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87節 登艇

第87節 登艇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87節 登艇

“我記得芙蘿拉小姐說過,他們是昨夜凌晨歸來的。”安格爾尋思,導師恰好在昨夜歸來,這之間會不會有什么聯系呢?而且他還注意到一件事,自昨夜過后,覆蓋整個魔鬼海域的雷云開始大面積的消退,這或許也是一個值得注意的點。

安格爾將這些思考方向,全打成文字記錄到全息平板中。以他現在的身份,很難去佐證這些想法,唯有記錄下來,等待他有足夠力量去解開謎題的那一天。

安格爾將天外之眼收回內襯,如以往一樣貼身放置。

——或許天外之眼在昨夜之后,會發生意料之外的變化。無論這個變化是好是壞,安格爾也必須接受,他不可能為了有可能不好的未來而將天外之眼丟棄,所以他只能隨身攜帶。

光點一事,安格爾暫時將他放在一邊。

第二天,天光大亮的時分,一座巨大的蒸汽飛艇從遠方馳來,停泊在小山坳附近。飛艇上隱有魔紋閃動,和黑影魔仆罩袍上的魔紋如出一轍,同樣是一種隱匿魔紋。

飛艇的門艙打開,一個灰發小老頭站在門口,這時兩道身影突兀的出現他身邊。

正是桑德斯與芙蘿拉。

“哎呀呀,這一次收到的天賦者只有10個人?回去后,華萊士一系肯定又要鬧起來了。”小老頭閉眼感知了片刻,似乎就能看到地窟中的所有的情形。

“我倒是不擔心。學院派的那群人,明知道以我們的風格,挑選天賦者必然會有這種結果,鬧一鬧不過是為了臉上面子好看罷了。”芙蘿拉渾不在意的道。

招收天賦者是每個巫師組織的固有任務,但對于絕大多數巫師而言,這個任務就是個燙手山芋。不做這任務的話,沒有生源;做這任務的話,又浪費時間。一般來說,這種任務大家推來推去,最后都是交給巫師學徒去辦。當初,桑德斯接下這個任務,可是驚了一大片人的眼睛。

當時,以華萊士一系的學院派代表,是堅決反對桑德斯去招收天賦者的,因為以桑德斯的性格,必然會采取最極端的招攬方式,譬如“九艙血斗”。天賦者本來就少,經過“九艙血斗”的消耗,那最后招回來的生源能有幾個?

這些招收回來的生源,最后可是要分配到他們的麾下!對他們而言,等同于免費的白工啊!生源少,白工就少!他們自然不樂意桑德斯去招收天賦者。

其實桑德斯出門主要是為了尋找格蕾婭,至于招收天賦者是順手接的任務。見華萊士一系反對,芙蘿拉記得當時桑德斯只說了一句話:“那行,要不這任務交給你們吧?”

這句話,堪比無上大殺器。所有的巫師,無論是激烈的實戰派,亦或者是儒雅的學院派,紛紛的推拒,然后作鳥獸散。就連華萊士都尷尬了半天,然后以老腿不便為由,灰溜溜的跑了。

所以,最后這個招收天賦者的任務,還是落在了桑德斯身上。

“噢,天啊!真是稀奇!芙蘿拉女士竟然沒有稱他們為‘異見者’,如果華萊士在此,想來會很欣慰吧。”灰發小老頭用浮夸的表情道。

芙蘿拉攤了攤雙手:“沒辦法啊,誰叫我親愛的導師,這次收了一位一看就是學院派的徒弟呢,為了以后愉快的相處,‘異見者’就讓他見鬼去吧!對了,差點忘了糾正尼斯先生的錯誤,這一次我們收到的天賦者可不是10人,而是8人。”

芙蘿拉隨手往安格爾房間所在的方向指了指:“那個是導師新收的學生安格爾,不在此次分選之中。”說完后,芙蘿拉又指著一個方向:“那邊的異界混血兒,也不算在此次之列。”

小老頭——尼斯,聽完芙蘿拉的話,并不在意10人8人的分別,反而不敢置信的打量著面無表情的桑德斯。“桑德斯大人竟然收徒了?而且還是個學院派?!簡直難以相信,我剛才是在做夢嗎?”

桑德斯瞅了尼斯一眼,平平淡淡毫無波瀾的一眼,卻讓尼斯瞬間收起浮夸,一臉的戰戰兢兢。

“別浪費時間了,開始吧。”桑德斯道。

尼斯猛地點頭:“咳咳,既然蠻荒號已經到達目的地,那我們就讓這一屆的天賦者登艙吧!”

安格爾隨著一眾天賦者登上了蠻荒號。

或許是這些天被關在帳篷里太束縛,眾人登艇后自發的聚集在蠻荒號的甲板上,迎著高空凜冽的寒風,各自為陣,享受難得的自由時刻。

幾乎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見到蒸汽飛艇,對于它為什么能飛到天空中眾說紛紜。有人說是術法,有人說是煉金,還有人說是魔能陣,吵吵嚷嚷的好不熱鬧。

“我覺得都不是。”賽魯姆抱著心愛的厚皮書,一臉嚴肅的說。

“那你覺得為什么它會飛起來呢?”娜烏西卡靠在甲板的憑欄,一邊抽著煙槍,一邊漫不經心的詢問。冽冽寒風吹起她的長發,肩膀上的鱗甲也窸窣作響。

“我也不清楚,但我猜測,可能是和鐘表一樣,靠著某種聯動裝置飛起來的。”賽魯姆道。

娜烏西卡:“你覺得呢?安格爾?”

安格爾不置可否的回道:“或許賽魯姆說的是對的。”

但并不全對。蒸汽飛艇的確有機械的一面,但想要保持如此穩定與高速的移動,肯定也有神秘側的一面,安格爾暗忖。

娜烏西卡聽出安格爾話里的敷衍,但沒人會在意。大家聚集在甲板上吹吹風,本就沒有預設目的,話題也不過隨意聊聊。

“哈欠——”賽魯姆一個大噴嚏:“這里的風好大,再吹下去要生病的。”

看著鼻涕已經落下來的賽魯姆,娜烏西卡搖搖頭:“看來你和安格爾,都需要多鍛煉一下了。”

安格爾也覺得很冷,聽到娜烏西卡的話,不禁有些赧然。

安格爾從兜里掏出一張繡有家族獅心標志的手帕,遞給賽魯姆:“擦一擦,風的確有點大,要不我們先回去。”

賽魯姆點點頭,比起吹風他更想回房看書。安格爾私心也不想待在甲板上,且不說風大不大的問題,光是周圍天賦者無所不在的指點,不管有沒有惡意,都讓安格爾不舒服。

“我可不回去,難得放風一次,不抓緊時間享受,那多沒意思。”娜烏西卡道。

安格爾與賽魯姆離開后,在充滿機械風格的走廊里穿梭。以往野蠻洞窟招收的天賦者都是好幾人一個房間,但這一次桑德斯招收的天賦者除開安格爾外,一共只有9人。所以野蠻號上的房間倒是多出來不少,故而一人一房間。賽魯姆和安格爾的房間分別在不同層,安格爾在上層,賽魯姆在下層。

與賽魯姆在樓梯間道別后,安格爾遠遠就看到有一道矮小黑影站在他房間門口。

走近一看,竟然是一只幼小的魔隼。

這只幼小魔隼是金喙黑羽血目,看上去十分漂亮。安格爾正待研究它為何站在門口時,就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從魔隼口中傳出來:

“安格爾,這只魔隼是我的煉金魔寵,你跟著它到我房間。”

聲音是桑德斯的,安格爾不知道導師找他何事,但他一點也不敢怠慢。將托比放回房間后,安格爾便跟著魔隼急匆匆的離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0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