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唐朝工科生  >>  目錄 >> 第七章 種樹

第七章 種樹

作者:鯊魚禪師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鯊魚禪師 | 唐朝工科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唐朝工科生 第七章 種樹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出洛陽的弛道上,紅黑雙色的馬車相當豪華,不過更豪華的,卻是出洛陽的這一段弛道。

為了滿足皇帝出行的要求,這一段弛道是按照“天子駕六”的標準來修的,路面寬度要比別的弛道寬得多。

“這就是順豐號新出的馬車?”

“回陛下,正是。”

康德將拂塵抱在懷中,好一會兒,才對閉目養神的皇帝說道,“聽說連車輪都是精鋼所制,將作監想要模仿也是不得要領。此種鋼輪,須漢陽鋼鐵廠專門處理。”

“如履平地……倒是比以往更加舒適。”

“說是改進了‘避震’,奴婢看過了,都是彈簧也似的無視。”

說著,康德又對皇帝道,“載重也是厲害,車內車外,可以站披甲銳士二十余人,算上御手、侍者,二十三四人總是能吃住的。”

“吃住……你這老貨說話,倒是越發像武漢佬……”

“是,奴婢讓陛下見笑了。”

康德也是有點尷尬,跟張德打交道多了,他偶爾還會蹦跶兩句方言出來,倒也不是他一定要這樣,而是接觸得久了,口癖被帶歪,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京東運來的物料,就在前邊了吧?”

“是蘇揚兩地的船隊,蘇州今年會有兩三百綱的運量,由江東總督府全權負責。”

“輔機是個妙人。”

想起長孫無忌,李世民忽然笑出了聲,“朕的《威鳳賦》,擺在案頭……整整二十年啊。”

二十年來,長孫無忌幾次要執掌大權都沒有成功,雖然在政壇中的地位是不斷攀升的,偏偏受限于“長孫”二字,在權柄上,根本無法和房玄齡相比。

甚至連去世的杜如晦,他也大大地不如。

縣官不如現管,更何況還是比較特殊的外戚大佬。

“咦?那是甚么?”

忽地,從車窗中,李世民看到了很多樹苗,正由一隊隊的苦力民夫在那里從舟船上運下來。

“是東宮的船隊。”

康德用望遠鏡看了看,然后雙手將望遠鏡奉上,讓李世民自己親眼看看。

“唔……”

從鏡筒中看去,就見大量的樹苗正被栽在已經挖好的坑洞中。規劃好的一片林地,緊貼著鐵道東進的一處河灣山口。

“承乾來了信?”

“都留在了案頭。”

“月底一起看吧。”

如今李承乾寫來的信,都是家書,正式的公文,都是發往弘文閣。除了皇帝印璽之外,還有皇后寶璽的加蓋,弘文閣的批復才有正式的效力。

雖說外朝很多人覺得這樣的辦事效率有點低,應該直接把印璽放在弘文閣,也省得那么麻煩。

后來這些外朝的人,就去了天竺都護府上班,連一點商量的余地都沒有。

高興的人很多,其中就有程處弼。

戀棧不去是個永恒的難題,權柄拿起不易,放下更不易。

即便是“千古一帝”,貞觀大帝也并非全然瀟灑地過著退休生活。不過和歷朝歷代的帝王相比,他已經做到了帝王性情上的極致。

再如何挑剔的文武大臣,這時候也要稱贊一句皇帝“拿得起,放得下”,最后掌控的那一點,不過是為了退休生活更加安逸罷了。

排場雖然很大,但和“禮儀”相比,還是談不上什么帝王儀仗的,僅僅是人數還算可觀。

天子的座駕在外面溜了一圈之后,李世民就讓人把并排的“駕六”,改成了雙排的前三后三“駕六”,氣勢小了一些,但更方便。

退休后的生活,似乎就是這么的隨性。

只是,伺候李世民多年的康德,終于有了點老前輩史大忠的成色,他隱隱猜測,皇帝可能是打算“東巡”了。

“東巡”,總帶著點神秘感,始皇帝就駕崩在“東巡”上。

不過皇帝絲毫不在意這一切的樣子,最近的心情相當不錯,連帶著看報紙時候,也不會因為“誹謗之言”發脾氣,反而跟宮中奴婢們講解著筆者為何會有這樣的“驚人之語”,其背后的目的是什么,進行了一番推演。

對宮中的閹人們而言,而是前所未有的體會。

“陛下,可要看些文字?”

“有報紙……算了,承乾的信呢?”

“都在案頭。”

“唔……那就看看吧。”

坐在了椅子上,天鵝絨的軟墊很是舒服,一杯茶早就泡好放在旁邊。李世民拿起老花鏡戴上,慢條斯理地拆著信封。信封很別致,是東海宣政院專門制作一種制式信封,信封上印有東海宣政院的衙門正臉。

如今東海上的文字通傳,也逐漸正規化,而東海宣政院掌握的“郵遞”渠道,自然而然就成為了民間個人和小戶、小行會的首選。

不是因為東海宣政院這里花費少,而是因為正規、安全。

從“扶桑地”到中國,文字通傳的總量,塞滿一個船艙還是不成問題的。除此之外,還有大量的貨物、現金、特產等等物件的“郵遞”需求。

比如在眷村,就有大量的倭女需要跟中國的“露水丈夫”進行交流,并非一定是因為感情,但總歸會有感情。

文字的份量,一個銀元承載不起。

漂洋過海之后,一個銀元,養活了一個水手、苦力、碼頭工、車夫、幫閑、白役……不知道還有多少個圍繞著“郵遞”系統討生活的普通人。

這些人統和起來,就叫百姓。

帝國擁有的通傳系統有好幾套,東海宣政院的這條“海外線”,只是所有系統中的一個,不過它并非石頭縫里蹦跶出來的,沒有華潤號、順豐號、石城鋼鐵廠、北地各督府、全國各軍州驛站等等新老體系的經驗,東海宣政院很難如此迅速地從中找到贏利點。

杜構生生地從一塊“不毛之地”中,開辟了一個全新的官僚群體來。

對這一切,李世民很滿意,所有的一切,都是在為帝國的龐大而努力著。帝國是如此的龐大,所以精英們,都努力地讓它運轉起來“更小”。

小一點,自然就容易掌控一點。

“原來是瀛洲之‘落霞’,唔……不錯。”

之前在馬車中看到的樹苗,李世民還覺得奇怪東宮搞什么東西回來,現在看到李承乾的家書之后,才知道這是一種名叫“落霞”的櫻花。它的花期到來之后,整朵花就像是晚霞那樣絢爛,遠遠看去,緋紅似火,近看之后,又不覺得妖艷。

“種在鐵道之畔,倒也算是一景了。”

李世民滿意地點點頭,“承乾有心了,倒是未曾忘了孝……”

笑容漸漸凝固,李世民忍住了把信紙撕成碎邊的沖動,將李承乾的家書扔到了桌上,然后拿起茶杯,閉著眼睛慢慢地喝茶緩口氣。

兒子說了,這櫻花……是給張德的。

因為張德說了,等將來“京東線”修好了,種滿了櫻花,應該會挺好看的。到時候邀請往日的友朋,坐上小火車,在車廂中喝酒唱歌談天說地,車廂外不斷向后倒退的“花海”,一定很美。

李承乾問過張德,為何不種桃子?桃花也很美啊。

面對這個問題,張德就回了暖男太子一句話桃花開完了還能結桃子,容易嘴饞。

“陛下,可是茶水涼了?”

“換大葉黑龍吧。”

“是,陛下。”

康德立刻命人去換“大葉黑龍”,剛吩咐完,李世民又道“‘京東線’那邊,是東宮種的樹?”

“是種了一些,不過不多。”

“讓內府……還有張乾,去種一些山櫻,多種一些。”

“是,陛下。”

康德沒有問種多少,出去之后,就在內府下了命令,先種個十里山櫻,明年一路種到汜水去。

“大令,種恁多山櫻作甚?這物事除了開花,一無是處啊。”

“好看啊。”

面對首席稼穡令張乾,康德還是很給面子的,說了一個種樹的理由。

人到中年的張乾想了想,沒有反駁什么,畢竟他現在也就是拿工資混退休,既然皇帝的首席家奴這么說了,看來是皇帝受了刺激,想看落英繽紛的美好畫面。

那還管那么許多,種樹就完事兒了。

只不過張乾也沒鬧明白種哪里,于是又問“大令,這一路種過去,是沿著哪條河?”

“河?”

康德搖搖頭,“沿路種樹,難道張君不覺得沿途觀花,甚美?”

“美、美。”張乾點點頭,只覺得這他娘的皇帝浪費起來,還真是沒個譜,當下又問道,“可是順著官道種樹?”

“鐵道。”

“鐵……”

張乾臉皮一抖,“京東線”他不是不知道已經規劃好了,可就算規劃好了,他能胡亂種樹嗎?萬一以后修路的時候,直接把樹林給埋了呢?

“有難度?”

見張乾的表情一陣紅一陣白,康德眉頭一挑,“預算是上不封頂的。”

“大令說笑了,這有何難度,種樹而已。”

言罷,首席稼穡令原本還想著調到哪里做一任縣令或者長史的心情,直接煙消云散,給皇帝辦事,種樹也是國家大事啊。

“那就好。”

康德很滿意,露著一個笑臉,“‘漢安線’分段開工,修路的事情,還得看江陰侯的本事。想要在‘漢安線’兩邊種樹,舍君其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唐朝工科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1920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