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140節 混血兒巴魯巴

第140節 混血兒巴魯巴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140節 混血兒巴魯巴

隔天一早,安格爾出門前往幻魔島。

在空中巴士的車廂時,天空突然陰暗,不一會兒飄起了蒙蒙細雨。

“原來鏡中世界也會下雨啊?”透過樹葉的縫隙,安格爾看到天空烏云密布,積雨云比想象的還要厚,看來這場雨下的時間會持續很久。

進入野蠻洞窟后,他偶爾也會思考鏡中世界的真相,他一直以為是類似地球小說中的洞天,但看那自然而然形成的雨云,似乎又有些不一樣。

晨風吹拂,將雨絲從鏤空的車廂外吹了進來,沁涼的雨水,三兩滴的糊在安格爾臉上,濕冷的觸感,瞬間讓他告吹了思索的興趣,拿出手帕擦了擦臉。

安格爾以為自己會冒雨前往幻魔島,但事實上并沒有。

并非雨停了,而是他現在的位置,已經比積雨云還要高了。安格爾站在‘落云葉站臺’的外沿,低頭往下方看。原本他能看到綠色的平原、小如螻蟻的建筑,以及在建筑中來回的小黑點一樣的人類;但此時,他只能看到黑壓壓的烏云,以及聽到轟隆隆的落雨聲。

落雨聲用轟隆來形容,可見他此時的位置,離雨云的位置有多近。

他在落云葉站臺上,還看到有一群學徒也如他一般,在觀察著下方的雨云。不過安格爾純粹是好奇,別人卻是一邊觀察一邊記錄,若有所思后,時不時還從手上釋放些水系術法印證道理。

安格爾還注意到,在下方雨云的位置,有幾個憑空佇立的人影,似乎也在觀察著“云化雨”的過程,甚至聯合起來用魔力鼓搗出一片稍微小一點的積雨云,似乎在模仿云翻雨落的過程。

風花雪月處處真理,雷電皆是道理。

這一刻,看著這群完全沉浸在普通人不會注意到的細節知識的學徒們,安格爾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智慧之光。

他在云端圖書館,看到無盡藏書,只覺得崇敬與嘆服。但在這里,看到對雨云刻苦研究的同僚,他反而覺得離真理更近。用書壘砌是到達不了盡頭的,用腳丈量,用眼觀察,用腦思考,方得始終。

安格爾帶著這份稍稍有些感慨的心情,來到了幻魔島。

幻魔島依舊是陽光普照,安格爾沒有在書房見到桑德斯,而是被古德管家帶到了一座充滿瑰奇植物的園林中。

樹很高,加上青藤密布,遮了大半陽光。花叢很密,除了碎石小道外,幾乎都載滿了花。花的顏色各異,種類也不同。在幽暗的環境下,有些鮮艷到驚悚的意味。

桑德斯站在碎石小道的盡頭,他的身邊站滿了各種珍奇幻獸,其中就有安格爾曾經注意過的長者翅膀的白色駿馬。

“導師。”安格爾恭敬道。

“你來找我,可是有不懂的地方?”桑德斯背著他,在撫摸著一條長有血腥王冠的蟒蛇。

“不是,我只是來向導師報備一下,我要開始著手構建精神力模型了。”安格爾低頭躲開那條蟒蛇的凝視。

“這點小事就來向我報備,你是想讓我夸你進度快嗎?”桑德斯轉過頭,看向安格爾的眼神很平靜,但就是這普普通通的注視,仿佛就能看透人心般。

“呃,沒……”安格爾想否認,但不知為何,他始終沒有開口。桑德斯說的并沒有錯,他莫名其妙跑到導師這里來,不就是為了討個褒獎,翹一下驕傲的尾巴不是嗎?還特意找借口,說什么報備不報備。其實只不過是虛榮心罷了。

安格爾站在原地有些難堪,既是對自己的虛榮難堪,又是對桑德斯點破的尷尬。

氣氛凝固了半晌,安格爾有種想拔腿逃跑的沖動,認清自己內心深處的虛榮后,他覺得太羞恥太幼稚太丟臉了。

這時,桑德斯走到安格爾身邊。

安格爾以為桑德斯要打罵他時,沒想到一只溫熱的手放在他肩膀上。

“無須難堪,這其實是你心中最真實的,它的顏色很美,比太多人尖銳陰暗骯臟的好很多。”桑德斯低沉沙啞的聲音傳入安格爾耳中:“記住現在的你,他比你本人更真實,也不要嘗試丟掉他。只有認清真實,你的路才會走的更遠。”

安格爾愣愣的看著桑德斯,他的言語有點晦澀,讓他似懂非懂。但毋庸置疑,桑德斯似乎并沒有在向他責難。

桑德斯拍了拍安格爾的肩膀,然后走到一邊,“這么快就定位到精神力,的確值得表揚。我聽說你去找書老了?是書老告訴你的?”

“恩,我去找書老了,書老告訴我,只要喝下凜夜藥劑,就能快速定位精神力。但我沒有喝……”

安格爾話還沒說完,桑德斯突然打斷,用一種驚奇的眼神看著他。

桑德斯:“你說書老告訴你喝下凜夜藥劑?”

安格爾點頭。

“你確定書老回答了你的問題?”

“是啊。”

桑德斯看著安格爾,眼里流轉著莫名的神光。他剛才只是隨口問問,甚至打算在安格爾回答“書老拒絕了他”時,調侃幾句的;但沒有想到,安格爾竟然給出了一個他從沒有想過的答案。

書老竟然回答了!而且答案還是真的!

桑德斯回憶著,上一個從書老那里得到答案的巫師,似乎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吧,是晦夜之鋒的一位巫師,花了難以想象的財富,才從書老那里得到了指點。

安格爾竟然能夠從書老那里獲取答案?而且天殺的,那個問題還是那么簡單的問題。

早知道安格爾能夠撬開書老的口,他就準備好百八十個問題,讓安格爾代問了。至于安格爾的那個問題,隨便一個巫師都能解答好嗎!

桑德斯看著一臉茫然的安格爾,微微感嘆。

“你愿意給我講講,你是如何讓書老開口的嗎。”桑德斯突然有些好奇。

安格爾也沒有隱瞞,他和書老說的東西都涉及不了什么實質。便將那天的過程,一一講了出來。

“原來如此,以知識的交流,讓書老開口的啊,按照書老的性格,這倒是說的通……不過,質能關系?你又怎么會了解。”桑德斯道。

“是我的啟蒙導師教我的。”對于喬恩的學識,安格爾也沒有隱瞞。

聽完安格爾的解釋,桑德斯感慨道:“看來,你啟蒙導師的學問很不簡單呢。可惜是個普通人,無緣超凡,要不然以他的見識,說不定正式巫師也有望。”

桑德斯頓了頓,對安格爾道:“你能讓書老開口,也是一份輝煌戰績呢,如果傳揚出去,估計你的名聲可就響亮了。”

安格爾嘿嘿一笑,沒有接話。

“你沒有用凜夜藥劑,就定位到了精神力,這一點很好。魔食花隧道深處的那堵墻,很有蹊蹺,下去去魘界時,如果你還能從那堵墻上獲取增加精神力的機緣,那么再服用凜夜藥劑也不遲。”桑德斯說完后,用略帶遺憾的語氣道:“可惜,浪費了書老的一次指點機會。”

先前被桑德斯點破內心虛榮的尷尬,安格爾其實還沒有消退,此時見話題完結,就準備道別離開。

就在他要說出道別時,他突然想起在地穴中遇到的巴魯巴。

巴魯巴其實與他沒有任何關系,但也不知為何,安格爾莫名的對巴魯巴有些親近感。所以,在巴魯巴向他拜托時,他當場并沒有拒絕。

“導師,我還有件事想要咨詢一下你,可以嗎?”

“什么事讓你說的這么小心翼翼?”

安格爾沉默了片刻,將他在地底遇到巴魯巴的事情說了出來……

“我就想問問導師,我去詢問芙蘿拉小姐巴魯巴的事,她會不會生氣啊?”安格爾道。

“巴魯巴啊。”桑德斯突然笑了一聲:“生氣倒是不會,不過我倒是知道這件事的來龍去脈,你要聽嗎?”

“導師知道?那太好不過了!”安格爾也不想去麻煩芙蘿拉,小魔女可不是蓋的,雖然他挺想念小紅的。

桑德斯:“芙蘿拉不教授巴魯巴有兩個原因,第一,是她最近的確很忙,帕米吉高原的一個部落,出現大規模的血融事件,似乎是某種病原體導致的,她近些日子都在忙這事。第二,則是巴魯巴本身的原因。”

“巴魯巴本身有什么原因?”

桑德斯嘴角勾出一抹嘲諷的笑:“因為他本身并非人類。”

“不是人類?!”安格爾回憶著巴魯巴的外貌,似乎并無非人族的特征啊?

“他是人類與異界蠻族的混血兒。”桑德斯直接揭露了答案:“他在極怒時,身上會出現藍色圖騰,以及眼眸變成金色豎瞳。這是異界蠻族銀狼一族的特征,原本該有條尾巴的,不過因為是混血,所以人類的血脈中和了一部分銀狼血脈。”

“對于非此界人士,巫師界有個默認的規則,是不允許傳授巫師之法的。哪怕他只是普通的混血兒,但說不定其血脈深處埋有某個異界大能的暗招呢?畢竟,巫師之法橫貫萬千世界,覬覦巫師之法的人太多了。”

安格爾:“原來他身上有一半異界的血脈,難怪當時只有巴魯巴沒有導師飛帖。”

桑德斯道:“沒錯,因為巫師都不想沾這種麻煩。抓來解剖,倒是愿意。”

“那當時為何要收下他呢?”安格爾對此也有不解,早知道他是異界血脈,怕被異界大能刺探巫師秘法,那不收他不就行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