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202節 肉體失守

第202節 肉體失守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202節 肉體失守

眼前的這幅畫面,就像是童話里沉睡在花蕊里的精靈,正逐漸復蘇。

但是,當花蕊里的女

露出真面目時,先前所有幻想美好畫面就像破碎的泡沫,難尋蹤跡。

看著花蕊里的女人,安格爾腦海里浮現出一句話:

材曼妙的不一定是精靈,也有可能是羅剎!

而花蕊中的女人,就是如羅剎一般的女人,甚至比羅剎還要丑陋。

半張臉全是疙瘩,疙瘩上似乎有什么細長的蟲子從皮膚下鉆出來又鉆進另一邊的疙瘩里,她沒有眼眶,眼珠子被幾根還在蠕動的白色筋膜連接著。

她的另外半張臉看上去倒是沒有問題,但依舊有著各種刮傷,只是勉強能看的地步。

花瓣緩緩綻放,女人露出全

。在花瓣徹底打開時,無數的綠色小光點隨著花蕊的搖動,往黑暗混沌的空間散播。

就在綠色花粉傳開的時候,一種莫名的天

直覺突然告訴安格爾。

——戰爭開始了。

戰爭?安格爾還沒明白這種天

直覺是什么意思,就感覺自己的意識脫離了黑暗混沌,仿佛從

超脫,他的視線就像出現在了另一個維度。

他似乎還在擂臺之上,但又似乎處于另一個界域。他能看到觀眾席上每個觀眾的表

,但所有的表

都凝固住了,仿佛時間在這一刻凍結。

同時,他也能看到躺倒在地的自己。

以及,自己體內的血液中蜂擁出現的綠色光點。

他現在的狀態,就像是靈魂出竅到另一個時間線,但清晰的可以感覺到一切,甚至內視自己的

他沒有去管自己為什么會出現這種狀態,他的一切注意力全放在了他的

體內。

他的血管、血液、內臟器官都出現了綠色的光點,它們就像是惡霸一般,直接占據了所有的主導。

冥冥中的直覺告訴他,體內的那些綠色光點就是綠色花朵釋放的花粉,而且他也知道這些花粉在做什么。

它們想要搶奪安格爾的控制權!

這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綠色影子、綠色花朵、還有丑陋的女人,為什么突然就出現在他體內,并且開始奪占他的?

將一切聯系起來思考,安格爾最終將目光放在了躺在另一邊的寄生娘。

“是你嗎,寄生娘?”安格爾無法發出聲音,但他如今的狀態卻將意識波動散發了出去。

安格爾并沒有想過會收到回答,但偏偏他收到一段意識波動:

“是我的,是我的,哈哈哈哈,統統是我的!這具我要定了!”

那是一道無意識的波動,似乎并不是在回答安格爾,而是主動的散發出來的

安格爾感知到了這種

緒,還解讀出了

緒的意思。

這不是偶然,曾經安格爾在魘界時,就曾經接收到魔食花的

緒。甚至還和魔食花之王靠著

緒交流過。

“寄生娘?”安格爾試探著將

緒繼續發散出去。

“哈哈哈哈,巴洛克大人說這是桑德斯的弟子,太好了!我一定要占據這具!哈哈哈哈,馬上就行了,全部是我的!”

瘋狂肆意的

緒波動再次被安格爾感知到。

安格爾這下是確定了,他能感受到對方的

緒,但對方似乎收不到他的

緒波動。

從這道瘋狂的

緒中,安格爾得到了一些訊息。

巴洛克……他還記得這人,第十三層抽簽區的那個小辮子老頭,疑似天空塔的高層。

所以,這個人是被巴洛克慫恿,跑來搶占他的

,并且想取而代之嗎?

那么這個人的

份呼之

出,除了一個人別無他想!他進入了賽池,唯一被動排到的選手,只有——寄生娘!

巴洛克真實

份是誰?寄生娘又為何要取代他?他們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安格爾隱隱感覺到,這似乎是一個針對桑德斯的

謀,而他只不過是個炮灰。

具體答案如何,安格爾并不知道。但此時也不是關注這些事

的時候,他現在該想的是,如何重新奪回

體掌控權,如何將寄生娘從他的

體中驅逐出去!

眼看著綠色花粉已經穿過盆腔游移到下半

,不一會兒四肢百骸都出現了綠色花粉沉淀。

當綠色花粉完全占據安格爾

體每一處時,意味著這場“爭奪戰”他將全面失守。

安格爾試圖掌控自己的

但他現在的狀態十分奇怪,似乎與根本不在一個世界,他無論如何都無法驅動

,他甚至都感覺不到自己的

“好弱的!和凡人幾乎差不多,甚至比凡人還不如!”

又一道

緒傳來,安格爾聽完只覺得額頭血管跳動,如果他現在有額頭的話。

眼看著綠色花粉將他一層層的積淀,安格爾的心

焦急到無以復加,但他無法掌控卻是既定事實,只能氣的用意識向外飆臟話。然而,沒有任何人能接收到安格爾的意識,甚至巫師也不行。

“好差好差好差,血管還有破損,

體毒質太多……可惡!桑德斯為何會收這種弟子!”

寄生娘的

緒毫無保留的傳到安格爾的意識里。但他現在連罵臟話的心

都沒有了。

“難道是他的天賦很好?不急不急,都是我的,等我占據了他的靈魂就知道了。”

只要是人,

緒幾乎無時無刻不在向外散發。哪怕寄生娘沒有說話,但她的

緒也被安格爾全全捕捉到。

從寄生娘的語氣來看,對方不僅要奪占他的

,似乎還想占據他的靈魂。

眼瞅著

已經全面失勢,安格爾已然無力回天。

他的體內堆砌滿綠色花粉,除了大腦位置外,其余地方全部潰敗。

安格爾的狀態無法干涉現實,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被寄生娘奪占,只覺得無限的恨意升起。

恨意就像是壘土,一層層的往上堆砌,在不知不覺間,安格爾感覺自己的意識不再平靜,多了幾分暴躁。

在這種暴躁中,安格爾發現一些詭異的波動。

那種波動一開始安格爾根本沒有感覺到,但隨著他的恨意疊加,隨著他的暴躁

緒,波動開始從未知的源頭升起。

這是什么波動?

沉穩、磅礴,包裹在一片黏稠的灰色霧氣之中。

安格爾對這種波動莫名的有種熟悉感,但他一時想不起自己在什么時候感受到過。

就在安格爾被這股波動吸引時,寄生娘的

緒再次傳來……

“是我的了!哈哈哈哈,靈魂也是我的,是我的,你的靈魂也會是我的!”

隨著這道

緒的出現,安格爾心道:完了。

爭奪戰,失敗告終!

同時也意味著,靈魂戰場即將開啟。

“在哪?在哪?找到了!”寄生娘的

緒突然高昂起來。

下一刻,安格爾看到無數的綠色花粉出現在了他的

沒錯,就在他現在位置的

“哈哈哈哈哈,我找到了,你的靈魂我收下了!”

寄生娘的

緒從綠色花粉的背后傳來,安格爾望去,在花粉的背后,那個丑陋的女人正端坐在當初的那朵綠色花朵之上。

這個丑陋女人……就是寄生娘的真

安格爾莫名生出這個想法,明明是兩個天差地別的容顏,安格爾卻覺得自己似乎真相了。

既然寄生娘能夠強行侵占她人的

體,誰知道外面那個絕世美女會不會就是寄生娘寄生的對象。

“多美的靈魂,可惜我不能

控靈魂……沒關系,只要得到你的記憶,占據思維空間就行了,靈魂嘛,就讓它永墮歸墟吧!”

綠色花粉在寄生娘的

控下,瘋狂的涌向安格爾的意識。

直到這個時候,安格爾才有點明白了。

原來,他現在并不是單純的一道意識,而是回歸到了靈魂狀態?

難怪能夠感知到別人的

緒。當初在魘界時,正因為是靈魂狀態才能感受到魔食花的

花粉沖向安格爾的時候,安格爾也沒有反抗之力。

他的靈魂并不能移動。或者說,他目前雖然是靈魂狀態,但并不是去魘界時的靈魂狀態,他的靈魂似乎還被固定在

中的某個位置,所以根本無法移動。

在這樣的

況下,安格爾根本無法招架花粉的侵蝕。

在這萬鈞一刻,安格爾死馬當活馬醫,將剛才在靈魂中發現的詭異波動釋放了出來。

那一大團一大團的黏稠感灰色霧氣,就這么從靈魂內彌散開來。

當綠色花粉接觸到散發詭異波動的灰色霧氣時,竟無法再往前一步,仿佛被束縛住了一般。

成功了?安格爾此時都不知道那灰色霧氣是什么東西,竟然真的能阻攔花粉侵蝕。

“可惡,這是什么東西?是你吧,你在這里吧?牛

男爵!你給我出來!乖乖的將靈魂獻祭給我,否則我直接讓你全

潰爛,如

溝里的臭蟲一樣生不如死!”寄生娘也發現了這詭異的變化,開始憤怒的對外散發怒意。

但她其實也知道,目前她處于別人的體內。她是特殊的寄生狀態,安格爾又是靈魂,根本是無法對話的。

安格爾也不管寄生娘的

緒,比起恨意與怒火,他比寄生娘更甚!他只想用盡一切辦法保住自己的靈魂。就算最終是死,也要在此之前把寄生娘搞死!

他現在是靈魂體,也沒有學過靈魂術法,他目前的唯一仰仗似乎只有這灰色霧氣了。

所以安格爾試探著,能不能

控這詭異出現在靈魂中的灰色霧氣。

安格爾下意識用靈魂再次觸碰那灰色霧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0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