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188節 第三星

第188節 第三星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188節 第三星

安格爾保證,他說出這話絕對沒有嘲諷的意思,真的只是在求證。

那小小的刺痛,還比不上他模擬魘界那堵墻上的紋路時產生疼痛的萬分之一。如果這就是傳聞中厲害無比的靈魂汲取,那也太小意思了吧。

安格爾的話,似乎惹怒了希爾薇雅,她就像喪失理智一般,瘋狂的攻擊安格爾。但一個身前實力僅僅巫師學徒的靈魂,還無法做到傷害物質界,只能通過術法來撬動物質界。然而希爾薇雅的驚魂嚎叫與靈魂汲取,對安格爾都沒有什么作用,她所謂的瘋狂攻擊,對安格爾更是毫無作用。

撒卡卻沒有被安格爾的話惹怒,他反而用看珍寶一樣的眼神,看著安格爾。

“你還不認輸嗎?”安格爾再次抬起手臂,這次如果撒卡還不認輸,他也不會再手下留情。

撒卡卻是詭秘的笑了起來。

“真是美妙的靈魂啊……哈哈哈哈。”撒卡的猙獰表情慢慢回復正常,再次變為頹廢系美男:“終于等到了,我的第三星。”

撒卡看向安格爾的表情,由原本的乖戾變成溫柔。

“我的瑰寶,可以告訴我,您的名字嗎?”撒卡就像一個溫柔的紳士,毫不在意肩膀上的血洞,朝著安格爾走過來。

安格爾只覺得背上一陣惡寒。這個撒卡原來不是神經病,是個變態!

“止步!”安格爾喝止:“再進一步……”

砰——

金色小箭打在撒卡面前的地板。

“這就是你的下場。”

撒卡眼神癡迷的溫柔一笑:“我的瑰寶星,你喜歡這個稱號嗎?”

瑰寶星是什么玩意兒?安格爾眼神嫌惡,這個撒卡已經變態到要給別人取外號了嗎?

撒卡繼續前行。

安格爾眼神一凜,帶著寒霜魔紋的金色小箭“咻”的一聲出膛,目標:撒卡的心臟。

撒卡原本就受傷,想要憑身法躲開這波小箭,顯然極難。他只能盡力的側過身,金色小箭最終打到右胸外側。

不過一瞬間,撒卡整個右半身都被冰霜凍結住。

戰事至此,已經毫無懸念。如果撒卡不及時救治,身亡只是時間早晚之事。

果然,撒卡在這個時候,往安格爾丟出了信息卡,承認失敗。

如果……撒卡不要用丟出“定情信物”一般的眼神看他,會更完美。

撒卡承認失敗后,天空塔救治隊立刻登臺救援。希爾薇雅也回到撒卡身邊,與此同時,一個滿身肌肉的男性靈魂也出現在撒卡旁邊,想來就是撒卡的第二星,“雛菊星”海靈頓。

突然,安格爾想起撒卡對他說的“我的瑰寶星”……這貨該不會看上他了吧?或者說,看上他的靈魂了吧?

被救治隊抬走的撒卡,在臨走之前看向安格爾的眼神,依舊是那般繾綣纏綿,就像是看著情人一般。

安格爾惡寒到全身一顫。

啊!這個變態真的看上他的靈魂了喂?!早知道就殺了他啊!

安格爾默默想著,如果這個時候攻擊撒卡,會不會被人詬病?這也有悖他三觀啊!要不……晚點找機會偷襲?

撒卡被抬下場后,安格爾還站在擂臺中央,思考著偷襲的可行性。

這時,場邊觀眾席上突然爆發出一陣驚詫聲,接著在安格爾一臉懵逼的情況下,眾人齊呼起安格爾的名字:“牛奶男爵!牛奶男爵!牛奶男爵!”

對其他人來說,這種被觀眾歡呼名號應該是一種榮耀。試想一下,他站在萬人中央,感受那萬丈榮光……是多么榮耀的一件事。

但對于安格爾來說,只覺得莫名的不自在。為何他當初要選這個外號啊!如果是“絕對真理”,該有多好!

安格爾訕訕的向觀眾揮了揮手,表示收到諸位的祝賀,然后頭也不回的穿過選手通道,回到了后臺選手區。

安格爾來到選手區時,也引起參賽選手的一陣側目。撒卡在十層逞威不是一時半會兒了,安格爾能打敗撒卡,并且重傷他。那種傷勢十天半個月都好不了,這讓十層中被撒卡支配的恐懼稍微煙消云散了些。但與此同時,他們似乎又迎來了新的大魔王——牛奶男爵。

安格爾打敗撒卡后,沒有再排比賽。他的魔力消耗很大,下把比賽不一定夠,索性先回家恢復魔力后再來。

回到家時,安格爾才有時間回味剛才和撒卡的比賽。

他和撒卡的比賽,吃虧在對靈魂系的不了解。早知道希爾薇雅對他造成不了太多傷害,他就不浪費魔力釋放那么多防御術法了。

想起希爾薇雅,安格爾也很奇怪,希爾薇雅真的有使出過驚魂嚎叫和靈魂汲取嗎?

安格爾打開全息平板,想翻一翻有沒有靈魂系的術法。

嗯……并沒有。

神秘側的術法,他收集的并不多,或者說,桑德斯的藏書室中沒有收集靈魂系術法。

如果希爾薇雅的嚎叫和那紅光招數,真的是驚魂嚎叫與靈魂汲取,為何他感覺不到傷害呢?靈魂汲取是有帶給他一點點傷痛,大約像是被針刺了一下,但這種小傷小痛對他毫無影響。

安格爾懷疑,是不是魔食花王涎的功效?但魔食花王涎不是只有修復靈魂的作用嗎?

想不通的情況下,安格爾只能作罷。他準備找時間去問問戴維,戴維既然收集到了撒卡的資料,對于希爾薇雅的兩個招數應該也有所了解。不知道戴維那里能不能給他一個答案。

經過這場與撒卡的比賽后,安格爾知道自己的短板,不僅僅是缺乏攻擊手段,還有對其他選手的不了解。

趁著回復魔力的空隙,安格爾便認真的研究起戴維給的天空塔種子選手的名單,對這些精英選手的技能進行分析研究,確保在遇到他們時能萬無一失。

下午,安格爾去天空塔時間比較晚,只打了4場比賽,依舊是全勝。在他比賽的過程中,也出現了一部分觀眾,顯然他打敗撒卡一事,已經小范圍的傳開。有人專程來看他比賽,雖然大多數都是如戴維那般,來刺探安格爾實力詳情的。

晚上,安格爾在天空塔的門口蹲守到9點,為了蹲守那個變態。

然而他并沒有蹲到撒卡,反而看到了克洛伊兄弟。

對于這一對兄弟,安格爾沒有特意找過他們麻煩,因為克洛伊兄弟只要看到安格爾,就遠遠繞路,他也懶得去追蹤。但既然這個時間遇到了,安格爾也不打算放過。

安格爾在一個暗巷堵住了他們。

安格爾一身黑袍,在漆黑的巷子中顯得有點陰森。克洛伊兄弟一眼就認出了安格爾。

克洛伊兄弟的眼神露出警惕與緊張的情緒。

安格爾很滿意他們的畏懼,這樣就比較容易展開友好的雙邊對話。

就在安格爾打算和克洛伊兄弟展開親切友好的對話時,克洛伊兄弟中的哥哥——黑袍克洛伊,突然擋在了白袍克洛伊的身前,從懷里取出一張古舊的皮卷給白袍克洛伊。

“牛奶男爵閣下,我們兄弟無意與你為敵。”黑袍克洛伊道。

安格爾沒有理他,而是將目光放在白袍克洛伊手中的皮卷上。

那張皮卷上的大型復合魔紋以及特殊跡號……他在桑德斯的藏書中曾經見過。

“皇冠小丑的平衡傳送卷。”安格爾緩緩念出那張皮卷的名稱。

黑袍克洛伊一臉平靜:“閣下既然知道,我希望閣下能放過我們,我們保證不會和任何人說出關于閣下的任何事。遇到閣下也會繞路走,永不出現在閣下面前。”

白袍克洛伊臉上帶著擔憂:“哥哥……”

安格爾卻是一臉恍惚,看著這倆兄弟,他想起了里昂。他小時候,去沃特福德學習貴族禮儀時,因為個頭小性格軟,經常被人欺負,那個時候里昂就是這樣擋在他面前。

安格爾原本打算將這兩兄弟解決了,但因為那張傳送卷的出現,讓安格爾多了一點思慮。

皇冠小丑,是深淵位面的絕世大魔神。它追求一切的平衡,你要得到什么東西,必須付出同樣的代價。比起巫師的等價交換,更加的苛刻。它的行事亦正亦邪,被某些巫師所推崇,這些人幾乎成了皇冠小丑的狂信徒,將皇冠小丑的真名跡號,在巫師界大為傳播。

用刻有皇冠小丑真名跡號的魔紋皮卷,可以達到更加超凡的效果。

就像這張傳送卷,魔紋一看就是斷裂奇怪,完全不能使用的一張廢卷。但通過皇冠小丑的狂信徒刻上其真名跡號。你再使用這張傳送卷,只需要付出傳送的代價,便能獲得完美傳送卷的效果。

傳送卷的代價,一般來說是人命,而且還不能隨隨便便的一個人就可以獻祭,必須是擁有同源血脈的人。也就是說,想要使用皇冠小丑的平衡皮卷,需要獻祭親人的性命。

黑袍克洛伊顯然做好了打算,如果安格爾要強勢滅口,他便以自身性命為代價,讓白袍克洛伊傳送離開。

安格爾不知道他們是從哪里搞到這種帶有魔性的皮卷,但他知道,自己今天可能無法解決這兩人了。

因為,殺一人與全滅口,完全是兩碼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