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美食供應商  >>  目錄 >>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開始指導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開始指導

作者:會做菜的貓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會做菜的貓 | 美食供應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開始指導

袁州才將將掛斷電話,門口就又響起了晚上好的招呼聲。

“晚上好,袁老板。”來人正是開古董店的宗默。

宗默還是那副落拓的樣子,穿著土棕色短袖汗衫,下身一條比較寬大的短褲,腳上一雙人字拖,頭發微長有些卷曲的耷拉在肩膀上。

整個人看起來就不是很精神,但臉色卻很好,眼睛明亮的看著,舉起一只手站在門口招呼道。

“晚上好,宗老板。”袁州也點頭回應道。

“汪”一聲清脆的狗叫響起,從聲音就能聽出這是宗默那只純種二哈的聲音。

因為它的聲音里透著滿滿的驚慌,顯然是肉多多來了。

“袁老板稍等。”宗默說完,換手牽繩子,然后托著二哈往一旁的柱子走去。

邊走宗默還不忘邊說道:“知道你想和肉多多、面湯他們玩,我這就把你栓這里,你自己好好玩吧,我有點事,一會來接你。”

說完,宗默完全不顧二哈羅密歐的抗拒,直接把它栓在了一旁的柱子上。

而肉多多則踩著貓步一步步的接近羅密歐,倒是一旁的面湯狗頭枕在自家媳婦米飯的身子上,饒有興趣的看著一狗一貓。

因為這時候羅密歐已經慫的夾緊尾巴,并且整個狗都在后退,還把繩子都繃直了,簡直是全身都在散發著拒絕的意思。

但宗默卻蹲下身拍了拍肉多多的貓頭道:“好好玩,別欺負羅密歐就行了。”

說完,宗默拿著一只木盒子就往袁州小店走去。

這次宗默是直接進門的,當然進門前宗默還是擦干凈手,打理了一番身上的狗毛的。

“袁老板打擾了。”宗默開口還是很客氣。

“沒有,我現在正空閑。”袁州搖頭。

“哈哈,那就好。”宗默笑著,然后把手上的盒子放在隔板上,接著道:“這是我最近新收的古物,我想著這東西袁老板你肯定有興趣,所以我拿過來給你瞧瞧。”

“哦?有心了,謝謝。”袁州道。

“這有什么,我就是做這個的。”宗默擺手,然后也沒賣關子,直接伸開盒子露出里面的內容。

盒子不大,方方正正的比一本書稍大些,一打開果然里面裝著一本泛黃的古籍,看起來就年代久遠了。

封面的字呈豎排,袁州依稀能認出食物或是食材這兩個字,這倒是讓袁州眼前一亮。

“這是關于食材的記載?”袁州問道。

“說是也不是,因為這是一本記載的一些現在咱們已經失傳,但是當時有的頂級食材的書。”宗默這話說的繞口。

但袁州卻是一聽就懂了,宗默的意思是這確實是記載食材的書,但卻記載的是以前那個年代有,而現在已經沒有的食材。

關于這點袁州熟悉啊,畢竟系統老是拿出一些失傳食材,所以對于袁州來說他還真的很有興趣。

“好書,宗老板賣嗎?”袁州直接問道。

“哈哈……”宗默哈哈一笑,本想說送,但看袁州一臉認真的樣子,又想起他送那倆玉瓶的艱苦經歷立刻改口道:“當然,我就是做這生意的。”

“我這是把古物找個適合它的人,這東西擱別人那里估計也就是值個年代錢,但給袁老板才能發揮它的作用。”宗默接著道。

“嗯,但是你不能便宜,要按照市價來。”袁州嚴肅的開口道。

顯然,袁州也想起了一送幾十萬的那對玉瓶。

“說價格前,我得給袁老板你說說這古物為什么值錢。”宗默沒直接開價,轉而道。

袁州點頭,認真的聽著。

“這古物他之所以有收藏價值,一個自然是因為時間久遠具有一定的研究意義,以及考據當時歷史的意.義,但這都歸屬于文物類。”宗默頭頭是道的說道。

“而另一個就是有歷史名人使用過,比如李世民用過的就被,拿過的碟子這都是意義。”宗默接著道。

“嗯。”袁州點頭。

“而眼前這個嘛,就是本宋代記載田間農事的書,既沒有名人的加持,也沒有太大的研究價值,所以這書還真不是很值錢。”宗默話鋒一轉的說道。

袁州對于古董是真的一點不懂,畢竟隔行如隔山,但聽宗默說的話還是挺有道理,也就情不自禁的點了點頭。

“所以本來我想送給袁老板的,但看袁老板你不要,那就給個兩千塊就行了。”宗默灑脫的說道。

“兩千會不會太少。”袁州眉頭微皺,因為這書對他來說還是挺有研究價值的。

“不少,我收的時候就沒花多少。”宗默道:“我剛剛說了這書得對人,要是我賣別人,人家還嫌兩千多呢。”

“好的,那現金還是手機?”袁州沒多糾結,直接問道。

“都行,袁老板你看什么方便就行。”宗默道。

“那我給你轉賬。”袁州道。

“好的。”宗默拿出手機的收款碼,袁州直接掃了一下,然后付了兩千。

“承惠,已經到賬了,多謝袁老板,我可是遛個狗就做了個生意。”宗默笑瞇瞇的說道。

“宗老板你稍等,我把盒子還給你。”袁州并未多說,只是道。

“好的,那我坐會兒。”宗默點頭,然后坐在高腳椅上看著袁州小心的拿著盒子上了二樓。

“稍等。”袁州點頭,人就離開了。

“袁老板哪哪都好,就是太較真,真不愧是圓規。”宗默搖頭晃腦的感慨著。

其實他就是收到這書然后專門來送書的,只是又沒送成,只能賤賣了。

想到這里,宗默又不禁心道:“還好我這口才還不錯。”

是的,宗默自然是以為他的這一番說法已經說服了袁州這東西不值錢了。

而袁州也確實對古董的價值沒有一個概念,但袁州從來不是一個占便宜的。

雖然不清楚這古籍的具體價值,但對袁州他來說這東西屬于很珍貴的古籍,那自然袁州不會占這個便宜。

是以,一安置好古籍,袁州就在盒子里重新墊上心的綢布,然后從二樓直接去了素宴廳,接著往下去了那間專門擺放四季杯碟碗架的房間。

整屋子的海南黃花梨木,看著就有些目眩神迷,但袁州卻淡然的走到一個隔間里,那里堆著一些用剩下的黃花梨木。

袁州小心的帶上手套往盒子里裝了許多的海南黃花梨木的芯材木屑,這樣的木屑再研磨細致后可以直接用作香薰。

而袁州從宗默的身上是聞到了香薰味道的,這才回禮了這個。

裝好木屑后,袁州蓋上盒蓋,脫下手套開始往回走。

自然這次袁州還是原路返回的,等袁州從樓上下來的時候宗默已經在店里等了六七分鐘了。

宗默倒是沒覺得時間久,畢竟存放古籍自然是需要時間的。

“久等了。”袁州把盒子推到宗默的面前。

“不久不久,沒多會。”宗默搖頭道。

說著,宗默就要直接拿起隔板上的木盒子,袁州卻再次開口道:“謝謝宗老板的古籍,對我來說很有用,所以我也準備了小小的回禮。”

“咦?是吃的嗎?”宗默一臉感興趣的看著盒子道。

“咳,并不是。”袁州這一瞬間突然想到了烏海。

畢竟誰會用剛剛裝了古籍的盒子來裝吃的,這也太不講究了。

“我都說了這古籍我收的時候真沒花多少錢,袁老板你不用客氣的。”宗默邊說邊眼神詢問是否可以打開盒子。

袁州默默點了點頭,沒接話。

“啪嗒。”盒子就是普通的搭扣形式的,所以宗默毫不費力就打開了,然后又立刻啪的一身關上了。

“哎呦,這是啥?這東西也太好了,這味道真是純正,這是老黃花梨木吧。”宗默一臉驚喜又不敢置信的看向袁州。

“嗯,我做木架剩下的。”袁州特意說明道。

袁州這么說的意思是這對他來說只是剩下的邊角料,不值得什么,但聽在宗默耳朵里卻讓他胃疼。

宗默是個開古董店的商人不假,但他也愛附庸風雅,喜歡熏香,這熏香和木頭稍微有那么些聯系,是以他一眼就看出,不應該說聞出這是純正的海南黃花梨木的香味,還得是非常老的木材,還得是芯材才有這么好的味道。

聽聽袁州說的什么,做東西剩下的,要知道這老海南黃花梨木頭本來存世就不多,還做東西剩下了這么多木屑,宗默表示他真的有點胃痛了。

“袁老板你的真的豪。”宗默咽了咽口水,只能佩服的道。

袁州沒接話,頓了頓才道:“你可以隨意處置,謝謝你的古籍。”

“袁老板你這可是客氣了,我那古籍不值這個價。”宗默稍稍推了推盒子道。

“無論什么東西都得在對的人手里才能有用,而這只是我做碗架剩下的木材屑。”袁州嚴肅的說道。

“……好的,那我就不客氣了,下次我收到這樣的古籍再給袁老板你送來,你可不許給錢了。”宗默聽著碗架這個詞,沉默了好一會才下定決心,認真的說道。

“好。”袁州考慮了半響,點頭。

“那我就不打擾袁老板了,明天見。”宗默小心的拿起盒子,沖袁州揮了揮手,直接走出了店外。

“明天見。”袁州點頭,看著人走出店外。

而走出店外的宗默一邊心疼那個碗架,一邊心里又有收到黃花梨木屑的開心,簡直不要太糾結。

“這格局大氣啊,老木頭的海南黃花梨木的碗架,看來我還是格局小了啊。”宗默一手牽狗,一手抱著盒子,心里止不住的感慨。

是的,宗默想起袁州那云淡風輕說碗架的樣子都覺得自己小氣。

“希望我那玉瓶和別是擺在那架子上的,不然可真是對不起那架子。”宗默默默的想著,然后緩步回店里去了。

另一邊的袁州倒是沒想那么多,看人走后就直接回樓上了,忍住了翻看古籍的玉望,先行整理起了明后兩天需要教學的流程。

袁州向來如此,對每件事都會有自己明確的規劃,當然這也是有了系統后養成的良好習慣。

做好計劃,袁州看了會關于黔菜的全面記錄,等到毛野關上小酒館目送她桌上那趟末班公交車后,袁州再看了會書,和殷雅互道晚安后就躺下休息了。

第二日,袁州照例在天色朦朧的時候起身,洗漱換運動衣然后下樓運動。

因為下午約了柯森來做指導,和殷雅的每天下午的紅酒之約自然只能改到了晚上。

今天的袁州小店自然還是一切順利,早餐、午餐都很是順利的度過,午餐結束后袁州上樓洗漱了一番,換了件衣服一下樓就看著站在門口的柯森。

柯森穿著正式的白色廚師制服,頭上戴著帽子,身上雪白干凈,像是隨時要去炒菜一般。

外面太陽毒辣,但柯森就那么規規矩矩的站在門口,站在陽光里。

“進來吧。”袁州道。

“好,袁主廚。”柯森立刻應聲,然后一步步走進店里。

進店后,柯森一如既往的脊背挺直,雙手緊貼褲腿,站在袁州面前微微垂著頭,很是拘謹的樣子。

“不用這么拘謹。”袁州打開隔板,整個人走了出來道。

“好的,袁主廚。”柯森點頭,但顯然還是有點放不開,有些緊張的樣子。

這次袁州沒多說,只是走到櫻蝦墻景門前打開門,然后帶著人邊往里走邊道:“我們去后院,那里有個簡單的廚房。”

“麻煩袁主廚了。”柯森道。

“不麻煩,這是你應得的。”袁州道。

“辛苦袁主廚了。”柯森再次道。

“其實不用這么客氣,你父親柯林大師和我也算是朋友,所以你有什么問題盡管問就可以了。”袁州語氣緩和的說道。

袁州一說起柯森的父親柯林,柯森立刻就沒那么緊張了,開口道。

“是,我爸老是和我說這件事,說袁主廚您非常厲害,對黔菜的了解甚至還要超過他呢。”柯森道。

“柯林大師太謙虛了,我對黔菜的了解應該和他相差無幾。”袁州搖頭道。

“那您也很厲害了,畢竟您還懂川菜、粵菜、滇菜這些呢。”柯森佩服的說道。

“學習廚藝自然是要不斷專研的。”袁州道。

“袁主廚說的對。”柯森點頭。

“嗯,就是這里,坐下吧。”袁州帶柯森來到院子廚房這里,然后道。

這個地方也是程技師出師考核的地方,自從那次搭建起來后袁州就沒拆,這樣也算有了簡單可以交流的地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美食供應商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