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192節 初戰告捷

第192節 初戰告捷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192節 初戰告捷

外界夜霧濃重,已經進入了安眠。但永晝的地下集市,人氣依舊旺盛。

尤其是在天空塔之下,一堆人齊聚在塔底的大屏幕面前,等待死亡三階明日的對戰表。這些人有一部分是低階學徒,也有一部分是凡人。凡人純屬是為中高階學徒跑腿的,記錄有意義的比賽,記錄這些中高階學徒關注的選手。

“也不知道牧狐人明天有沒有比賽,好喜歡他的戰斗風格,又帥又低調!”

“還低調?裝瞎子耍帥,毫無作用、毫無意義。也只能在死亡三階的最底層混混罷了。”

“說的好像你能打贏牧狐人一樣,有本事你上啊。”

“反正我是不會去看牧狐人這種不上榜的選手比賽,如果明天有三榜榜首出陣就好了,好久沒有看到榜首比賽了。”

“榜首的比賽,都是提前三天就開始宣傳了。怎么可能突然出戰。”

“想想不行啊,就你話多。”

隨著響徹集市的鐘樓鐘聲被敲響八次,晚上8時整,塔底大屏幕上的數據幡然換新。

“出來了,明天的對戰表!”

新的對戰表,排到最上方的對戰賽,是主辦方推薦觀看比賽:「撕裂者vs永恒安息,第十五層第五場。」

“今天的推薦比賽還是不怎么樣啊,撕裂者只是十五層排位表靠后的選手,永恒安息又是誰?我連他名號都沒聽過。”

“沒意思,撕裂者估計一分鐘不到,就把對手撕成碎片,這場比賽不值得看。”

主辦方的推薦比賽幾乎沒法看,他們只能往屏幕下邊找,看有沒有值得觀看的比賽。

“嘆息之王的比賽倒是可以關注一下,不過他的對手是夜梟夫人,看樣子又是一面倒的比賽。”

“石像鬼對戰吸血姬,倒是可以看看。吸血姬實力近乎達到三級學徒的水準,比石像鬼這種初入二級的學徒高了好幾個檔次,但吸血姬的毒牙很難刺穿石像鬼的石膚術,有制衡也有亮點,值得關注。”

圍觀的人實力不見得厲害,但說起種子選手的長短,各個都如數家珍,仿佛只要知道弱點,他們上也能打贏一樣。

“十四層和十五層的比賽沒有爆點了,看看十三層吧。”

“十三層我就期待牧狐人,他最帥,沒的反駁!”

“然而牧狐人明天并沒有比賽!唉,十三層也沒有幾場值得期待的比賽,連排位表上前十都沒有下場。”

“種子選手沒上場,倒是可以關注一下新人啊。你看,這個叫牛奶男爵的新人,積分還是0分,就敢同時對上廢土勇士和暗夜暮光!”

說話的女人指著屏幕上兩場比賽,對身旁的男伴道。

“上午對戰廢土勇士,下午對戰暗夜暮光?這個新人可以啊,有點勇氣,可惜就是太不自量力。估計單單廢土勇士,就能把他殺死。暗夜暮光算是白賺3分了。”

“也說不定噢,我有種直覺,他可能會贏。”

“你又不是預言系,也不是星象系,談什么直覺啊。我告訴,直接就是錯覺!”

“女人的直覺很準,你們男人懂個屁啊!”

“這個牛奶男爵要是能贏,我就脫光了到樹靈庭廣場裸奔!”

說話的這兩人顯然是對情侶,哪怕在吵嘴,依舊胳膊挽著胳膊。

這時,一個帶著笑意的溫和聲音插了進來。

“這位女士的直覺沒有錯,牛奶男爵肯定會贏。”

小情侶轉過頭看向說話的人,男方皺著眉:“你是誰啊?憑什么說牛奶男爵會贏?難道……你就是這個牛奶男爵本人?”

“我不是。”說話的人聲音依舊帶著笑意,從身上拿出信息卡:“我的外號是大地之熊,你們可以稱我白熊。”

穿著白熊玩偶裝的男人笑呵呵的道。

“至于我為何說牛奶男爵會贏。”白熊表情帶著凝思:“因為,命運告訴我,他不會輸的。”

“命運?”小情侶中的男人嗤之以鼻,“又是個神棍。好吧,既然你們都如此篤定命運與直覺,那就買一場門票看看吧。”

小情侶去買“牛奶男爵vs廢土勇士”的門票,白熊也買了一張。他握緊手中的門票,眼中閃過堅定的表情。

“命運告訴我,我的一生多舛,唯有走上超凡之路才能脫離苦海。”

“命運告訴我,超凡之路多艱,唯有遇到……”

白熊的聲音漸漸淡去,但隱隱聽到他在說著某個人,能改變他一生命格的人。

“這個白熊感覺神神叨叨的,該不會真的是預言系的吧?”小情侶看著白熊遠去,低聲道。

“女人的直覺告訴我,說不定他真是預言系的。”

綿雨之月過去,流火之月到來。

安格爾在死亡三階的首場比賽,恰好在流火之月上旬初日。如果不計時日周期,僅僅按照月份來對應地球文明的話,這一天算是地球的兒童節。但在巫師界,這一天沒有什么不同,不過對安格爾而言,卻有另一個含義,今天是里昂的生日。

自從父母離世后,他與里昂相依為命,可以說安格爾這輩子最依賴最親近的人,便是里昂。如今到了里昂的生日,怎么不讓他思念。

離家已有一年半,想來里昂已經繼承了爵位,在格魯鎮開始大展拳腳了吧?與海瀾國的戰事,該結束了吧?

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回到故土。

帶著這股鄉愁,與淡淡的思念,安格爾來到了天空塔。

或許是打比賽打的多了,又或者哥哥的生日讓他分心,安格爾對今日的戰斗并沒有感覺到緊張。

直到他站在擂臺之上,聽到觀眾席熱烈的歡呼聲,才緩緩的回過神來。

頭頂的玻璃大屏幕顯示出兩人的名字與倒計時。

在名字旁邊,是選手的頭像。安格爾的頭像也被刻印上去,但依舊是戴著兜帽,看不清真實的面容。

至于對手“廢土勇士”的頭像,安格爾也沒注意。因為人都站在他對面了,看頭像還不如看真人。

“牛奶男爵,別人不認識你,我恰好知道你。”廢土勇士是個穿著土黃色鎧甲的壯漢:“你該認識‘戰爭號角’吧。”

“嗯哼。”安格爾其實不知道廢土勇士說的“戰爭號角”是誰,但他是高冷的牛奶男爵,根本不需要說太多話。

“他是我的隊友,你曾經打敗過他。所以我了解你的所有招數。”廢土勇士:“你的煉金武器的確很不錯,但也僅止于此了。你是破不開我的防御的。”

廢土勇士說到這時,安格爾也想起了“戰爭號角”這號人,似乎是第十一層的禱文系學徒,靠著給自己加各種狀態去近身戰斗的一個人。

“我很感激你沒有殺死我的隊友,所以今天我會破例,不會對你下殺手。”廢土勇士說這話的時候,就像是在恩賜安格爾某種無上殊榮一般。

“不過,我還是會讓你深刻的銘記,與我戰斗的慘痛下場!”

孤傲冷艷的牛奶男爵依舊沒有說話,但內心中的小安格爾卻在默默的吐槽:“這貨話怎么那么多,與其叫廢土勇士,不如叫廢話勇士算了。”

廢話勇士又說了幾句嘴炮,比賽開始的倒計時終于歸零。

安格爾上來二話不說,一個冰墻護身,然后急退,各種防御戲法加身。

對面的廢話勇士卻沒有動彈,優越感十足的對著安格爾拍著胸鎧:“來吧,向我開炮!我躲算我輸!”

安格爾看著廢話勇士,眼睛一亮!我錯怪你了,你是真勇士!

沒想到地球小說誠不欺我,真的有這種腦筋缺根弦的炮灰!

“呵呵,希望你說話算數。”安格爾笑的眼睛彎成月牙,他都打算使用秘密武器了,看來不用了。

安格爾伸出手,黑袍被風吹的烈烈作響,廢土勇士隱隱看到安格爾衣袖中的金色反光。

“這就是你的手弩嗎?可惜破不了我的防御!”廢土勇士一個激蕩,體內地火蠑螈的血脈被其外顯。原本壯碩的身材更壯了,皮膚上也隱隱布滿紅色血絲。

“一個或許不行,但十個呢?”安格爾可沒有解釋,他釋放出來的不是十枚普通小箭,而是十枚魔紋小箭!

安格爾好整以暇的瞄準廢土勇士,既然對方是個腦殘靶子,他有足夠的時間分配各個魔紋小箭的落點。

3枚寒霜魔紋落在他左側,呈三角型落點,就算他躲開也會被寒霜冰凍住,然后滑出場外。3枚火焰魔紋落在他右側,呈一字排開,如果躲到右側三連發必中。兩枚破甲兩枚鋒銳則分散攻擊他本體。

安格爾笑瞇瞇的在心里計算著方向與角度。

確定無誤后,安格爾還好心的提醒:“我哦!”

廢土勇士:“來吧,射給我!”

場外觀眾原本氣氛熱烈,這個時候突然靜默了:為什么感覺這對話有點不對勁呢?

純真的安格爾可完全沒有想過話語中的污力。在廢土勇士回答他后,他還非常有禮貌的對廢土勇士點了點頭,然后眼神一凝,十發魔紋小箭齊射!

廢土勇士原本準備用地火蠑螈驚人的防御力,震懾不知天高地厚的牛奶男爵。但在對付暗器射出來時,他突然感覺一種莫大的危機感!

不對!

獸類天生對危機有超常的預兆,融入獸類血脈的巫師,也自然而然的繼承了這項天賦本領。廢土勇士此時只覺得有一團充滿雷電的云團,籠罩住他!

他無論往哪個方向逃跑,都無法躲開云團中即將降落的閃電一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