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唐朝工科生  >>  目錄 >> 第二十一章 食為天

第二十一章 食為天

作者:鯊魚禪師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鯊魚禪師 | 唐朝工科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唐朝工科生 第二十一章 食為天

“六郎,去打一角本地酒過來。六郎?張尾!”

正在吃面的張德喊了一聲親隨,結果就見這小子蹲門檻上看書傻樂。翻的是一本小說,也不知道是哪里出的,印刷質量居然還很不錯。

“張尾!”

一巴掌呼在這小子的腦袋上,“你聾的傳人?老夫喊你呢!”

“嘿……啊?宗長,作、作甚?”

“去,打一角本地酒過來。這里米酒聽說不錯,去,趁你四哥不在,多的錢賞你了。”

“那不行。”

一臉苦逼的張六郎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我要這么干了,我能被四哥打出屎來。”

張德一臉的無語,“老夫在還吃面呢,你說個屁的屎尿!”

“反正不行。”

老張咂吧了一下嘴,他沒有酒癮,只是突然想喝一口溫熱的米酒。過襄城的時候,就聽說汝水兩岸的米酒算是別有風味,他之前在驛站幾個大通鋪外頭轉了轉,還真是聞到了米酒的香味。

熱米酒的時候,氣味是濃郁但又收斂的,香氣不會沖,還帶著點甜。

而且之所以老張心動,是因為這他娘的好像還有桂花香啊。

“媽的……”

念叨了一會兒,張德有些無奈,親隨護衛小時候都挺聽話的,讓下水下水讓上山上山,沒想到人到中年,一個個還挺有堅持。

這光景驛站院落里都是找了地方直接開吃的護衛,和張德吃得不同,護衛們有一半直接在驛站周圍叫了吃喝。

除了“盒漏”面之外,還有脆餅、煎餅、湯餃、煎餃、蒸餃……餡料大多都是素的,主要是為了填飽肚子。不過即便是素餃子,為了提鮮,有的加了豬油渣,有的加了蝦米,還有加了咸肉丁的,口感層次一下子就提升了起來。

光吃素自然是不行,行走江湖,沒肉是萬萬不行的,不然能量不夠。吃“盒漏”面的護衛,碗里就有兩塊紅里帶紫的肉塊。

不是腱子肉也是類似的好肉。

“二郎,你碗里甚么肉?”

老張咂吧了一下嘴,心說老子堂堂張氏宗長,媽的自己吃素面,護衛們吃葷面?這不合理啊。

“宗長,是驢肉,鹵的。”

“還有鹵味?”

“那掌柜是東京人士,老家通濟坊的,原本就是給京城酒樓提供鹵水來著。眼下就是自己出來做事,倒不是本地人。”

說罷,二郎張亢夾起一塊驢肉,輕輕地咬了一口。

松軟帶絲兒不說,看著就很有嚼頭,而且不是嚼不爛的那種,這是鹵到位了,里里外外的香。

咕嚕。

回頭看了一眼桌上放著的白面,再看看護衛們吃的……這不科學啊。

“七郎,你……你吃的又是什么?”

“牛、牛肉面……”

吸……呼嚕呼嚕呼嚕!

一口面吞下去之后,七郎抹了一把嘴,“宗長,我這面不怎么好吃。”

吸……呼嚕呼嚕呼嚕呼嚕……

咕嚕。

你他媽不好吃你吃這么快?

七郎吃的還真是牛肉面,牛肉是本地紅牛肉。原本本地民風淳樸,自從首都人民來了之后,本地的紅牛也學會了自殺。不是跳汝水尋死,就是找“汝水道”上的大型馬車自殺,總之……死了的牛,就能吃了。

如果是一般的牛肉,老張也不會眼饞,但他現在是真眼饞。

這他媽是烤牛肉啊!

烤了之后再燴入湯汁的牛肉啊,都不用看生牛肉什么模樣,老張都能想得到它的油脂和瘦肉的比例,絕對是到位、合理。

“臥槽……”

張德眼睛都要瞪出來了,半晌道,“給老夫拿一把芫荽過來。”

“宗長,你不是不吃芫荽么?”

“老夫想自殘,不行嗎?屁話那么多!”

“哦。”

不遠處七郎把不怎么好吃的牛肉面吃了干凈不說,還頓頓頓頓把面湯都喝了,碗底留了一塊油豆腐,應該也是鹵味。

“六哥,這鹵的不好吃,你吃么?”

“給我。”

張尾把小說往懷里一揣,屁顛屁顛走了過去,張嘴就把一整塊油豆腐叼在嘴里,吧唧吧唧就吃了個干凈,一邊吃一邊點頭:“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坐屋子里的老張呆若木雞:我是誰,我在哪,我要去哪里。

不多時,張尾把一疊洗干凈的香菜端了過來,老張盯著綠油油的香菜,尋思著這要是一疊下肚,自己怎么地就算不嗝屁,也得胃酸都吐出來吧。

“這不是香菜這不是香菜這不是香菜……”

“這是鹵牛肉!這是生煎包!這是煎餃!這是油豆腐!”

一捆香菜塞到嘴里,嘁哩喀喳胡亂地嚼著,然后“盒漏”面的面湯往嘴里灌,面片兒也順著溜下去好幾片。

不多時,站門口的幾個護衛目瞪口呆,只覺得宗長簡直是霸氣絕倫。

“悔不當初啊……”

老張一聲感慨,“二十五年前,老夫應該多吃幾碗董婆子醪糟的,也不至于現在后悔難當。唉……”

“宗長,董婆子還沒死啊。”

“她這個歲數怎么還沒死?不是說死了嗎?”

“是死了,十幾年前就死過去來著,家里正準備籌辦喪事,結果三郎過去喊了一聲‘還有醪糟’嗎?要多加桂花糖,那婆子就爬了起來……”

這都是什么鬼?!這和老子當年聽到的消息不一樣啊。

“不是,三郎當初和我說的不是這樣啊?”

老張一愣,張大安就是跟他說董婆子死了啊。

“三郎君就是個好食的,怕不是懶得給宗長帶一碗醪糟沖蛋。”

笑呵呵的張尾在那里說著。

老張一個激靈:這他媽還真有可能啊。

想當年,那可是長安城,要搞點好東西吃,也真是不容易。春明樓做東,好貨色也就是一碗城外想不開自殺的老黃牛。至于魚蝦老鱉,吃也吃,可吃得不多,更遑論海鮮之類。

就算是酸甜苦麻辣,也就只有麻味尚可,可花椒極為金貴,頂級貴族的消遣,還是重要的出口物資。

若非當年折騰出了白糖,那真是皇帝哭窮,百姓吃糠,嘴里當真是淡出個鳥來。

一晃二十多年,河南人民養殖的牛兒,也掌握了先進的自殺技術,可以說是與時俱進、日新月異。

再看這小小的驛站東西,吃喝拉撒睡,該有的“享受”那是半點不缺,白面不敢說敞開了糟踐,可也不是什么金貴的東西。大通鋪里摳腳的老漢們,起早摸黑干活,東家可少不了一頓白面饃饃。

至于酒菜怎么加,加多少,這又是另外一回事,只說這摘選,卻是多了不知道多少。

固然是有人從繁華之地逃出來,但和動蕩年月的逃竄不同,他們不是為了求活,而是為了活得質量更好,只這一點,便是天差地別。

“老夫到了郟城縣內,你們可別他娘的再攔著老夫尋覓吃食。”

“宗長,哪能啊,郟城到底是太平地界,宗長看中什么,只管吩咐。”

“媽的……”

罵了一聲,老張轉身外間走。

“宗長去哪里?”

“吃多了芫荽,老夫想吐,怎么?你要來點?”

橫了一眼幾個親隨,老張這光景是真想吐了,香菜的味道扛不住。剛才把一碗“盒漏”給懟下去,就是為了壓住香菜的味道。

現在好了,一個飽嗝,什么都壓不住,肚子里翻江倒海,已經控制不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唐朝工科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445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