫師界的最底層沒錯,但他們只要團結起來,也可以讓登上死亡三階的精英選手落馬!

隨著瘋狂的氣氛越炒越

,突然,擂臺上方的大屏幕出現一排字:

「比賽結束!牛

男爵獲勝!」

隨著這排字幕的出現,圍繞在擂臺上的魔能陣緩緩消失……

“魔能陣消失了,大家上啊!為寄生娘報仇!一定要殺了牛

男爵!”

不知誰叫喊了一聲,便見擂臺四周黑壓壓的人群沖向擂臺之上。

安格爾也感知到了現場

況的危險,但他現在根本無法動彈,體內沉淀的綠色花粉似乎因為沒有母體主導出現了失衡,痛苦的感覺就像是被颶風卷起的潮浪,一波接著一波,一浪更比一浪強,幾乎將安格爾完全淹沒。

托比一早就感覺到這群人的目的。

所以,在這群人沖刺到臺上時,它毫不猶豫的發起攻擊。

它能踹飛一波又一波,但人群還是太多,顧及了這邊還有另一邊。沒有安格爾的指示,它又不敢隨意開殺戒,所以一時間竟然有些束手束腳。

就在這時,有一個滿臉興奮的巫師學徒出現在了安格爾

邊,他抬起腳猛地朝安格爾的頭部踩了下去。

本來自&#/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