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112節 回歸巫師界

第112節 回歸巫師界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112節 回歸巫師界

一陣失重過后,奇怪冗雜感襲來,從頂貫尾。

比起進入魘界時的麻癢感,這種冗雜感帶著濃濁氛圍,就像是把清水與濁水混淆在一起,讓人莫名覺得不舒服。

安格爾暗暗猜測,他進入魘界的時候是靈魂離體,脫離了肉身束縛,所以才有麻癢的感覺。但回到巫師界,卻是靈魂倒灌入中,原本清靈的靈魂重回濁體,有莫名其妙的冗雜感倒也正常。

當和靈魂徹底圓融的交合在一起時,安格爾緩緩睜開了眼。

“唷,安格爾小弟弟的興趣不錯嘛,還帶了兩幅畫回來。”芙蘿拉清脆詭魅的聲線回蕩在房間里。

畫?安格爾低下頭一看,自己正坐在地板上,兩腋各夾著一個畫框。正是他從那條長廊里拿出來的兩幅畫。一副《星空下的旅人》,一副《牧人擠奶圖》。

安格爾沒空檢查畫,此時他腦海里回蕩的全是那只抓住它腳踝的手。

安格爾抬起頭看向桑德斯。

桑德斯正站在芙蘿拉身邊,狀態看起來雖有疲憊,但總體看上去還不錯,只是衣服有些凌亂。

“導師,那最后出現的是……魔物嗎?”安格爾迫不及待的問道。

如果是魔物,為什么最后抓住他腳踝的是人手?所以那魔物是人嗎?還是說,那個‘人’其實也像青年桑德斯那般,是某個巫師的投影?

桑德斯沉思片刻,似乎在回憶先前離開魘界時的遇襲事件。

半晌后,桑德斯才緩緩開口道:“我也不清楚,沒有看到它的真面目。不過……能如此遙遠的擊碎懸獄之梯,來者絕對不簡單,或許已臻傳奇。”

“什么?!懸獄之梯都被打碎了?”芙蘿拉驚呼出聲,她也和桑德斯去過‘花園迷宮’奈落城,很清楚懸獄之梯代表了什么!

“懸獄之梯是什么,是那條黑暗中的梯子嗎?”安格爾還不明所以。

“呀咧,你竟然不知道懸獄之梯?聽你這么問,難道你沒有和導師一起去懸獄之梯?”芙蘿拉帶著不敢置信的表情看著安格爾,沒有和桑德斯一起,那該不會是一個人就闖到了懸獄之梯吧?

桑德斯輕笑,對芙蘿拉道:“其實,安格爾比我先到懸獄之梯,我也是在最后一刻才看到他。”桑德斯說完后,又轉頭對安格爾道:“沒錯,懸獄之梯就是你走的那條黑暗中螺旋向上的階梯。其實那是個巨大的監獄,一路上你肯定也看到很多房間,那些都是犯人的房間。你如果仔細看了書房里的書就會知道。那座書房的主人,其實是那座監獄的監獄長。”

芙蘿拉驚疑的繞著安格爾走了好幾圈,口里不停的發出“嘖嘖”聲響。

“看不出來啊,安格爾小弟弟竟然能獨自闖到懸獄之梯,果然是運氣逆天啊。看來導師收下你是個非常聰明的決定呢,在你身邊連我們的運氣都好上許多。”芙蘿拉夸張的說,“行吧,哪怕你以后走學院派巫師,我也不阻攔你了!你就當個運氣寶寶就行了,收獲讓我們來!”

桑德斯似乎也很認同芙蘿拉的話,對安格爾這個新收的學生十分滿意,看安格爾還一臉未回神的表情,淡淡道:“最后襲擊的魔物是什么,你也不要去想太多,至少現在我們已經離開魘界了。短期內,也不可能再去魘界,那魔物之事我自會去了解的。”

說到這時,芙蘿拉也道:“能將懸獄之梯擊毀的魔物,也不是我們能惹的起的。反正都已經出了魘界,你就放寬心。”

“對了,導師這次去拿那本引導法,結果如何?”芙蘿拉轉頭看向桑德斯。

桑德斯愣了片刻,才反應過來芙蘿拉說的是什么。

芙蘿拉看桑德斯的表情,就知道結果了。

“果然又忘了!”芙蘿拉聳聳肩,表示在意料之中。

“的確忘了。”桑德斯坐回書桌前的椅子,回憶著魘界的經歷。他被屏蔽的年少時記憶想了起來,在大廳里的一切事情都想的起來,除了……那本引導法。

他現在甚至連那本引導法的名字是什么,都記不起。

這時,桑德斯發現芙蘿拉正饒有興趣的在看安格爾帶回來的兩幅畫,看著那兩幅畫,桑德斯想起在離開魘界時,似乎為了實驗安格爾的天賦,讓他把所有特殊物品都帶上,其中應該有那本引導法吧?

桑德斯正想詢問,卻發現安格爾還處于恍惚之中。桑德斯想了想,也沒有打擾安格爾,干脆直接用術法探究起安格爾身上攜帶的物品。

在“真視之眼”的波動下,安格爾全身上下所有東西一覽無余。

除開衣物外,安格爾身上攜帶的東西也挺多的。桑德斯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安格爾掛在胸前的玻璃球,這個玻璃球很普通,并非魘界之物。

除了那玻璃球外,便是其衣兜里的藥水瓶。

藥水瓶中有深黑色的藥劑波蕩,仔細去看的話,還能在漆黑中看到一絲幽藍。如果將玻璃瓶的蓋子打開,必然能感受到如寒冬般凜冽的氣息。

“看來安格爾的魘魂體果然有異,不僅將兩幅畫全全帶出來,就連凜夜藥劑都帶出來了。”

看到凜夜藥劑,桑德斯更期待起其他物品來。

安格爾放置凜夜藥劑的衣兜里,還有一個銅質懷表,桑德斯瞄了一眼就不在關注。這個懷表他曾經看安格爾用過,并非魘界之物。

桑德斯繼續往下看,在安格爾的腰間他看到了那把短杖與匕首。

桑德斯伸手一揮,短杖與匕首便從安格爾腰間落下,齊齊落入他手中。

芙蘿拉這時也看過來:“這不是荊棘薔薇匕嗎?這把匕首怎么在安格爾身上。咦,這把短杖……好熟悉,好像是我們組織的制式法杖?”

桑德斯沒有向芙蘿拉解釋這兩把武器的由來,而是繼續看安格爾身上的物品。

桑德斯用真視之眼將安格爾從頭至尾再次掃描了一遍,卻再無其他發現。

“難道,安格爾也沒有辦法將那本引導法帶出來?”桑德斯最終只能嘆了口氣,看來那本引導法真的與他無緣啊。

真視之眼的術法波動,桑德斯并沒有刻意隱瞞。所以芙蘿拉在感受到后,也大大咧咧的掃描了安格爾一遍。

“嘖嘖,安格爾身上的東西還不少嘛!凜夜藥劑?咦,怎么來的?難道是格蕾婭給的?這懷表那么破舊還在用……”芙蘿拉對安格爾身上存放的物品點評一番,最后以一道詭異的笑聲結束:“嘻嘻嘻,其實咱們的小少年,身材還挺有料的嘛!”

安格爾如今還沒回過神來,不知道自己全身上下都被人看遍了。如果他能聽到芙蘿拉的話,估計也會慶幸……無論是全息平板,亦或者天外之眼,都沒有被他們發現異狀。

“那本引導法沒有從魘界帶出來,看來安格爾的引導法著落,又要另想他法了。”芙蘿拉感慨道。

桑德斯沒有說話,這一次安格爾的天賦已經帶給他很大的驚喜,從魘界帶出特殊物品兩件——凜夜藥劑、以及黑色短杖;普通物品則全部帶了出來。這比起他以往的戰績,好了不知多少。

看來他的猜測或許真沒錯,魘魂體如果有等級區分的話,安格爾魘魂體等級肯定比他高。

“引導法沒有帶出來也無妨,只能說無緣吧。等回了野蠻洞窟,讓安格爾去申請《蒙托斯八面引導法》吧。”桑德斯道。

就在兩人說話之際,安格爾突然插口道:“欸?蒙托斯八面引導法?我不用學奇點散射冥想法了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