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85節 黑莓之王

第85節 黑莓之王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85節 黑莓之王

“海盜?!”安格爾和賽魯姆同時驚呼出聲。這個答案實在太令他們意外了,安格爾一直以為娜烏西卡是帶兵上陣的軍官,沒想到真正的答案卻是和臆測的答案完全背道而馳。

娜烏西卡竟然是海盜!

隔了好一會兒,安格爾的心

才平復下來,一開始雖然覺得“海盜”這個答案實在太令人震驚了。但隨著思慮的回歸,安格爾竟意外的覺得娜烏西卡很合“海盜”這個人設

擁有大批手下,

手還凌厲,對戰時揮斥方遒指點江山,歇息時慵懶

感,煙酒不忌。

且不說三觀是不是正確的,光是這個人設,安格爾就認為充滿著傳奇色彩。如果有才華好的吟游詩人為此提筆,或許還能傳唱出一段輝煌故事。

安格爾的思緒浮想翩翩,大千世界還未游覽完畢,就聽到賽魯姆的質問:“你竟然是海盜!”

安格爾回頭看去,發現賽魯姆看娜烏西卡的神

,從微妙的親近變成了極度的嫌惡。

“如果不是內有隱

,那么這個小孩的是非觀還

正的嘛!”安格爾在心底思忖,這樣看來,賽魯姆的確算是可以相交的對象安格爾自己倒是不在乎什么海盜不海盜的,傳言好的不一定好,傳言惡的也不見得惡,安格爾更喜歡的是用自己的眼睛丈量世界,而不是被一個“傳聞”或者“職業”的偏見,而桎梏住最初的印象。

不過安格爾自己對自己的要求是另一碼事,對別人的要求又是另一碼事。賽魯姆對“海盜”的嫌惡,如果是出于“職業”偏見的話,那么倒是個正派角色。只是安格爾還有些疑惑,如果他真的是非觀正確、心地純善,又是如何通過九艙血斗的考核呢?

“呀咧,看來賽魯姆小朋友對我是海盜很有意見嘛。”娜烏西卡一點也不在意被賽魯姆厭惡,反而覺得小孩子脾氣就是古怪,莫名其妙的親近,莫名其妙的嫌惡真有意思。

“海盜都不是好人,搶奪百姓血汗,無惡不作。”賽魯姆不說話了,兀自坐到一邊,摩挲著珍

的書本。

“看來你還是個正義感十足的小朋友啊。”娜烏西卡調笑道。

賽魯姆沒有直視娜烏西卡,但依舊在一旁低聲抗議:“我不我已經13歲了。”

娜烏西卡挑挑眉:“我以為除了安格爾小弟弟外,能通過九艙血斗的人,都不會在意這些條條框框了。沒想到還能遇見這么正義感的小男孩咦,我想起來了,莫非你是第三艙的勝利者?”

賽魯姆聽到娜烏西卡的問話,不知為何,臉上飄起一陣緋紅賽魯姆似乎不想回答這個問題,但他的教養告訴他,不回答別人是不禮貌的。隔了好一會兒,賽魯姆才期期艾艾的道了句:“這與你又無干。”

看到賽魯姆的表現,娜烏西卡不

一愣,然后哈哈大笑。

“有趣,太有趣了。”娜烏西卡:“我發現你比他還有趣誒。”話中的他,指的是安格爾。

“凡爾賽公國有趣的人真多啊,你和莎朗杜妮一樣的有趣。”

“莎朗杜你怎么可以直呼女王陛下的名諱!”賽魯姆不滿的怒瞪著娜烏西卡。

“我可不是特意的,是上次和你們女王陛下喝玫瑰茶的時候,她讓我這么叫的唷。”娜烏西卡聳聳肩,美目中有光輝流轉。

“你和女王陛下喝茶?怎么可能!咦,娜烏西卡,我好像想起來了。”賽魯姆突然睜大眼睛:“你難道是黑莓之王,阿斯貝魯閣下?!”

娜烏西卡不置可否的點點頭:“我全名的確叫娜烏西卡阿斯貝魯。”

“你真的是阿斯貝魯閣下?!那個傳說中肅清了整個黑莓海域

暗面的黑莓之王!”賽魯姆突然激動的站了起來。

聽到賽魯姆的那一長串的頭銜,娜烏西卡抖了抖不存在的雞皮疙瘩:“好像,是的。”

“太好了!阿斯貝魯閣下,我是你忠誠的崇拜者!沒想到我竟然、竟然在這里能遇到你,我真是太幸運了!”賽魯姆一掃先前的嫌惡,眼里露出欣喜,恨不得對娜烏西卡頂禮膜拜。

“您正義光輝灑滿整個黑莓海域,您拯救了無數的受難者,您就是英雄!”賽魯姆幾乎用詠嘆調的方式在拍馬

不對,是贊美。

“我一開始還以為阿斯貝魯閣下是男士,沒想到會是您。剛才我誤會你了,你是個大好人!”賽魯姆迫不及待的像娜烏西卡承認錯誤,生怕多一秒,對方就會對他生出微詞。

娜烏西卡也曾有狂

的追求者,但像這種用看“偶像”般的眼神崇拜者,還是第一次見。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應對這種類型的人。

在旁看戲看了半天的安格爾,突然湊過來:“你到底做過什么?他的變臉真是太迅速了。”

娜烏西卡沒有回答,反而是賽魯姆幫著說明,用了一大堆贊美的修辭,時不時夾雜幾句馬

安格爾聽完賽魯姆的話,總算是明白賽魯姆的崇拜從何而來。

黑莓海域是一片黑暗的亂源,很多海盜在那兒扎堆,燒殺搶掠無惡不作。直到娜烏西卡的到來,她花了三年的時間,帶著一支船隊南征北戰,用鐵血手腕鎮壓整片海域,肅清了黑莓海的所有不良氣氛。自此之后,商船貨輪從黑莓海域過,再也沒有出現過意外,可以說,這全是娜烏西卡的功績!

“咳咳,其實我也有收過路費。”被夸贊道天邊去,娜烏西卡自己都覺得別扭,忍不住開口。

“那不一樣!閣下是海盜,收過路費不是很正常嗎!”賽魯姆反駁道。

安格爾此時也不

對賽魯姆的說辭感到好笑,前面還在嫌惡海盜,下一秒就理直氣壯的站在海盜一邊。

這個賽魯姆,果然如娜烏西卡所說,是個有趣的妙人。

那邊兩人一個吹捧一個不自在,好不容易結束對話時,娜烏西卡忍不住擦了擦額頭的汗。如此艱難的對話,她還是第一次見識。

這時,安格爾突然道:“對了,娜烏西卡你剛才說的第三艙是怎么回事?”

半晌后。

“哈哈哈哈,原來你就是那個裝死過關的人!”聽完娜烏西卡的解釋,安格爾也不

好笑。

他先前還在疑惑賽魯姆是怎么通過九艙血斗的,沒想到他竟然是靠著裝死通關的。

“我很好奇,以你的

格,就算裝死,到了最后也要和人決一勝負啊。無法相信你會去殺人。”安格爾疑惑道。

“那個人殺了好多人,他最后發現我沒死,還要殺我,所以我才”賽魯姆說到這的時候,聲音越來越低,看起來他對自己殺了人的

緒,還沒有徹底走出來。

“這些

子,我都會想起那天。每

每夜都睡不著,只有在看書的時候,才會忘記那時的

景。”

看著賽魯姆小臉蒼白,黑眼圈濃重的就像是化了煙熏妝一樣,安格爾先前還覺得好笑,此時卻覺得莫名的心疼。

他自己還沒有殺過人,他也不知道自己殺人后會不會出現負面

緒,但他理解賽魯姆的心

安格爾拍了拍賽魯姆的肩膀,聊以安慰。

娜烏西卡也不習慣如此低沉的氣氛,看了看安格爾,轉移話題道:“我們都聊了自己,你不說說嗎?”

話題莫名其妙的回到了自己頭上,娜烏西卡直勾勾的看著他,賽魯姆也收起

緒,帶著好奇的眼神看向他。對他們而言,安格爾的

份最引人好奇,為什么他不用參加九艙血斗,為什么黑魔影仆會對他恭敬,就連云鯨上的正式巫師,對他的態度都很親近?

安格爾知道他們想聽的是什么,但他自己都不知道桑德斯看重他什么,所以他只能作無知狀,簡單的說了幾句自己的

“我出

在貴族家庭,不過上頭有兄長,所以我沒有爵位繼承,但我很幸福,兄長對我很好。我有一個很博學的導師,他教會我很多東西,可惜他生病,為了治療他,我們想盡辦法后來,偶然間遇到一個巫師學徒,為了治好導師,我就踏上了前往繁大陸的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8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