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唐朝工科生  >>  目錄 >> 第三十七章 不殺

第三十七章 不殺

作者:鯊魚禪師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鯊魚禪師 | 唐朝工科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唐朝工科生 第三十七章 不殺

哪怕張德還沒有真的做什么,何坦之已經感覺到焦頭爛額。

在張大郎這里給予的厚望,一應的安排,張德連一根手指頭都沒有動,只是有個老婆從江陰走到武漢,從武漢走到洛陽,一切都是土崩瓦解。

不在一個層面上的較量。

可越是如此,何坦之也就越想不通,越想不通,也就越要堅持下去。

在何坦之看來,哪怕現在自家郎君翻手為云覆手為雨,可一旦撒手人寰,整個張氏豈不是要遭受一應強敵的反撲?

到了那時候,他連后悔的機會都沒有,因為他已經死了。

“唉……”

一聲嘆息,已經老邁的何坦之竟是難得失眠了。

京城的動靜連夜傳到了武漢,張德收到消息之后,微微點頭。夜里陪他的是阿奴,吃了一碗冰鎮的燕窩蓮子湯,阿奴大大咧咧地穿著絲綢睡裙,盤膝坐到老張身旁:“阿郎,怎么有些嚴肅?”

“皇帝傳召大哥去了長安。”

“唔……”

阿奴微微一愣,想了一會兒,突然道:“長樂殿下會不會殺了他?”

一個激靈,老張眼皮跳了一下,心中暗道:你……你真他娘的是個人才!

李世民和長孫皇后才不會真的宰了張滄,可李麗質……還真不一定。

換成別的兒子,興許李麗質看也不看一眼。

可張滄不同,不僅僅是長子的問題,還是安平公主生的。

其實長子都還好說,關鍵還是安平公主生的,這是最要命的。

李麗質跟李芷兒那真是“什么仇什么怨”,原本兩人分隔東南和西北,倒也相安無事。

現在么,大概李麗質內心在狂喜。

隆慶宮之主,還真是沒什么不敢干的。

至于惹怒張德……隆慶宮之主有十成的把握,她構陷張滄致死,最終也不會有什么變化。

一如隆慶宮之主在張滄抵達長安之后,先給一份大禮,送無數金銀財帛,各種和和氣氣,但在張德那里,同樣是沒有任何表示。

這些手段、仇怨,在張德那里,半點波瀾都不會有。

“麗質最多嚇唬嚇唬大哥。”

老張笑了笑,“殺了大哥,除了出口惡氣,跟芷娘徹底撕破臉,沒有任何收益。而且大哥要是死了,芷娘不會報復嗎?總不能麗質帶著雍哥,天天躲在隆慶宮吧?”

要說報復能力,現在的李芷兒算得上一方巨頭。

江陰老板娘的赫赫威名,怎么可能靠做生意做出來。

所有威名,都是用血肉鑄就的。

“叫我是長樂殿下,那就殺了大哥,躲在隆慶宮就躲嘍,天天吃好的用好的,最多把整個長安城都買下來,不照樣也能過?”

你這腦洞可以啊!

“所以你不是公主啊,沒這個命!”

抬起手指,朝阿奴腦門上彈了一下,“都多大的人了,還跟個小娘一樣,你什么時候能長大?”

“不大嗎?”

阿奴把銀耳蓮子羹放到一旁,雙手托了一下胸,掂了掂,“比鄭姐姐史姐姐差了些,可起碼也是第三大吧,還不下垂……”

老子要是能穿越回去,一定帶上你。

“阿郎。”

忽地,阿奴摟住老張的脖子,整個人趴在他的背上,“你是不是在擔心大哥?”

“為何這般說?”

“到底還是兒子啊。”

“如果我說我既擔心又不擔心,你懂嗎?”

“懂。”

“嗯?”

老張當時就愣住了,側過頭,看到那雙大眼睛,長長的眼睫毛忽閃忽閃,燈火照映在眸子中,水潤潤的極為漂亮,前所未有地……像是帶著智慧一樣。

“薛氏破滅之時,父兄們,大抵也是阿郎現在的心思。”

“嗯?”

“薛氏想要留下來的,是先輩的文章禮儀,只是這文章禮儀,卻未必真的要讓薛氏血脈去繼承。父兄們會為薛氏血脈離散、斷絕而憂憤驚懼,可薛氏的文章禮儀依舊在,于是又不必憂憤驚懼。所以阿郎問我懂不懂,我說懂。”

阿奴下巴壓在張德的肩膀上,兩人的腦袋緊緊地貼著,“因為阿奴經歷過啊。”

一時沉默,就這么緊緊地貼著,老張原本有些焦躁的心,頓時也安靜下來。

半晌,阿奴打破了平靜:“阿郎。”

“何事?”

“我想要個東西。”

“什么東西?”

“我想要個女兒。”

女兒是東西嗎?

不過阿奴這時候眼眸流波,千言萬語一句話:干我!

去他媽的公務。

辦公桌上的一堆文件直接不看,轉身把阿奴抱了起來,朝著臥榻去了。

“麗質,呃,這個……”

“有話快說,看看你現在的樣子!”

隆慶宮中,李麗質不耐煩地看著自己的太子哥哥,一看到李承乾那副廢柴樣,氣就不打一處來。

來隆慶宮的時候,李承乾雖然換了一身行頭,可是看得出來,他是剛從地里回轉。那種勞作過后的疲憊感,根本就揮之不去。

“自家兄妹,何必介懷嘛。”

“何必介懷?我當然介懷!你從我這里借了錢,說是要去武漢的呢?你去了嗎?”

“這不是阿耶阿娘從京城過來,我也一時不好走脫么。”

“你放屁!”

本就因為最近的一條消息而暴躁的李麗質,頓時暴怒地瞪著李承乾:“李承乾!你拿了我的錢去種樹,你別當我不知道!”

手指指著李承乾,李麗質直呼其名,根本不在乎君臣禮儀。

只是作為儲君的李承乾,卻是悻悻然道:“麗質,你有所不知,將來幾年,果脯、蜜餞、罐頭,一定大賣!而且白糖產量年年增加,這糖價越來越低,到時候天下雄州的百姓,一定都能買得起。如此一來,蜂蜜產量也會增加,而蜜餞的價錢,又會壓低,到時候出口天竺,是一樁大買賣……”

李承乾說得起勁,卻見李麗質看傻子一樣看著他,頓時話頭一截,戛然而止。

“說,說啊,繼續說啊。”

“那錢花都花了,麗質你想怎么辦,說吧。”

“你說的。”

“對,我說的,什么條件都答應。”

“好,你派幾個東宮衛士,去把張滄殺了。”

李麗質頓時嘲諷地看了一眼太子哥哥,“你要是真殺了張滄,說不定阿耶對你,會刮目相看。狠辣果決,一點都不沾,你當真是承乾宮里生出來的?”

作為儲君,李承乾也有果決的時候,不過這種果決,要么是因為種地,要么是因為兒女。

為了自己殺伐果決,李承乾還真沒做到過。

正如李麗質說的那樣,這時候他派人把張滄殺了,李世民還真的會對他刮目相看。

不管動機如何,哪怕是陰謀、算計。

“麗質,你不會真的想殺了張滄吧?”

李承乾小心翼翼地問道。

“真要殺他,等到現在?”

橫了一眼太子哥哥,李麗質這才道,“你去物色幾個人家,有合適的女郎,就去奏請阿耶,賜婚給他。”

“我去?”

李麗質看著他。

“我去。”

李承乾點點頭,隆慶宮之主的錢,從來不是那么好拿的,哪怕是東宮之主……大概是東宮之主吧。

離開隆慶宮的時候,李承乾正尋思著,這物色幾個人家,到底是幾個人家?是高門還是寒門?

可隆慶宮之主沒給標準,作為東宮之主,也就只能先回去咨詢咨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唐朝工科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40228