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47節 真正的巫師

第47節 真正的巫師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47節 真正的巫師

童話鎮,是南域一個極為奇特的巫師組織聯盟。或者說,它只是一個概念,由許多愿意承認這個概念的巫師組織聯合而成。另外,還因為一些巫師組織太弱小,在列強環繞下,為了自保而加入巫師聯盟。

格蕾婭所在的巫師組織,名為“森林里的糖果屋”。糖果屋在四百年前加入了童話鎮,在整個童話鎮諸多轄下組織中,也算是獨樹一幟。因為整個南域絕大多數的美食巫師,都出自糖果屋。

美食巫師的進階難度,在整個神秘側都算是數一數二的,目前南域在明面上出現過的美食巫師,也不過十指之數。而格蕾婭,便是在這些美食巫師中,最拔尖的那一撥。

“格蕾婭的戰力,雖然不是特別強,但其術法的詭異程度有時候連以攻擊力著稱的血脈側巫師,都不愿招惹。”芙蘿拉說完童話鎮,又聊起格蕾婭來:“反正在我不想為敵的巫師名單里,她應該可以排進前十。”

“你能得到芭比餐廳的金卡,已經和她結了一份情誼。以后你晉級正式巫師后,這份人情或許會給你帶來超乎想象的收獲。”

芙蘿拉的話,說的很功利。但這就是巫師的世界,情懷比利益來的好用。

桑德斯也微微的點頭,難得的也說了句對格蕾婭的評價:

“她是個真正的巫師,無論是作為對手還是朋友,都值得尊敬。”

真正的……巫師?安格爾默默的呢喃,他不明白“真正的巫師”是什么意思,難道其他人不是真正的巫師嗎?

安格爾的疑惑,桑德斯只是笑笑,沒有解釋這番話的深意。巫師的路,需要自己去走,現在就點破的話,反而容易陷入迷障。

不過桑德斯還是補充了一句:

“走出自己的路,不為前人所困。并且數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的走下去,就算前途未卜,那也是一種獨有的風景。這種巫師,就是真正的巫師。”桑德斯摩挲著手杖:“可惜,很多巫師都明白這個道理,也一直想走上這條道路,不過知識沒有積累到位,悟性也堪憂。導致,真正的巫師現在是越來越少。”

桑德斯點到即止,沒有再在這個話題延伸開去。但也因為他的這番話,讓安格爾在未來抉擇前途時,走上了一條真正屬于自己的路。

隨著話題的談論,安格爾感覺氣氛比最初的尷尬要融洽許多,在芙蘿拉的引導下,安格爾也說了一些自己的事。

不過他的生活一直都是三點一線,所以總結起來,就只有“學習、吃飯、睡覺”三件事。

如此枯燥乏味的生活,安格爾以為他新認的導師會覺得他過的很無聊。

帶著忐忑的心情,安格爾看向桑德斯。

桑德斯面上還是看不出端倪,只是將手杖放在桌上,翹起二郎腿,用漫不經心的態度說道:“從你過去的生活來看,已經有巫師專研的態度,不過過于溫柔;看來你更適合做個學院派的巫師。”

一聽桑德斯的話,安格爾整個人一怔。

在剛才的接觸中,安格爾已經知道,桑德斯與芙蘿拉都是來自于野蠻洞窟。野蠻洞窟是在南域都排名前列的大組織,黑巫師占據多數,白巫師很少,基本屬于野蠻洞窟的“異見派”。而桑德斯口中說的學院派巫師,絕大多數都屬于白巫師。

按照巫師學徒的觀感,桑德斯與芙蘿拉都屬于黑巫師,如今桑德斯卻給他定下“學院派巫師”的標簽……莫非是對他表示不滿意嗎?

想起先前芙蘿拉和摩羅的對話,言語中也多看不起學院派,安格爾覺得自己有些患得患失,心中暗罵自己太敏感,但他又忍不住多想。

安格爾的心理活動全表現在臉上了,桑德斯見狀后,瞥了一眼芙蘿拉。

芙蘿拉心領神會的笑了笑,然后拍了拍安格爾肩膀:“嘻嘻嘻,看來,回到組織后,我們與異見派的關系要靠你改善了!”

“你也毋庸在意派系分別。很多時候,你做的事情都在一念之間,是白是黑,或者是灰。都不是評判一個人的標準,‘異見派’也只是我們私下取得綽號,巫師在泛位面的形象都是血腥殘酷,而大多數去駐扎它位面的都是學院派巫師,所以并不是學院派就是好人。還要看你自己怎么做。什么白巫師,黑巫師的,這些學徒們搞出來的分類,完全沒個準頭,別太當回事。”

“我不喜歡學院派,單純是因為咱們野蠻洞窟的某些學院派,完全是兩面派,并非我對這種巫師有意見。”

聽完芙蘿拉的話,安格爾知道自己的心思又被看穿了,不禁有些臉紅。

還好這個時候,格蕾婭端著餐盤從外面款款而來,勉強轉移了眾人的注意力。

陶瓷餐盤被精致的蓋子蓋著,輕輕的放在安格爾面前,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格蕾婭身后跟著湯鼬與膩鳥,兩人的手中也端著餐盤,他們把餐盤放在芙蘿拉與桑德斯面前。

“裝的這么精致有毛用,反正還不是要裝到儲具里帶走。”芙蘿拉一邊吐槽,一邊揭開蓋子。

餐盤中乘著一個水滴狀的透明水晶瓶,瓶蓋是用綁帶和軟木塞做成的,橫截面有隱隱的魔紋符號閃耀。

瓶中有水,水里看上去什么都沒有,但用上真視類術法,立刻就能發現瓶子里裝著一只正歡騰的游來游去的透明蠕蟲。

這只蟲,便是斷片蜉蝣。

“安格爾小弟弟,請慢用。”格蕾婭風情萬種的拋了個媚眼,然而以她的身段,做出媚眼的動作讓眾人都忍不住胃酸上涌。

慢用?難道要我喝掉這水?安格爾看不到斷片蜉蝣,只能帶著疑惑的搖晃了下水晶瓶。

“里面裝的是斷片蜉蝣,你現在暫時用不到,可以先收著。”桑德斯道:“回了組織后,你也可以將它賣掉,換取自己需要的物資。不過我不建議你賣掉,斷片蜉蝣的功效獨一無二,等你成就巫師后,或有大用。”

桑德斯似乎十分篤定安格爾能成就巫師,格蕾婭用異色看著安格爾,她的猜測得不到確認,讓她心里癢癢的撓著。

格蕾婭吩咐湯鼬在安格爾身邊待命,她則是來到廚具邊。

“桑德斯,現在到你了。還是扭曲巴原蟲?”格蕾婭看似正常的詢問,但眼眉卻是低垂著,讓人看不清她在想什么。

桑德斯勾起嘴角。

格蕾婭這句話問的很正常,但經歷了金卡宴客廳之事后,桑德斯怎么會不知道,格蕾婭其實是在透過這句問話,從桑德斯的回答里暗自揣摩安格爾的天賦。

如果桑德斯回答“不用”,格蕾婭就很容易推測出某些東西。——短短時間,就改變了連續幾十年的定制食物,怎能不讓人懷疑。

明面上是問話,暗地里卻隱含深意。

當然,桑德斯知道格蕾婭不過是八卦安格爾的天賦,而非真的有心刺探。

但作為一個喜愛看別人牙癢癢的人,怎么可能輕易的滿足其他人的八卦,尤其是這人已經是他的學生。

護短模式開啟的桑德斯,眼神淡淡的道:“當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