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天驕戰紀  >>  目錄 >> 第3235章 低頭

第3235章 低頭

作者:蕭瑾瑜  分類: 玄幻 | 扮豬吃虎 | 技術流 | 爽文 | 蕭瑾瑜 | 天驕戰紀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天驕戰紀 第3235章 低頭

向死而生,涅槃而活!

金蟬和太初的失態,讓黑鴉和猿祖皆心生不好的預感。

而菩提、陳臨空、夏至,原本已悲慟無比,可這一刻,卻敏銳感覺到,事態似乎并不像他們所見那般。

難道……

在林尋自爆的區域,恐怖的毀滅力量擴散,令整個眾玄神域都在劇烈震動。

可與此同時,在更深處的眾妙禁地中,卻有無盡的混沌本源力量涌起,像受到牽引一般,由無數的細流匯聚成洪流,再由無數的洪流匯聚成汪洋,而后鋪天蓋地般涌出眾妙禁地,沖破眾玄神域重重混沌氣息的阻礙,浩浩蕩蕩地朝林尋自爆的這片區域沖來。

直似天河之水決堤,要將這片天地淹沒!

“眾妙禁地的混沌本源全都被牽引來了……”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心生震撼。

眾妙禁地,何等神秘大兇的所在,古來至今,像陳汐、太初和那位劍客,也僅僅只能在這眾玄神域中去參悟眾妙禁地的氣息,而不敢越雷池一步。

可現在,那眾妙禁地的本源氣息,卻如鋪天蓋地之天河之水,朝林尋自爆這片區域沖來!

這不可思議的一幕,讓誰能不震驚?

向死而生,涅槃而活。

情不自禁地,人們腦海中想起了金蟬那句話。

“開!”

而此刻,太初的身影倏爾沖上前,其軒昂修長的身影上,涌現出恐怖無邊的大道氣息,衍化為昆侖墟、歸墟、造化墟……

到最后,竟都凝結出眾妙道墟的虛象。

他一個人橫阻在那,以自身大道衍化四大道墟,就如一道天塹,要去阻擋那浩浩蕩蕩奔來的眾妙道墟本源。

轟!!!

無法形容的碰撞聲響徹,太初所化的天塹,遭受到極大的沖擊,掀起無盡的道光洪流。

那一幕,就如一個人在阻擋決堤天河之水,令人震撼。

陳汐和金蟬、猿祖雖然依舊在激烈爭鋒,可他們皆分出一縷心神,在關注這一切,此刻也都不免動容。

誰都看出了太初的不甘心。

原本,他已能夠去攫取林尋身上的涅槃道業,可林尋的自爆,非但打破了他的行動,并且還在實現“涅槃而生”的變化。

這讓太初焉能甘心?

或者說,他此刻根本不能容忍林尋實現這樣一場前所未有的變化。

否則,這一場博弈也極可能就此而輸。

轟隆轟隆

眾妙禁地中沖出的本源力量越來越磅礴和浩瀚,也對太初的身影造成越來越兇猛的沖擊。

那洪流中,烙印著的皆是諸般和生命之道有關玄機,輪回、賦靈、性靈、精氣神……無不是這個混沌紀元最核心的“道”。

這等沖擊下,讓得太初就如一個人在和整個眾妙禁地在爭鋒般,可想而知是何等兇險。

僅僅須臾,太初唇角咳血,可他眸子中卻盡是瘋狂決然之色,“我等待無數歲月,所等的可不是這樣的一個結果……”

他聲音低沉,整個人此刻都直似燃燒般,“更何況,我只是想求一條更高遠的道途而已,若不能至,不如死去!”

在他身上,一股肆意、瘋狂、暴戾般的氣息涌現,一身的道行極盡釋放,極盡燃燒!

無盡歲月的蟄伏,苦心孤詣地推演大道,好不容易等來這萬古未有的一場變數,縱然是死,他也要去搏!

眾玄神域動蕩,天崩地裂般。

太初的身影,就如無垠高遠的天塹,搏命于當前,不肯退后,更不容那眾妙禁地的本源力量去靠近林尋所在區域。

那早已無懼生死、決然到極致的姿態,讓陳汐、菩提、陳臨空他們內心都不禁震動。

縱然為敵,這世間之輩,誰又能否認太初的強大!

可很快,太初就咳血連連,臉色都蒼白,披頭散發,那軒昂的身影上,出現了許多龜裂的血痕,觸目驚心。

可他沒有退。

心愿未嘗,寧死不退!

即便負傷嚴重,縱使死亡在前,也不退!

“教主!!”

這一刻,黑鴉悲痛大叫出聲,精致的俏臉上已淚流滿面,那猩紅的瞳寫滿了焦灼和擔憂。

而要知道,她正在和陳臨空爭鋒,可這一刻卻心緒震動,出現了破綻,直接被一片劍氣掃中,嬌軀都鮮血淋漓。

吃痛之下,她目眥欲裂,也如瘋狂般,道:“不就是死嗎,我又何懼!”

她正要拼命。

陳臨空卻驀地收手,冷冷道:“我可不是金蟬那等卑劣無恥的東西,還不屑于趁人之危!”

黑鴉一怔,玉容變幻不定,而后失魂落魄般,艱難轉身,再次將目光看向了遠處那一道孤傲決絕的軒昂身影。

她的心都抽搐般劇痛,整個人都似崩潰般,淚如雨下。

這世上唯一對她好的人,便是太初。

從來如此。

向來如此。

連她那一身無量境大圓滿的道行,都是太初付出極大的心血幫她所筑。

此刻,當看著太初決然赴死般去抗爭,她心中哪能不痛?

陳臨空看著黑鴉那悲傷欲絕的模樣,心中也不禁一嘆。

金蟬何其卑鄙無恥,但也沒有殺菩提和夏至。

他陳臨空自認也不會趁人之危,奪人性命。

若如此,還談什么大道爭鋒!

他陳臨空自有自己的傲骨和堅守。

猛地,太初的軀殼碎裂炸開,血雨橫飛,只剩下了元神。

可他兀自渾然不覺般,橫擋在那。

什么慷慨赴死,什么視死如歸,在他看來,全都不是。

他只是不甘,殺身只為證道,縱死也無悔!

可就在此時,一道淡然的聲音響起:“你輸了。”

三個字,卻令太初的元神一震。

也讓全場所有人的心神,齊齊一顫。

就見——

從林尋原本自爆的區域中,走出一道虛幻般的身影,隨著他一拂袖,太初的元神就不受控制地倒飛出去。

“不——!”

太初大吼,瘋狂般要前沖,其元神卻已被死死禁錮在那。

而那一道虛幻般的身影,則如若萬流歸宗之地,那由眾妙禁地奔騰而來的本源力量,浩浩蕩蕩地涌入其身影中。

而后,其虛幻的身影一點點凝實,不斷發生蛻變,其身上的威勢也越來越晦澀,越來越神妙。

到最后,整個人就如一個混沌,凝出昆侖墟、造化墟、歸墟、眾妙道墟……旋即又有紀元更迭之象呈現,有無盡大道衍化而生……

這一幕幕的變化,被在場所有人看在眼底,每個人的神色都不一樣,心中也各有各的情緒。

正自和陳汐爭鋒的金蟬,此刻不禁發出一聲長嘆,神色間盡是落寞,意興闌珊,道:

“道友,無須再斗。”

他轉身就要離開。

陳汐的掌力擴散而至,可金蟬卻似渾然不覺。下一刻,他身影就被掌力狠狠拍飛出去,唇中咳血,臉色都變得蒼白起來。

陳汐皺眉,最終還是忍住,沒有趁此機會去擊殺金蟬。

而遭受這樣一擊,金蟬卻僅僅是苦笑搖頭,也不曾還手,自顧自來到菩提和夏至身前,眼神復雜,喟然道:“我輸了。”

三個字,卻似有道不盡的悵然和苦澀。

沒有人知道,金蟬此刻心中是如何想的。

菩提默然,眼神有恨意、有怒意、也有一抹說不出的哀傷。

他無法原諒金蟬之前的“叛變”之舉。

至于夏至,自始至終都沒有理會金蟬。

她眼睛看著遠處,那一道宛如混沌般的身影正在煥發著一種前所未有的生命律動,無盡的眾妙本源在涌入他的道行中,讓他正在歷經一場匪夷所思的蛻變。

可夏至不關心這些。

她只知道,林尋還活著!

一行淚水莫名地從眼角滑落,而她那清麗絕美的臉龐上,卻已露出燦爛的笑容。

“太上,你還不打算認輸?”陳汐大喝。

猿祖卻置若罔聞,全力出手,眼神淡漠無情。

當以無情入道,又怎會理會生死間的大恐怖?

陳汐不再遲疑,袖袍翻飛,身前涌現輪回之象,再度將這位曾經傲絕一世的太上教主鎮壓其中。

“上次,我將你永鎮輪回,這一次……不會了。”

輪回流轉,涌現出晦澀神妙的力量,猿祖的身影就如遭受到拆解,一點點化作模糊的虛影,而后徹底消散不見了。

臨死前,猿祖那無情般的瞳中,竟帶上一絲解脫般的意味,一閃而逝。

陳汐收起輪回,目光掃過全場。

金蟬默然不語,悵然落寞。

菩提和夏至皆緊緊盯著遠處的林尋,前者神色織著激動和喜悅,后者笑中帶淚。

黑鴉嬌軀微顫,雙手緊緊攥著,精致的容顏上盡是悲慟和難過。

而遠處,太初那被禁錮的元神,兀自在試圖掙扎,決絕而不肯就此放棄和低頭。

陳臨空則在沉默,眉宇間有著復雜之色,大概是沒想到,這一場大道爭鋒,怎會出現這般多意想不到的變數。

而后,陳汐目光也看向了林尋。

無可置疑,陳汐那“向死而生,涅槃而活”的自爆之舉,才是扭轉眼前局勢的最大變數。

置之死地而后生,于絕境中實現自身最匪夷所思的一場蛻變。

這個蛻變,讓太初縱然不顧一切去搏命,也已等于在這一場對弈中輸了。

也讓金蟬低頭、讓黑鴉悲慟欲絕、讓猿祖再無機會翻盤……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天驕戰紀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