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197節 寄生娘

第197節 寄生娘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197節 寄生娘

暮薄霞,暖紅色的柔光在遠處山尖慢慢收縮。

安格爾坐在院子里,看著遠山煦光,思緒不自覺又飄

到了遠在世界另一頭的舊土大陸。

這個時間,里昂不知道在做什么?該吃過飯了吧?有開生

舞會嗎?

他離開了,喬恩導師又病著,如今帕特莊園大大小小的事都是里昂在處理,或許連他自己都忘記今天是他的生

了吧?

欸乃一聲,安格爾拿起手中牛

,對著遠山一敬。

長遠的距離,隔不開血脈的相連。

“里昂,生

快樂。”大洋彼岸的祝福,安格爾默默念在心間。

回到實驗室后,安格爾繼續研習著幻術。

說起幻術來,安格爾依舊沒有碰觸更加深奧的幻術,而是將基礎幻術反復的拿出來磨練。

不過沒有練習深奧的幻術,不代表安格爾沒有去閱讀這些幻術內容。他將桑德斯給的筆記本反復讀了好幾遍,很多幻術他都能倒背如流。

在這些深奧的幻術中,安格爾沒有去關注自己可能是哪個幻術系別的,而是將幻術的大致施放手法印在心中。只等基礎幻術圓滿,便能觸類旁通。

這一列的幻術中,安格爾最關注的是“宛音幻象”,一個1級戲法。

“宛音幻象”這道戲法說起來,其實算是音幻類的最低階幻術。它和基礎幻術其實沒有什么差別,只不過是用聲音來構建一個幻象,幻象基本也沒有什么傷害

,只能作為迷惑對手的作用。

安格爾關注這個幻術,也不是說他對“音幻”有興趣,純屬是因為最近腦海里蹦出的一個想法

他這些天除了比賽、冥想以及閱讀外,還有一件事一直在進行,便是為托比制作音樂盒。

音樂盒的主材料已經確定了,是回聲花。輔助材料,安格爾最近也慢慢琢磨了個大概,列出了一張材料表。按照他最初的計劃,是讓音樂盒像全息平板那般,可以播放多重奏且音質無損耗的音樂。

但后來一想,如果制作成那樣,其實跟“水晶球通訊器”有什么兩樣。安格爾的通訊器是最低級的,不能錄制聲音但他上回去桑德斯那里時,曾經看到過桑德斯用通訊器播放他在天空塔的比賽視頻,不僅有聲音還有畫面。

所以如果將音樂盒單純制作成播放音樂的器具,那還不如按照初級煉金基礎集冊的圖譜,制作高等級的通訊器呢。

既然安格爾要制作一個煉金級別的音樂盒,他就想玩出花樣。

在后來看到“宛音幻象”這個1級戲法時,他突然有了一點靈感,如果將宛音幻象與音樂結合起來,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譬如,用音樂盒播放音樂時,自動出現一道與音樂境界相配合的幻象。就像是天空之城這首音樂,隨著音樂的觸發,幻象慢慢生成,蔚藍的天空中,浮云

霧下,一座隱隱漂浮在半空中的城池出現在眼中,青草綠樹,青石長寧,還有鴿飛蟬鳴試想一下畫面,該是多美。

而且,安格爾記得很清楚,上次他實驗過了。這種舒緩類的音樂,并不會影響冥想的效率,而且有的時候還能迅速的幫助巫師進入冥想狀態。

既然如此,那他結合幻象與音樂,如果再刻畫一個能寧心的魔紋,豈不是更有意思。

沒錯,安格爾的這些想法,完全是覺得有意思。

但想讓這個“有意思的音樂盒”現世的前提,是如何將宛音幻象與煉金結合?其他的魔紋、材料、圖譜都沒有問題,惟獨這個問題安格爾還未攻克。

在安格爾練習幻術的時候,時間不知不覺的到了晚上8點。

圍在天空塔下公布欄的人,越來越多。絕大多數都是被巫師學徒雇傭過來看榜的凡人,但也有一部分巫師學徒親自前來,從圍在公布欄邊的分布狀況就可以看出這種兩極分化。

巫師學徒幾乎都在公布欄下方,侃侃而談。而凡人則遠在數十米外,伸著頭畏畏縮縮的關注著公布欄的

凡人都在大后方沉默,在最前方的巫師學徒圈子里,卻在熙熙嚷嚷的猜測著明

的對戰表。

“我聽人說了,又帥又厲害的牧狐人今天當著所有人的面進了賽池。”

“那明天該有他的比賽了吧?在死亡三階的所有比賽中,我最關注的就是這個牧狐人了。”

兩個年輕的女學徒,正挽著對方的胳膊竊竊私語。每當談起牧狐人時,兩人的臉上都飄過淡淡的緋紅,也不知道是興奮亦或者是羞澀。

“說起來,明天也沒有什么值得關注的比賽,為什么來的人這么多?”

“好像是寄生娘今天來了天空塔,有人猜測她可能要下場比賽。”

“寄生娘?十三層榜首?”

“是啊,好久沒看到死亡三階的榜首賽了,如果是真的話,那就太好了!”

“應該不可能吧,榜首的比賽不都提前十天半個月就宣傳嗎?沒見天空塔有宣傳啊,而且寄生娘如果進入了賽池,應該沒有人敢抽簽吧?”

“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大家也不抱希望,純屬來圍觀的。”

“不抱期望,就不怕失望。”

窸窸窣窣的聲音,在鐘樓的鐘聲被敲響時停了下來。

隨著八道鐘聲落幕,天空塔底的透明大屏幕瞬間出現變化,陳舊的對戰表全部刷新。

所有人的目光第一時間放在了大屏幕的第一排。

第一排永遠是天空塔自留位,主辦方推薦觀看的比賽。

當看到推薦觀看比賽的兩方選手時,整個公告欄旁邊全部靜默了

寄生娘vs牛

男爵,第十三層第四場!

所有人都懷疑自己的眼睛,有的人甚至不停的揉眼睛然后再看。發現大屏幕上沒有出現變化,這才哆哆嗦嗦的指向那排字

“怎么可能!寄生娘真的下場了?!”

這幾乎是現場所有巫師學徒心中的咆哮聲,不抱期望的來圍觀,沒想到那近乎不可能的期望反而成了定局!

現場的氣氛在一時冷靜后,突然被燃爆。

“寄寄寄生生娘!”

“女神真的下場了,我要買門票,一定要買門票!”

“必須貴賓席啊!”

“哈哈哈,今天來的賺了!說不定我也能買到貴賓席!”

“可惜,每個人只能買一張票,要不然多買幾張賣出去也不虧啊。”

“諾諾諾,那些凡人你們過來。這些魔晶拿著去買票,票買了全交給我,我每人給你們1個銀幣!”

當這場比賽出現時,幾乎沒有人再去關注其他比賽了,全都一窩蜂的沖進天空塔的大廳,就為了買一張位置好的票。甚至有人動起了黃牛票的打算。

就連一開始對“牧狐人”又羞澀又興奮的兩位女學徒,都不再關注牧狐人有什么比賽,直接跟隨人流沖進去買票。

留在外面的,只有三三兩兩買不起票的巫師學徒。

他們雖然買不起票,但對每一層的種子選手也如數家珍,對于寄生娘他們自然不陌生。

男爵是誰?他怎么會與寄生娘比賽?”

“還有為什么榜首下場比賽,天空塔竟然沒有作宣傳?”

“這件事,太奇怪了吧。”

一個穿著白熊玩偶裝的人第一個從天空塔中買了票出來,聽到外面學徒的疑惑,他笑瞇瞇的在心中暗忖:“因為,天空塔心知這場比賽不會有你們想象中那么精彩啊。”

這時,一個全

罩在黑袍中的人出現在天空塔。

黑袍人凝視著大屏幕的頂端,看著那個讓他心心念念的名字,隱藏在黑袍下的嘴角彎出一個弧度。

黑袍人用仿佛和

人對話的纏綿口吻,低聲自喃:“我的瑰寶啊,真是迫不及待想見到你啊”

的對戰表發布后,還有一部分人在關注。這些人幾乎全都是關注牛

男爵的,準確的說是他背后的煉金術士。

在自己洞窟中作著實驗的普羅米也得到了這個消息:“遇到寄生娘了?戴維的小朋友運氣很差啊,那位煉金術士的消息還沒有確認,最好不要出什么事啊。”

普羅米想了想,他與寄生娘還有一點交

去看看這場比賽,順道讓寄生娘別玩死安格爾了。

戴維同樣也知道了這個消息,他甚至已經買到了門票。不過在得知這場比賽后,他的關注點已經完全從安格爾

上移開。

安格爾在晚上十點左右,收到了雇傭工的報訊。

要參加五場比賽,除了四場是他原本就知道的,還多了一場。

估摸著就是進入賽池后,被別人選中的。

“寄生娘。”安格爾默默回憶著這個選手的信息,戴維對這個寄生娘的描述很多,但綜合起來只有一句話:又美又酷又炫,給女神跪了!

整個資料中,技術

的語言,沒有。寄生娘擅長什么,沒有。通篇都是贊美,但全是沒有什么意義的褒贊。

安格爾也不清楚寄生娘具體是誰,只能明天比賽的時候再看。

他又看了看具體的比賽安排,上午兩場,下午三場。

值得一提的是,安格爾首場對上的就是牧狐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