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190節 死亡三階

第190節 死亡三階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190節 死亡三階

“你要一起嗎?”安格爾還挺希望能和戴維一起合作,兩個人互補互助,總能揚長避短,效率可以更快些。

戴維搖搖頭,“算了,我對音樂盒沒有興趣……下次你有其他煉金計劃再叫我吧。”

戴維心忖,一個音樂盒也翻不出什么新花樣,他還不信制作音樂盒都能入階。以安格爾如今的附魔能力,難道還把鋒銳魔紋刻在音樂盒上?顯然不可能嘛。

“那好吧。”安格爾心中略有失望。

一道沉厚的敲鐘聲,從地下集市的鐘塔向四周傳開。

“已經晚上十點,看來我該回去了。”安格爾站起身,向戴維道別。

走出煉金店大門后,安格爾突然想起一件事,又回轉到店里:“戴維,你這里有魔紋學的書籍嗎?”

“魔紋學?你是說附魔的魔紋?”戴維疑惑:“你不是有嗎?上次的那個鋒銳魔紋,就是附魔魔紋。”

“不是附魔的魔紋,就普通的魔紋。”安格爾道。

“你要普通魔紋的書籍干嘛?那些魔紋又不能刻畫在煉金器具上。”戴維突然想到什么,咦了一聲:“你該不會是想要搞魔能陣附魔吧?”

想要將主動效果的魔紋刻畫在煉金道具上,只有通過魔能陣來附魔。但魔能陣附魔難度與普通魔紋附魔不是一個等級。難學難精,效果還不如“調合”來的好。煉金術士基本不會有人涉足這一塊。

“就是拿來看看,沒準備搞魔能陣附魔。”安格爾對魔紋學有點興趣,但暫時沒有想過涉足這一門新學科,純粹是想試試能不能靠著全息平板的投射,制作魔紋皮卷。

戴維帶著擔憂的神情:“我說安格爾,你才入超凡大門多久,就這么不務正業,對你成長沒有好處的。又是煉金、又是天空塔,現在又搞魔紋學,你現在才一級學徒,專注自身的力量才是正道。就算你煉金天賦厲害,但如果你自身修為跟不上,也只能制作低階下品的煉金道具。自身的境界,才是最重要的。”

戴維說的這番話很在理,安格爾其實也懂,不過他不可能告訴戴維,他并非要涉足魔紋學,純粹只是試驗全息平板的功效。

戴維見自己的殷切期許,沒有讓安格爾臉上沒有露出“悔改”之色,他擺出“恨鐵不成鋼”的表情:“附魔的書籍我這里有,但魔紋學我這里沒有,就算有,我也不會賣給你的,我這是為你好。”

戴維的一番作態,的確很有長者風范。如果不熟識他的人,或許會被他這番懇切的嚴詞所折服,但安格爾很清楚戴維的料性,他擺出這番“前輩長者”的表情與語氣,其實勸阻心情不大,“指點后輩”帶來的暗爽才是真。

看著戴維眼神越發“慈愛”,安格爾在心底長嘆一口氣:好吧,該配合你演出的我盡力去表演吧。

安格爾擺出“受教良多”的表情。

“你說的對,我的確太容易分心了,從今天起我就好好去冥想修煉,其他事情我再也不做了。”

安格爾的表情讓戴維暗爽,但他的話卻讓戴維一愣:“其實也不用那么拼的,偶爾煉煉金也是可以的。勞逸結合嘛。”

“不了,我還是認真冥想吧!爭取不做吊車尾。”安格爾說完后,作貴族告別禮,瀟灑的轉身離開。

留下戴維一個人在風中凌亂。

從地下集市出來,回到學徒鎮,沉悶的空氣被清新的氣息所代替。

今天實在太晚,安格爾索性去學徒鎮集市買了點熟食,就草草解決了溫飽問題。

回家后,安格爾直接來到靜室冥想。不知為何,今日的冥想竟然出奇的順利,比起以往來說效率高了許多。

冥想結束后,安格爾暗自思索,莫非自己已經從“身靜”到達“心靜”了?

所謂“心靜”,便是在吵鬧的環境下,依舊能夠進入最深層的冥想。所謂的“鬧中取靜”,就指的是心靜。

安格爾想了想,用全息平板放了一首名為“童年記憶”的音樂,音樂標簽顯示的作者叫班得瑞。

音樂舒緩溫柔,安格爾驚異的發現,這首歌比起“天空之城”來說亦毫不遜色,不知名的樂器進行多重演奏,悠揚的音符仿佛真的能將聆聽者帶入無憂無慮的童年。

雖說這首童年記憶很好聽,但安格爾并不是為了聽歌才打開音樂的。

放著音樂,安格爾迅速的閉上眼進入冥想狀態,在悠揚溫柔的音樂中,安格爾發現自己的確進入了冥想中!

莫非他的冥想境界真的到了“心靜”?還是說,因為這首歌太溫柔不激昂,才沒有影響冥想的效率?

安格爾想了想,干脆關上平板,來到閣樓。

讓托比用它剩下的兩朵回聲花,配合它尖銳的鳥叫,來給他制造噪音。

托比以為安格爾是欣賞它的音樂,高高興興的演奏起來。

安格爾忍受著雜亂尖銳的噪音,閉上眼強行進入冥想狀態,當安格爾來到混沌的思維空間后,他感覺外界的噪音與他本身的意識慢慢分隔開。

這與他聽“童年記憶”時不同,在聽舒緩悠揚的音樂時,他就算進入冥想中,耳畔也回響著音樂。但托比的噪音,卻在此時被隔離開,就像是大腦中有一種神秘器官,主動甄別著噪音與音樂。

但就算甄別了噪音與音樂,安格爾依然能感覺到噪音詭異的鼓動頻率。

在這種狀態下,安格爾根本無法靜下心去冥想。

果然,他并沒有到達“心靜”。“心靜”境界據記載,幾乎都是正式巫師才能領悟的。他達不到也屬正常。

安格爾從閣樓回到靜室。

雖說沒有達到心靜,但為何他的冥想效率會提升這么多?幾乎提升而來10的效率。

安格爾仔細回憶著今天發生的事,并沒有什么出奇的事啊。唯一可能有點奇怪的,就是他與撒卡對戰時,沒有受到希爾薇雅的靈魂攻擊。

但這個與冥想效率沒有關系啊?

安格爾想不通,但冥想效率提高不是什么壞事,只能將這個疑惑埋在心底,找時間去問問桑德斯。

又是一周過去,這天下午,安格爾與一個元素側木系與土系結合的毒系學徒爭斗了半天,最終耗費了一枚珍貴的火焰小箭,結束了這場戰斗。

這一戰結束后,安格爾的積分終于突破了上限,晉級到天空塔第十三層!

第十三層、第十四層、第十五層,這最后三層,與前面所有層數完全不同,是天空塔中最熱鬧、同時也是最黑暗的三層。幾乎每天都有人在比賽中喪生。

所以,在許多學徒口中,天空塔的最后三層又被稱為“死亡三階”。

安格爾登上第十三層后,沒有第一時間去比賽,而是找了個擂臺觀察起這一層的選手層次來。他作為十三層的選手,去任何擂臺看比賽都不會花錢,這算是天空塔給選手的福利。

“死亡三階”從擂臺的分布上,就與前面十二層不同。

整個十三層,只有三個擂臺,擂臺比底下的擂臺稍微大了一點,但觀眾席卻足足多了兩倍,每個擂臺都至少可以容納上千人同時觀看!

三個擂臺目前同時在比賽,安格爾選擇了一個觀眾最多的擂臺走了過去。

頂部的大屏幕上顯示著:「牧狐人vs颶風使者」

擂臺的雙方安格爾都不認識,但“牧狐人”這個名字……讓安格爾想起一些不好的回憶。

颶風使者穿著綠色邊紋、銀白暗紋的披風制服,帶穗肩章刻著族徽,是個身材高大的長滿絡腮胡的中年大叔。

牧狐人的打扮卻是槽點滿滿,一身白色巫師長袍,手中拄著刻有狐頭的木杖,長相清俊淡然,銀白色的長發隨意披散,看上去就像是出塵的隱士。明明年紀輕輕,卻一副“與世無爭”的模樣,讓人忍不住翻白眼吐槽。還有一個槽點,牧狐人在比賽時一直閉著眼。無論是施法,還是各種行動,他都未睜開眼,看上去就像是中二青年在費盡心思的對整個世界嘲諷。

颶風使者光從名字就可以看出,是個掌控風元素的施法者;牧狐人顯然是個召喚系的,但他迄今沒有召喚任何魔獸,而是召喚魔獸的幻影來對敵。

颶風使者顯然沒有牧狐人強。幾乎一面倒的被吊打。

血眼狐魔在牧狐人的手中,完全成了影魔,每一次出現都是一道白色的幻影,配合牧狐人優雅的動作,這場比賽與其說是對戰,更像是牧狐人的個人秀臺。

刻意大步伐移動,只為了讓銀白色的秀發更加飄逸。

刻意的大轉身施法,只為了露出最完美的側顏。

當然,以上全是安格爾自己臆測的。但不得不說,牧狐人的種種表演,讓場上的畫面更美,場外的氣氛更加熱鬧。

半晌后,牧狐人以完虐姿態,強勢艷壓颶風使者,獲得了最終勝利。

以這場比賽來說,雖然牧狐人更多的在表現自己,但其實力的確比樓下其他選手要厲害許多。

就連一直被壓著打的颶風使者,其水平也遠超旁人,安格爾自己估量實力,想要勝過颶風使者,恐怕必須動用帶魔紋的金色小箭。

就算如此,想要勝利,消耗的時間也會很長。

看來,要改變比賽策略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