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156節 術法反噬

第156節 術法反噬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156節 術法反噬

不過,系統只能遵循既定常識來推導。

所以,最后一步用魔能公式來把排列組合變為戲法模型,卻需要安格爾自己完成。因為這已經不屬于“科學”的范疇。

安格爾讓系統繼續運算下去,他自己則開始將每一種組合都化為戲法模型。

戲法模型一:“破碎的勾玉于圓心中”。

安格爾用魔力試驗了番,最后拿出紙筆記載:「似乎沒有太大效果,但周遭空氣的濕潤度明顯下降,大概有除濕效果?需進一步的試紙測試。」

戲法模型二:“破碎的勾玉分布四周,隱隱有絲線連接。”

這個戲法模型試驗出來的效果有點讓安格爾驚訝,憑空出現了一灘水。比起前面他測試的幾種戲法模型,這個更有“超凡”意味。若是在凡人面前施展,都可以被稱為“魔術”了吧?

效果記載:「抽取空氣中的水分,憑空釋放一灘沒有形態的水,量度約莫一個計量杯。暫且命名……送水術。量度提升,需要進一步的測試。」

戲法模型三:“勾玉被斜插進平面中”。

效果記載:「有小范圍的起風,并且凝聚極微的細小水滴。」

戲法模型四:“……”

一個個的戲法模型,安格爾全都一一測試,從測試的結果來看,基本沒有什么有用的戲法模型:要么是水分多了,要么是風聲大了,有的甚至他都判斷不出來有沒有變化。

在這大量的試驗中,安格爾也總結出一些規律。譬如,戲法模型如果是“破碎的勾玉系列”,那么水風元素的平衡側重于水元素。戲法模型如果是“平面與完整勾玉系列”,那么水風元素的平衡則側重于風元素。

安格爾將總結出來的規律,記載成冊。以便未來可以查詢。

直到這時,他心中才升起對前人的敬意,能夠總結出完美的“清潔術”的戲法模型,不知前人是測試了多久……

大約釋放了15個變種“清潔術”后,安格爾發現魔源釋放出的魔力,與對外吸收的原始魔力開始出現青黃不接的狀態。

“看來,目前的滿荷魔力,只能夠施展15個0級戲法。”安格爾默默念叨,這個數據看上去不怎么樣,但安格爾如果沒記錯的話,書上記載初入一級學徒的魔力量,估計只夠釋放1.5個0級戲法,就需要冥想來回復魔力。而他施法的量,基本上是別人的10倍。

不過,安格爾也測試過了,他目前壓榨出來的魔力總量,其實比同儕高不了多少。之所以效果能達到10倍,估計是魔力精純度的原因,魔力越精純,就能用比別人少很多的魔力,干涉物質界。

魔力耗盡,安格爾立刻進行冥想回復。

在他冥想過程中時,系統依舊在計算清潔術本質上水風元素的各種排列組合。

安格爾冥想了三個小時,魔力大約回復了一半。而此時,系統排列出來的組合已經超過百種,越到后面,因為變量越多,導致計算的速度越慢。目前新的一個排列組合,用時13分鐘才排列完畢,比起最初的30秒一個組合,慢了太多。

安格爾最初試驗的都是簡單的模型,在回復了一半魔力后,他決定試試這種系統計算都要10分鐘以上的比較復雜的戲法模型。

將計算出來的結果,通過魔能公式轉換為戲法模型,這一步安格爾就花了一個多小時。

對于這個看起來比原本“清潔術”的戲法模型還要復雜的多的新生模型,安格爾心中帶著一絲期待。

新的戲法模型:“一半勾玉破碎,平面化為折疊九邊形將勾玉劃分成十三段。”

安格爾興沖沖的將魔力從魔源中壓榨出來,然后很仔細的,將魔力引導成這個模型的樣子……

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他剛剛將勾玉的一半模擬出來,竟然魔力就消耗完畢了?!

安格爾整個人大傻眼,明明他感覺模型的大小和原先差不多的啊,怎么魔力消耗的這么嚇人?

位于思維空間中的進度只有一半的戲法模型,在安格爾久未繼續構建時,慢慢的開始解體坍塌。但解體還不要緊,戲法模型破碎時的反噬,轟然沖撞起整個思維空間。

安格爾只覺得精神一片恍惚,然后大腦像是爆炸了般,劇痛傳來,耳朵轟鳴,似有液體從眼、口、鼻、耳里流出。

緊接著,安格爾只覺眼前一黑,然后再也感知不到外界的一切。

安格爾似昏迷又似清醒,明明此刻沒有思維能力,但劇痛又反復的在精神深處炸開,疼痛伴隨著無意識的嗚咽,就這么持續著……

不知過了多久,他才從迷迷糊糊中蘇醒過來。

安格爾感覺頭疼欲裂,稍微揉了揉太陽穴,竟然發現手指上沾染了血色沙殼。他稍微用力擦了一下臉龐,發現落下細碎的起痂血液。

看著一地的血痂粉末,直到這時,安格爾才回想起昏迷前的事。

安格爾很快就從閱讀過的書籍中,找到與他狀況類似的情況。

——術法反噬。

書中記載,導致術法反噬的狀況有三種。第一,巫師強行越級施法;第二,戲法模型構建錯誤。第三,構建戲法模型到了一半,魔力不濟,導致模型坍塌。

安格爾顯然是第三種原因。

術法反噬,這種狀況在巫師界很常出現,但大多是因為第二種原因,其他巫師都是實打實的人腦計算,偶然犯錯可以理解。

但第三種原因……就算是學徒,也很少出現。因為巫師只要按部就班的訓練,就會慢慢的了解自己的底線,所以能避免出現超出底線狀況之外的事。

安格爾卻完全是愣頭青,靠著系統的計算能力,直接翻越一座座高山,絲毫不清楚自己的底線。這才導致了悲劇的發生。

術法反噬的下場,一般都很慘,輕傷是極少數,重傷甚至死亡的都有。所以,正式巫師很少去胡亂構建模型,大多遵循前人的腳步,至少安全許多。

安格爾的狀況也不妙,整個思維空間亂糟糟的。一進入冥想狀態,就感覺頭疼欲裂。

好在他構建的是很低級的戲法模型,而非術法模型。所以反噬情況沒有想象中那么嚴重,只需要休息十天半個月,就會自動緩和。

十天半個月無法冥想,算是給安格爾這一次魯莽試驗劃下一個句點。

安格爾看著系統還在自主計算“清潔術”的排列組合,想了想,沒有管它,任它繼續計算。他則拖著疲憊的身軀,出了靜室,燒水洗澡,將一身的血痂洗掉。

泡在溫熱的水中,安格爾的心情還沒有緩過來。

因為對常識的忽略,并且自認為有“全息平板”幫忙,導致盲目自信,結果做出這等魯莽行事。

也虧他構建的戲法只是0級戲法清潔術的變種模型,否則后果不堪設想!安格爾在心底暗暗告誡自己,這種教訓一次就夠,絕對不能再有下一次!

這一段時間暫時無法冥想,安格爾也不想閑著,索性整理起全息平板里的資料來。

他從桑德斯的藏書室攝錄的書籍,多是圖片格式,安格爾只需要分門別類,就能很快的整理完畢。

但他在魘界里攝錄的一些資料、羊皮卷,則多是影像格式,安格爾需要一張張的截圖,然后矯正,才能安置到適合的文件夾中。這一過程,又耗時又費神,安格爾只能慢慢整理。

在他整理的過程中,“清潔術”的水風元素組合排列,被系統全部計算出來,一共有630種。安格爾在戲法文件夾的子目錄里,建立了個“0級戲法清潔術”的文件夾,將系統推導出的所有排列組合一股腦的放進去,等術法反噬緩解過后,再行研究。

繁花之月上旬第3天。

安格爾放下手中的工作,離桑德斯巫術花園建成的時間已近,距離古德管家說的一周時限,還有一天。

安格爾決定先去幻魔島上等著,雖然他也不知道所謂的“機緣”為何物,但看其他巫師學徒圍在幻魔島附近虎視眈眈,想來這“機緣”也大有來頭。

安格爾梳洗一番,想要讓自己精神一些,但就算穿上華美的衣著,頭發也一絲不茍的梳成背背頭,可他毫無血色的臉頰,以及術法反噬后的恍惚眼神,讓他看上去更顯病態,仿佛一陣風就能將他吹倒。

“唉……”安格爾看著鏡中那頹病的自己,最終嘆了口氣,脫下華而不實的外套,披上從資源分配大廳那里領到的“校服”——床單樣式的黑色罩袍。

有兜帽遮掩住孱白病容,安格爾才踏出家門。

在離開時,安格爾沒有忘記叫上托比。

“上次在幻魔島的時候,你也聽到了。”安格爾對站在他肩膀上的托比道:“巫術花園成型時有大機緣,到時候我們一起,說不定你也能撞上機緣,小鳥變鳳凰。”

鳳凰是地球神話中的神鳥,托比自然沒聽過,但這并不妨礙它理解安格爾的意思,興奮的點頭。

安格爾見托比歡快的樣子,心情也不自覺的好了許多,笑著拍了拍它的小腦袋:“就算這次沒有機緣,等我下次去云端圖書館時,順道也幫你找找如何魔獸的修煉方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