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美食供應商  >>  目錄 >> 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 炫耀變成悲劇

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 炫耀變成悲劇

作者:會做菜的貓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會做菜的貓 | 美食供應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 炫耀變成悲劇

鐵鍋里熬著糊爛面,袁州手上不停的做著其他的菜品,而坐在角落的舒馨則是安靜的等著,她沒看手機,而是時不時的小心的看向廚房里。

但舒馨個子不高,就算坐在高腳椅上也看不見放在里面的鍋,而且她使勁嗅了嗅也沒嗅到屬于糊爛面的香氣。

應該說她其實什么都沒聞到。

“不知道會不會和小時候吃的一樣。”舒馨心里有些擔心。

其實舒馨這個擔心不是擔心袁州做的不好吃或者不正宗,她只是擔心做的和她小時候吃的不一樣。

雖說這是舒馨第一次來袁州小店,但袁州的大名她身在蓉城自然是如雷貫耳的。

哪怕舒馨時不時的看袁州做菜,但其實她的行為一點也不突兀,因為在場的食客基本都會這樣。

二十分鐘過的很快,袁州端出一個大約二兩的白瓷碗直接放進托盤里,同時順手往托盤里放上了筷子和白瓷湯勺。

而站在一旁的蘇若燕則快速的端起托盤往舒馨這里來了。

“您的糊爛面,請慢用。”蘇若燕邊說邊把碗和餐具拿出來擺到她面前。

“謝謝。”舒馨低聲道。

“不客氣。”蘇若燕說完,拿著托盤直接離開。

這時候舒馨才認真的看向面前的一碗糊爛面。

雙手可以捧住的白瓷大碗,外面繪著漂亮的清雅的花,看著就很高檔的樣子。

而里面則裝著一碗糊爛面,面上泛著淡淡的油光,碧綠的細碎青菜葉子點綴在其中。

稍微一攪動還能看見切成丁的肉粒,以及褐色的香菇丁,隨著攪動淡淡的白氣冒出,隨之而來的還有獨屬于糊爛面的香氣。

“好香。”舒馨聞著面香,看著碗里面忍不住笑了,但眼中卻有一滴眼淚滑落。

“嘩啦”舒馨突然站了起來,沖著廚房里的袁州鼓足勇氣的開口道:“謝謝袁老板,很香。”

舒馨的聲音有些含糊,就是袁州都沒聽明白她到底說的是很香還是很像。

“嗯,吃吧,冷了不好吃,要是熱這里有新毛巾。”袁州并未多說,只是遞出一條潔白干凈的新毛巾。

“謝謝。”舒馨這時候又變得慫慫的,低著頭接過毛巾趕忙坐下了。

坐下好一會后舒馨才緩過神了,小心翼翼又不著痕跡的偷眼看了看周圍的食客,發現根本沒人注意她后這才稍微挺直脊背坐的離桌子遠了些。

畢竟剛剛舒馨差點沒趴桌子上去。

捏著毛巾,舒馨心里一陣暖意,低著頭快速的擦了把臉,這才心道:“果然網上說的對,袁老板真的是又暖又直男,還好我沒化妝。”

雖然這樣想著,但舒馨卻很是感激袁州,心情平復下來后再看面前的糊爛面才感覺好多了。

“奶奶我要吃了哦。”舒馨心里暗暗這樣說道,然后拿起了勺子。

勺子也是細膩的白瓷所制,小小的一把被舒馨握在手里,勺子中間還繪著一朵鮮艷的大紅色的牡丹花。

讓這勺子很是富麗堂皇的樣子。

但舒馨卻忍不住撲哧笑了出來:“這勺子好像小時候用的那種。”

可不是,小時候的白瓷勺子在勺子中間就會有一朵不知道是牡丹還是月季的花,特別大又艷俗,雖然眼前這把很是精致富貴,但也不影響舒馨想到她小時候家里的勺子。

舀起一勺糊爛面,細細短短的面條加上點點翠綠的青菜葉子和幾絲蛋皮混合在一起,到嘴邊的時候香氣更加明顯。

有面條的面香味和清新的蔬菜香味,還有雞蛋的味道,豐富而具有煙火氣。

微瞇著眼,舒馨一口塞進嘴里,這糊爛面入口微溫,一點不燙。

瞬間就讓舒馨想到她奶奶說的話:“這個溫度剛剛好不燙了,快吃了上學去。”

“奶奶這面為什么都這么短?”舒馨道。

“短了你好少嚼兩下,早點吃完上學去。”奶奶理所當然的回道。

記憶的畫面只是一閃而過,而嘴里的味道更加真實。

短短的面條很是軟爛,吸飽了所有食材和湯汁的味道,讓面條很是好吃。

加上清脆爽口的蔬菜碎,以及略帶柔韌的蛋皮,還有咀嚼起來香味十足的臘肉,整個口感很是咸香。

“唏哩呼嚕”連舀帶喝的舒馨現在已經沒有剛剛進店時候的拘謹和小心,反而帶著隨意。

“好好吃,奶奶袁老板做的比你好吃。”舒馨這樣想著,嘴上卻慢慢的放緩了動作。

舒馨吃的慢了起來,但一碗糊爛面是真的不多,不一會就見了底。

但舒馨還是用勺子仔細的刮干凈碗底,吃完碗底的湯汁后才放下勺子。

“好吃。”舒馨猛的抬頭,然后看到廚房忙碌的袁老板,這才意識到自己還在店里,立刻又低下了頭。

退下高腳椅后,舒馨提起聲音說了句:“謝謝袁老板很好吃,毛巾下次洗干凈還給您。”

說完就快步走出了店門,并且速度飛快的消失在了門外。

“你沒告訴她毛巾是店里唯一免費的東西?”袁州難得語氣帶著笑意的問道。

“老板,我還沒來得及說。”蘇若燕也有些無奈的說道。

“那你下次告訴她吧。”袁州說完,又繼續做菜去了。

“好的,老板。”蘇若燕點頭應下。

“這個小姐姐跑的也太快了。”蘇若燕無奈的看了眼門口,心道。

這只是晚餐的小插曲,很快就過去了,剩下的晚餐時間很是安穩,兩個小時過的很快,至少食客們是很意猶未盡的。

但營業時間到了,大家也都在袁州的歡迎明天再來中離開了。

蘇若燕和毛野進行交接班的時候,袁州就直接上樓洗漱去了。

等袁州再下樓的時候,小酒館的酒客們就開始進門了。

第一個進門的就是兩個超級不對付的人,這兩人自然就是王鴻和方恒了。

“晚上好。”袁州招呼道。

“晚上好,袁老板。”方恒客氣的招呼道。

“袁老板晚上好。”這個中氣十足的聲音就是王鴻了。

“倒是難得看到你們倆一起來喝酒。”袁州道。

“嘿嘿,那是因為我人逢喜事精神爽。”王鴻立刻得意洋洋的說道。

“對,這家伙說他有事情要和我說,或者是炫耀,所以特意請我喝酒,去別的地方我自然是不會去的,但袁老板你這里,我就只能隨他炫耀了。”方恒攤手道。

“不是炫耀,我這是實事求是。”王鴻道。

“那你說說是什么事情。”方恒道:“袁老板你看他說有事叫我,但卻賣關子,還不告訴我。”

“不知道我能不能聽。”袁州一本正經的問道。

當然,袁州表示他絕對不是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讓王鴻請方恒喝酒,他這是在為眼前這兩個小朋友評判公正呢。

本來還想吊方恒胃口的,但袁州這么一問,王鴻也就干脆道:“當然可以,反正距離酒館時間還有二十分鐘,我就聽袁老板的,好好和你這個可憐的天邪教魔女說說吧。”

“謝謝袁老板。”方恒也是雞賊,他直接給袁州道謝,根本不理會王鴻。

但是王鴻也不在意,一臉得意的開口道:“你知道我現在是暢銷書作家吧。”

“嗯哼。”方恒哼了一聲,沒多說。

而袁州則很給面子的點了點頭,然后王鴻接著開口道。

“身為暢銷書作家的我已經有了許多粉絲了,前兩個月新書發布后有個非常有才的女粉絲加我,給了我很多下本書的啟發。”王鴻說這話的時候特意看著方恒的表情。

畢竟本來他和方恒都屬于單身狗,但方恒是談過戀愛的,而他因為沒談過所以經常被方恒嘲笑,說他是直男不懂女孩子的心。

所以,王鴻才特意說明是女粉絲并且說出他們交流的很好,已經是朋友的信息,想看看方恒的反應。

然而方恒的反應就是毫無反應,就是袁州也一臉的平靜。

“我們現在已經是朋友了,而且關系很不錯,我準備下本書發布會的時候請她過來。”王鴻強調道。

“所以呢?”方恒淡然道:“你叫我來就是為了證明你有女讀者?”

“看書可是不分男女的。”方恒道。

“是的,食客也不分性別。”袁州適時的開口。

“當然不是。”王鴻笑了笑,一臉得意的再次開口:“我朋友就是那個女讀者叫邵鈺她昨天給我寄東西了。”

“看到沒有我都收到讀者禮物了,還是個女孩子,所以說我不是直男。”王鴻緊跟著說道。

“恭喜,這倒是好事。”方恒中肯的說道。

就是一旁的袁州都點了點頭表示認可。

確實是,因為王鴻這人朋友不多,性格就不善于交際,所以能有一個朋友,袁州和方恒作為他的朋友自然覺得還是不錯的。

“送了你什么,高興的你今天要請我喝酒。”方恒順口問道。

方恒發誓,他問的時候真的只是順口,并沒有其他意思,但卻沒想到聽到后來的答案。

“一袋子紅豆。”王鴻干脆道。

“啥?”方恒不解的看向王鴻。

“就是一袋子紅豆,我懷疑邵鈺肯定是為了考研我會不會做飯,因為我告訴過她我常常來袁老板這里吃飯,她也常說擔心我寫書不出去吃飯餓死在家。”王鴻一臉肯定的說道。

“這邏輯無敵了。”方恒忍不住捂臉。

而王鴻還在繼續道:“所以我直接煮了紅豆粥拍照發給她了,要知道我可是在廚神小店吃飯的人,廚藝上怎么能沒兩手。”

方恒先是拋棄了詢問王鴻一袋紅豆和做飯的關系這件事,他現在比較擔心王鴻怕是又要失去他的書友朋友了,因為他有很不好的預感。

“你就沒覺得人家大老遠給你寄紅豆有什么奇怪的?”方恒作為交過女朋友,還算懂女孩子心思的男人,提醒般的問道。

“沒有啊,我還收到過其他的吃的呢。”王鴻搖頭。

“……”方恒深吸一口氣道:“那紅豆有什么很奇怪的地方嗎?”

王鴻看了眼方恒道:“你嫉妒我有朋友寄吃的。”

那語氣那叫一個無比肯定,方恒都想上了,而一旁的袁州則仔細思考了一番,覺得王鴻的話好像是沒問題的,不由看向方恒。

“滾,爸爸連女朋友都有過,還在乎你的女性朋友?”方恒揮手不耐煩道。

“我看你就是嫉妒,因為我現在可是暢銷書作家。”王鴻嘚瑟道:“不用擔心,雖然你沒有書友,但是我還是可以勉為其難請你喝酒的。”

“你收到紅豆那女孩沒說什么?”方恒聞言很是無奈,只能直接問道。

“沒有,雖然紅豆不多,但是大約有個半斤吧,剛剛好可以煮兩次紅豆粥。”王鴻道。

方恒覺得他的預感更不好了。

“那你真沒覺得這紅豆奇怪?”方恒道:“想清楚再說話。”

王鴻臉上始終帶著一種勝利的微笑,因為他認真方恒肯定是羨慕他的,所以他很是大度的仔細回憶著細節,準備分享給方恒聽。

“其他沒什么,就是那紅豆用現在的話來說麻麻賴賴的不那么圓潤。”王鴻扶著下巴道。

很好,方恒這下算是確定心里的答案了,但為了萬無一失還是讓王鴻把昨晚紅豆粥的照片拿出來給他看了看。

雖然期間王鴻一臉你別嫉妒,你沒有這么好的朋友,但是我有的表情,但方恒還是認真的看了圖片。

并且因為方恒表情不對,同看了照片的袁州都沒說這粥熬的不好這事,只是默默的聽著。

“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愿君多采擷,此物最相思。”方恒一臉憐憫的看向王鴻背出了這首詩。

然后方恒接著道:“你聽過這首詩嗎?”

“當然聽過。”說當然的時候王鴻心里還有點莫名,身為作家文學素養他自然是不差的,這唐朝王維的詩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但隨后看方恒的表情,他突然就意識到了什么,再聯系其那表皮不完整的紅豆,王鴻也有了不妙的預感。

“我聽說有女孩會用在紅豆上刻字來表白,而且我沒記錯的話五十克紅豆大約能數出一百顆紅豆來,那么五百二十顆紅豆好像就是半斤?”方恒慢慢悠悠的說道。

聽完這話王鴻一臉如遭雷劈的表情直接定格在那里,好似石化了一般,臉上炫耀的神情全部消失了。

而袁州面無表情沒說話,王鴻真是太蠢了,如此明顯的表白都看不穿,反正他肯定是不會犯這傻。

好一會過后,王鴻突然一言不發的急匆匆直接上樓,然后速度飛快的拿起桌上的酒壺灌了一口酒后又飛快的下樓道:“我已經喝過酒了,剩下的是天邪教魔女喝,我先走了。”

王鴻從未如此嚴肅過,說完就直接離開了。

倒是看到他這一系列騷操作的方恒道:“這不算違反袁老板你這里的規矩吧。”

袁州點頭道:“不算。”

是的,袁州這里的規矩是抽到簽的必須到場,如若不然就算違規,而這時候王鴻還能想起這點算是很理智了。

但出了店門之后就沒人知道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美食供應商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