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藏  >>  目錄 >>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身世解惑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身世解惑

作者:打眼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打眼 | 神藏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藏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身世解惑

當方逸再次出現的時候,發現師父正林真人正站在自己眼前,那個高大的道人,亦如方逸印象中的模樣。

“師父……”方逸雙膝跪地,給道人磕頭。

“起來吧,怪肉麻的。”正林真人笑罵了一句,正如方逸印象中的性情,看來師父并沒有什么改變。

方逸起身,左右張望著這處空間,就在他身旁幾米處,有雷霆閃爍,這處空間似乎是獨立存在,不受周圍雷霆影響,甚至聽不到雷鳴之聲,但是方逸卻能感覺到,周圍那些雷霆威力極大,隨便一道都能讓自己魂飛魄散,尸骨無存。

“是不是有很多問題想問?”正林真人盤膝坐下,向方逸招手,開口說道:“對了,你小子身上有酒沒有?”

“有……”方逸面色微紅,道:“不過可不是什么好酒。”

方逸從儲物袋中取出幾壇酒,又拿了兩個杯子,倒滿,一杯遞向正林真人。

“師父,剛剛為何不留著那道人給徒兒當個仆從?您應該知道吧,十萬大山中還有個白澤呢。”一杯酒下肚,方逸似乎又回到了方山,與師父對坐在一起,聊天打屁,說起話來也沒有什么顧慮。

“留著他還要你干什么?”正林真人白了方逸一眼,說道:“老東西不是什么好人,留著他還阻礙你修行,直接打殺了更加干脆。”

“師父,您如今的神識,是不是可以看到連元海域和修者界的一切?”

羅浮島的位置,距離雷海近百萬里,這雷海之中,還不知道有多大,相隔如此之遠,正林真人都能夠輕易發現并制住一位超越了元嬰境界的修者,方逸懷疑,以正林真人的神識修為都可以覆蓋兩座世界。

“那是自然,等你的神識境界到達大乘期后,也一樣能做到。”正林真人一杯酒灌進嘴里,笑道:“的確算不上什么好酒,不過也可以了,老道我都快百年沒喝過酒了。”

“師父,剛剛你說那老東西不是什么好人,您是不是知道他的來歷?”方逸很想知道,這連云海域之中,從哪里冒出來一個超越了元嬰修者的存在。

“分神期而已。”正林真人似是過足了酒癮,正一口口抿著,道:“華嚴宗的祖師,那才是真正的隱世宗門。”

聽到正林真人說道隱世宗門,方逸難得老臉一紅,訕訕道:“扯出個隱世宗門,也是為了自保,讓三大圣地有所忌憚。”

“我又沒問你。”正林真人白了方逸一眼:“別浪費時間了,有什么想知道的趕緊問,我剛剛出手,已經被天道察覺到,逗留不了多長時間了。”

正林真人一身修為早已到達大乘期,如今更是已經窺伺到飛升上界的通道,本來還能逗留一段時間,但是現在為救方逸出手,已經開始遭到天道排斥,再不飛升離開,要么爆發修為,直接讓這一方天地崩碎破滅,要么就要被天道排斥到其他世界之中,關鍵是,其他世界可沒有雷海存在,也不可能飛升上界。

對于正林真人現在的修為來說,也只能在雷海深處才能全力出手,打破兩界壁壘,換了其他地方,稍微提升力量便會令世界崩碎了,剛剛斬殺華嚴祖師一道劍氣,也是壓制了威力,剛好能夠斬殺華嚴祖師而已,即便如此,也已經被這一方天地的天道所不容。

“師父你要飛升天界了?”方逸沒有想到,這才見面沒說幾句話,正林真人便要飛升離開了。

“你若是沒什么想問的,那我再喝幾口酒可就走了。”正林真人說著,又喝口酒,吧嗒著滋味。

“別,別……”方逸擺手道:“師父,我的身世……”

正林真人難得放下了酒杯,看著方逸笑道:“你爹娘,的確是天界中人,確切的說,是在千年前飛上到天界的。”

“千年前?”方逸一愣,自己如今才五十余歲,那豈不是說……

“沒錯,你的確是在天界出生的。”正林真人開口說道:“不過你父母還是想辦法將你送到了下界,希望你能經歷一個完整的人世間。”

“天界的天地靈氣,豈不是更加濃郁充足?”方逸苦笑了一句,說道:“我要是在天界成長,現在應該也有分神期了吧。”

“可是,你爹娘卻說,天界中,沒有情,他們希望你的生命能夠更加完整。”正林真人搖了搖頭,道:“你也不用問太詳細,你師父我也沒去過天界,那里是個什么樣子,我也不知道。”

“就算如此,師父你起碼也該把我放到連云海域或者修者界才對,地球上的天地靈氣,實在太稀薄了。”方逸繼續吐露著自己的不滿。

“真給你放到連云海域,你以為你能有現在的成就?”正林真人白了方逸一眼,道:“別不知好歹了,你真以為你的神識境界能夠如此快速增長當真是你天賦異稟不成?”

“我的神識,難道跟地球有關?”方逸問道。

“那是當然。”

從師父口中,方逸才得知,原來,地球便是修真世界破碎后,最為核心的部分,整個修真世界,近三成世界本源都在地球之中,方逸在地球上成長,也是最接近上古修真世界本源的地方,神識有別于他人,修為進境才能如此快速。

彭斌與龍旺達相比連云海域中的修者,神識修行速度也要遠遠超出,亦是同樣的道理。

“難怪……”

聽完師父的解釋,方逸這才明白,彭斌也好,龍旺達也好,即便能夠吸收他人的修為,卻吸收不了神識,彭斌也只比方逸大了十余歲,六十來歲的金丹后期修者,縱觀連云海域數十萬年歷史,也是少之又少。

“可是,地球上的天地靈氣也太慘了吧。”雖說方逸不會懷疑正林真人的話,但實在很難相信,地球上占據了修真世界三成本源,天地靈氣竟會如此稀薄。

“那是因為,那三成本源被封印了起來。”

修真世界破碎后,最核心的部分便是地球,即便在上古世界破碎后,亦出現過不少大能存在,比如神話傳說中的盤古、鴻鈞等人,皆是在那個時期誕生崛起。

再后來,這些大能存在發現地球天地靈氣日漸稀薄,便意識到了危機,由三位大能出手,將世界本源封印,從此之后,被封印的世界本源只會吸收外界的力量,而不會泄露出去半分。

除此之外,地球上的大部分跨界傳送陣也均被破壞,只留下了五座跨界傳送陣,分別連接著連云海域、修者界、十萬大山、佛國和火焰之域。

這五個地方,分別象征著金木水火土,待日后,地球中的世界本源積攢足夠,便能以這三位大能傳下的寶物為鑰匙,開啟封印,屆時,地球與這五座世界合二為一,使天地靈氣形成循環,從而重現上古修真世界的盛況。

“原來如此。”聽著正林真人的講述,方逸亦不勝唏噓,問道:“師父,那什么時候才算足夠?”

“世界本源能夠突破封印,溢出靈力,便算是夠了。”正林真人似笑非笑的看著方逸:“說來你小子這運氣也真是無敵,你可知道,開啟封印需要哪三件寶物嗎?”

“徒兒自然不知。”方逸賣了個乖,等著正林真人解惑。

“第一件,便是道門的上清天樞院印。”正林真人道:“這件寶物的來歷大概你也能猜到一些,正是天界天樞院法印的投影,盡管只是投影,也非凡間靈器可比。”

方逸點頭,繼續聽著。

“第二件,便是藏傳佛教活佛手中的酥油燈。”正林真人古怪的看著方逸:“說起來,如今執掌酥油燈的這位活佛,和你還有些淵源。”

“和我有淵源?”方逸一愣,有些不明所以,從小到大,都從未接觸藏傳佛教。

“確切的說,是和你爹娘有些淵源。”提起那位活佛,正林真人臉上沒有什么好臉色:“你可能不知道,地球上那位活佛,如今已經有一千兩百多歲了。”

“一千兩百多歲?”方逸聞言頓時嚇了一跳,連忙問道:“那這位活佛的修為……”

能夠跨越千年的壽元大限,起碼也得是元嬰修為才行,方逸萬萬也沒有想到,地球上竟然還隱藏著元嬰境界的修者。

“元嬰期而已,差勁的很。”正林真人絲毫不掩飾神色中的鄙夷。

“師父,你對那位活佛好像有些意見。”方逸見師父神色,便能看出一二。

“豈止是有意見,意見大了。”在方逸面前,正林真人絲毫沒有高人風范,口中唾沫橫飛:“當年……算了,跑題了,繼續說淵源。”

“別呀師父,哪有話說一半的道理。”方逸道:“再說了,您不得把所有事情給我理順了么。”

“好吧。”

正林真人嘆口氣,說道:“那位活佛,嚴格來說,曾經和你師父我是師兄弟的關系,只不過師父并沒有收他為弟子,只是偶爾點撥,想不到那小子因此心生不滿,不告而別,最后竟入了密宗佛教。”

雖說加入了佛門,但是那位活佛卻未忘記與正林真人的交情,更因精研佛法,秉性大變,對于年輕氣盛之下不告而別的事情也很懊悔,亦登門請師父恕罪、

正林真人的師父早就不介意此事,但是正林真人卻對道門弟子加入密宗佛教始終耿耿于懷,哪怕入個其他的道教,正林真人都不會如此介懷。

“我說師傅,您至于么,人各有志罷了,更何況要不是精研佛法,說不定你倆現在成了生死仇敵了呢,里這種事情可不少。”方逸似玩笑般開解了兩句,繼續問道:“怎么又和我爹娘扯上關系了?”

“時間不多,簡單說吧。”正林真人抬頭望了望天空,繼續道:“你爹娘對他有救命之恩,所以當他得知你爹娘將你送到下界后送了你一枚眉骨掛墜,你可還記得?”

“記得。”方逸點了點頭,說道:“不過我下山的時候出了場車禍,那眉骨掛墜也丟了。”

“不是丟了,是替你擋災了。”正林真人道:“那老東西別看實力不怎么樣,占卜之術卻是有一套,比不上諸葛老頭,但也堪稱天下少有了。”

當年正林真人受方逸爹娘所托,才剛剛將方逸帶到地球,密宗活佛便找上門來,送了一枚眉骨掛墜,正林真人本不想收,但是那活佛卻告知正林真人,方逸二十歲前會有一劫,他送來這眉骨掛墜,正是為了方逸抵擋災劫。

“我還真以為是我出生便帶著的呢。”

這么多年來,方逸都快忘記了那眉骨掛墜的存在,想不到還有這樣一段故事,想當年,老道士還說是襁褓里帶的,看來許多事情,老道士都沒有說真話。

“我還說過你是撿來的呢,你不也信了?”正林真人笑道:“這些細枝末節,本就是當年隨口一提,不必當真。”

“第三件寶物是什么?”方逸問道。

“第三件寶物,也在你手中。”正林真人以一種怪異的眼神看著方逸:“所以才說你小子運氣無敵,你可還記得,還在地球時,你在賭場之中,贏了一枚戒指?”

“是這枚戒指?”

方逸神識一動,手中出現一枚戒指,戒面之上,刻畫著陰陽魚的圖案,當年得到這枚戒指,方逸可是沒少鉆研。

但無奈的是,無論方逸用神識還是靈力試探,這戒指都沒有絲毫反饋,甚至方逸在渡過金丹大劫后,還嘗試過破解這枚戒指的秘密,卻發現依舊如故,那戒指的堅硬程度,便是連自己的本命飛劍都無法破開。

“這枚戒指,當年那位大能,開創了龍虎山一脈,歷任宗主都被稱為天師,亦是我道教中流砥柱,但是后卻破敗落寞,這枚戒指也隨著一位天師被埋在了墓穴之中,卻想不到機緣巧合之下,被你得到。”

正林真人繼續說道:“這枚戒指,不僅是開啟封印的三件法寶之一,其中亦有龍虎山的傳承,不過對你來說已經沒什么用處了,道門傳承可是比龍虎山的傳承好多了。”

“若是能夠破解開,為龍虎山一脈尋個傳人,也是一樁美事。”方逸摩挲著戒面上的陰陽魚說道。

似乎是感知到了方逸的情緒,一直以來都無法破解開的那枚戒指竟散發出微弱光芒。

“這……”見著戒指終于有了反應,方逸一臉發懵。

“知道亂說話的后果了吧。”看到那枚戒指的反應,正林真人指著方逸大笑道:“上古大能傳下的寶物,自有靈性,你這一說,它當了真,日后真的要替龍虎門物色一位傳人才行。”

“師父,不用笑的那么夸張吧,尋個傳人而已。”方逸將那戒指收好,心中思量著可能的人選。

“好好好。”正林真人忍住笑,道:“到時候你就知道麻煩了。”

“師父,道門究竟是怎樣一個門派,每一代弟子,真的只有一人嗎?”對于道門,方逸也有一些疑惑。

“道門就是專門管些破事,維持世界平衡,記住了,是平衡,不是和平。”

正林真人著重了平衡兩個字:“至于弟子,倒也并非是一脈單傳,但是道門有個規矩,并非所有弟子都能得到真傳,能得真傳,并且執掌上清天樞院印的,每一代的確只有一人,其他弟子只能學一些旁枝末節的本事,久而久之,道門弟子越來越少,便形成了一脈單傳的局面。”

“在修者界時,我聽諸葛老人說,小魔王也是我爹娘從天界送下來的?”對于小魔王天界仙獸的身份,方逸自是不再懷疑,但卻想知道,小魔王究竟是何種仙獸。

正林真人點了點頭道:“對,和你一同送下來的,那時的小魔王還只是個蛋,為師可是用自身靈力孕養了他十八年才破殼而出。”

“那師父你知不知道,小魔王是何種仙獸?”方逸以期待的眼神問道。

“這我就不知道了,你爹娘也沒有多說。”正林真人道:“還是要等你飛升天界親自去問你爹娘才行。”

“師父,我爹娘究竟什么身份?竟能讓道門傳人撫養,還收為弟子,得到道門傳承?”對此,方逸也是頗為不解,這得是多大的面子。

“沒有什么特別的身份,你師父原本只不過就是一個小散修,不知道得了什么奇遇,修為突飛猛進,至于你娘,我就不知道了,他們兩人與道門關系不錯,幫忙撫養個孩子這種簡單事情為師自然不會推辭。”

正林真人看了一眼方逸,說道:“至于收你為徒,讓你得到道門傳承,純粹是怨我,我這當師父的實在太懶,我見你資質不錯,成年后脾性也還過得去,也就這樣了。”

方逸似乎都能看到自己自己滿頭黑線的模樣,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之所以成為道門傳人,竟然會是這個原因,似乎也明白了剛剛師父聽到尋個傳人時夸張大笑的原因。

“好了,時間不多了。”

正林真人忽然皺起眉了頭,道:“從小到大,除了教你背誦道教典籍以外,也并未傳過你什么功法,我這師父也別白當,你現在神識境界距離元嬰也只差一步,趁這點時間,我助你一臂之力。”

正林真人說罷,一指點中方逸眉心,大量信息涌入方逸的識海之中,其中全都是正林真人對于空間的理解和運用。

“好了,沒有時間了,能領悟多少就看你自己的了。”正林真人突然一把推向方逸,方逸就感覺正林真人所處的那片空間驟然縮小,隨后消失不見,再然后,便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羅浮島。

“小逸,天界再見。”方逸的耳邊,還縈繞著正林真人最后一句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藏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0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