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174節 單蝶

第174節 單蝶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174節 單蝶

“沒錯,附魔了寒霜效果,可以在造成傷害時,對沒有防備的敵人造成僵冷。”安格爾道。

“你真的成為煉金學徒了?!”娜烏西卡看向安格爾,一臉的震驚:“你可知道這種超凡武器,在集市賣多少錢?”

“不知道,能賣個幾魔晶吧?”安格爾估測道。

娜烏西卡搖搖頭,眼神復雜:“我上次去地下集市,看到一把同樣擁有寒霜效果的砍刀,他要價整整130個魔晶,而且幾乎剛上架就賣出去了。”

“你的這把……造型幾乎達到名家水準,再加上寒霜特效,我估計至少要150魔晶以上!”

安格爾也愣住了。

150魔晶?!他煉制這把武器的材料,還不到1魔晶。

難怪擁有一技之長的人都富有的流油,這簡直是暴利啊!

看到安格爾也呆愣的模樣,娜烏西卡搖搖頭:“真是羨慕你啊,看來你很快就不會為貢獻點發愁了……”

安格爾撓了撓頭,也不知道該說什么。

娜烏西卡看著安格爾孩子氣的表現,心底那一絲嫉妒,漸漸平復下來了。自欺欺人的暗道:“或許,煉金術真的很簡單吧。或許,安格爾的天賦很適合煉金吧。或許,……”

“這太珍貴了,你確定要送給我?”

“當然。”

“那就卻之不恭了。”娜烏西卡心中對這把短兵,也甚是喜愛,不管是外形亦或者其威力,都讓她心醉不已。把玩了一會兒,娜烏西卡又問:“對了,你還沒說這把武器的名字呢?”

“這是熊爪刀。”安格爾順勢將這把武器的參數說了一遍,并且用法也簡單講解了一番:“具體名字你自己取吧,這是送給你的。對了,你看看指洞內側。”

娜烏西卡看向三個指洞中最大的指洞,內壁用規整的通用字刻了她的名字。

“都刻上我名字了,看來不收不行了。”娜烏西卡頓了頓:“這把武器,就叫單蝶吧。”

娜烏西卡取名直接忽略了花,單取一蝶,似有所指。

娜烏西卡拿著單蝶刀在手中旋轉,就像是風扇一般,劃出一道模糊的圓影。

然后,娜烏西卡直接將高速旋轉的單蝶刀拋向空中,然后伸出手,放在單蝶刀落經的途徑。

“娜烏西卡,你……”安格爾不懂娜烏西卡在干什么?以單蝶刀的鋒利,旋轉著落下,如果是刀刃對著手,豈不是會把手臂切成兩截?

娜烏西卡沒有回答,而是眼神鄭重的跟著單蝶刀。

單蝶刀被拋的很高,然后慢慢落下…當單蝶刀要切到娜烏西卡的手時,安格爾皺緊眉頭。

跐溜——

單蝶刀劃過娜烏西卡的手,旋轉沒有停歇繼續落下,哐當一聲,插入了桌面之中。

安格爾趕緊看向娜烏西卡的手,發現在她手腕處有一道淡淡的血痕。

安格爾瞳孔猛地一縮。難道劃傷了?

卻見娜烏西卡收回手,用食指指腹抹了抹手腕處的血痕,然后放在唇邊舔了舔:“沒有對單蝶輸入魔力,也帶起了霜痕。看來我還低估了它,這把武器至少也要值200魔晶以上啊。”

“娜烏西卡,你沒事吧?”安格爾見娜烏西卡手腕活動自如,心中稍微松了口氣。

“沒事,只是被霜寒之氣劃了道血痕。”

“你為什么要這么做?”安格爾不解她的做法。

娜烏西卡卻是對著安格爾燦爛一笑,然后拿起桌上的單蝶刀。拇指、食指、中指分別穿入三個指洞,不知為何,安格爾總覺得此時的娜烏西卡與單蝶刀似乎隱隱出現了些許聯系。就像是每個人、每樣物品都有一個磁場,相處久了人與物之間磁場會慢慢相似,而娜烏西卡與單蝶刀先前磁場感覺還各自為政,但此刻卻像是融為一體。

就仿佛,單蝶刀陪在娜烏西卡身邊幾十年一般。

“一種儀式。”娜烏西卡笑道:“這是劍士選定武器時的儀式,如果手被切斷,代表武器并不認同你;反之,則是武器認同了你,并且選擇你作為一生戰友。”

“看來,這個儀式很成功。”安格爾原本還想繼續追問‘為什么’以及‘值不值得’的問題,但想了想,最終沒有問出來。價值觀與個人追求不同,沒有必要強行要求他人。

“是的,很成功。”娜烏西卡隨手將單蝶插入腰間:“單蝶十分適合我,謝了!”

安格爾笑著搖頭:“以后單蝶有任何損傷,可以來找我。作為煉金大師的開山作,我免費修補噢。”

“我會好好珍惜它的,盡量不會讓它這么早與你重逢。”娜烏西卡頓了頓:“你現在會煉金了,可有什么想法?”

安格爾搖頭:“沒什么想法,煉金也不容易,耗費時間長,精力也需要集中,體力與精神上都是很大的消耗。”

娜烏西卡理解道:“也是,我在學魔紋學時,有同學說過,很多煉金術士都是十多年,甚至更久才出一樣成品。當然,那是指入階的煉金作品。至于煉金學徒嘛,應該也需要很久才出作品吧?我聽說地下集市有個中級煉金學徒,叫普什么。”

安格爾:“普羅米?”

娜烏西卡點頭:“沒錯,就是普羅米大師,我聽說他半年才出一件作品。”

安格爾默了默:“……”他剛才感慨‘耗時長’,是真心覺得耗時很長,煉制一件作品要一天多呢……但聽娜烏西卡這么一說,他突然覺得,還好他沒有說出具體煉制了多久。

就煉金來說,安格爾能煉的這么快,主要還是他的圖紙是現成的,而且附魔也很容易;其他的煉金術士,光是設計圖譜就要很久,記憶魔紋也花時間,半年出一件作品已經算是高效的了。

當晚,安格爾留在地穴原野聚餐,吃的是烤肉。

賽魯姆聽說安格爾煉金有成,整晚都在旁詢問著煉金事宜。安格爾也不厭其煩,有問必答。

說說笑笑中,這場溫情脈脈的聚餐在賽魯姆打呼中結束。

“年輕真好,想睡就睡。”娜烏西卡抽著煙,“我都不記得,上一次睡覺是在什么時候,每天都是用冥想代替休息。”

安格爾想說“何必那么拼”,但最后他還是沒有說出口,還是價值觀的問題。

將賽魯姆送回去后,安格爾也準備向娜烏西卡道別。

“我送你回去吧,正好出去吹吹風。”娜烏西卡道。

一路無言,在安格爾的家近在眼前時,娜烏西卡突然道:“胡克迪克被他導師帶出門去了,你暫時不用擔心他的問題,但他最近散布了很多與你有關的謠言。”

“我知道,上次賽魯姆給我說了。”

“你就不擔心嗎?他在謠言里說你無能、說你占用資源、說你毫無天賦、說你只知道躲在別人的身后。”

“有人信了嗎?”安格爾道。

娜烏西卡挑眉:“只要知道你背后的是桑德斯大人,那幾乎沒人信。當然,也不乏一些愚者。”

“那不就結了,謠言總會被現實雨打風吹去。”安格爾突然想起喬恩說過的一句話:“他們對我的百般猜疑和注解,都不足以構成萬分之一的我,卻是一覽無遺的他們。”

“的確,越是造謠,越顯得自己的無能,正是一覽無遺的他們。”娜烏西卡笑了笑:“想不到你還是個思想家。”

“既然你想得通,我也不多說了。希望能早日看到你登頂,晚安少年。”

回到家后,安格爾算著時間,按照古德管家所說的,凈化花園開啟的消息應該會在一個半月后傳開。

為了避開聞訊而來的厲害高手,安格爾必須想盡方法在一個半月內登頂。

時間已經不多。

安格爾決定在接下來的半個月內,全力將自己所需的煉金武器打造出來。并且熟練應用出選定的套術。

半月的時間,稍縱即逝。

在春祭之月下旬初日來臨的時候,安格爾穿戴上黑色床單,走出了家門。

托比撲棱著翅膀落在安格爾的肩膀,用頭蹭了蹭安格爾的臉。

“今天我開始登塔,你暫時不用上,先熟悉下擂臺環境。”安格爾對托比道。他這幾天也花了很多時間,與托比聯系配合,托比在領悟重力脈絡后,其殺傷力直線上升。

安格爾原本以為,自己有了煉金武器,對戰托比會輕松碾壓。然而并非如此,單對單的戰斗中,托比的速度簡直遠超他的想象,他煉制的武器是遠程武器,在瞄準不了托比身影的情況下,威力再大也沒用。

不過,與托比的對戰中,安格爾也了解了自己的短板。他與速度型的選手對決,的確比較困難。有了短板,安格爾自然要尋思解決方法。這幾天,他拿出了好幾個方案,都可以有效的防止速度型的選手靠近。當然,最好的方法就是托比上場去硬碰硬。

可以說,安格爾是打定主意走耍無賴的路線。

所有的攻擊全靠外力,煉金武器與托比。

自己學習的戲法,全是防御類與控制類的,拖都要拖死對手!

來到天空塔時,一層依舊熱鬧非凡,安格爾隨便看了幾場比賽,對于參賽選手的水準稍微有了一點把握。

雖然看上去還是很水,但至少比起那日“萬獸之王vs不朽冰帝”來的激烈些,選手你來我往,凡人們看的連連叫好。

等到差不多時,安格爾來到天空塔登記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