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錦衣春秋  >>  目錄 >> 第一三四一章 血盟

第一三四一章 血盟

作者:沙漠  分類: 權謀 | 沙漠 | 爭霸 | 沙漠 | 錦衣春秋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錦衣春秋 第一三四一章 血盟

盧霄立刻問道:“所以在司馬嵐伏罪之后,世子就知道了密令的內容?”

蕭紹宗搖頭道:“司馬嵐被誅之后,我并沒有立刻打開密令。司馬氏在朝野有眾多黨羽,父王說司馬氏一日在朝,我便一日不可打開密令,意思并不是說司馬嵐一死,我便可以立刻打開密令,而是要等到司馬氏的勢力在朝中確實沒有了禍患。”

“那世子是什么時候知道密令的內容?”盧霄追問道。

蕭紹宗微一沉吟,才道:“是在我楚軍北上之時。”

“那就是早在幾個月之前,世子就知道了密令中的內容。”盧霄神情嚴峻。

蕭紹宗點頭道:“不錯。圣上睿智英明,如果司馬氏的殘黨依然會對朝廷形成威脅,圣上自然不可能輕易出兵北上,我大楚既然揮師北上,也就證明司馬氏確實被鏟除干凈,朝中再無司馬氏的謀逆余黨。”左右看了看,才道:“朝中既無奸人,我便按照父王的囑咐,打開了父王遺留下來的密令,想看看先帝到底給父王留下了什么樣的密旨。”

其實司馬氏被鏟除之后,當初歸附在司馬氏門下的諸多官員中,依然有大半還是留在朝中為官。

先帝過世之后,朝中兩大實力涇渭分明,淮南王和司馬氏針鋒相對,朝中官員要在京中立足,想要像袁家那般居中卻不為兩派所針對,那實在是鳳毛麟角的異數,必然要投靠一方作為依靠。

司馬氏當時的勢力遠超過淮南王,朝中官員十之六七都是與司馬氏有些牽連,若當真將這些人都牽連進來,楚國必將遭受比司馬嵐謀反更為嚴重的后果,是以小皇帝并沒有追究從黨之罪。

此時蕭紹宗說朝中再無司馬氏的謀逆余黨,卻是讓眾多追隨過司馬氏的官員心下受用。

“淮南王將密令交給你的時候,向你透露是先帝的密旨?”盧霄再次追問。

蕭紹宗道:“父王知道告知是先帝的密旨,我便更會小心妥善的保管,而且父王囑咐過不得打開,應該沒有事先泄露先帝密旨的罪責吧?”

盧霄微一沉吟,才道:“世子既然在我軍北上之后就知道了里面的內容,為何遲遲沒有將密旨拿出來?如今距離我軍北上已經數月有余,世子為何要等到今日?”

“我見到密旨,很是吃驚。”蕭紹宗嘆道:“本想即刻將密旨呈給皇上,但那時候正是用兵之時,我實在不想因為此事讓皇上分心,猶豫不決,所以一直沒有拿出來。”說到這里,卻是猛地抬手,手中多了一方手帕,捂住嘴巴,隨即便是一陣劇烈咳嗽,他身材宛若侏儒,矮小的很,這時候咳嗽起來,身體彎起來,看上去著實讓人生出一絲同情之心,群臣面面相覷,心想都說蕭紹宗病入膏肓,現在看來傳言不假,看蕭紹宗那劇烈咳嗽似乎將肺都要咳出來,再加上那面無血色的臉色,只怕真是命不久矣。

一陣咳嗽之后,蕭紹宗拱手道:“罪臣失禮,還請圣上降罪。”

皇帝道:“朕恕你無罪!”

“多謝皇上。”蕭紹宗這才道:“罪臣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差,恐怕也活不了多久,若是突然有一天死去,這道密旨卻始終沒有呈上去,罪臣只擔心父王的清白永遠也無法恢復,所以這才斗膽向皇上奏明,今日當著滿朝文武的面,將這道密旨呈奏皇上,也是希望大家都能夠知道,父王并非謀逆之臣,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按照先帝的旨意去辦。”

大殿內一陣沉寂,終是見到禮部袁老尚書出列道:“啟奏圣上,要辨明這道密旨是真是假,只需要前往御內檔查找備案,若當真有備份存在,這道密旨自然是真的,否則.....!”

盧霄立刻道:“正是,圣上,老尚書所言極是。”向蕭紹宗問道:“世子,淮南王將這道密旨交給你,可曾提及過備檔?”

皇帝頒下的每一道旨意,在宮內的御內檔都有存檔,所以每一分旨意其實都是兩份。

先帝將密旨親手交給淮南王,此等密旨事關重大,在御內檔更不可能沒有存檔,而且這類驚天密旨,為了日后核對,往往都會告知備檔所在,群臣見到蕭紹宗今日拿出這道了不得的密旨,心下自然都存有狐疑之心,知道要確定這道密旨的真假,就只能瞧瞧御內檔是否存有備檔。

“第六庫,第十三架內!”蕭紹宗恭敬道。

皇帝立刻道:“貴和,你親自去御內檔找尋,若有備檔,立刻取來。”

那執禮太監忙道:“奴才遵旨。”迅速退了下去。

滿朝文武都是心思各異,卻都無人再說話,皇帝卻并沒有繼續在殿內等候,起身去了偏殿,很快便有太監出來道:“淮南王世子,圣上知你身體不好,召你先去偏殿歇息,其他大臣暫且等候。”

群臣心想這位世子爺身體確實很虛弱,執禮太監貴和去取存檔,少說也要個把時辰,若是讓蕭紹宗一直站在殿上,只怕難以支撐。

已有不少大臣都清楚,這位世子年幼之時,除了日夜悶在王府之內,偶爾會進宮,實際上做過當今圣上的伴讀,兩人的關系其實也還算不錯,此時皇帝顧念世子的身體,那也是人之常情。

蕭紹宗跟著太監走向側殿,經過禮部袁老尚書身邊,停下腳步,拱了拱手,卻是向身邊太監道:“你們去搬幾把椅子來,像袁老尚書這些老臣不能一直站著等候,我見到皇上,自向皇上稟明。”

那太監沒有接到旨意,猶豫了一下,蕭紹宗嘆道:“我去向皇上請旨。”徑自往偏殿過去,群臣心想這位世子爺倒是細心,自己都已經病成這樣,時刻需要別人照顧,卻還記掛著朝中的這些老臣。

蕭紹宗到得偏殿門前,自有人打開門,蕭紹宗進門之后,偏殿大門立刻關上。

蕭紹宗本來腳步很慢,進到偏殿內,四下里看了看,腳步忽然快了起來,繞過一道大屏風,見到皇帝正站在一張桌前,那桌上擺著瓜果點心,皇帝嘴里嚼著點心,一只手卻還在點心盒里扒拉著,聽到蕭紹宗腳步聲,扭頭看過來,臉色微變,瞳孔竟然顯出畏懼之色,立時收回手,一時找不到擦手的東西,背手到后面,在龍袍上擦拭了兩下。

蕭紹宗距離皇帝六七步遠,背負雙手,卻沒有靠近過去行禮,只是冷冷盯著皇帝。

皇帝反倒是快步迎過來,到得蕭紹宗面前,低聲道:“世子,方才小人都按您的意思做了,沒有說錯一個字。”

蕭紹宗只是冷冷盯著皇帝的眼睛,他背負在身后的指尖微微挑動,皇帝竟是不敢與他對視,低下了頭,片刻之后,才聽蕭紹宗輕嘆道:“你該說‘平身吧’,而不是‘快平身’,以后不要再犯這樣的錯誤。”

皇帝一愣,似乎想辯解,但蕭紹宗聲音雖然平和,雙眸確實冷厲至極,皇帝一時不敢多言,只能道:“是!”

蕭紹宗也不多言,走過去在一張椅子上坐下,皇帝跟了過去,邊上有一張椅子,皇帝卻不敢落座。

蕭紹宗使了個眼色,皇帝才有些忐忑不安地坐了下去。

蕭紹宗微閉著眼睛,似乎是在養神,皇帝卻顯得異常拘束,眸中滿是不安之色,忽聽得輕微的腳步聲響,皇帝抬頭看過去,只見到一名太監正緩步走過來,那太監挺直著身板,完全不似宮中其他太監見到皇帝卑躬屈膝的樣子,瞧那樣子,倒像是在自家的屋子里走動一般。

蕭紹宗依然閉著眼睛,那太監走到蕭紹宗面前站住腳步。

太監看上去大概四十多歲的模樣,身材瘦弱,就是那臉龐也顯得十分瘦削,顴骨突起,樣容可說是頗有些丑陋,但一雙眼睛卻是異常有神,凌厲非常。

“我是不是該祝賀你?”那太監忽然開口道:“素來不在人前出現的世子爺,今日第一次出場,便震驚朝堂,略施小計,淮南王的罪名就能被洗刷干凈,滿朝文武到時候誰也說不出話來,若是你們楚國的先皇帝知道自己死后還要被你所利用,不知在九泉之下,會有何感想?”

蕭紹宗這才睜開眼睛,微抬眼看向太監,淡淡道:“你本不該經常出現在我身邊。”

“有時候我出現在你身邊,并不是壞事。”太監泛起一絲笑意:“至少能讓你們明白,在你身邊一直有一位朋友,這世間真正的朋友并不多,能像我這樣為你盡心辦事的朋友,那更是少之又少。”

蕭紹宗搖搖頭:“我們不是朋友,從來都不是。”

“哦?”太監嘆道:“我一直以為我們是朋友,想不到在你眼里,我們竟然連朋友也算不上。”

“我不和朋友做買賣。”蕭紹宗氣定神閑:“我既然和你有君子協定,也就注定不能成為朋友。”

太監卻也是搖搖頭:“你也錯了,我們不是朋友,達成的也不是君子協定,而是血盟,君子協定和血盟是兩個意思,換句話說,我答應你的事情,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為你做到,同樣,你答應我的事情,就算是魂飛魄散,那也必然要履行。”淡淡一笑,道:“否則,我們都會死的很難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錦衣春秋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0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