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159節 戲法模型

第159節 戲法模型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159節 戲法模型

一眼望去,整個天空都是黑壓壓的,密密麻麻的全是人。

以落云葉站臺為瞭望臺,他們看到的巫師學徒就已經數不勝數,很難想象在他們目所不及的地方,會有多少人在暗處隱藏。

安格爾最先關注的是天空之橋,在他們沒有學會飛行前,他們想要去幻魔島,必須要通過天空之橋。

“完蛋,全是人。”安格爾看到天空之橋的情形,暗中叫糟。

黑壓壓的一片,沒有絲毫空隙。安格爾懷疑,難道野蠻洞窟的所有巫師學徒全都傾巢出動了?要不然,為何連廣闊的天空之橋,都被塞滿了。

“看來,我們是前進不了了。”賽魯姆小臉繃得很緊。

“要不擠過去試試?”娜烏西卡低聲道。

遠處,突然傳來一陣喧嘩,眾人循聲望去。原來是一位學徒,見天空之橋中間出現了縫隙,想見縫插針擠到靠近幻魔島的地方,但還沒等他動彈,就有一個學徒將他踹到一邊,差點從空中之橋掉下去。于是,兩人起了爭執。

不過,爭執很快就結束了。因為一位不知從何處來的扛柱大漢,一步步的往天空之橋走去,隨著他移動,周遭自動讓開一條道。天空之橋上的人實在太多,扛柱大漢直接掄圓手中的巨石柱,下一秒就有數十人掉落天空之橋。

慘叫聲不停從云下傳出。

“好像有點危險……我們還是別去擠了。”賽魯姆的眼神跟著扛柱大漢,臉上帶著畏懼。

娜烏西卡見狀,也艱難的點頭贊同。

扛柱大漢一路走,一路掄柱,將天空之橋上的人清了一大半。

這時,一個手持木杖的瑩綠巫袍女子,也踏上了天空之橋,比起扛柱大漢的威勢,這位女學徒的手段則平靜許多。她每走一步,木杖微微點地,然后一攤人全部倒下。平靜不代表沒有殺傷力,等她走到扛柱大漢附近時,身后暈倒的人已經是橫陳遍野。

扛柱大漢并沒有和木杖女子起沖突,而是在天空之橋的終點,各據一方,互相連看一眼都沒有。

“天空之橋的終點,就在幻魔島邊緣,可謂是離幻魔島最近的地方。所以,很多實力高強的學徒,沒有選擇在空中等待,全都跑那兒去了。”

站臺上也有人,此時他們正竊竊私語。安格爾等人也聽到了這番話,互覷一眼,賽魯姆吶吶道:“天空之橋的終點,看來已經成了實力者必爭之地了。我們還是別過去了,就在這等等看吧。”

安格爾有桑德斯給予的金幣在身,可以自由出入幻魔島,但此時天上地下全都是人,天空之橋還被一群強橫無比的巫師學徒占據,他可不敢此時沖上去。

“我和賽魯姆倒是無所謂,就在這湊湊熱鬧也可以,但安格爾你……”娜烏西卡看向安格爾,他們知道安格爾的導師,正是幻魔島的主人。安格爾應該有進入幻魔島的權限。

安格爾沉默片刻,嘆了口氣:“我也不過去了,咱們就在這附近找個地方湊湊熱鬧也行。”

安格爾做出這個決定,也是很心酸的,難道他要拿著金幣高喊著“給我讓一讓,我是桑德斯的學生”嗎?那也太羞恥了。

于是一行三人,索性在落云葉站臺附近尋了個偏僻處落腳。

盤腿坐下后,安格爾從懷里掏出一個黑色的小布袋,然后掛在托比的脖子上。

“袋子里面放著幻魔島的通行證,我是進去不了了,你等會自己飛進去,看能不能撞上機緣。”安格爾殷切的對托比道,他原本對這次的機緣就不上心,術法反噬的傷害還在延續,導致他的精神狀況不佳,現在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索性將金幣交給托比,讓托比去尋覓機緣。

等到托比飛走后,安格爾立刻懨懨的靠著一個樹藤閉眼假寐。

“安格爾,你……”賽魯姆想要說什么,但被娜烏西卡拉住了。

娜烏西卡低聲道:“讓他一個人休息會兒吧,他看上去有點疲倦。”

“好吧。”賽魯姆也發現了安格爾的眼神有點疲憊。

一時間,氣氛緩緩陷入沉默中,安格爾在這樣的氣氛下,吹著清風,假寐也慢慢變成了真睡。

沉默的氣氛持續了半個多小時,賽魯姆突然道:“娜烏西卡小姐,你真的要去參加天空塔嗎?”

娜烏西卡點頭:“這是一個機會,我肯定會去。”

“但你也才剛剛晉級,怎么去和那些晉級很多年的學徒打?”

娜烏西卡掏出了長柄煙斗,慢悠悠的點起煙絲,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淡淡煙云。

“我認識一個擅長繪制魔紋皮卷的學徒,她是范特瑟大人早些年收的學徒。我可以從她那里低價收購些魔紋皮卷。”

“可就算如此,也需要很多貢獻點吧?”賽魯姆疑惑道,不懂娜烏西卡為何這么執著要去參加天空塔。

“賺唄。反正還有幾個月時間,總會有辦法的。”娜烏西卡的聲音沉著,似乎想到什么,眼里一片恍惚。

安格爾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晌午。

他剛睜開眼睛,就被賽魯姆發現了。

“你可算醒了,連續兩頓你都沒吃飯了,我這里帶了些干糧,你先拿去填填肚子。”賽魯姆從包裹里取出一張薄餅遞給安格爾。

安格爾才醒,精神還有些萎靡,迷迷糊糊的接過薄餅后,才后知后覺的問道:“現在是什么時間了?”

“你都睡了一晚上了,你說什么時間。”賽魯姆將薄餅遞過去后,又虔誠的擦過手,拿出珍惜的厚皮書籍,重新翻閱起來。

隔了好一會兒,安格爾才稍微緩過神來。因為賽魯姆在看書,娜烏西卡在冥想,所以安格爾吃薄餅的時候,都小心翼翼的不發出聲音打擾兩人。

吃完干燥的薄餅,安格爾發現娜烏西卡已經從冥想中結束,也在吃賽魯姆準備的干糧。

賽魯姆道:“要是我不帶吃的,你們是不是打算不吃東西硬捱著?”

娜烏西卡毫不在意的點點頭:“以前在黑莓海域做海盜的時候,經常幾天幾夜都不吃飯,我倒是無所謂。”

安格爾原本是打算去幻魔島的,到時候自然有古德管家安排食宿,但誰知計劃趕不上變化。

這時,娜烏西卡又道:“在海上餓幾天肚子,是經常的事。但如果沒有水喝,那才叫糟。”

回憶了一段曾經的崢嶸歲月,強調了在海上缺水的困難之處,娜烏西卡這才轉過頭看向賽魯姆:“所以,你有帶水嗎?”

賽魯姆沒好氣的道:“我隨身攜帶干糧是小時候餓肚子后養成的習慣,但我可沒有隨身帶水的習慣。”

“唉,沒水的話,干吃真難咽。”

安格爾突然道:“你們沒學過水系的戲法嗎?隨便哪一個,用出來都有水啊。”

水系戲法?賽魯姆搖了搖頭,“我在云端圖書館看了一些低級戲法記載,水系最低級的戲法水彈術是個1級戲法,我現在只會幾個0級戲法。”

娜烏西卡也搖頭,她學的也是0級戲法,而且比賽魯姆學的還少,她的精力多放在體魄開發,為了融合血脈作準備。

“清潔術呢?這個你們學過沒?”安格爾問道。

“這個我倒是學過,但這個用出來也沒有水啊。”賽魯姆道。

安格爾挑眉:“帶了紙筆嗎?”

賽魯姆:“我帶了!”

安格爾接過紙筆,唰唰唰的就將一排數據寫到紙上,然后遞給賽魯姆。

“按照這排數據代入魔能公式,構建出一道戲法模型來試試。”

賽魯姆看著眼前的紙,并沒有接過:“這是術法的數據?”

安格爾點頭。

“組織規定過,不得私下傳播從云端圖書館換購的術法……”

安格爾笑了笑:“不是從云端圖書館換購的,別擔心。”

賽魯姆聽到這時,才開心的接過。對于學徒來講,任何一種術法,都十分寶貴。能夠免費得到一種,他怎會不開心。

“不是從云端圖書館換購的,難道是從地下交易市場買的?”賽魯姆開心的拿起紙筆,構建起這道數據所代表的戲法模型。

“也不是,是我自己推導出來的。”

自己推導……?!賽魯姆的筆倏地停了下來,娜烏西卡也驚訝的看向安格爾。

安格爾看著兩人滿臉驚訝的表情,眉頭微微一皺:“你們學習術法不去了解他們的結構與排列公式嗎?”

賽魯姆搖搖頭。

娜烏西卡也搖搖頭,不過她的眼底閃過一絲光亮:“學習術法一定要了解其結構嗎?不是直接套用前人總結出來的戲法模型就可以了嗎?……這是桑德斯大人說的嗎?”

安格爾不置可否的攤攤手:“不是導師說的,我就是自己想去了解術法的根源是什么,所以拆分了清潔術的結構,推導了另一種排列組合。”

賽魯姆:“說起來,我也試過自己推導,但最后計算出來的戲法模型,什么效果都沒有,還花了我一周時間。”

安格爾聳聳肩:“我寫的這個術法數據也沒什么效果,但用來喝喝水應該沒問題。我將它命名咳咳,送水術。”安格爾詳細的說明了送水術的效果以及原理。

聽到安格爾的話,兩人才稍微收斂起訝異,如果只是召出一點水,倒是在他們接受的范圍內。

賽魯姆一開始還以為安格爾推導出一個完美的戲法模型呢。

如果是一個完美的戲法模型,那可是能留名的功績!不過巫師的歷史太長久了,幾乎大多數術法的組合排列都被前人推導過,完美的模型已經很少見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