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183節 初叩真知

第183節 初叩真知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183節 初叩真知

夜色蒼蒼,頂著半夜微涼的風,安格爾隨著古德管家來到了幻魔島。

輔一進入書房,便看到書桌前,桑德斯翹著二郎腿,手中拿著一個水晶球通訊器,在觀看著些什么。

等到安格爾走近,才發現水晶球上的畫面,竟然是他在天空塔比賽的畫面。

桑德斯正在看的場次,是他在二層時,與一個元素側巫師學徒的戰斗畫面。

安格爾靜靜站在他身前,用這個角度看到自己的比賽,他莫名覺著羞恥。尤其是水晶球里自己把防御陣線構建好后,一邊釋放著金色小箭,一邊甕著嗓子,用高冷的聲線勸降對手。安格爾在比賽當場時,覺得自己給自己的人設很完美;但從第三方看自己比賽,卻覺得自己像是個中二少年。

“永恒羅生!哼哼,自己丟牌投降吧,否則下一次的傷口,就不是手腳,而是你的喉嚨了!”甕聲甕氣的聲音從水晶球里傳出來。

這句話,在安格爾比賽時,他說的毫無壓力。但這個時候,這個時間點,在這個場合,安格爾就覺得渾身不自在。尤其……桑德斯還帶著奇妙的表情,覷了他一眼。

安格爾張開巴掌,假意按摩太陽穴,實則捂臉遮羞。

怎么辦,太羞恥了!為什么他的人設會變這么乖戾?

等到這場比賽結束,桑德斯關掉水晶球,似笑非笑的看著安格爾。

久久的凝視,看的安格爾渾身不自在,桑德斯才用壓著笑意的低沉喉音打趣道:“威風不大,氣勢還挺足。”

安格爾不好意思的低下頭:“我……我就是……”人設崩塌了。這話他說不出口,吱嗚了半天轉言問道:“導師,你怎么弄到我的比賽影像?”

桑德斯也看出安格爾的不好意思,照顧著小徒弟的面薄,也順其自然的轉開話題。

原來是一大早,古德管家就過來了,發現他不在家,后來略微一查,才知曉安格爾去爬天空塔了。桑德斯知道這個消息后,饒有興趣的從天空塔管理處拿了他的比賽影像,這才有了如今的一出。

聽完桑德斯的話,安格爾更加的羞恥了。他以為自己身份隱藏的很好,應該不會被熟人發現。然而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桑德斯用什么手段查出“牛奶男爵”是他,安格爾已經不在意,只想腳下立刻裂出條縫,他要跳下去!

氣氛稍微尷尬了幾分鐘,桑德斯帶著安格爾來到陽臺。

陽臺上有兩根并排的靠椅,桑德斯兀自入座,示意安格爾坐下。

吹了些沁涼的夜風,看著遠方云霧星海中的永恒之樹,安格爾的心情稍微平復了些。

“你的戰斗方式,用在天空塔前幾層,應該沒有問題。但天空塔的最后三層,你遇到的對手就不會這么簡單了。”桑德斯道:“靠著那幾招防御手段,與一把沒有特殊效果的煉金武器,你很難真正的登頂。”

“天空塔的最后三層,不管什么時候,人數最多的都是血脈側的巫師學徒,他們有一部分已經融入了異獸血脈。攝取血脈的巫師學徒與沒有攝取血脈的巫師學徒,是兩個概念。他們可以頂著你的攻擊,不等你布置防御就沖到你面前,你將毫無還手之力。”

桑德斯的警告,安格爾其實沒有多擔心,他的機括腕弩并非如桑德斯所想的初級煉金武器,還有十幾顆入階的金色小箭。不僅如此,安格爾其實還藏有一把入階的遠程武器,除此之外,還有托比徘徊在空中,可以隨時支援。

所以安格爾渾身帶著有恃無恐的氣息。

桑德斯看著安格爾的表情,心中暗暗猜測著他的底氣。

“托比在領悟了重力脈絡后,應該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但也不可大意,世間奇特的人,奇特的術法很多,你不一定能靠著這三板斧就無所畏懼。”

桑德斯的這番話,讓安格爾突然想起了今天比賽的那個對手,瀝之息流。

瀝之息流使出的水化油之法,就讓安格爾一時不查,差點被推到場外。若不是瀝之息流在比賽時莫名睡著了,安格爾那場比賽說不定會輸。

想到這,安格爾好奇的將瀝之息流的事說了出來,詢問起桑德斯。

桑德斯拿出水晶球,調到了今日安格爾在天空塔三層的比賽影像,看完他與瀝之息流的比賽后,桑德斯沉思片刻,臉上帶著驚喜。

“我記得元素擬態里,并沒有改變元素性質的說法。水和油是兩碼事啊。”安格爾不知道桑德斯在高興什么,難道是看到他被擊飛的囧樣,在心中竊笑?

“你看的書很多嘛,元素擬態一般都是元素側二級學徒才會涉及的,其他架構的學徒或許等到三級學徒,甚至成就巫師后才會去涉獵。”桑德斯收起臉上的喜色,對安格爾道。

安格爾噎了一下,略微不自然的道:“在導師的藏書室,我曾經大略看過,有一點點印象。”

桑德斯對此只是隨口一提,并不在意安格爾從何得來。

“這個女人。”桑德斯指著水晶球里的瀝之息流,“我如果沒記錯的話,是十五年前進入野蠻洞窟的。十五年前有三個巫師,同時向她發出了金色飛帖。”

三個巫師,同時發金色飛帖?!安格爾驚疑的看著瀝之息流,三張金色飛帖代表什么?這個安格爾很清楚。

“她并非你想象中的元素側,而是極為稀少的神秘側特質系。”

“特質系?”安格爾隱隱在書中看到過,但神秘側的系別太多,他其實并沒有全部看完。

“這世間擁有超凡能力的不僅僅是巫師,有一些幸運兒天生就擁有超凡能力,她便是其一,天生擁有一種神秘特質:水之質變。”

“水之質變?莫非就是改變水的性質?”安格爾暗忖。

“不是你想象中的質變,而是直接賦予水新的特質。從水轉化油,便是其中一種。當初她來到野蠻洞窟時,是芙蘿拉接引的。”桑德斯道:“芙蘿拉用的招收方法,同樣是九艙血斗,但她并沒有限制最后人數,只要在石艙內活過10天的,都算過關。而這個瀝之息流,九艙血斗第一天,就將一鍋水化為毒湯,毒死了整個石艙的人。”

桑德斯說到這,便停了下來。

“其實,擁有先天能力的人,有的時候并非是被眷顧的。”

師徒兩人又隨意聊了一些天空塔比賽的事情,安格爾原本羞恥的心情徹底的平復了下來。

在聊天的過程中,安格爾有一點失望的是,桑德斯并沒有詢問他煉金武器之事。據他所知,煉金術士在野蠻洞窟極少,桑德斯對煉金術士也很尊重。安格爾都已經翹好尾巴,等待桑德斯被他煉金的超然天賦“震驚”了,但偏偏桑德斯沒有問。安格爾也不好意思主動貼臉上去自薦,那樣的話,“震驚”的效果會小很多。

“導師,你今天讓我過來,是為了什么事?”先前兩人說了一些有的沒的,但一直沒有進入正題。

桑德斯站起身:“你跟我來。”

桑德斯帶著安格爾來到書房,從抽屜里取出一本筆記,遞給安格爾。

安格爾打開筆記本,里面密密麻麻畫著各種模型圖以及滿當當的蠅頭小文。

字跡是桑德斯親筆寫下無疑。

“你好幾個月沒有動靜,我以為你對凈化花園沒有興趣。今天叫你來,原本是想考校你對本心認知的了解程度,合格后再將這本筆記本給你。”桑德斯笑了笑:“但沒想到,你給了我不小的驚喜,你在天空塔的比賽雖然還顯稚嫩,勝利多靠外物,但你那一套防御戲法,用的很不錯。尤其有一個戲法,已經初見本心,所以,就不考究你,直接拿去吧。”

“你的天賦是幻術系無疑,但具體是偏向幻術系哪一種方向,具體還要再看看。這本筆記本里記載的是幻術系的基礎戲法,你可以一一修行,對哪一種更有心得與想法,下次見面時,可以告訴我。”

記載幻術系所有的基礎戲法!

桑德斯一個戲法都沒有教授給他,只讓他去想明未來的路。當時就連芙蘿拉要教他戲法,桑德斯都嚴厲喝斥。沒想到今天,桑德斯竟然主動將幻術系的基礎戲法交予了他!

安格爾的心情瞬間亮堂起來,看桑德斯的眼神也親切許多。天知道,他都打算去云端圖書館租借幻術系的書籍了!

“你今天與瀝之息流對戰時,用出的類似沙塵術的戲法,有初叩真知之路的意蘊。希望你以后持之以恒,能盡早踏上真知之路,不再沉淪。”

“類似沙塵術?導師說的是「塵埃」?”安格爾一聽桑德斯所述,立刻想起了今日他用出的塵埃。

“塵埃?名字倒是很貼切,比之沙塵術威力小了不少,但有沙塵術的影子。”

“塵埃是除塵術的變形,我重組了排列方式……”

其實安格爾自己也不明白,重組戲法的排列組合,幾乎只要是個巫師學徒都做得到,但為何導師會說他“初叩真知之路”?這不是很大眾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