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藏  >>  目錄 >>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臣服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臣服

作者:打眼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打眼 | 神藏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藏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臣服

方逸修為還在筑基后期時,便得到了流光羽翼,可以說,從那時起,方逸就已經開始在接觸空間奧秘,神識境界到達半步元嬰之后,更是無時無刻不在參悟,流光羽翼的特殊效果,讓方逸對于空間的參悟事半功倍。

而先后與幽冥獸妖王羅洪兩位元嬰修者的交手,也使得方逸對于空間奧秘的領悟也越加通透,如今先是觀看了元劍一融合了空間奧秘的一劍,這種以空間奧秘為主的攻擊手段,在方逸眼中似乎便的更加清晰明了。

此刻的方逸心中有種感覺,自己對于空間奧秘的領悟,似只差一層窗戶紙。

“師叔祖,布陣,今日定要將這四人全部留下。”元劍一的聲音在方逸的識海中想起,他有些搞不明白,方逸為什么遲遲不布置五行鎖空陣,忍不住神識傳音提醒。

殊不知,方逸本想自開始便布下五行鎖空陣,但看到元劍一那一劍,心中改變了想法,和元嬰修者交手,哪怕是觀看這些元嬰修者施展種種空間手段,對于方逸來說都大有裨益。

“不急,我自有打算。”幾人都在戰斗之中,方逸也不便多說,五行防御罩籠罩周身,擋住了從虛空裂縫之中突兀斬來的黃金巨劍。

說來也奇怪,流光羽翼雖然能將方逸置身于層層空間之中,卻無法過濾掉飛劍或者靈力之類的物理攻擊,面對空間手段,方逸可以無視,但是面對對方的飛劍卻就只能硬擋。

真正的元嬰修者,操縱下品靈器級別的飛劍,攻擊威力遠非幽冥獸妖王的冰劍可比,一劍便破開方逸的五行防御罩,去勢不減,斬向方逸頭顱。

“轟。”

方逸本命飛劍擋下黃金巨劍的余威,爆發出轟然巨響,狂暴的靈力四散飛射,有些靈力落到沒有陣法防護的地方,山石都被蒸發氣化,許多小山被夷為平地,地面出現一個個大型坑洞,有些更是深不見底。

元嬰修者戰斗散發的余威,便有如此威力,這些逸散出去的靈力,每一道都堪比尋常半步元嬰修者全力一擊。

“你們斗你們的,不知道天地宗之中,可還有人能擋住我。”三位元嬰供奉與天地宗三人相互交手,張自來在遠處呵呵一笑,身軀一個俯沖,向天地宗宗門飛去。

“找死。”

方逸神識一動,身旁立刻出現一具與方逸一模一樣的身軀,正是影分身,影分身一出現,便似一道流光沖向張自來,單論速度而言,即便沒有流光羽翼,方逸這具分身的速度也不遜于張自來這半步元嬰修者。

“分身?還能夠單獨戰斗?真是想不到,連云海域之中竟有如此俊杰。”

與方逸短短交手片刻,便是處于敵對一方的羅華也忍不住贊嘆了一句,剛剛方逸擋下那一劍,可是實打實的靈力對拼,以金丹中期修為便能和他拼個不相上下,不僅如此,竟然還能修煉了能夠單獨戰斗的分身,這種人物,便是聽都沒有聽說過。

“寂滅。”

對于羅華的夸贊,方逸不予理會,背后羽翼輕扇,本尊似一道白光驟然向羅華射來,同時本命飛劍向前一刺,頓時,劍尖所指方向,虛空之中,一道道不規則的細密裂紋出現,隱隱有坍塌跡象。

空間坍塌,和空間裂縫可不同,一道劍光,威力足夠,可以割裂虛空,若是遠超這片空間所能承受的極限,便會引起空間坍塌崩碎,就如同,一柄劍,可以在人身上劃出一道傷口,可若是一顆炸彈,便能夠將人炸成粉碎。

見方逸一劍刺來,虛空震顫,周圍空間出現細碎的密紋,像是要坍塌破碎,縱是身為元嬰修者,羅華也被嚇了一跳,單論攻擊威力,方逸這一劍,已經超越許多元嬰修者了。

羅華所處的位置,空間已經極不穩定,想要瞬移離開,卻發現在這種情況下已經無法準確定位,若是強行撕裂空間離去,說不定都有迷失在異空間之中的可能。

面對那如空氣波動一般的密集劍氣,羅華身形驟然后退,伸手在胸前虛畫,他所處的空間,本就有崩碎跡象,在羅華虛畫之下,一個圓形黑洞出現,方逸的寂滅劍氣盡皆被黑洞吞噬。

這種手段,方逸早已面對過多次,可這次卻有些不同,就像是小學生做數學題,開始只能看著老師一步步求解,卻不懂為什么要這么做,在老師的講解下,慢慢理解每一步的道理。

區別就是,在空間一道,任何講解都是蒼白無用,只能夠靠自己一點點領悟,現在,方逸感覺已經看懂了一些東西。

同時,方逸的分身亦擋在了張自來身前,體內三十六道庚金劍氣爆發,將張自來籠罩在其中。

剛開始張自來對這些劍氣并未在意,好歹他也有著半步元嬰的修為,可那些庚金劍氣臨體,張自來便感覺不妙,以自己的身軀強度,竟然抵擋不住方逸分身釋放出的劍氣,逼不得已只能以靈力相抗,同時一劍斬向方逸的分身。

影分身避開張自來一劍,手指并攏,點向張自來,亦是寂滅。

以影分身施展寂滅,威力遠不如本尊以中品靈器施展,但即便如此,那威力也足矣令半步元嬰修者變色,感受到周圍震蕩的空間,張自來自知無法躲避,連忙以本命飛劍立于身前,靈力灌注其中,形成一面盾牌。

張自在哪里知道,方逸這分身一招寂滅刺出,不顧自身安危,硬是繞到了張自來身后,一縷劍氣點出,直射張自來后腦。

隨后,方逸那具分身竟就此崩解,不知是靈力耗盡還是被震蕩的空間瓦解。

“宗主小心。”羅華將方逸的寂滅劍氣引入異空間之中,身影消失,再次出現,已經到了張自來身后,出手擋下了方逸分身全力射出的劍氣。

但是,張自來前方的寂滅劍氣硬是沖破了張自來的防御,部分劍氣轟擊在張自來身上,雖然有靈力防御,不會致命,但也令張自來體內氣血翻涌,臉色發白,最終沒能忍住,一口血噴了出來,張自來甚至感覺到,體內的五臟六腑全都出現了破損。

僅僅一個照面,張自來心中涌起深深忌憚,再不敢妄動,躲到遠處,服下一枚丹藥,恢復著體內傷勢。

“死!”救下張自來,羅華張口一吐,一點金色光芒乍現,驟然,一道極細的光線劃過虛空,如地球電影中看過的激光一般,射向方逸。

這道極細的光線周圍,熱氣蒸騰,便連還有一段距離的方逸都感覺到迎面而來的炙熱。

“空間奧秘,便是這般使用吧。”方逸本命飛劍一抖,在身前極速震顫,便見身前,一個直徑約一尺左右的漆黑漩渦出現,那道金色的炙熱光線徑直射入漩渦之中消失不見。

“那是……這怎么可能……”不只是羅華,便是在一旁戰斗的另外四位元嬰修者也都一臉震驚之色。

說到底,方逸也只有金丹中期境界,雖說神識已經進入半步元嬰,但滿打滿算,方逸神識進入半步元嬰才幾年的時間,這就能夠將空間奧秘運用到實戰之中?

便是連元劍一、鐘離無雙二人,心中也都生出了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如同身在夢中一般。

要知道,他們在半步元嬰境界,能夠逐漸將空間奧秘運用到實戰之中,至少也要過百年的參悟才行。

“原來如此。”

方逸嘴角露出一絲笑意,身軀之中五色光華射出,緊跟著,以方逸為中心,一圈圈漣漪波動開。

三位元嬰供奉以及正在療傷觀望的張自來,下意識正要躲避,卻感覺到那一圈圈漣漪并沒有任何威力,但是下一刻,三位元嬰供奉的臉色卻是驟變,隨著一道道漣漪擴散,他們能夠明顯感覺到這片空間在不斷加固,意識到的時候,再想要瞬移離開,卻發現以他們的實力已經無法再撕裂開空間。

之前雖交手僅僅片刻,但三位元嬰供奉已經知道,無論是嚴正真還是白樂水,都不是鐘離無雙和元劍一的對手,拋開空間手段,羅華和方逸也就能夠斗個平手。

至于宗主張自來,卻是連方逸一具分身都不如,如今,虛空被封鎖,若是持久戰斗下去,無論是嚴正真還是白樂水,都只有死路一條,至于羅華,待嚴正真或者白樂水其中之一隕落,也就是羅華身死之時。

“宗主,立即通知兩位太上長老。”嚴正真向張自來神識傳音,這個時候,也只有宇文煙和羅洪親自出手,才能挽回局面。

“已經晚了……”

張自來苦笑,神識沉入宗主令牌,便發現縱是凌霄宮煉制的令牌,也已經無法傳訊出去,這一刻,張自來心頭涌起一絲悔意,沒想到,自己帶了三位元嬰供奉,沒有見到天地宗背后的隱世宗門不說,便是連三位元嬰供奉和自己,都有可能隕落在這里。

元劍一與鐘離無雙終于明白了方逸為什么到現在才布置五行鎖空陣,原來是對空間奧秘有了些明悟,借著與元嬰修者的戰斗捅破那一層窗戶紙。

“這位師叔祖,真是不簡單。”

對于方逸,元劍一心中已經找不到什么形容詞了,僅僅半百的年紀,便有這種實力,更是已經將空間奧秘運用到實戰之中,恐怕,就算是在上古時代,這種人物都不多見。

“死!”空間被封鎖,即便是元嬰修者,身在其中也只能相互比拼靈力、法寶以及戰斗手段,和元劍一比起來,白樂水哪一方面都不占優,漸漸落入下風,身上亦開始出現道道傷痕。

鐘離無雙剛剛一招‘歷輪回’被羅華破壞,嚴正真亦加了小心,鐘離無雙雖能夠壓制住嚴正真,卻也找不到將其斬殺的辦法。

方逸和羅華之間的戰斗則顯得的直接的許多,雙方你來我往,光芒閃耀,劍氣縱橫,往往兩道劍氣對撞的余威波動開,便能夠將遠處的張自來震的嘔出幾口血。

張自來已經不知道吞下了多少丹藥,忍著傷痛,想要飛離這陣法,好向宇文煙與羅洪報信,這一切,方逸盡皆看在眼中。

“塵沙,黃龍。”方逸本命飛劍一抖,接連兩劍,漫漫沙塵之中,一只黃色龍頭出現,羅華便覺腳下一沉,面對這黃色巨龍,羅華不敢大意,金色巨劍連斬。

兩劍斬出,方逸不再管羅華,背后羽翼扇動,化為一團白光射向張自來,人還未到,本命飛劍已似流光殺來。

張自來雖拼命想要逃出陣法,但也時刻注意著周圍,見方逸本尊殺來,不由得慌了手腳,張自來雖然有著身為凌霄宮宗主的傲氣,但也知道,方逸可是能夠和元嬰修者相互拼斗的存在,根本不是他所能抗衡的。

就如同剛才那樣,張自在就連方逸的一具分身都敵不過,此刻方逸的本命飛劍只是簡單刺來,卻也讓張自來躲避不及,硬著頭皮以自身的本命飛劍迎上,卻聽見‘砰’一聲脆響,他那本命飛劍便應聲破碎,而方逸的本命飛劍速度都未減緩,似一道寒芒,沒入張自來身軀,飛劍入體,劍氣驟然爆發,張自來的身軀被炸成碎屑,就此隕落。

“宗主……”連續幾劍斬滅了那頭劍氣組成的黃色巨龍,羅華只能眼睜睜看著張自來被方逸斬殺,不能瞬間移動,速度又不如方逸,根本來不及救援。

半步元嬰修者,在這些元嬰供奉眼中本不算什么,就算是身為凌霄宮宗主隕落,對他們來說也沒有什么,可凌霄宮宗主在他們眼皮底下被殺就不一樣了,身為供奉,和宗主一起行事,本身就有保護宗主的職責。

不過,眼下的情況卻容不得羅華多想,他們三個能不能活著離開都不好說。

尤其白樂水,此時已是傷痕累累,體內靈力亦消耗大半,面對元劍一,不能施展瞬間移動,能夠抵擋到現在已經算是不易,根本沒有還手的余地。

白樂水一咬牙,體內靈力瘋狂傾瀉出來,在空中形成了一層保護膜壁,徹底舍棄了肉身,元嬰出竅,借著僅存的靈力抵擋元劍一的劍氣,那元嬰則是極速逃竄,同樣是想要先逃離這詭異的陣法。

元嬰的飛行速度要快過肉身,便是元劍一也追趕不急,就在這時,識海之中響起方逸的聲音:“元長老,你去拖住那羅華。”

方逸一劍斬出,逼退羅華,背后羽翼扇動,一道白光直追白樂水的元嬰,羅華知道方逸是想要借著背后羽翼的速度去追殺白樂水,自然不能讓方逸如愿,若是白樂水的元嬰逃出,說不定有機會向宇文煙和羅洪報信。

當下口中一點金光閃爍,一道炙熱金光直射方逸,縱然方逸速度再快,比那金光也快不了幾分,不可能置那金光不顧。

方逸神識看到背后追來的炙熱金光,冷笑一聲,置之不理,繼續追向白樂水的元嬰,與此同時,一柄飛劍擋在了那道金光的路線上,飛劍與金光撞擊在一起,發出‘轟隆’一聲巨響,金色光點四散開去,所過之處,空氣都被蒸發一般。

“這流光羽翼,也不知道是什么等級的法寶。”方逸暗自感嘆,如今駕馭流光羽翼,竟比元嬰修者元嬰出竅的飛行速度還要快上幾分,正在逐漸拉近與白樂水那元嬰的距離。

方逸能夠感覺到,這流光羽翼不同于普通的法器或者靈器,方逸根本感受不到所謂的等級,亦不像仙劍破星那等仙器,反而更像是天機宗煉制出來的道具一般,不過這流光羽翼,可比天機宗煉制出來的東西好太多了。

“受死。”眼見著與白樂水那元嬰距離拉近,方逸一劍刺出,寂滅劍氣爆發,轟向白樂水那近乎透明的元嬰。

元嬰出竅,白樂水本就沒有什么手段可用,只靠著殘余的靈力保護著元嬰遁逃,這些殘余的靈力,又怎能抵擋方逸的寂滅劍氣,靈力防御破碎,白樂水的元嬰慘叫一聲,隨即便被寂滅劍氣湮滅。

一位元嬰修者,就此隕落。

“住手。”一直仗著法寶苦苦支撐的嚴正真突然開口。

鐘離無雙怎么可能住手,正要趁著嚴正真神情慌亂之際再次施展歷輪回,卻又聽見嚴正真大聲叫道:“我愿意臣服于天地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藏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